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被粗大的猛烈进出动态图片 被十几个男人扒开腿猛戳

孟云遥觉得自己已经有些傻了。

耳边隔着衣服传来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那声音一下一下,十分清晰,而他走路的步子很稳很坚定,每一步都像踩着拍子。孟云遥耳根烧红,已经忘了去拒绝。

宋青云垂眸看去,她细白的牙齿咬着唇,窘迫的神色间带着些女儿家的羞涩娇态。宋青云薄唇一抿,透亮的眸光暗了几分。

再次回到卧房,宋青云弯腰将她放下,她又坐回床上。

看着她小腿上正在渗血的伤口,宋青云眉心微拧,而后快速拿过医药箱,便坐到床边,动作轻柔的重新帮她清理上着药。

孟云遥看着自己受伤的小腿被他小心翼翼的放在大腿上,那专注呵护的目光,让她心下略有些不自在,她下意识的扭了扭身子。

却不知道她这般脸颊泛红的模样,倒是取悦了身边的宋青云。他嘴角上扬,神情愉悦起来。

上药进行到收尾部分,楼下大厅却是传来一阵嘈杂声。

“我倒是要看看,除了我,什么样货色的女人够格被他宋青云带回来清园?”说话的女人似乎有着铺天盖地般的怒气,语气里的厉色毋庸置疑。

“这位小姐,没有宋少的允许,您是不能上去的,小姐……”李嫂焦急又无奈的阻拦声也持续在响起。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阻拦本小姐,给我让开。”

下一秒,房门忽然被大力推开。

孟云遥的腿还搁在宋青云腿上,已经包扎完毕,他的手还未收回,随意搭在她腿上,另一只手往后倚靠着撑在她身后的床上,看起来,两人像是亲密相拥。

看到来人,宋青云不悦的拧眉,出言语气更是冰冷,“顾星辰,你发什么疯。”

而此时的顾星辰,显然已经让眼前的情形急红了眼,心里的嫉恨也是一股脑的涌了上来,倏然爆发。

顾星辰不敢对上宋青云,却是冲着孟云遥道: “这就是那个女人?也不怎么样嘛。”

一个高傲带着不屑鄙夷的声音在孟云遥的耳边响起。

孟云遥这才抬眸,对上盛气凌人的顾星辰。

平心而论,顾星辰的相貌精致漂亮,微微上挑的眉眼中,有一种妩媚冷艳的气质,天生的女王范儿,而她也确实有高高在上的资本。

顾星辰,安初市顾氏集团大小姐,年纪轻轻就已经担任集团副总,有能力有样貌,还深得顾董事长看重。

孟云遥脑海里闪过这些信息,心绪涌动,她嘴角露出一抹自嘲的笑意,她还真的是,跟顾氏有缘呢。

但她好讨厌这种缘分。

孟云遥起身,不咸不淡的开口,“顾小姐,我对宋先生不感兴趣,只是因为他撞伤了我,我醒来就在这里,而且,原本我也正要离开的。”说着,她便要离去,是真心不想趟这浑水。

宋青云闻言,眉心越加紧拧,他神色探究的看向孟云遥。

而顾星辰,很显然一个字都不信,

顾星辰满是嫌恶的深深蹙眉,冷冷的哼了一声:“误会,撞伤?也是,像你这样不三不四的女人,多被撞上几次,随便搭上一个,可不就前程似锦了吗?”她切齿的咬着“前程似锦”四个字。

孟云遥的步子微顿,她白皙的脸庞染上一抹愠怒。

眼见孟云遥脸色微变的止了步子,顾星辰语调顿了一下,低头嗤笑一声,扬起下巴,目光刀刃一般的直视着她,轻蔑而讥诮:

“你不会真以为漂亮就是资本吧。你以为就你这样的,保鲜度能有几天,说白了还不是玩物。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不过这麻雀就是麻雀,永远也不可能上得了台面。”

孟云遥扭头紧盯着她,眸中似有利刃寒冰,忽而她唇角微勾: “受教了,能说出这样自以为是,又中伤人的话来争强好胜,这顾家的教养,我甘拜下风。”

