夏天周婉秋免费阅读最新小说 巨胸爆乳美女露双奶头无遮挡

“季姐姐,这下你可以完全放宽心了,那顾北辰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眼前朝你发疯了。”陆若婷开心地说道。

季温颜略微惊讶的望着她开口问道:“顾家破产,不会是你哥做的吧?”

陆若婷十分自然的点头:“是啊,除了我哥,还能有谁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顾家搞垮,完成收购呢,真是大快人心,季姐姐,我哥可是为了替你出气哦。”

两人正说话间,病房门开了,一个修长高大的身影推门而入。

两人同时抬眸望向来人,陆若婷甜甜一笑:“哥,你来啦。”

季温颜望着走进来的英俊男子,内心还是很惊讶,陆黎川的手段她并不觉得有什么。

令她惊讶的是,陆黎川竟然会为了她,打压顾家,将顾家搞垮。

陆黎川一身白色休闲装,唇角噙着淡淡的笑意,手里还提着一个保温饭盒,看上去心情十分愉悦。

将饭盒递给陆若婷,仔细叮嘱道:“这是刚刚煲好的鸡汤,温颜,你赶快趁热喝了。”

陆若婷懂事的接过饭盒,目光戏谑的上下打量着陆黎川问道:“哥,这不会是你亲手做的吧?”

陆黎川双手插在裤兜里,悠闲地看着她道:“怎么?不可以?”

陆若婷“啧啧”了两声,露出饶有兴味地目光在陆黎川和季温颜身上转来转去,调笑道:“可以可以,怎么不可以,只是哥,我这个做妹妹的都没有享受过哥哥的手艺,你也太重色轻妹了吧。”

陆黎川抬手往她脑门上轻轻弹了一下:“臭丫头,乱说什么呢,我对你还不够好。”

季温颜目光温柔面带笑意地望着陆家兄妹两互相调侃。

病房内,欢声笑语,气氛正好。

两兄妹的打闹好容易在季温颜喝完鸡汤之前结束了。

季温颜将饭盒放在了一边,想到刚刚电视里播放的新闻。

她看向陆黎川问道:“陆先生,顾家破产的事情我刚刚听说了。”

陆黎川一听她提到这件事,看似不经意地抬眸望了陆若婷一眼。

陆若婷感受到自家哥哥投过来的视线,顿时举手猛烈的摇头,嘴里正用口型无声的说着:不是我说的,真的不是我。

陆黎川淡淡的移开视线,轻咳了两声,才道:“顾家有顾北辰那样的继承人,公司漏洞太多,破产是迟早的事情,我只是推波助澜了一把而已。”

站在一旁的陆若婷听到这话真是忍不住想要给她哥一个大白眼了,推波助澜这话你也好意思说出口,你这样的都叫推波助澜,那你大力收购的时候岂不是要把人给吓死。

季温颜并不懂公司的这些事情,她在意的,是陆黎川为了她,才去对付顾家。

只要一想到是这个原因,季温颜的心就充满了温暖和期待,一双明亮的眸子直直的看着陆黎川,充满了感激和说不清的情愫。

良久之后,她才郑重的开口:“谢谢你,陆先生。”

陆黎川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对着她温柔的笑笑道:“别客气。”

陆若婷看着眼前的这两人,忍不住低笑出声。

陆黎川也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口道:“对了,温颜,顾北辰已经被警察抓住了,你这两天也休养得差不多了,待会儿会有警察过来找你做笔录,你照实说就行了。”

季温颜点点头应着,本来早就应该开来找她的,只是鉴于她的特殊情况,这才让她多休息了两天。

季温颜嘴唇动了动,还想要说些什么,这时候,陆黎川的手机响起了,他掏出手机看了眼号码便走出了病房。

“说!”

陆黎川接起电话,冷酷吩咐道。

电话那端传来声音:“老大,你让我查的事情已经查出来了,在你邮箱里。”

陆黎川闻言,只淡淡道了句:“知道了。”

挂断电话,陆黎川微抿薄唇,将手机靠在下巴上沉思片刻后,还是打开了邮箱,邮箱里,静静地躺着刚刚发送过来的新邮件。

陆黎川点开之后,深邃的眼眸微微眯起,带着一丝危险的气息。

眼眸上下扫动,很快便将邮件看完了,他划开手机,再次拨通了一个电话。

低沉的嗓音响起,不带丝毫情感的开口吩咐道:“我要滨君国际酒店那一天所有的监控录像。”

“是老大。”

陆黎川握着手机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眼眸是忽明忽暗的危险光芒。

滨君国际酒店,6632,刘明生,RH,这些和他,会不会有关系?

