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业写着写着就插了视频 我和岳交换玩3p

陆谨言闻言,“呵”的笑了一声。

“我可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一位妈,老婆你说呢?”陆谨言亲热挽着她的腰,温热的气息尽数扑在脸上。

周母听见他的话,脸色别提多难看,这个男人的意思是?

“你这么快就结婚了?”她声音尖锐的质问。

陆谨言冷淡的问:“既然您儿子不懂得珍惜,总有人会继续爱她,我只能说您这样的家庭,是配不上潇潇的,她离开你们,才会过得更好,跟我在一起,就算她想要天上的月亮,我都能给她摘下来。”

狂妄霸气的话让周母听了火上浇油,她觉得程潇潇这种女人,离婚了就活该过得跟乞丐一样,怎么能找到一个这样的男人结婚呢?

“她是不会下蛋的母鸡你不知道吧?”

陆谨言脸色骤变,冷声警告:“我从不打女人,但你也不要逼我用别的手段来教训您,潇潇是我的爱人,信不信只要再多说一句侮辱她的话,我马上就可以让您到局子里头去。”

“哼!说什么傻话,进局子?”周母不屑的笑:“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呢,那是你家开的局子吗?我就是要说怎么了?”

她冲到程潇潇跟前:“她就是个贱人,生不出孩子,被抛弃也是活该,勾三搭四,离婚了还流产了,指不定怀上的是谁的野种。”

陆谨言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他什么话也不说,程潇潇却感觉手上力气越来越大,几乎要将自己捏碎。

她心中疼痛难当,自己尽心侍候了这么长时间的人,最后得到的只是羞辱跟痛骂。

而她用尽一切去付出,去爱的男人,离婚后竟然是这么编排她的,不会下蛋的母鸡?

他给自己吃的避孕药是做什么的?

如果不是他跟程小雨勾引到一起,又怎么可能想出这么恶毒的办法来对付她这个为了他舍弃一切的女人。

她觉得以前的自己,就是彻头彻尾的笨蛋,那些流过的血汗,就是喂狗也能得到它摇尾巴。

喂人,最后成了一条白眼狼,反咬一口,差点让她死无葬身之地,想起在监狱中的日子,她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掌心的温度很炙热,她想,幸亏身边还有一个这样的男人,不管他处于什么目的跟自己在一起,起码在她需要帮助,需要保护的时候,一直都在身边。

她想,如果陆谨言一直都这样,那么就跟他在一起一辈子好了。

不过眼下的情况,已经有些脱离她的掌控。

陆谨言沉默的转过身,走出去店外面,打了一个电话,然后沉着脸回来。

“如果你现在道歉,我还可以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他冷冷看着周母。

程小雨一听,也知道坏了,依照小舅的性子,一定要出事的啊。

虽然她也很想教训这个老东西,但那是在惹不上小舅的前提下,现在局面有些没法收拾了。

“小舅,您就放过她吧,有些事情,确实是大家都不太清楚,不过嚼舌根的人多了,总会影响到我婆婆。”

“小舅?”

周母一把抓住程小雨:“你说这个男人是你舅舅?”

“嗯!妈这个我等下再跟您解释,现在我们先回去吧。”

“呸!”周母指着程潇潇大骂:“怪不得,原来是勾引上小雨家亲戚了啊,小雨你也真是的,难道你亲戚那边的人都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什么人吗?竟然让她进门,这是造的什么孽。”

“妈,这是小舅的事情,我们就别管了,先回去吧。”

程潇潇一直冷眼看着这一切,等周母骂完,才说:“您是不是认为,我嫁给您儿子就是羞辱了你们家呢?”

周母想也不想,当即应:“当然,我儿子有出息,现在还是公司的老板,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那您儿子有没有告诉过您,公司如果没有我,其实是开不起来的呢?”

