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乳妇高H肉辣文销魂小妾 写作业写着写着就插了视频

君落兮的嘴巴长得大大的,胸腔里的怒火再燃烧!

可她眼珠子一转,顺势趴在地上,双手撑着下巴,眼神带着爱昧,“喂,美男,你这是不是投怀送抱呢?该不会是爱上本姑娘了吧?”

厉千绝瞳孔一缩,“不要脸!”又开始了,这疯丫头当真以为自己不会杀她么?

“心虚了?我懂,那我就不说了”,君落兮一副你别解释了,若不是爱上本姑娘,怎么躺本姑娘床上来。

不想跟她一般见识的厉千绝索性闭上眼睛,双手交叠在胸前,准备休息,本就受伤,外加使用秘法来找玉佩,他身心俱疲,需要好好休息。

君落兮愤怒的龇牙咧嘴,抱起枕头便起身,凭什么她的床要让人鸠占鹊巢,耍无赖也要躺床上!

她才刚刚走一步,凭空出现一把剑,指着她的脖子。

厉千绝闭着眼睛,声音很是冷酷,“想死就往前试试!”

实力不足,不想吃亏的君落兮撇撇嘴,气嘟嘟的放下枕头,将被子裹成一团,躺在地板上。

好女不吃眼前亏,总有一天她要这个家伙跪着唱征服,她落兮可从来没有被人欺负这么惨过,她记住这家伙了。

余光瞥了一眼吃瘪的君落兮,厉千绝不自觉的扬起唇角,跟本尊斗,小丫头还差得远呢!

按耐不住好奇心的惊风跟惊云两人悄悄的来到房屋上空,揭开瓦片,正好瞧见躺在床上微笑的厉千绝,瞳孔顿时瞪大。

才认识不到一天就躺到了一起,天,没想到他们主上好这一口。

当然了,要是君落兮是个粉雕玉琢的嫩丫头这就算了,还是那样,额,他们的主上不仅好这一口,而且口味有点重!

两人对视一眼,低头,立刻望进一双警告的眼瞳里。

糟糕!被发现了,快逃!

惊风跟惊云心中咯噔一下,迫使自己冷静的将瓦片放回原处之后,闪电一般的飞远,还心有余悸的拍拍胸膛。

屋内的两人就这么相安无事的睡了过去,直到第二天诗情诧异的声音才将君落兮从梦中惊醒。

“小姐,您怎么了,怎么滚地上来了,地上凉,小心感染风寒!”

见到诗情到来,君落兮的瞌睡顿时醒了大半,猛然起身看向床上,那上面空空如也,丝毫的痕迹都没留下。

“小姐,你在看什么?”诗情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却什么都没有,自家小姐可能是没睡醒?

“哦,没事”,君落兮打了个哈欠,眼珠子不动声色的将屋内扫了个遍,可却没有了那人的身影,不知为何,她心中有些失落。

将被子收拾整齐后,诗情揉好了脸帕,递给君落兮,“小姐,请洗漱。”

原主还真是享受,不过这种事情用不着别人代劳。

君落兮内心吐槽了一句后摆摆手,“你去将早餐端来,这些我自己来就行,对了,怎么不见小香?”

那小丫头骗她,害她差点死掉,难道是闻到风声跑掉了?

“不知道,奴婢刚才让她给小姐端水过来,我好去拿早饭,她却说自己肚子疼,去茅房,等下她应该会来的吧。”

说这话的诗情有些失落,自家小姐还是比较宠信小香。

去给我盯着她,看她具体在哪儿,然后回来汇报!”仔仔细细擦拭自己的脸后,君落兮坐在了梳妆台前。

心中以为君落兮是因为小香没有来伺候,生气了,诗情很乐意的点头,“那奴婢先告退了。”

看着梳妆台上简简单单又廉价的发簪步摇,君落兮的嘴角抽了抽,“这么廉价的东西还当宝儿,傻子!”

随后从旁边拿出一个箱子,一股脑的将这些个东西全都扫走。

她的好东西都送了君落恬,而对方就是因为她不谙世事,送这些地摊货给她,原主还当宝贝似的,也不知道怎么好意思戴出去。

寻着记忆中的样子,她将头发简单的盘起来,剩下的一半都披在脑后,然后从箱子最里面找出一枚落单的发簪,戴在了头上。

整理好衣裳后,她站起身来,便要往外走。

而这时候诗情匆匆来报,“小姐,小香很不对劲,她在收拾东西,肯定是做了亏心事儿!”

君落兮冷笑,“可不就做了亏心事么,走!”想来昨晚上她回来的时候,小香并不在君府内,否则早该逃之夭夭了。

正好,方便她收拾。

“呼呼…….”满头大汗的小香将满满当当的包袱系好,准备扛在肩上出门的时候,门一脚被踹开。

见到君落兮的时候,小香双脚一软,瘫倒在地,“小姐,你,你…….”怎么还活着。

“去哪儿呢?”