刘明生并非RH型血,那就证明季温颜的孩子不是他的,那季温颜的孩子是谁的?

顾北辰不是将季温颜送给了刘明生吗?

6632,滨君酒店,这个酒店他也住过,可是若是季温颜真的同他有什么交集或者发生过什么,他不可能不知道的。

究竟是怎么回事?

陆黎川皱眉沉思,他的心底隐隐有一种感觉,这个孩子,和他冥冥中有种莫名其妙的牵扯。

心里顿时感觉有些烦闷,陆黎川伸手拉了拉西装领带,调整好情绪,重新走进病房里去。

在病房待了一会儿,陆黎川便要离开去警局了,季温颜看着他转身的背影,想了想,出声道:“陆先生。”

陆黎川脚步顿住,回头看她,询问道:“怎么了?”

“陆先生,我想和你一起去。”季温颜试探性的开口。

陆黎川盯着她看了半天,身上还穿着病号服的季温颜粉黛未施。

这几日也被陆若婷养出了几分血色,略微红裙的脸庞还带着暖暖的笑意,目露期待的眸子水润灵动,定定地望着陆黎川。

陆黎川心里一动,此刻的季温颜怎么会知道,她现在的眼神有多么动人,她现在的样子有多么惹人怜爱。

努力抑制住心里正在不断的情愫,陆黎川的喉结不动声色的上下滑动了两下,收敛住思绪问道:“你是有什么事情想找顾北辰?”

如若不然,无论再怎么恨他,她也不会不顾自己的身体想要见顾北辰的。

季温颜点点头承认着:“嗯,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问他。”

“季姐姐,这下你可以完全放宽心了,那顾北辰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眼前朝你发疯了。”陆若婷开心地说道。

季温颜略微惊讶的望着她开口问道:“顾家破产,不会是你哥做的吧?”

陆若婷十分自然的点头:“是啊,除了我哥,还能有谁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顾家搞垮,完成收购呢,真是大快人心,季姐姐,我哥可是为了替你出气哦。”

两人正说话间,病房门开了,一个修长高大的身影推门而入。

两人同时抬眸望向来人,陆若婷甜甜一笑:“哥,你来啦。”

季温颜望着走进来的英俊男子,内心还是很惊讶,陆黎川的手段她并不觉得有什么。

令她惊讶的是,陆黎川竟然会为了她,打压顾家,将顾家搞垮。

陆黎川一身白色休闲装,唇角噙着淡淡的笑意,手里还提着一个保温饭盒,看上去心情十分愉悦。

将饭盒递给陆若婷,仔细叮嘱道:“这是刚刚煲好的鸡汤,温颜,你赶快趁热喝了。”

陆若婷懂事的接过饭盒,目光戏谑的上下打量着陆黎川问道:“哥,这不会是你亲手做的吧?”

陆黎川双手插在裤兜里,悠闲地看着她道:“怎么?不可以?”

陆若婷“啧啧”了两声,露出饶有兴味地目光在陆黎川和季温颜身上转来转去,调笑道:“可以可以,怎么不可以,只是哥,我这个做妹妹的都没有享受过哥哥的手艺,你也太重色轻妹了吧。”

陆黎川抬手往她脑门上轻轻弹了一下:“臭丫头,乱说什么呢,我对你还不够好。”

季温颜目光温柔面带笑意地望着陆家兄妹两互相调侃。

病房内,欢声笑语,气氛正好。

两兄妹的打闹好容易在季温颜喝完鸡汤之前结束了。

季温颜将饭盒放在了一边,想到刚刚电视里播放的新闻。

她看向陆黎川问道:“陆先生,顾家破产的事情我刚刚听说了。”

陆黎川一听她提到这件事,看似不经意地抬眸望了陆若婷一眼。

陆若婷感受到自家哥哥投过来的视线,顿时举手猛烈的摇头,嘴里正用口型无声的说着:不是我说的,真的不是我。

陆黎川淡淡的移开视线,轻咳了两声,才道:“顾家有顾北辰那样的继承人,公司漏洞太多,破产是迟早的事情,我只是推波助澜了一把而已。”