没有她程潇潇的人脉,没有她爸爸的支持,如果只依靠周祈安一个人,他现在还不知是什么身份。

“你这个女人真是不知廉耻,公司当然是我儿子一个人开起来的,你以为跟他结婚就是帮他了吗?你要是不跟他结婚,不败家,现在我儿子就能开更大的公司,我早就想让他跟你离婚了,现在这么说你是不是想分财产呢?我告诉你,那是我儿子的,你一分钱都别想拿,再纠缠我让人弄死你。”

心早就已经麻木了,没有任何感觉,只是听到这些,还是会气愤。

当初她眼睛有多么瞎,对周母没有半点不好,虽然她每次都会挑刺,可她从里都是顺着的。

逢年过节,迁就周祈安到乡下过年,将爸爸丢在这里,所有的家务活都包揽了,现在却换来这么一个结果。

周母从来都看她不顺眼,她嫁给周祈安的时候,除了一个金戒指,什么都没有,跑断腿丢尽脸为他拉关系。

“潇潇,你这么做真的值得吗?”

这句话言犹在耳啊,可惜当时的自己被爱情蒙蔽了眼睛,如今残酷的现实终于要为那美好的憧憬买单。

“好啊,这结果是你自己选的。”

陆谨言拉着程潇潇:“别跟这些无知之人继续争论,你的好,对于我来说,才重要,他们不屑一顾,何必值得你有任何不高兴?”

他目光坚定,充满深情,从他的眼中可以看见对自己的心疼。

这一刻,她忽然就不再难过了,柳暗花明又一村。

要不是被周祈安这么残忍对待,又怎么能知道这世上还有一个陆谨言呢。

她露出笑容,对周母说:“阿姨,您放心吧,您儿子的公司我一分钱也不会要,不过呢,这一次你侮辱我的事情,可没这么容易算了,咱们法庭上见吧。”

穿着制服的人很快就赶来,陆谨言三言两句,他们就冲过去将周母按住。

她尖叫着,面色扭曲,大声喊:“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我没犯法,竟然乱用职权,敢抓我我跟你没完。”

“你这个贱人,是不是你做的,你这么歹毒的心肠,难怪生不出儿子。”

“你该去死,我儿子是大总裁,不会放过你的。”

周母不断的叫骂,却没有人理会,程小雨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局促不前。

那个人是小舅,陆谨言。

如果换了别人,她还敢上去求情,再怎么讨厌,也毕竟是自己的婆婆,周祈安如果知道,一定会责怪自己。

可她现在看着他阴沉的脸,心底却忽然害怕了起来,还有程潇潇这个女人,她分明是不愿意罢休。

“儿媳妇你还愣着干什么呢,你要看着你婆婆被人抓走吗?”

“你涉嫌诽谤,威胁人身安全,现在我们要请你回去接受调查。”

“什么诽谤?什么威胁?你们这是在抓好人,该把那个女人抓进去,她就是个贱人。”

听到这样的话,警察也忍不住皱眉,周母丝毫没有收敛,她觉得只要有自己儿子在,一切都是万能的。

“儿媳妇,你怎么这么没用,快想办法啊。”

直到被人带走,她还在喋喋不休的威胁程潇潇,说了各种难听至极的话,程小雨站在一旁,片刻之后终于忍不住鼓起勇气朝陆谨言走去。

“小舅,她毕竟是我婆婆,你看在我妈的份上,就放过她这一次吧。”

陆谨言面无表情:“这么做只是让她瞧瞧,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让她随便辱骂,潇潇以前受过的气,现在都还给她。”

“小舅你从来都不是这么小气的人。”

“不,你错了。”陆谨言摇头,揽着程潇潇:“对我做什么,我还手不还手,那是看我心情,但对潇潇做什么,我从来都不会手下留情,无论是谁,我都要让她知道,我的爱人,谁也惹不起。”

“爱人?”程小雨的口气带着鄙夷:“小舅竟然说爱这个女人?”

