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和我做爽死我了A片 厨房里我扒了岳的内裤

霍言深连眉头都没皱一下,“没感觉。”

“什么叫没感觉?雅涵等了你这么多年……”

“什么时候,你跟她一样爱装聋装瞎了?”

白浩宇被这话堵得没了下文,他伸手捅了捅身边的荣瑾,“你赶紧说句话呀。”

“我早就说过了,爱情要两厢情愿。再说,你敢管言深喜欢不喜欢谁?”荣瑾还揽着沈思纯的小细腰,每说一句话,都要在上面掐一把。

沈思纯性感狭长的眸底,迅速闪过一抹嫌恶,面上却不显,反而叉了块水果,亲昵的往荣瑾嘴里送。

白浩宇还想再替方雅涵说点什么,在对上霍言深冰冷的视线后,他毫无骨气的打了个哆嗦,小心脏那叫一个颤抖。

好吧,荣瑾说得对,他不敢管霍言深的喜好。

苏暖手里正拿着水果叉,在听到‘雅涵’两个字时,她的手一顿,心跳猛然加速,然后,水果叉一下子掉落在桌面上。

不知道为什么,那两个字会莫名奇妙的让她感觉很不舒服。

心底好似有着一股厌恨,却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霍言深看着她一副怔神的样子,只当她可能误会了自己跟方雅涵之间的关系。

他冷眉微皱,蓦地毫无征兆的起身,“先走一步,你们继续。”

说完,只清冷的扫了一眼苏暖,抬脚就朝包厢外走。

苏暖原本就是跟着他来的,见他要走,连忙跟沈思纯交换了名片,随即跟了上去。

回家的路上,苏暖坐在副驾驶座上昏昏欲睡。

“雅涵是这届‘美人新衣’的主持人。”

霍言深忽然开口,苏暖心底一滞,随着‘雅涵’两个字的出现,刚才那种不适的感觉又来了。

“我从来只把雅涵当妹妹。”

苏暖扭头瞥了眼一本正经的霍言深,“然后呢?”

“别多想。”

“噗……”苏暖不厚道的喷笑出声,“你放心,我一点也没多想,别多想的人是你,OK?”

霍言深冷眸中浮起抹淡然,薄唇紧抿,不再开口。

苏暖见他不说话,又开始歪着头昏昏欲睡。

霍言深将车开回小区,苏暖睡得正沉。

她似乎正在做一个不太好的梦,额眉皱得很深,一双手紧紧攥成拳,时不时还会哆嗦几下。

霍言深下车,绕到副驾驶位,他伸手将她攥紧的拳头握入掌心。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原因,苏暖的睡容开始慢慢变得平静起来。

昏暗的路灯之下,他看着她抿紧的唇,缓缓朝着那片殷红唇瓣靠了过去……

他只在上面轻碰了一下,而后克制的收回了前倾的身体。

“苏暖,从现在开始,我会一直都在。”

霍言深才刚将苏暖抱下车,苏暖立即受惊的睁开了眼。

懵了片刻之后,她连忙推耸着他的心口,“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

霍言深微微蹙眉,虽然不舍,但还是将她放了下来。

苏暖揉了揉发涨的眉心,暗暗提醒自己,以后一定不能在这男人面前放心大胆的睡着。

两人乘电梯上楼,各回各家。

苏暖关门慢了半拍,在听到霍言深的关门声后,她将门又推开了一些,看着对面紧闭的房门,脑子里莫名的浮现出‘同居’两个字。

“呸!”苏暖赶紧关上房门,用力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兵来将挡,水来土淹,苏暖,千万要稳住了。”

接下来几天,苏暖一直在家为大赛做准备。

霍言深在第三天的时候通知她,两小只的幼儿园找到了,下周三去报到入学即可。

苏暖不禁感叹,资本家的身份就是比她这个平常老百姓好使,她一个多月没办成的事,他几天之内就搞定了。

这天,苏暖正窝在沙发上看画册,罗阿姨外出了,两小只在儿童房玩乐。

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喂。”

“苏小姐,你好,我是‘美人新衣’大赛的场务,今天下午两点,需要您携带模特,到演视园一号演播厅,进行节目排演,为明天的直播做准备。”

苏暖蹙了下,上次的会议,导演并没有提到需要排演,他还特意说过,一切都是为了更真实,更有代入感,直接开场录制即可。

“苏小姐,计划有了些许改变,如果您不到场,我们权当弃赛处理,就这样,再见。”