站在一旁的陆若婷听到这话真是忍不住想要给她哥一个大白眼了,推波助澜这话你也好意思说出口,你这样的都叫推波助澜,那你大力收购的时候岂不是要把人给吓死。

季温颜并不懂公司的这些事情,她在意的,是陆黎川为了她,才去对付顾家。

只要一想到是这个原因,季温颜的心就充满了温暖和期待,一双明亮的眸子直直的看着陆黎川,充满了感激和说不清的情愫。

良久之后,她才郑重的开口:“谢谢你,陆先生。”

陆黎川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对着她温柔的笑笑道:“别客气。”

陆若婷看着眼前的这两人,忍不住低笑出声。

陆黎川也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口道:“对了,温颜,顾北辰已经被警察抓住了,你这两天也休养得差不多了,待会儿会有警察过来找你做笔录,你照实说就行了。”

季温颜点点头应着,本来早就应该开来找她的,只是鉴于她的特殊情况,这才让她多休息了两天。

季温颜嘴唇动了动,还想要说些什么,这时候,陆黎川的手机响起了,他掏出手机看了眼号码便走出了病房。

“说!”

陆黎川接起电话,冷酷吩咐道。

电话那端传来声音:“老大,你让我查的事情已经查出来了,在你邮箱里。”

陆黎川闻言,只淡淡道了句:“知道了。”

挂断电话,陆黎川微抿薄唇,将手机靠在下巴上沉思片刻后,还是打开了邮箱,邮箱里,静静地躺着刚刚发送过来的新邮件。

陆黎川点开之后,深邃的眼眸微微眯起,带着一丝危险的气息。

眼眸上下扫动,很快便将邮件看完了,他划开手机,再次拨通了一个电话。

低沉的嗓音响起,不带丝毫情感的开口吩咐道:“我要滨君国际酒店那一天所有的监控录像。”

“是老大。”

陆黎川握着手机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眼眸是忽明忽暗的危险光芒。

滨君国际酒店,6632,刘明生,RH,这些和他,会不会有关系?

刘明生并非RH型血,那就证明季温颜的孩子不是他的,那季温颜的孩子是谁的?

顾北辰不是将季温颜送给了刘明生吗?

6632,滨君酒店,这个酒店他也住过,可是若是季温颜真的同他有什么交集或者发生过什么,他不可能不知道的。

究竟是怎么回事?

陆黎川皱眉沉思,他的心底隐隐有一种感觉,这个孩子,和他冥冥中有种莫名其妙的牵扯。

心里顿时感觉有些烦闷,陆黎川伸手拉了拉西装领带,调整好情绪,重新走进病房里去。

在病房待了一会儿,陆黎川便要离开去警局了,季温颜看着他转身的背影,想了想,出声道:“陆先生。”

陆黎川脚步顿住,回头看她,询问道:“怎么了?”

“陆先生,我想和你一起去。”季温颜试探性的开口。

陆黎川盯着她看了半天,身上还穿着病号服的季温颜粉黛未施。

这几日也被陆若婷养出了几分血色,略微红裙的脸庞还带着暖暖的笑意,目露期待的眸子水润灵动,定定地望着陆黎川。

陆黎川心里一动,此刻的季温颜怎么会知道,她现在的眼神有多么动人,她现在的样子有多么惹人怜爱。

努力抑制住心里正在不断的情愫,陆黎川的喉结不动声色的上下滑动了两下,收敛住思绪问道:“你是有什么事情想找顾北辰?”

如若不然,无论再怎么恨他,她也不会不顾自己的身体想要见顾北辰的。

季温颜点点头承认着:“嗯,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问他。”

陆黎川不语,依旧看着她。

季温颜自然知道他一直看着自己是什么意思,她认真地开口说道:“你放心,我没事。”

陆黎川依旧沉默,半晌,他才点头答应下:”那走吧,和我一起。”

季温颜冲他扬唇一笑。

季温颜要去,陆若婷自然也吵着要跟去了,于是,两人便跟着陆黎川一同前往警局。

警局内,季温颜和顾北辰两眼相望,四目相对。

才几日不见,顾北辰仿佛像是变了一个人,瞬间就像苍老了许多,原本称得上是英俊的面庞现在被青渣覆盖。

发丝更是凌乱不堪,双眼无神,哪里还有曾经让无数小姑娘小鹿乱撞的顾氏集团继承人的风姿。

看见这样的顾北辰,季温颜吃惊的同时也有些感慨。

气氛有些微妙的尴尬,顾北辰看了她两眼,沉默低头,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

季温颜原以为他见了会如之前一般疯狂不已,没想到两人再见面的时候会是这个样子。

她略有些尴尬的咳了两声,还是先开口了:“顾北辰,我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你。”