“程小雨,你不要以为全世界都跟周祈安一样,他既然能够抛弃我,总有一日,这样的下场也会发生在你身上,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让我认识到他的真面目。”程潇潇说。

“是你对我怀恨在心吧,可那也是你曾经的婆婆,你让她进局子,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程潇潇气笑了:“你也看见了,我费尽心思的对她好,得到什么回报了?难道她辱骂我,中伤我,我还要笑脸相迎?是不是凑张脸过去给她打几个巴掌,才算是尊老爱幼呢?”

值得尊敬的老人那叫尊,不知廉耻的倚老卖老,就是因为有了这样一群蛀虫,这个世界才会被弄得乌烟瘴气。

导致需要帮助的人失去了帮助,而那些无耻之人却打着善待的旗号来道德绑架。

爱人也是同样道理,你爱他,他爱你,才叫两全其美。

你爱他,他不爱你,这叫一厢情愿。

你爱他,他背叛你,这叫无耻至极。

“你真恶毒。”程小雨说。

“比起你,我显然是小巫见大巫。”

情同姐妹,她对程小雨一直不薄,最后却抢走自己老公,害得爸爸住院,还想让她一辈子在监狱里头度过。

“小舅,你真的不打算放过我婆婆吗?”程小雨咬着牙,低声问。

陆谨言握着程潇潇的手,感觉到她微微的颤抖,语气坚定的拒绝了。

“是那个老太婆不知所谓,你回去之后就好好跟周祈安说说吧,不要让我用更坏的办法来解决这件事情,这是一个教训,她羞辱潇潇需要付出的代价。”

小雨咬着唇,看着两人消失在视线中,那目光恨不得将程潇潇射穿,她真的没想到,小舅竟然为了她,跟自己翻脸。

虽然本来就感情不好,但他从来都不会这么明显的跟自己做对。

这一次为了程潇潇,他是打定主意要跟自己结仇了。

手机这时候响了起来,程小雨一看来电是周祈安就慌了,不知该怎么解释婆婆被抓进局子的事情。

屏幕在不断闪烁,她却犹豫不定,不敢接电话了。

那头周祈安既着急又上火,程小雨不知道的是,刚才吴赛花已经打电话给周祈安,偷偷告诉他,周母被抓走的事情。

还有在商场里头吵架,都一五一十,全部招认,现在他不过是打电话来确认一下。

程小雨不接,他当然也知道怎么回事,心中无端愤怒,狠狠的将手机砸在地上。

秘书一推开门,见此情形,吓得进退两难,愣是站在原地不敢出声。

周祈安什么也没说,拿起沙发上的外套就走了出去,整个过程,秘书都变成了一个透明人。

她从来没见过总裁发这么大的火,捂着胸口不断喘气,一看怀中加急文件,哎哟的皱起眉头。

程小雨呆呆的等着屏幕不亮了,想了想,又将电话打过去,这一次却提示关机,她咬着唇,十分着急,再拨打了几次也是同样的机械女声。

四处看了一眼,吴赛花也不知什么时候就不见了。

她跺跺脚,瞪了一眼导购小姐那诡异的目光,愤怒的转身离去。

早知道这么多破事,她今天是绝对不会出来的,白白受气不说,还要惹上这么大一个麻烦。

周祈安回到家中,吴赛花已经坐在沙发上了,她哭得眼睛通红,一听见开门的声音,马上就站了起来。

看见他走过来,哭得更大声了,毕竟是乡下到城里来,没有见过什么世面,她觉得能被警察抓起来一定是非常严重的事情。

如果姑姑被抓了,她肯定也不能继续呆在这里,立刻就慌了。

“表哥,怎么办?姑姑被警察抓走了,是那个坏女人,姑姑说了她几句,她的男人就叫警察来了。”

刚才在电话里头他也没有来得及仔细过问,“是哪个女人?”当时程小雨就在身边,按说是一般人都不敢动她们的。

“我不知道,姑姑说……是……是她婆婆……”

周祈安内心巨震,几乎是一下子就猜到了那个名字,他无力的扶着沙发,头有些疼。

为什么偏偏是潇潇,妈以前就不喜欢她,这个时候去招惹她,真是没什么好事情。

而且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一定是陆谨言,他的本事在A市通天。

“你表嫂当时不是也在吗?为什么就没阻止他们?”