“奴,奴婢的老母病了,不敢惊动小姐,已经跟管家打过招呼,准备今天回去看看”小香不停的咽口水,一副可怜的模样。

君落兮笑了,笑容很瘆人,“我怎么记得你是孤儿呢,哪里来的老母亲。”

心中绝望的小香爬过去,嘴里大喊着,“小姐,您就饶了奴婢吧,奴婢是一时鬼迷心窍,都是大小姐,大小姐让我这么做的。”

“啪!”,君落兮一巴掌挥在小香的脸上,她顿时被砸在了身后的桌子上,唇角一下子溢出鲜血。

她当然知道是君落恬做的,她来这儿,不是为了逼问,小香只是小喽啰,就算出面对峙,也不能撼动君落恬的地位半分,她懒得费这个精神。

她来这儿,只有一个目的,杀鸡儆猴!

“小姐,小姐,求您饶了奴婢这条贱命吧,奴婢今后是你的人,您让奴婢做什么都可以”在死亡面前,小香怕了,她只想活下去。

“可我不需要你,诗情,给你个表现的机会!”

“啊?小姐您说”她已经被君落兮此刻判若两人的狠厉手段给惊呆了,这还是他们懦弱自卑的废物小姐么,刚才她分明瞧见了灵力的波动。

君落兮扫了一眼诗情,这样眼神莫名的令她镇定下来。

“杀了她,然后找个地方埋了,动作要隐蔽!”

“杀……杀了小香?小姐,这是为什么?”小香不是她最宠信的丫鬟么?做了什么事情令小姐不惜杀人。

“你想不想跟着我?”君落兮没有解释,而是反问了一句。

诗情深深地吸了口气,“想!”虽然不懂这句话言外之意所在,但她冥冥中有感觉,若是自己拒绝了,一定会很后悔。

“那就好,动手”君落兮将头上的梅花发簪放到诗情的手中,转身关上门。

“不要啊小姐,不要”小香看着一步步朝前的诗情,吓得连连后退,脸色苍白,满头大汗。

诗情咽了下口水,她只是一个伺候废物小姐的丫鬟,功夫是三脚猫的,杀人更是没有过的经历,此刻紧张得口干舌燥。

“麻溜点!事儿办完我还要吃饭呢!”她现在肚子饿得咕咕叫了。

知道自己逃不过的小香心下一横,张口便要大喊。

君落兮的眼中闪过一抹厉光,抄起落在地上的茶杯,狠狠一拍,按在了她的嘴巴里,动作狠厉,诗情看得头皮发麻,手中的簪子吓得差点掉落。

“小姐?”这是他们的小姐么,杀人不眨眼,好似这样的事情习以为常似的,若不是熟悉的肌肤跟模样,她都要以为是人家假扮的了。

淡淡扫了一眼诗情,君落兮缓缓开口,“愣着做什么!要我亲自动手!”以前原主不懂得经营人脉,君家没有可信得过的自己人。

她需要让诗情成长起来,这样自己办事也方便。

“是,小姐!”

狠狠闭上眼睛再睁开的诗情像是壮了胆子一样,她三两步往前,按住了小香,捏着发簪,刺中对方的喉咙。

温热的鲜血溅在她的脸上,心中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很好,收拾干净来见我,这屋子以后就是你的了”君落兮蹲下.身,拔出发簪,立即又有血渍溅在诗情的脸上。

将带血的发簪用一块手帕包好,君落兮转过脑袋,拍拍诗情的肩膀,放下一块干净的手帕,转身离开。

毕竟是在君家这样的大宅院中生活的,诗情能够伺候君落兮这个不待见的废物小姐这么久都没有被淘汰,不可能一点手段都没有。

她很快处理干净了小香的尸体,一脸若无其事的将早饭端给君落兮。

用餐之后,君落兮带着诗情出门了,没走多远就看到了一袭白衣胜雪,好似梨花般清透的君落恬。

瞧见君落兮的那瞬间,她的眸中快速闪过一道暗芒,这个小废物,果然没有死,家主爷爷肯定给了她好东西,她就应该亲眼看着她死再走的。

可恶,又让她逃过一劫!

“大姐,好巧啊,你也来赏花么?”君落兮天真无邪的走过去,跟昨天冷静肃杀的模样判若两人,一时间君落恬也疑惑了。

昨天她分明是认出了自己,怎么现在却这样,难道伤到脑子,什么都不记得了?

昨晚因为进不来君落兮的院子,她就没有看,今天一早就等在这里,果真看到了这个废物。

“是啊,兮儿妹妹要一起么?”不管她是装疯还是卖傻,她都不怕,小废物想跟她斗,根本不配!

君落兮咧嘴一笑,“赏这些破花妹妹我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但我有好东西要送给姐姐你。”

说着,她将手中的锦盒塞到君落恬手中,一副献宝的模样。

因为她以前为了讨好君落恬,经常送东西,而且她前面语速很快,导致君落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就接下了盒子。

“打开看看,大姐一定会喜欢的”君落兮笑容非常萌萌哒。

只不过配上那张黑漆漆的包公脸,丝毫无美感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