话锋极速转回,顾星辰似是没有想到,竟然如此轻易的反被她将了一军。她气得眼眸赤红,恨恨的瞪着孟云遥,“你……”

一时之间却是无语反驳,双颊憋得通红,顾星辰直接扬起手,就要一巴掌挥过去。

孟云遥早有防备,一把握住顾星辰的手腕。

“顾星辰,你最好不要太过分了。”孟云遥低斥一声。

孟云遥刚一放开她,胳膊就被猛地拉扯了一下,顾星辰咬牙切齿:“你在找死。”

抬起脚,顾星辰踢向孟云遥小腿上那块白色纱布。

孟云遥的脸色一下子惨白,小脸紧紧皱起,整个身子弓起,更是痛呼出声。

是真的太疼了,耳边的声音似乎都变得飘忽起来。模糊之间,只听到宋青云冷似冰霜的怒斥声:“顾星辰,你太放肆了。”

孟云遥又闻到了他身上独有的清冽气息,她知道他已经将她护着。

“我放肆?宋青云,我是你的未婚妻!”顾星辰气结,脸色铁青的看着宋青云。

“清园是属于你的居所,你不允许我来,我可以不来。但是,我告诉你,我也绝对不允许,有别的女人踏足进这里!再说了,这个女人,她凭什么跟你共处一室?除了我,谁能有这个资格!”

她一再强调两人的关系,不知是在提醒他,让他恪守本分。还是在提醒自己,好让自己有理直气壮的理由。

顾星辰说着话,一双眼睛却是像毒蛇一样的盯上了孟云遥。这个女人,胆敢跟她顾星辰抢男人。她不会放过她的。

“我的未婚妻?我怎么不知道。我的婚事,我不开口,谁还能做的了这个主。”

宋青云却是冷然道,他丝毫不承认这一层关系,出口当真是绝情无比,“顾小姐这样上杆子倒贴,不觉得难看吗。

他的眸光冰寒刺骨,好似要将人冻成冰雕。

顾星辰猛然一顿,身形恍惚就要站立不住。她垂在身侧的一只手紧紧攥着,似乎要用尽全力才能勉强稳住身形。

想她顾星辰,堂堂的顾氏千金,又是集团的副总。自小就是养尊处优,优雅贤良的大家闺秀。她走到哪儿不是众星捧月?

可就是这个男人,从来都对她不屑一顾。

偏偏她就是喜欢他,几年前酒会上的一见钟情之后,别的男人便再也入不了她的眼。

顾星辰想起初见那晚的情形,他站在人群中,众人追捧,而他慵懒闲散而立,却显出一股子漫不经心的倨傲尊贵。

他身形颀长矜贵,眉目清俊,眸光温漠,淡淡扫过众人,也扫过她。就是那一刹那目光相接,入了她的眼,也入了她的心。

顾星辰不甘心,她怎能甘心,这个男人,本该是她的,也只能是她的。

想到这里,按捺着夺门而出的愤怒,顾星辰忽然惊觉到自己太过于冲动了,只怕是这样的横冲直撞已经触怒了宋青云。

稳住心神,她垂眸强忍下所有怒气,笑容勉强的说道:“青云,我承认,刚刚是我的处理方式不够恰当。但是我们的婚事,是我父亲亲自去宋家提过的,宋伯伯也是答应了的。”

宋青云看都没看她一眼,漠然道:“只要我不点头,谁都进不了宋家。”

心中一滞,顾星辰好不容易压下的怒火再次窜了出来,再一看他护着孟云遥的模样,这样气闷嫉妒的感觉,真的是要将人彻底的逼疯了。

这个女人,凭什么跟她顾星辰来争、来抢,又凭什么能得到宋青云这么优秀的男人的青睐?