苏暖挂了电话,看了眼时间,离下午两点,只剩下最后一个半小时。

她攥紧拳头,给自己加了个油。

然后她给沈思纯拔了通电话过去,把突然改变的计划对沈思纯说了一遍,沈思纯二话不说,直接应了下来,还再三保证,一个半小时内,肯定会赶到演视园,要她安心。

接下来的,就只剩下两小只了。

苏暖站起身,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出门,按响了隔壁霍言深家的门铃。

今天是周六,她只能祈求霍言深没有去公司,否则,她还真不知道要将两小只放到哪里去。

就在苏暖着急的时候,霍言深拉开了房门。

他穿着家居服,清冷的脸上带了几分慵懒,似乎是刚睡醒后不久。

“那个……今天突然要为明天的直播做排演,我得出门一趟,你如果有时间,能不能帮我照看下两个孩子?”

“嗯。”霍言深点头应下苏暖的请求后,不动声色的蹙了下眉,关于临时加场排演,为什么他不知道?

“真的谢谢了。”

苏暖把霍言深请到家里,自己则换了身衣服,交待完两小只要听话后,匆匆忙忙的准备离开。

“苏暖,如果有事,找我。”霍言深的目光落在苏暖身上,深邃复杂的让人捉摸不透。

“如果他们不听话,你也打电话给我,结束工作后,我马上就会赶回来。”苏暖没注意到霍言深的眸光,她穿上高跟鞋后,急忙出了家门。

霍言深将两小只送入儿童房后,发了一条短信给贺飞,没一会,贺飞的回信就来了。

“排演是节目组临时决定的,未通知主办方高层,所以我也是刚刚才得知,BOSS有什么指示?”

霍言深捏着手机,静默了数秒之后,编了两个简短的字:不用’。

她想在大赛中展露头角,他如果干涉太多,大概会引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另一方,苏暖驱车赶到演视园时,只剩下最后十分钟。

沈思纯到得比她快,见她到后,亲昵的挽住她的手,两人一齐朝里面走。

“抱歉啊,一定影响到你的通告了,我也是刚刚才得知了需要临时排演。”苏暖抱歉的朝沈思纯一笑。

从上次交换名片后,两人就互相加了联系方式,除了简单的问候外,还根据大赛流程订好了行程安排。

今天突然来这么一出,苏暖对沈思纯只觉得万分抱歉。

“没事,我今天正好闲着。”沈思纯回了一个风情万种的笑,眸底却闪烁着一抹不易被人察觉的疑色。

两人进了一号演播厅,无论是节目组的主创人员,还是主办方代表,都出现在了各自的位置。

有负责对接参赛方的工作人员,在确认完苏暖的身份后,将她跟沈思纯引到了后台。

后台坐着上次发布会上见过的参赛选手,见到苏暖到来后,几乎没有人打招呼,一个个都用防备跟敌意的目光看着她。

苏暖抿了下唇,对于这种情况,她不是没想过,但她觉得,以后的赛参过程中,她有足够的能力自我证明实力。

沈思纯毫不在意那些目光,她伸手将苏暖拉到一个位置坐下,“眼热是种病,得治,你别理会这些人,没必要。”

“我会的,谢谢啊。”苏暖被沈思纯安慰的话暖了一下,“对了,一直没有问你,上次在包厢,你捏我的手,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沈思纯唇角的笑,僵了一瞬,“这几天你都没问我,我还以为你压根没当回事呢。”

“这几天我一直在为大赛做准备,很多事没顾得上去想,今天见到你后,才想起来那天晚上的事。”

“其实也没什么,可能是当时手抖。”沈思纯撩了下头发,用胳膊挡住眼中那一瞬的不自然,而后,她放下手,唇角往上翘出笑弧,故作随意的开口问道,“对了,苏暖,你以前在哪上的高中?我觉得你有些眼熟呢。”

苏暖随性自然的小脸,刹时绷紧成弦,“其实,以前的事,我都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沈思纯脸上的表情彻底僵住,十指更是不自觉的弯曲,紧握成拳。

“没事。”苏暖露出抹灿烂的笑,“只要我能站在大赛最高点,我的家人总是能看到我的,还有,小糯米……”

说到最后,苏暖适时地停了下来。

虽然沈思纯给她的感觉不错,但她还是应该要谨慎一点,不能逮着个感觉不错的人,就把自己的事像倒豆子似的说出去。

沈思纯听了苏暖的话后,眼睛没由来的开始泛红,她只能把眼睛瞪大,才能忍住里面某些泛滥的东西。

“苏暖,没有过去也没事,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朋友,我会陪着你,完成你的梦想。”