顾北辰听闻,漫不经心的摇摇头,再抬头的时候目光却是带了浓浓的恨意。

他狠狠地盯着她,冷笑一声,咬牙切齿道:“怎么?如今见我落魄了想来看我的笑话?你这个贱人,本少爷告诉你,只要我还活在这个世上,我就不会让你过得安宁,我既落魄,你也别想好过。”

听着他威胁的话,季温颜并不为所动,如果是以前,或许她还会觉得这是个,只不过现在,她只认为这是顾北辰垂死前的挣扎。

至少,顾家破产了,他也被拘留了,虽然还会被放出来,不过只怕,到时候都只会是被追债人追得满世界跑吧。

季温颜沉吟片刻开口道:“我对看你的笑话并不感兴趣,不是每个人都会像你那么恶毒,我今天来,只是想问问你,孩子的父亲,究竟是谁?”

顾北辰顿时哈哈大笑,像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一般,表情变得疯狂起来。

指着季温颜狠毒的开口:“你孩子的父亲你为何要来问我,那个孽种就不该活在这世上,季温颜,要是我死了,我也一定会拉那孩子给我陪葬,你最好祈求我长命百岁。”

季温颜脸色一沉,不管顾北辰怎么咒骂她,她都无所谓,不过她不允许有人咒骂她的孩子,无论是谁,都不可以。

“顾北辰,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有多么难看多么丑陋,我不知道我究竟怎么招惹你了,当初明明是你将我送给别人的,现在你却在这里不要脸的控诉我,看样子那场车祸真是让你发疯了。”

顾北辰顿时脸色大变,猛地一拍桌子站起身凶狠的瞪着季温颜怒吼着:“别和我提车祸,你的那个孽种也会和我一样的下场。”

他一吼叫,站在门口看守的警察立刻走进来用力将他制住

看着眼前恼羞成怒的顾北辰,季温颜仅剩的情绪只有厌恶。

一想到自己和这个男人曾经结为夫妻,立下誓言,在同一个屋檐下一起生活,她顿时觉得无比恶心。

“问出来了吗?”

磁性悦耳的嗓音自身后传来,季温颜回眸看去,正是陆黎川走了进来。

顾北辰一见陆黎川进来更是疯狂的挣扎着,双眸发红,面目狰狞而愤怒地看着他。

警卫死死的拽着顾北辰不敢松手。

陆黎川丝毫不将他放在眼里,不屑的瞥了他一眼,淡淡开口:“温颜,你想问什么?”

“我想问问关于逸然的,亲生父亲。”

陆黎川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好,温颜,你先出去吧,我帮你问。”

季温颜一怔,偏头看了顾北辰一眼,想了想,自己好像的确也问不出什么。

她也不想再看见这个男人,多一眼都不想,若不是为了儿子,她才不会过来见他。

如此一想,季温颜转身打算离开:“陆先生,我在外面等你。”

陆黎川看向她,眼眸中的冷意淡去了些许:“好。”

只有顾北辰见她离开,在里面发疯般的大吼着:“季温颜你这个贱人,我诅咒你,你和那个孽种都会不得好死,你以为你攀上了高枝就可以变凤凰了,想得美,野鸡永远是野鸡。”

安静的看守所里只有顾北辰恶毒的话语在回响着。

季温颜心里莫名烦躁,眉头一皱,不再回头看他,转身离去。

待季温颜离开,陆黎川眉眼间刚刚才淡去的冷意又冷了几分。

走到顾北辰跟前,陆黎川摆摆手,示意警卫下去。

警卫一放手,顾北辰就冲到陆黎川面前,眼眸猩红的望着他:“陆黎川,你还敢到我面前来,你和那个贱人狼狈为奸,你等着,我顾北辰不会放过你的。”

陆黎川深邃而沉冷的眼眸冷酷得令人畏惧,薄唇抿着,整个人冷硬十足。

顾北辰没由来的抖了一下,感受到陆黎川朝自己射过来的眼神,还没说完的话就活生生咽下去了。

陆黎川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静静地注视着他,可是这样的陆黎川,浑身上下都透着可怕的气场,令人望而生畏。