从小到大,她顾星辰不管做什么,都一定要是最优秀的那一个。她也做到了,所以她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没有什么她想要得到却得不到的。

为所欲为了那么多年,顾星辰从来不知道,还有男人可以用这样的态度和自己说话,这样冰冷的、凉薄的、轻视的、拒之于千里之外的骄傲又矜持的神色。

宋青云目光厌烦的看了一眼顾星辰已经冷冷开口,“管家,把这个女人给我丢出去。”

宋青云的语气里有着隐忍的怒气。

耳边回响着宋青云那样冷酷的话语,顾星辰心里是发疯一样的怒火和嫉恨,以至于顾星辰原本美貌的一张脸都是扭曲起来。

“好、好,真是好得很,今天的事,我顾星辰记下了。”她赤红的双眼恨恨的瞪着两人,连声音都在发抖。

说完,她发泄一样的撞开身旁的保镖,“滚开。”而后怒然甩手而去。

……

夕阳垂暮。

车速开的不是很快,有傍晚的凉风从半开的车窗中灌了进来,车里的女孩似乎有些累,眉眼黯淡了许多,她将自个往后靠,彻底的窝在座椅里。

清园的地理位置虽说僻静了些,可在寸土寸金的安初市说起来,这样一栋宅院,已经是天价了。

独栋别墅掩映在四季常青的景观树木后,为数不多,每一栋之间的间距,远的好似中间的地皮都不要钱。

毋庸置疑的富人区。

孟云遥看着从眼前掠过的景色,心里不禁腹议道。

宋青云开着车,后车座里的女孩却是上车之后一点动静也没有。

这样的她,安静的过分,也乖巧的过分。

脑海里忽然就浮现了她刚刚说过的那句话,宋青云淡淡挑眉,从后视镜里看她:“听说,你对我不感兴趣?”

孟云遥眸光微闪,哪里是听说,分明就是她说的。刚才只想摆脱困境,情急之下口不择言,他这会儿是在兴师问罪?

她颇不自在的抿了抿唇,“只是玩笑话,宋大少不必当真。”

“哦?玩笑话?我看你当时很认真。”他却是紧追不舍。

孟云遥抬眸看他,眼中闪过一抹探究,“宋大少人中龙凤,对你感兴趣的女人自然不在少数。”她试图模糊概念。

似是这句称赞取悦了他,他嘴角微微勾起,开口却还是那个问题,“那你感不感兴趣?”

孟云遥秀美微拧,他何必紧揪着不放?对上他幽深如深潭般的眸子,她心中一凝,立即移开视线。未免他再追问,她干脆闭上眼睛假寐。

宋青云唇角的笑意却是漾开。

不久,车子到达孟家,两人未再多言,孟云遥道过谢后,便下车离去。

她站在孟家府邸门口,看着这熟悉的建筑风景,恍然间有一种错觉,好似过去的这一天一夜,都只是一场梦。

而现在,梦醒了,她还是最初的她,独身一人的她。

沉默地走上台阶,回到孟家。

地面上是光可鉴人的大理石抛光砖,色泽浅白,夕阳下的天色从巨大的落地窗外投映进来,水晶吊灯照映在瓷砖上泛着光,让人微微眩晕。

孟云遥刚踏进大厅,就看见一副温馨和谐的画面。也对,他们才是完整的一家人,自己才是所谓地多余的人,孟云遥嘴角掀起一抹自嘲……

看到孟云遥回来,三个人神色倒是有些同步,这是要准备三堂会审了吗?

不等父亲孟迟开口问她,她的继母王韵已经是一副假装关心起她的样子,带着一阵斥责:

“你这孩子,消失了两天也不知道给家里一个消息。要知道,现在多的是年纪轻轻的姑娘家在外面,勾三搭四的,连礼义廉耻都不要了,风气乱的很。你这样总是乱跑,多不让人省心。”

一副假装关心她的样子,话里画外却是在暗示着说她指不定在外面做了什么丢了孟家颜面的事。

果然,孟迟深深拧眉,他绝对不允许有人做出损害孟家颜面的事,尤其这个人,还是他的女儿。

孟迟看着孟云遥的神色已经是有些不好,严厉的声音响起:“去哪了?”

