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岁韩国免费观看 少妇风流粗又长高潮

上官霆走到木清的房门前,透过房门朝屋里张望,并未看见什么人影,这才退回了院子里。

“王府出了刺客,小心护着你家主子!”

说完上官霆带着人头也不回的走了,吓得琪儿出了一身的冷汗。

直到上官霆带着人走远了,欧阳华这才从床底下出来,然后对着木清一拜。

“多谢小姐搭救,此情小生定不会忘的!他日一定报答小姐!”

木清到还真不怎么在意什么报答不报答的,所以没说话,欧阳华没多停留,赶紧打开门从一处僻静的地方翻墙跑了出去。

感觉到欧阳华离开了,木清这才松了口气,刚才上官霆可不只是看了一眼那么简单,若不是她用异能压制,怕是上官霆早就感知到了屋里另一个人的存在。

可这么一折腾,本就恢复的不多的异能,又被消耗了不少。

直到异能可以压制住体内的毒素,她才终于从房里走了出来。

上官霆得到消息,也是微微一震,一个被太医都判了死刑的人,却又一次的活了过来,而且看起来精神抖擞的,哪里还有点病入膏肓的样子。

这下子,上官霆对木清就更有兴趣了。

身体好些了之后,木清就想回木府一趟,不为别的,就是想要查清给她下毒的人到底是谁。

所以吩咐了周嬷嬷准备一下,她要回娘家养病。

这事报到上官霆这里,上官霆倒是没反对,反正就剩下三个月的寿命了,索性就随了她的愿了,就让周嬷嬷准备去了。

其实上官霆倒是有些期待,期待他这个王妃还能做出点什么令他惊讶的事来。

对于上官霆的漠视,木清早就已经习惯了,既然他肯放自己回家,木清就让琪儿收拾了东西坐上马车回了木府。

回到木府,迎过来是管家,见木清回来了还有些诧异。

“二小姐,您怎么回来了?”

木清的突然回府,自然引起了木府人的注意,刘嬷嬷第一时间去了姚姨娘的院子,姚姨娘对于木清的突然回府,却是一点担心的神色都没有。

“回来就回来了,你怕什么?她就算是王妃了,可也是我的女儿不是,难不成还能对我做什么不成?不过,这么让王府的人送回来,莫不是被王爷给休了吧?”

好歹是亲娘,可姚姨娘对木清却一点怜惜的意思都没有,甚至于眼底那根本就懒得掩饰的厌恶之色,可是盛的满满的。

刘嬷嬷面露难色,姚姨娘为何不待见木清她是知道的,可在姚姨娘面前,刘嬷嬷却不敢帮木清说什么,毕竟她是个下人,而相比木清,姚姨娘对她来说其实更重要些。

“那一会若是二小姐来找,我……”

“那就拦着她不见,就说我身体欠佳,不方便见她!”

刘嬷嬷点了点头,从房里走了出去。

没有人在屋里,姚姨娘的脸上露出狰狞的神色。

“这个小贱蹄子,折腾了这么久还不死,我倒要看看,你还能蹦跶多久!”

姚姨娘阴狠的目光,就好似木清并非她的女儿,而是她的仇人那般,若是此刻木清看见,定会被吓一跳的。

木清回府,周柔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她听了管家的汇报,脸色变得很难看。

“这个小贱人还敢回来?莫不是被王爷休了赶回家的吧?”

管家嘴角抽了抽,其实木府的人大多数都是这么想的,可管家却知道不可能,因为木清是坐着王爷的车架回来了,而且是王府的管家周嬷嬷亲自差人送回来的,这可不是什么休妻的待遇。

“夫人,恐怕不是,刚才王府的人说了,王妃她身子不适,所以回府来休养一段日子!”

“休养?”周柔蹙眉,但很快眼底就闪过一道阴狠的目光。

“她当木府是什么地方,回家养病?亏她想的出来!你去,给我安排几个人盯着点,别让她接近灵歌的院子,还有府里的人都给我看紧了,谁都不许给我帮她!既然病了,那咱们就让她回得来,就回不去!”