“嗯。”苏暖用力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沈思纯说的‘朋友’两个字,让她心底开始发暖。

苏暖跟沈思纯又聊了几句,场务就开始通知准备排演。

有现场助理发放了排演安排表,苏暖跟沈思纯一起看了一遍。

安排表基本跟上次会议时讨论的没有变化,唯一不同的是,这张安排表中,明确标明了参赛设计师的出场号码,属内定,上次所说的现场抽签排号,也就变成了做做样子的环节。

很荣幸,也很不幸,苏暖的号码是一号。

无论是评审还是大众评审,大家都会有一个心理记忆点,一般出场越靠后,得到大家欣赏的机率就越大,除非作品真的是非常出众,能够令人过目不望,否则,她接下来的比赛,恐怕每一步都会像在钢丝上行走。

见苏暖表情有点凝重,沈思纯拍了拍她的肩,朝她一笑,“怕什么,有霍BOSS在,谁敢给你小鞋穿?”

“思纯,我跟霍先生不是你所想的那种关系,上次因为参赛资格,他已经为我改变了大赛规则,接下来,我只靠我自己,如果只能在第一场比拼中止步,我也无怨无悔。”

“加油!”沈思纯握紧拳头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就冲你这话,我卯足了劲跟你干。”

“好。”

就在这时,参赛设计师中有人叫了声,“方雅涵来了。”

苏暖的心,瞬间往下沉了沉。

她周围坐着的人纷纷起身,一下子就把通道围了起来。

苏暖这才想起来,霍言深曾经解释过,方雅涵是这一届美人新衣的主持。

她扭头去看沈思纯,却发现沈思纯的巴掌脸上,浮着一层寒霜,目光又冷又厉的看着通道方向。

似乎是发现了苏暖在看自己,沈思纯脸色一变,刹时又回到了最初的模样。

“你看着我做什么?”

“方雅涵这个人,我好像没听说过,为什么这里的人,好像都认识她?”

“方雅涵啊……她也是一位设计师,还有自己的品牌服装,再加上她跟霍BOSS是青梅竹马,一路都顺风顺水着,如果不是她太骄傲,不屑以选手的身份参赛,我估计,你会多一个强劲的对手。”

苏暖顺着沈思纯的视线望了过去,只见一个女人款款站在包围圈里,听着周围人奉承的话,脸上挂着优雅而高贵的笑,就像一只白天鹅。

“是她?”

沈思纯一诧,“你认识她?”

“她登上过某本时尚杂志的封面,上面只有她的英文名,我虽然知道她这个人,却不知道她就是方雅涵。”

“原来是这样。”沈思纯暗中松了口气。

“只是,我总觉得自己对她有种特别的感觉,一听到她的名字,我就会觉得难受、压抑……”

看着苏暖迷茫的样子,沈思纯伸手抓住她的胳膊晃了晃,“苏大设计师,参加这种大赛,最忌情绪不能百分百投入了,我可是把我的未来,都压在你身上了。”

“嗯,我一定会全力以赴的。”

“相信你。”

简单的三个字,又让苏暖的心莫名暖了一下,她把被‘雅涵’两个字带来的情绪,通通甩到脑后,告诉自己,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你们好,我是这届‘美人新衣’的主持方雅涵。”

方雅涵被围在人群中,先是做了自我介绍,然后,直接开口道,“我来,是想告诉一声大家,为了增加比赛的看点,霍总已经答应我,让我在每一场比赛中,选择一个值得我挑战的设计师,与她进行一对一的PK。”

“什么?”

所有人都呆住了,方雅涵成名已久,毕业于坦罗布设计学院,拿到了所有设计师所不敢奢望的坦罗布金奖,如果被她挑中,失败下场的机率几乎是百分之百。

“当然,我不是每场都会行使这个权力,除非你们中有人的作品,能入得了我的眼。”

方雅涵的话里话外,无形的透露出一股高傲。

但没人觉得她这是作,反而觉得,这就是她的资本,她的起点摆在那,她本来就该这样。

苏暖蹙了下眉,她总觉得,方雅涵在说这件事的时候,眼角余光牢牢锁定在她身上。

那目光中除了敌意,还有裹带着一种不屑。

“苏大设计师,她大概是把你当情敌了,要知道,她的青梅竹马,现在正在准备追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