顾北辰双眸仍旧发红,看着陆黎川,眼神带着浓浓的恨意,仿佛随时都要扑上去将他咬碎。

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他的仇人,导致他家破产,让他身无分文还负债的人。

他是顾家的独生子,从小到大,他都被寄予了厚望,是顾氏的继承人,养尊处优的顾少。

就因为这个男人,不出一个月,却让他活得乞丐不如,这让他怎么受得了。

不过这样的目光对陆黎川来说丝毫没有什么影响,他将手插兜,立在顾北辰面前,一身量身定制的黑西装衬得他的身形更加欣长高贵,精致的五官面无表情,冷酷无比。

深邃的眸光透着一股若有似无的邪气,再来上那浑身天成的气场。

这样的人,无论走在哪里,都只能是人群的中心,最耀眼最引人注目的那一个。

尤其是现在还有了顾北辰做比较,比起顾北辰的模样,陆黎川简直就是完美。

随意将目光看向顾北辰,他现在投过去的目光,连轻视都没有了,连轻视他,都让陆黎川觉得不配。

“说吧,滨君国际酒店6632,究竟发生了什么?温颜的孩子是谁的?”

不轻不重的语气,却带着令人畏惧心惊的冷意。

顾北辰面色依旧狰狞,他瞪着陆黎川,唇角扬起一抹冷笑:“哼,看来你很关心那个贱人嘛,不过,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陆黎川眸光一转,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下一秒,他的薄唇竟轻轻一扬,扯出一抹弧度不大不小的笑容。

那笑容,没有平日对季温颜或是陆若婷的温暖,有的,只是透彻的寒冷。

莫名的,顾北辰将头往后缩了缩,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只是这样的陆黎川,就是没由来的让人恐惧。

陆黎川冷冷一笑,慢悠悠的开口道:“顾北辰,我问你什么,你就老实交代,否则我保证,惹怒我,后果将会是你承担不起的。”

这话顾北辰是相信的,就凭他见识过的陆黎川对付顾家的手段,就是最好的证据。

“好的,季小姐,感谢你的配合,如果有问题我们会再找你确认的。”

对面一个十分年轻笑容和煦的警察小哥问完话,季温颜感激的道了一声谢,便起身走出办公室。

本来这几日警察就该找上医院找季温颜做笔录的,如今她亲自来了,正好可以顺道将笔录做完了再回去。

刚出门,就见陆黎川正在外面等她。

季温颜看着他高大挺拔的背影,莫名的,她心里竟然感觉无比安心。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有他在,她就会觉得踏实。

从上次她冲出去,无论生死,替他挡枪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将他当成了最信任的人,连生死,都可以置之度外。

如今她有了孩子要养活,还有疼爱她的父亲,老天对她还算不错,她还遇见了能够让她心动的人。

而她能做的,就是从今天开始,好好生活,她相信她会有一个全新而美好的明天。

这是在此之前,从未有过的,对未来对生活的,期待,这样的感觉,真好。

季温颜望着陆黎川,一双无比漂亮的美眸熠熠生光,眼底尽是温柔。

仿佛感受到了什么,陆黎川回头,一转身,便撞入那一双亮晶晶的眸子。

陆黎川也看着她,一贯空白的心底深处,突然就像是被什么填满了一般,心跳也逐渐乱了速度。

三人一同走出警局,陆若婷等了他们许久,都差点在外面睡着了。

这下只在不停的嘟囔着:“你们都不许我进去,让我等了好久,说什么是我听不得?”

季温颜笑着拉过她的手:“我进去做笔录,你哥进去看犯人,你进去做什么?”

陆黎川也附和着季温言的话道:“就是,又不是进去吃肉不让你进去,傻丫头。”

陆若婷佯装生气地瞪了她哥一眼:“你要是吃肉敢不让我进,我就天天将季姐姐霸占了,不让你见她,看谁先认输。”

季温颜本就容易害羞,一听陆若婷说这话,更是瞬间脸红,伸手拉了两下若婷的衣袖小声道:“婷婷,你别乱说。”

陆黎川将目光移向季温颜,原本还想解释一下,嘴唇动了动。

季温颜原本白皙的小脸在瞬间变得通红,薄而透明的肌肤红润而有光泽,就连那白嫩的小耳朵都慢慢变得红起来,简直是温柔又可爱。

看着季温颜这番模样,陆黎川将即将出口的话也没有说出口。

他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并不语。

陆若婷也知道季温颜是害羞了,她用手肘轻轻顶了下她笑着说道:“季姐姐,你也太容易害羞了吧,你看我哥,多厚脸皮。”