管家敛了敛眉眼,默默的点头离开。

周柔的眼底却全是狠色,上一次因为有王爷撑腰,周柔的几个心腹都被木清除掉了,这让她气愤不已。

现在木清自己跑回了木家,可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木府中人,一个个都等着看木清的笑话,可偏偏木清无所觉,回到木府就住进了自己出嫁前住的院子里,然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琪儿天天按时给木清熬药,看起来到真是一副重病的样子。

木清回府,木智山倒是来看望过一次,就聊了几句就再也没来过。

周柔自不会来看木清,所以往来最为频繁的却是刘嬷嬷。

刘嬷嬷似乎对木清每天喝的药特别的感兴趣,每次都是赶着琪儿熬药的时候来,这引起了木清的注意。

本以为木清的药会被人动手脚,可每天的药木清都验过,并没有问题,这就让木清更加的疑惑了。

而且自从她回来之后,木府变得异常安静,就连木灵歌都很少出现,这让木清有些费解。

以木灵歌的性子,怎么会在木清回府之后不来大闹一场,这实在是有些不符合木灵歌的性格,所以这段日子木清就格外的关注木灵歌。

她的第六感告诉她,这个木灵歌身上肯定有事,所以晚上的时候,木清也让琪儿盯着木灵歌的院子。

功夫不负有心人,很快木清就发现了异常。

这一晚,从木灵歌的院子里走出来一个小丫鬟,虽然她身上的衣服是木府丫鬟的装扮,可木清只需稍稍用了点异能,就发现这个人根本不是木府的丫鬟,而是木灵歌本人。

三更半夜乔装打扮出门,一看就是非奸即盗,所以木清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

木灵歌从木府的后门悄悄出府,然后直接朝着木府北面的街道跑去,很快就来到了一间客栈,等木清进了客栈,却没看见木灵歌的身影。

木清闭目,暗暗运用异能,很快就确定了木灵歌的位置,当她蹑手蹑脚的来到房门前,耳旁却传来一个清晰的男声。

“灵歌,这么晚找本王来,有事吗?”

这声音木清并不熟悉,但直觉告诉她,能让木灵歌攀附的,一定不是什么善类。

所以透过客房的窗户,木清用手指将窗纸戳了一个洞出来,然后看见了里面的人,看过之后,木清一脸的惊讶,她没想到竟然是五皇子上官轩。

而此刻两个人抱在一起,举止极为亲密。

“王爷,我怀孕了,您什么时候娶我过门啊?”

怀孕?木清眸光一闪,心想这木灵歌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未婚先孕,这要是让人发现,木灵歌非要被浸猪笼不可。

五皇子乍听见木灵歌怀孕了,面色有片刻的僵滞,很快又恢复了凭。

“灵歌,你知道的,我现在还不能娶你过门!”

木灵歌一脸的期许就这么落空了,眼泪就流了下来。

“王爷,您可不能这么对奴家,奴家可把什么都给了您了,您要是始乱终弃,这不是要要了奴家的命吗?”

木灵歌说的楚楚可怜的,惹得上官轩一脸怜惜的抱紧了她。

“灵歌,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父皇盯我盯的很紧,若是让他知道咱们的事,怕是会遭父皇厌弃!你也不想我因为这个孩子,而没了五皇子的头衔吧!”

木灵歌就算是在聪明,也不过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对于宫里的尔虞我诈,她自然懂得不多。

而且她现在对上官轩是言听计从,所以即便上官轩说他暂时不能娶她过门,木灵歌也在心里为上官轩开脱,觉得上官轩大概是真的有难处。

“灵歌,听我的,把这个孩子打了,等我在宫里站稳了脚跟,我一定风风光光的娶你进门!”

木灵歌的脸上满是犹豫之色,肚子里的好歹是自己的亲生骨肉,让她就这么把孩子打掉,说实话她心里的确有些舍不得。

可为了能跟五皇子在一起,木灵歌似乎什么都能豁得出去。

“王爷,奴家也不是不懂事的女人,你放心,这个孩子我会自己处理的!”

上官轩淡淡的笑着,对木灵歌的回答很满意,手也放肆的在木灵歌身上游走,木清见这架势,抽了抽嘴角,脑子里就只有三个字:狗男女!

从客栈出来,木清不动声色的回到木府,心里盘算着该如何利用这件事来做点文章。

这木灵歌仗着是嫡出,所以从小到大没少欺负木清,现在被木清知道了这么大的一个秘密,不利用一下,似乎有些浪费了。

这边厢的,木清在琢磨着怎么将木灵歌怀孕的事情捅破,而木灵歌那边却在想着如何将肚子里的孩子弄掉,然后还能诬赖到别人的身上。

木灵歌回府之后,就让自己身边的丫鬟买了打胎药回来,药抓回来之后,木灵歌又有些犯难。

这如何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打掉孩子,还不能让人怀疑呢,想着想着,木灵歌就把主意打到了木清的身上。

“明日你去二小姐那里,给我要棵人参过来,就说我要补身体,府里没有人参了,所以才跟她要一棵!”

琪儿进来跟木清说了木灵歌让人来要人参的事,木清淡淡的笑了笑,心想这木灵歌还真是不知死活,都这时候了,还想拉她当垫背的。

“小姐,咱们怎么回大小姐?”