虽然小雨跟陆谨言的关系并不和谐,但这么一件小事,总是可以网开一面的吧!

周祈安并没有想到,只要关乎到陆谨言,所有事情都会出乎意料,例如他现在的女人,是他的前妻。

明明是被自己抛弃的,现在却成了他在最不能招惹的人,他心里的滋味,十分难受。

“表嫂说了,他不答应,一定要让姑姑到局子里头去,表哥,姑姑不会有事吧,她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可怎么办啊。”

吴赛花哭得更大声,扯着周祈安的衣袖,他拍拍她的肩膀,摇头:“没事的,放心吧,我这就去将人接回来。”

“那我跟表哥一起去。”

两人一起出门,正赶上了准备进门的程小雨,她一抬头,就对上周祈安的阴沉的脸。

程小雨有些心虚,问:“为什么不接电话?”

“小雨,我妈到底怎么回事?”

他压抑着怒火,这个时候他还要依靠陆家,就算有什么不满,也不能随便发泄出来。

“妈去招惹了潇潇,偏偏被我小舅看见了,你也知道,妈的那张嘴,骂了一些十分难听的话,小舅哪里还肯罢休。”

“你就不求一下她?”

程小雨不可置信的看着周祈安:“是不是还要我跪下来才算是求呢?我小舅是什么人你不会不知道吧,你妈当时的情况谁也拦不住,程潇潇也不松口,你说我们做了那些事情,他们还肯松口吗?”

周祈安无力的垂下了肩膀,又突然想到了什么。

“他们到底是怎么说的?”

程小雨干脆进门,也不想回答他的话,周祈安对于周母不分好坏的纵容程度,让她难以忍受。

“为什么不回答我的话?”

“哼,你不是要出门去接你妈吗?你去问她不就好了,我要是说什么了,你觉得等下你妈会怎么看我?”

周祈安脸色难看:“她是我妈,年纪又这么大了,你就不能理解一下吗?”

一说起这个,程小雨想起今天的事情,火气是蹭蹭的往上涨,从口袋里头抽出一张购物小票来。

“你看看这是什么东西,还有大庭广众四处撒泼,骂人,这就是好的行为吗?如果你觉得她这么做是对的,值得我们尊重,那我还是暂时搬出去吧,免得以后闹得不可收拾。”

周祈安也冷静下来了,他不是不知道自己母亲的性情,确实有些难以招架。

安慰的将程小雨抱在怀中,放软了语气:“好了别生气了,我知道委屈你了,今天的事情我会想办法解决的,以后就让她少去那种地方。”

这样敷衍的态度她十分不满,又不想继续吵架,现在周母被抓了,他心情肯定不好,自己又怀着孩子,也不想动气。

最后周祈安独自一人去了警察局,吴赛花被留在家中。

程小雨思前想后,就知道了一定是吴赛花提前打电话,又想起她私自动自己的东西,当下更是没好脸色。

她看见做在沙发上吃零食的人,这个时候还心安理得,不由怒火中烧。

“你姑姑还在警察局呢,你倒是心情好得很,还能在这里淡定的吃喝。”

冷不丁听见她说话,吴赛花吓了一跳,她是有些害怕这个女人的。

“表……表嫂!”