孟云遥抬眸看他:“去愿初那儿了。”

苏愿初,是孟云遥上大学认识的好友,关系尤其要好,往来密切,常常都黏在一起。

“呵,这自己是个什么档次的人阿,来往的人呢,也就是什么档次。你说你堂堂一个孟家大小姐,不多去联系那些上流社会的贵族千金,偏偏总爱跟那个孤儿院出来的女人混在一起。自己不值钱也就算了,还白白掉了我们孟家的身价。”

另外一名少女冷哼一声,脸上满是鄙夷。

说这话的是孟云遥的继妹,孟莱。

在她看来,这个死了母亲的孟云遥,果然是烂泥扶不上墙,也就会用她那张狐狸精一样的脸到处勾 引男人。

孟云遥目光冷然的盯着她,语气平静冷漠,“你管好自己,少出去鬼混,我们孟家的身价自然是不会掉的。”

“你!”孟莱咬牙切齿的瞪着孟云遥,转而又欲泫欲泣的晃着孟迟的胳膊,“爸~你看姐姐……”

作为孟迟跟王韵唯一的小女儿,她从小就备受宠爱。从她还不懂事起,就已经知道处处针对孟云遥了,似乎只要孟云遥不好过,她心里就有种莫大满足感。

眼下吃亏,怎能轻易放过孟云遥。

孟迟有些不满的看着孟云遥,斥责一声:“你妹妹还小,你就不知道让着她一点吗,计较什么。”

对于父亲一贯的偏私袒护,孟云遥早习以为常。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变幻,一脸淡淡,

“我累了。”

她懒得去看孟莱得意示威的神色,转身上楼,耳边还传来父亲的斥责,“真是越来越没规矩。”

回到卧室,孟云遥将门反锁,而后脱下高跟鞋,整个人窝进柔软的被子里。

她蜷缩着身子,闭上眼睛,整个人像只极度疲倦的小猫。

想了想,她走进浴室,脱下 身上的衣裙,打开浴洒的开关,整个人站进温热的水下。

直到感受到这温温热热的水浸湿自己的发丝,身体。孟云遥方觉得自己支离破碎的心有了一丝温度。

洗完澡出来,给手机充上电,开机。

看到提示都是苏愿初的来电讯息,想到唯一的好友,孟云遥心里舒了口气。

不过现在,她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去告诉苏愿初。这些事,还是等她自己弄清楚了再告诉她吧。

给苏愿初回复了个讯息,就睡觉去了。

……

半个月后,苏愿初家里。

“什么?你说你和江安分手了?”苏愿初一脸惊讶的看着进门后自顾自窝在自家沙发上的孟云遥,一度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恩。半个月前。”孟云遥懒懒的回了一声。

“怎么会忽然分手?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苏愿初手里拿着刚弄好的果汁给孟云遥,有些担忧的看着自己的好友。

她是知道孟云遥有多在乎江安的。而且,自从她在大学认识孟云遥之后,就一直知道,孟云遥的身边,有一个江安,一个深爱着孟云遥的江安。

“他身边有别的女人了。”孟云遥顿了顿:“还有了孩子。”

短短的一句话,却是让苏愿初有些恍惚。想起昔日孟云遥和江安在一起,江安无微不至对孟云遥的样子,一股冷颤感一下子遍布了苏愿初的整个身体。

在这之前,苏愿初也曾经十分感动于孟云遥和江安的这份感情。

她是孤儿,自出生以来,就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更没有爱人。

但孟云遥和江安的种种,还是让她觉得也许这个世上是有温暖的存在的。

怎么也没想到,最后他们会落下这样子的一个局面。

这个江安,还真的是一个人面兽心的渣男。

苏愿初走过去也窝在了沙发上,凑过身子轻轻的抱住了孟云遥:“没事的,你有我在就好了。那样的一个男人,你们能分开,我反而要恭喜你,看清了他肮脏不堪的真面目。”