季温颜抬眸看了眼陆黎川,只见他正目光灼灼的盯着她,顿时又红了脸,更加不好意思的低下走。

陆若婷戏谑的朝陆黎川看过去,陆黎川也正好转头看她,眸子一眯。

陆若婷缩了缩脖子,知道自家哥哥这目光是什么意思。

她朝陆黎川吐了吐舌头,也不逗弄季温颜了,转移了话题:“季姐姐,你问出来了吗?逸然的父亲有线索了吗?”

季温颜闻言,看向陆黎川。

陆黎川收回目光,道:“那刘明生并不是RH阴性血型。”

听闻,季温颜也并不丧气,她想来问顾北辰,也只是想知道自己孩子的亲身父亲是谁罢了,别的,她什么想法都没有。

无论孩子的父亲是谁,她也会凭自己的能力养活孩子,所以就算还是没有孩子父亲的下落,她也没什么感觉。

陆若婷在一旁开口道:“那么说的话,那个刘什么明生的,肯定不是逸然的爸爸。”

季温颜看着陆黎川笑笑道:“没关系,知与不知,对我来说不重要。”

陆若婷贴心的挽过季温颜的手臂道:“对啊,就算不知道逸然的爸爸是谁,不是还有我和我哥嘛,季姐姐,你已经在外面吹了好多风了,我们该回医院了。”

季温颜点点头。

陆黎川沉思片刻,道:“婷婷,温颜,公司还有事,我得去看看,就不能陪你们回去了,我让司机送你们。”

陆若婷正想说什么,季温颜却比陆若婷快了一步开口:“陆先生,没关系的,你有事就先去忙吧,可不能为我耽误了正事。”

陆黎川看着她:“好,等会儿我去医院看你,给你带好吃的。”

季温颜笑着点点头,和陆若婷先走了。

待两人走后,陆黎川方才眼眸里的暖意逐渐淡去,转眼间,深邃的眸子里已是一片不见底的深沉。

盛世国际总裁办公室。

陆黎川靠在真皮的办公座椅上,修长的手不轻不重的叩着桌面,英俊冷酷的脸上没什么表情,薄唇冷抿不语,只是安静的听着眼前的人在汇报。

“陆先生,据那刘明生所言,那天他并没有同顾北辰送给他的那个女人发生任何关系,而是”

一身黑西装的男人立在陆黎川跟前,话说到了一半瞟了眼陆黎川的脸色,却是犹豫了,不敢再说下去。

陆黎川收回了手,将双手交叉放于胸前,随意抬眸看了男人一眼:“说!”

男人顿感背上一凉,这样的事情,为什么非得要让他来说。

喉结不动声色的上下滑动了一下,才继续开口:“陆先生,刘明生说,他将那个女人送给了你,我去查证了一下,那天,陆先生的确如他所言,因为应酬喝醉了,便在滨君酒店住了一晚。”

陆黎川听到这话,明显是怔了一下,显然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眸子顿时微微眯起,脑海中在飞速回忆那天的事情。

刘明生何时将季温颜送给了,他?他怎么不记得?若真有此事,他们之间还有了一夜情,他怎么会,不记得?

等一等,好像是有一点印象的。

脑海中一闪而过一个画面,他喝多了,被人送回了房间,头晕所以想洗个澡。

结果等他洗了澡出来以后,床上就多了一个人,一个女人,他正想将那个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人给扔出去。

一个翻身,她睁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眸看着他,呆呆的问了一句:“你是谁?”

昏暗的灯光下,看不清女人的样子,只一双明亮的眸子熠熠生辉。

还没有听到他的回答,手却不老实的往他身上摸去,伴随着粗重的呼吸声和发烫的肌肤。

这样的情形,他便知,女人是被下了药。

她的手指,烫得好像能灼人,不断的在他的身体上找寻一丝冰凉,好让自己能舒服一点。

而他,也没有将她扔出去,那双眼睛,也刻进了他的心里。

那双眼睛,和安雅有一点相似,都是大大的,亮亮的,看他的时候,眼睛里就好像住进了星星一般,闪耀得令他无法不心动。

刚刚洗完澡稍微清醒了一点的他,再次头晕目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