程小雨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她,吴赛花被看得头皮发麻,不得已放下了手里抓着的巧克力。

“表嫂要么你先上去休息吧,我在这里等姑姑回来。”

“是你打电话告诉祈安的吧。”

吴赛花不敢隐瞒,冲她点头。

“还有,以后不要随便进我的房间动我的东西,这点礼貌难道没人跟你说过吗?要是让我再发现一次,你马上给我滚回乡下去。”

吴赛花被吓住,没想到她会突然变脸,原来表哥说表嫂多么善良都是骗人的,这才是真面目。

她在心中鄙视的想,不就是多了一个城里人的身份嘛,要不是出身不好,她也不会落得这样一个地步。

她是被抱养的,如果当初来这里找表哥,说不定现在的总裁夫人就是自己了。

手机铃声不断响起,程潇潇不耐烦的继续按掉,最后干脆关机。

陆谨言在她身旁坐下,一只手摸了摸她额头,语气温柔的问:“周祈安?”

“嗯。”

“死性不改。”

“他这么紧张她妈妈,难怪一刻也忍不住,只不过我倒想看看,我不点头,他还能怎么办。”

以前为了妥协,不知道受过多少委屈,他从来都只是劝自己要让着他母亲,说她拉扯大自己吃了不少苦头。

大年初一的水是冰冷的,她还得起床干活,做饭给他们吃,因为是在乡下过年,条件也相对比较差。

所有的家务活几乎是程潇潇包办,她就跟个老佛爷一样,站在旁边指挥,挑刺儿,她当时心中的委屈,都化成了隐忍,反正每年才回来一次,过去就好。

当她这么安慰自己的时候,周祈安却觉得理所当然,她真不敢回想,当时的自己是不是脑子坏掉。

“你能这么想是最好的,别忘记监狱里头你过的是什么日子,他不是不知道,只是充耳不闻,甚至火上浇油,无论是谁,你都不是随意可以践踏的。”

“陆先生,谢谢你。”

她抬头,正对上那双漆黑的眸子,眼睛一眨不眨,仿佛有什么光芒在闪动。

陆谨言松开手,改为抚摸她的脸:“跟我结婚,不需要顾忌什么,陆家的人,也不能将你怎样,除了我一个人的话之外,你不需要相信任何人。”

他确定自己有能力保护她,让她重新回到从前无忧的日子。

她靠在陆谨言怀中,心下温暖,想起了曾经妈妈对自己说过的话。

“嫁给一个你不需要低头的男人,更不需要跟身边的任何人交代,你嫁的人只是他,而不是他的整个家庭,这样你的幸福才不会轻易被别人左右。”

当初她跟周祈安结婚,等同于一并嫁给周家,才会百般容忍周母对自己过分的行为。

而陆谨言却可以让她百无顾忌,只需要对他一个人忠诚,甚至可以将你宠得无法无天,女人需要的,不就是这样纯粹的婚姻么?

“潇潇,我不希望你后悔,或许你曾经绝望过,但我却没有更早的将你留在身边,才会铸成大错,我以为他可以给你幸福。”

因为曾经你看着他的眼中满是爱恋,我不忍心去打扰,一直到你们之间的感情破裂,才敢再次站出来。

如果不是因为我对感情的局促不前,你就不会被他欺骗,更不需要忍受那些痛苦。

“你见过我?”

她听出了不一样的意思,惊讶的看着这个男人。

陆谨言没有回答,只是吻了吻她眉心:“这些都不重要,现在我已经如愿以偿。”

她内心巨震,难道真的不仅仅是因为一场交易吗?

周祈安锲而不舍,势必要打通程潇潇的电话为止,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他仍然没有放弃。

因为没有她的允许,私下无法和解,这边说什么也不肯放人,周母说了带着攻击性的话。

他想办法塞钱,但是没用,周祈安也不是个傻子,他知道这些人一定是跟陆谨言有关系,听了他的吩咐,根本就不可能放人。

如今只能够求潇潇,希望她可以看在自己的份上,饶了母亲这一次。

“周总,扬风建设那边打电话来通知,新合约取消,暂时不跟我们签订了。”

他焦头烂额之际,秘书打电话来通知重要合约泡汤,无疑是晴天霹雳,冷静下来之后,他马上问秘书:“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不是已经都谈好了吗?”

