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罚把筷子放屁眼里不能掉 新婚人妻沦为民工玩物

“什么?”程宝儿在听到男人说的话后,璀璨的眸子一凛,便开口说道,“凭什么?”

但是,慕辰却根本了连一句话都没有留,便直直的从程宝儿的身边走过,离开了。

而原本一直嚣张的那两个女人,在听到慕辰的吩咐后,瞬间傻眼,哭着喊着求慕辰将她们二人留下,但是,不管她们在怎么哭喊,慕辰却再也没有出现过。

周围看热闹的人一直目送着慕辰的背影离开,才敢开口说话,“哇,这就是传说中帝都所有女人都想嫁的慕辰吗?我的天啊,简直是帅毙了!”

“对啊,对啊,不管今天能不能选上,但是,就凭见到慕辰的这一眼,就什么都值了。”

“我的天,我的魂都已经被他勾走了,怎么会有这么帅的男人啊,啊,我不行了,我需要救护车啊。”

……

看着众人夸张的样子,程宝儿抿着薄唇,心中却早已将那个叫做慕辰的王八蛋骂惨了,这根本就是不讲理嘛,什么情况也不了解,就这么直接下了定论?这根本就是暴君的行为!

程宝儿慢慢的从地上站起来,看着已经哭花了妆的两个女人,不由的翻了一个白眼,“现在知道哭了,早知道这样,当初干嘛要惹我,害得老娘也失去机会了,特么的,真憋屈!”

“慕少,我真的知道错了……”

“慕少,在给我们一个机会吧,慕少……”

程宝儿眼看着黑衣人将那两个女人抬出去,在看了一眼一直站在自己身边的黑衣人,原本心里还想着找个机会留下来,但是,在面对绝对的威压面前,只能先屈服。

程宝儿不情不愿的跟着黑衣人离开等候室,等来到门口的时候,才发现外面的天已经大黑了。

“气死我了,我这是走什么背运啊,明明马上就能轮到我了,偏偏冒出来两个白痴,竟然还敢当着我的面撕剧本,她们难道不知道老娘是最看不得别人破坏剧本的吗?想当初,我拍的每一部戏,那剧本全被我好好的保留着,特么的,偏偏来触我的逆鳞,要疯了!”程宝儿站在门外,愤怒的吐槽,心里虽然觉得憋屈,但是,却又不想就这么白白的错过这个机会。

“到底要怎么办才能继续回去呢?”程宝儿小声的嘀咕,大脑却在飞速的运转,想着可行的办法。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美女来到她的身边,温柔的说道,“请问,是程宝儿小姐吗?”

“哈?”程宝儿看着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美女,有一瞬间的呆愣,随后回过神来便赶紧说道,“我是,你是哪位?”

眼镜美女一脸笑意的对着程宝儿说道,“程小姐您好,我是总裁的秘书,叫做丽萨,现在请您跟我去一趟总裁办公室吧,我们总裁特意吩咐我下来找您。”

“找我?”程宝儿指着自己打的鼻子,有点没搞清楚现在状况。

“你们总裁是谁?我好像不认识他吧?”程宝儿疑惑的看着丽萨,不解的问道。

“我们总裁叫做慕辰,他说你们刚刚见过面呢。”丽萨柔声细语的说道。

“慕辰?”程宝儿轻声念着这个名字,忽然,刚刚发生的事情在她的脑中一闪而过,“刚刚那个暴君不就是叫做慕辰吗?他找自己干嘛?难道说是良心发现了,要给自己赔礼道歉?”

程宝儿在脑海中设想了好多种慕辰找自己的可能性,最后发现,唯独那个良心发现想要给自己道歉是最不靠谱的,就凭刚刚他那拽的不要不要的样子,这根本就不可能。

“他找我做什么?”程宝儿实在是想不出来慕辰找自己到底做什么,只能对着丽萨问道,虽然她心中清楚,问了也等于白问。

果然,就是这样,丽萨说自己也不知道,只是听总裁的吩咐办事而已。

“既然这样的话,那麻烦你回去告诉你们的总裁,就说我饿了,要回家吃饭了,没时间见他。”程宝儿说完之后,在丽萨震惊的目光中,拦了一辆出租车就走了。

丽萨一脸懵逼的看着疾驰而去的出租车,第一次有了不知所措的感觉。

回到总裁办公室,丽萨小心翼翼的看着闭目养神的慕辰,小声的说道,“总裁……”

“人来了?”低沉的声音从办公桌的那头传来。

丽萨紧张的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抱歉的说道,“对不起,总裁。”

原本紧闭的双眸在听到丽萨的话后,倏的睁开,慕辰冷眸闪过轻诧,双唇紧抿,面部表情坚硬。

丽萨偷偷的看了眼慕辰倏然莫沉的俊脸,后背已然被汗水浸透。

就在她屏住呼吸,紧张的等待着慕辰的批评时,忽然听到慕辰说道,“出去吧。”

丽萨瞪着双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真的没有听错吗,总裁竟然没有责怪她?

看着丽萨一脸惊讶的样子,慕辰的眉头一皱,不悦的说道,“还有什么事吗?”

“没,没……”听到慕辰说的话,丽萨赶紧说道,然后便逃也似的离开了总裁办公室。

慕辰静静的坐在椅子上,想着晚上见到程宝儿的那一幕,本来他想直接就将她带到办公室来的,但是却不知为何说出口的话却是将她赶出去。

但是,现在最令人生气的是,自己派人去请她,她竟然敢不过来?这个女人的胆子也实在是太大了吧?