她心疼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她们其实很相似。

苏愿初是孤独的,而孟云遥,也是。

“恩!”孟云遥浅浅一笑,也回手抱住了苏愿初:“放心吧,我知道的。我很好,都放下了,都过去了。”

“好了,我的小美人儿~”边说着苏愿初边戏谑的笑着,用纤细的手指勾起孟云遥的小脸蛋:“今天晚上,在我这儿伺候吧。”

孟云遥“扑哧”一笑:“我的大美人儿都这么邀约我了,小女子怎么能拒绝呢?”说完调皮的眨了眨自己水灵灵的一双眼睛。

孟云遥想,现在也只有在自己的这个好友面前,她还能够这么轻轻松松的笑着,快乐着了。

……

夜色下的顾家宴客厅,这里正在举办着一场盛大的宴会。

而此时的顾家大门口,停满了各种各样的宾利、奔驰、路虎、超跑、劳斯莱斯、兰博基尼等。

顾家二小姐顾星茉和顾氏集团新上位的总经理江安的订婚宴会,请的自然也都是门户相当的人物,同时邀请的还有几家关系融洽的媒体朋友。

顾家的独栋别墅占地面积很大,主屋外面的草坪修剪的十分平整,周围栽植着不少葱郁的绿植,一侧的喷泉和鲜花也是相映成趣。

足足有三十米长的旋转楼梯上长长的红毯铺就,连着最顶楼宽敞阔大的露天宴客厅,颇为壮观。

此时的露天宴客厅上,乐队演奏,气球飘舞,玫瑰遍布。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的男女皆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随便抬头扫视一眼,都是安初市各界的富贵名流。

临时搭建的显示屏上,滚动播放的照片,画面亲昵的一对恋人笑容甜蜜,举止投足的动作间都好似有着喜悦。

孟云遥一袭深蓝色的小裙子妥帖的包裹着她窈窕的身形,半裸香肩的设计,暴露在外的肌肤在月色下几近透明,莹白如玉,像是最上好的白瓷一般吸引人的眼球。

她脚下踩着估摸有十公分的细高跟鞋,倚在一边不起眼的扶栏处。

她漆黑柔顺的长发没有多余的装饰,唇边一抹乖巧又浅淡的笑意,既有富家千金的得体淡雅,又有属于小女人特有的矜持和妩媚。

前些天孟家忽然收到顾家的请柬。

当她听父亲说,是江安和顾星茉的订婚宴会时,下意识就要拒绝。

但父亲却已经下了命令让她别驳了顾氏的面子,说是顾氏这边说,要她一定到场,因为两位新人都很希望能收到她的祝福。然后就只疑问了一下,她什么时候和顾家有关系了,就不再允许她拒绝了。

和江安的关系,孟云遥一直没有告诉孟家的人。因为她不确定,孟家的人在知道江安的存在以后,是不是会看不起江安的出身,又会不会阻止她和江安的关系。至少,以她所知道的,孟家人的脾性,她不敢冒险。

而这些交际场所她向来都不怎么出现,所以安初市上流层次的人都知道孟家前夫人有留下一位千金,但见过这位千金的却是很少。

孟云遥自顾自的在一边神游着,浑然忘我。却一点也不知道,她自己已经成了别人眼下的风景。

宋青云微微眯了眸子,目光定定的落在不远处眉眼弯弯的小女人身上,不得不说,她动人的像是上天精雕细琢造出的宠儿。

今天的宋青云穿着一身暗蓝色的高级定制版西装,高挑颀长,清隽峭拔。乌黑而细长的俊眉下是一双通透的像琥珀一般的眼眸,熠熠流转,便是颠倒众生。也幸亏他一直隐藏在暗处。

赵年看着自家Boss深深看着孟云遥的模样,要知道,往常这些宴会自家Boss别说是出席了,就是看他都不曾看过一眼。但这一次,他不只是看了,他还出席了。

想到前些天自己送到宋青云手里的资料,赵年心里古怪的想着,自家Boss该不是因为这姑娘过来的吧。

他好像记得那干净的不像话的资料上,有一笔提到的就是这场订婚典礼的男女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