木清想了想,吩咐了琪儿几句。

“你去准备些东西,明天咱们就去看望一下大小姐!”

琪儿不知道木清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听木清这么吩咐,她就出去将木清要的东西全都买了。

第二天木清以送药为名去了木灵歌的院子,木灵歌正愁没机会跟木清接触,现在有了机会,自然心里激动的不行。

“妹妹怎么有空来姐姐的院子呢?”

木清没说话,旁边站着的琪儿却是说话了。

“大小姐,我家小姐现在可是四王妃,您这个妹妹的称呼怕是不妥了,而且论身份,您还得给我家王妃下跪行礼呢!”

木灵歌听闻,目光一下子就犀利起来,转头狠狠的瞪了琪儿一眼,心想木清算个什么东西,让她下跪行礼,根本不可能。

可下一刻,木清就开口了。

“怎么?难道大小姐觉得,我一个堂堂的王妃,当今皇上的儿媳,还不够资格让你下跪吗?”

木清冷冷的看向木灵歌,眼底压制之意让本来还高傲的站在原地的木灵歌瞬间就跪倒在地,而且她跪下之后,竟然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臣女木灵歌给王妃请安!”

木清的异能用了两成功力,就让木灵歌跪倒在地上,足以看出这个木灵歌根本就不是什么意志坚定之人。

所以在现在木清的眼里,她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对手。

旁边的丫鬟都惊讶的长大了嘴巴,谁能想到在木府里嚣张跋扈惯了的木灵歌会对着木清下跪,这实在是诡异的很。

同时也对这位曾经唯唯诺诺的二小姐刮目相看了,看来这做了王妃跟不做王妃就是不一样,连气势都压人一头。

“听说大小姐身体欠安,需要人参补身体,我家王爷向来慷慨,听说我回娘家养病,这人参足足给我送了一大箱带着,大小姐既然缺人参,我就让下人包了几根过来!”

说完木清挥了挥手,就见琪儿拿了个包裹给木灵歌,木灵歌让丫鬟打开一看,足足有十几个人参,却被牛皮纸简单的捆绑了一下,这是有多财大气粗,才把这人参当白菜一样的送啊!

木灵歌一下子就嫉妒了,见木清这般慷慨,怕是这王府里的好东西都被她拿了不少,心里就又不平衡了。

木清看着木灵歌蹭蹭发亮的眼睛,嘲讽的笑了笑,然后给琪儿使了个眼色。

琪儿会意,出去将早就准备好的食盒拿了进来。

“大小姐,这些是我家王妃专门让人给您准备的药膳,您尝尝看,合不合胃口!”

说完打开食盒,一盘一盘的往外拿。

有鲫鱼汤,炖猪蹄,还有几样点心。

木灵歌闻见鲫鱼汤的味道,胃里就开始不停的翻腾起来。

等琪儿拿出桂花糕摆在她面前,浓郁的桂花味让木灵歌直接张口大吐特吐起来。

见木灵歌吐了,木清便笑了。

“哎呦,大小姐这是怎么了,莫不是吃错了东西吧?快快快,把本宫从王府里带来的御医叫来,好好给大小姐号号脉!”

一听说要号脉,木灵歌立马就急了,赶紧阻拦。

“不用了,不用了,我就是胃不舒服,用不着看御医!”

木清哪里会听她的,御医她早就准备好了,就等着给她号脉呢。

木灵歌整个人都慌了,这要是被号出什么来,她可就全完了。

“木清,你什么意思,我说了不看大夫,你非要我看,你是不是有什么企图?”

眼看着御医就要进门,木灵歌情急之下开始口无遮拦起来。

而从木灵歌慌乱的眼神里,木清看到了深深的恐惧,这种情绪让她的心里格外的解气。

“大小姐说这话就不对了,本宫可是好心好意的带御医过来给你瞧病,你看你不但不领情,还说本宫别有用心,大小姐,你这么遮遮掩掩的,难不成你的身上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成?”

被木清戳到痛处,木灵歌脸色煞白,木清淡笑的看着她,对着外面招了招手,结果御医就背着药箱走了进来。

“微臣见过王妃殿下!”

木清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御医,朝着木灵歌的方向努了努嘴。

“御医啊!你可是四王府里的老人了,这位是木府的大小姐,你给她瞧瞧,看她到底得了什么病!”

木灵歌还想拒绝,可却被木清的一个眼神压制住,坐在椅子上动弹不得不说,还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御医倒是没什么异样,大大方方的给木灵歌号脉,不过片刻的功夫,御医的脸色就变了。

“怎么样,御医,大小姐她得的什么病啊?”