不过,随后慕辰就想到,程宝儿之所以不跟着秘书进来,是不是因为想要和他玩欲擒故纵的把戏,好因此来一起自己的兴趣?

“呵,果真女人都是一样的。”慕辰冷哼一声,随后拨通了一个电话。

程宝儿回到家之后,程母还一直在等她吃饭,等吃完饭之后,程宝儿借口说自己有些累了,便先上楼休息了,其实,她是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对她那么好的程母,她也实在是不想一直对着他们说谎,所以只能先用逃避的方式来解决了。

程宝儿才刚刚回到房间,手机便响了起来。

看了眼来电显示,程宝儿才忽然想起来,自己回来的时候没有和郝洁儿说,这下惨了……

“喂,洁儿啊。”程宝儿小心的接通电话,赶紧将手机拿离到最远的地方。

果真,郝洁儿在电话那边一通大吼,主要是说为什么程宝儿要一声不吭的就走了,还有试戏结果到底怎么样。

程宝儿将晚上发生的事情简单的和郝洁儿说了一遍,电话那边的郝洁儿一听到竟然有人欺负程宝儿,心里更是气愤不已,一直嚷嚷着要找那两个女人去报仇。

听到郝洁儿说的话,程宝儿的心中划过一道暖流,但是事情已经过去了,也就没必要在去纠结了,所以便赶紧转移郝洁儿的话题。

“洁儿,我没事,你试戏的结果怎么样?”程宝儿赶紧说道。

郝洁儿一听到程宝儿问她结果,便兴奋的说道,“宝儿,我过了,我可以去演女八号了,哈哈。”

听到郝洁儿过了,程宝儿的嘴角也不由的露出一抹笑容,真心的替她开心。

“好啊,那现在你过了,以后我可就要靠你照顾喽。”程宝儿开玩笑的说道。

“那必须的,咱们不是说好了吗?你放心吧宝儿,明天我就找那个制片人问问他看能不能帮你找个角色。”郝洁儿认真的说道。

“好啦,我知道你的意思,不过,你现在也才刚刚拿到角色,现在就和人家说也不好,等过段时间吧,到时候再说。”程宝儿轻声说道。

听到程宝儿这么说,郝洁儿也觉得很有道理,便想着等过几天在帮程宝儿找个角色。

两人聊了很久,最后还是程宝儿说早点休息,郝洁儿才肯挂断电话。

而程宝儿也确实是累了,可能是因为刚刚重生过来,身体还很虚弱,挂断电话之后,便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天一早,程宝儿是被一阵手机铃声震醒的。

迷迷糊糊的接起电话,程宝儿就听到电话那端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程小姐,早上好。”

“早……”下意识的,程宝儿就回了一句。

但是,当她说完,才反应过来这个声音竟然如此的耳熟,整个人便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

看了眼没有标注的号码,程宝儿狐疑的说道,“请问是哪位?”

“程小姐,我是丽萨,昨天晚上咱们才见过面啊。”丽萨柔柔的说道。

“丽萨?”程宝儿小声的嘀咕,忽然记起昨晚的事情,恍然大悟。

整理了一下思绪,程宝儿才淡淡的说道,“不知丽萨小姐这么早就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情呢?”

“是这样的程小姐,还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本来昨天晚上我就是按照总裁的吩咐去请您上来,但是后来您因为有事就先走了,可是我的工作却没完成。所以,这么早打扰您是因为想请您如果今天有时间麻烦您过来一趟。”丽萨小心翼翼的说完,屏住呼吸,等待着程宝儿的回答。

程宝儿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大脑却在飞速运转。

“这个叫做慕辰的家伙三番两次的想要找自己,到底是有什么目的?而且,如果按照一般那些总裁的脾气来看,昨晚自己已经拒绝他了应该就不会在厚着脸皮来找自己了。除非,他是有什么特别的目的。”程宝儿心中暗自思忖,便想要直接拒绝,毕竟她才刚刚到了这边,原来这个程宝儿的人际关系她根本一点都不知道。

万一这个叫做慕辰的家伙和原来的程宝儿有过什么过节,自己又不知道,这么冒然的就去了,那保不准会吃亏。

思考再三,程宝儿还是决定拒绝。

但是,那个丽萨好像知道自己肯定会拒绝一样,在她还没有开口说话的时候,就抢先说道,“程小姐,我们总裁说了,如果您想得到《倾城之暮》的女二号的出演机会的话,那您最好是抽时间来一趟。”

丽萨的这句话,完美的堵截了程宝儿想要拒绝的话语,原本程宝儿就在为《倾城之暮》试戏的这件事情在发愁,现在倒好,这个慕辰竟然主动提及这件事情,看来不管他到底有什么阴谋,自己都要走一趟了。

“好,那就今天下午一点钟吧,我会过去。”程宝儿淡淡的说完,便将电话挂断了。

听到电话那边肯定的答复,丽萨悄悄打的松了一口气,幸好按照总裁交代的说了,不然这次肯定又被拒绝。

将电话挂断,丽萨来到总裁办公室,把消息告诉了慕辰之后,便赶紧出来了。

而听到丽萨说的消息之后,慕辰的嘴角扯出一抹轻蔑的冷笑,“果然是欲擒故纵啊。”

看着手中的资料,慕辰修长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冷眸半眯,薄唇微抿,想着昨天晚上南宫怀信告诉自己的消息,一个计划在慕辰的脑海中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