御医抬头偷偷的看了木清一眼,老实巴交的说道:“启禀王妃,大小姐身子并无大碍,不过……不过是怀孕了而已……”

御医话落,木灵歌直接暴跳如雷。

“你胡说,我连男人都没有,怎么可能会怀孕?我看你就是受了木清的指使,跑来坏我的名声的!”

御医被木灵歌指着鼻子骂,心里面也有些不服气,所以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木大小姐,微臣做御医二十载,还从未号错过脉,您的确是喜脉,若是不信,大可以去找别的大夫也来看一看!”

木灵歌哪里敢找别的大夫来看,她现在就想着该如何把木清从自己的院子里赶出去,然后封锁消息,不让外人知道自己怀孕的事。

这会木灵歌可是恨得咬牙切齿的,恨不能拨了木清的皮肉,喝干她的血液。

而对于木灵歌怨毒的目光,木清却是饶有深意的笑了笑。

“琪儿,这大小姐怀孕了可是喜事呢,还不差人去告诉老爷夫人,这么大的喜讯,可一定要跟人分享才好呢!”

琪儿一听,心里也乐了,就跑出去找人通风报信去了。

木灵歌急了,想要找人阻止,可已经晚了。

今天正好赶着木智山跟周柔在前厅宴客,来的几个都是木智山的同僚,几个人正聊到兴头上,结果就看见一个小丫鬟急匆匆的闯了进来。

“老爷,老爷不好了!”

小丫鬟也不看看形势,就这么没头没脑的冲进来,让木智山脸上无光,很是气愤。

“你冒冒失失的跑什么?什么不好了?”

小丫鬟看了看周围坐着的人,被吓了一跳,说起话来也就开始结结巴巴的了。

“老……老爷,是大小姐她……不好了……大小姐她怀孕了!”

小丫鬟说完,木智山直接拍了桌子站了起来。

“混账东西,你给老夫胡说什么?什么怀孕了?灵歌还未出阁,她怎么可能会怀孕?我看是你们这些下人没事嚼舌根故意陷害灵歌,来人,还不把这个恶奴给我拉出去杖毙!”

眼看着有被灭口的风险,小丫鬟就更加的没了顾忌了。

“老爷,奴婢没说谎,大小姐真的怀孕了,这还是二小姐从王府带来的御医亲自查出来的!”

小丫鬟这么一说,木智山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没想到,自己的大女儿竟然会未婚先孕,这在南诏国可是奇耻大辱啊!

周柔更是被吓得不轻,赶紧过去一把将地上跪着的小丫鬟给提溜了起来。

“你给我老老实实的说清楚,大小姐她到底是不是怀孕,还是你们这些贱蹄子道听途说诬陷了大小姐!”

小丫鬟早就被周柔那要吃人的脸色给吓傻了,可也知道,若是这时候改口,估计周柔就真的能吃了她,索性硬着头皮大声的回答。

“夫人,奴婢没胡说,大小姐怀孕了,这是真的!”

周柔神色有些慌张,看着木智山气冲冲的冲了出去,赶紧跟在木智山的身后。

来到木灵歌的院子,就见房里还真的站着一位御医,旁边的椅子上还坐着木清。

周柔看见木清就明白了大半,估计这是就是木清让人故意捅出去的,心下就恨得不行,恨不能的将木清碎尸万段了。

木智山进屋,毫不犹豫的走到木灵歌的面前狠狠的给了她一个耳光。

木灵歌被打的直接从椅子上跌倒在地上,头发都被打散了,看起来狼狈非常。

“爹,我……”

“你给我住口,你看看你干的好事,竟然未婚先孕,木灵歌,你好大的胆子!”

木灵歌跌倒在地上,一句话也不敢说,就怕木智山一怒之下会让人打死她。

周柔在一旁也是看的着急的不行,见木灵歌被打的脸都肿的高高的,周柔就心疼的不行。

“老爷,这事还没查清楚呢,说不定灵歌是遭人陷害……”

“陷害?”木智山冷笑,“好啊,那就去外面给我找个大夫回来,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要陷害她!”

眼见着木智山不依不饶的非要弄清楚,周柔也是没法了。

这时候看见木清老神在在的坐在一旁淡定的喝茶,周柔恨得差点咬碎一口银牙。

这件事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一定是木清的手笔,想到这,周柔就恨不能撕了木清。

木清对于周柔怨毒的目光是一点都不害怕,反而挑眉挑衅的对她笑了笑。

“父亲大人何必如此动气,这怀孕可是件喜事,大小姐还未许配人家,既然有两情相悦之人,父亲大人何不成人之美呢!”

被木清这么一提醒,木智山似乎才找到重点,当务之急并非对木灵歌发火,而是要找出那个让木灵歌怀孕的男人是谁。

所以木智山面色阴沉,狠狠的瞪着木灵歌问道:“说,那个男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