“周总,这个问题他们总裁说了,已经找到更好的合作伙伴,所以就不跟我们签了。”

“不是早就确定好了吗?”

他又气又怒,这一张合约丢了,对于公司的影响十分严重,相当于他们四分之一的业务量。

周祈安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边是自己的母亲,一边是公司,最终他决定先回去处理事情,反正在这里母亲也绝对不会有什么意外。

不过就是诽谤几句,是不可能受到什么惩罚的。

他们也不过是做做样子,这么一想,他马上就开车回了公司。

周母在看守所内,左等右等,根本就没有人来将她放出去,她本来以为儿子很快就会接走她,可没想到一天过去,仍然没有半点动静。

而这里的人更过分,好像是故意将她忘了,谁也没来盘问,也不理睬。

周母终于急了,心中对程潇潇的怨恨也更深,没想到这个女人现在这么有本事,还敢将她送到这种地方来。

等出去以后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她,但是警察局,她是绝对不敢招惹。

“周总,您终于回来了,扬风那边的人已经走了。”

周祈安一看文件,气得狠狠甩在地上:“你们都是怎么做事的,这么一点时间都不能将人留住,这张合约多重要你们难道不清楚吗?”

“马上去那边预约时间,我要重新跟他们的负责人谈谈。”

之前一直都是公司副总来负责这个事情,他一直以为十拿九稳,可没想到关键时刻还会出事。

心底已经隐约有些苗头,只是他不敢相信,如果真是陆谨言要对付他,未免太大手笔。

他好歹也姓陆,而现在他还是陆家的女婿,捅出去了,这种丑事对他也没什么好处。

“陆总,我们已经打过电话了,但是那边不同意,一直预约不上,而且负责人也说,合约已经跟林氏签了。”

林氏是他们的死对头,如果扬风的订单落入他们手中,可想而知,接下来的残酷斗争,他们将会处于多么被动的地位。

“你们都出去吧。”

他将办公桌上所有的文件都甩落在地上,秘书大气也不敢喘,悄悄带上了门。

明亮的落地窗前,天色渐渐暗下来,外面霓虹闪烁,街道上是川流不息的车流,他闭上眼睛,从倒影中看到了自己疲惫的模样。

半个小时之后,他再次拨打程潇潇的电话,这一次终于通了,但接电话的人却不是她。

而是一个低沉的男声,陆谨言!

“潇潇呢?让她接电话。”

“周祈安,如果我是你,一定有多远滚多远,绝不会出现在她面前,否则不是自取其辱吗?”

“陆谨言,你这个卑鄙小人,是你做的对不对?”周祈安在电话那端狂骂:“先是将我妈弄到看守所去,然后让我丢掉了扬风的订单。”

“周祈安,我给过你阿姨两次机会,你也应该明白事不过三,她倚老卖老,诽谤威胁我妻子,我只是做了一个男人该做的。”他又道:“至于你公司的事情,我跟杨总并不是很熟,也没空管你的事情。”

事实上,只要他表现出对谁有任何不满,自然会有那么一群跟风的人来收拾周祈安,根本不需要他亲自动手。

现在就是验收成果的时候,很好,大家都没有让他失望。

“陆谨言,你以为这样做就可以得到潇潇吗?”他自以为是的说:“潇潇爱的人一直都是我,跟你结婚不过是为了利用你的权势而已。”

陆谨言十分不悦,他冷声说:“周祈安,她现在已经是我的女人了,而你如愿以偿,跟那个女人在一起,识趣的,就不要管这么多,我跟她之间的事情,也不需要你来费心。”

“你就这么甘心被她利用?”

“你果然是个人渣,幸亏她跟你离婚了,我十分高兴可以得到她。”

周祈安没想到他竟然不被自己的话所影响,换了哪个男人可以接受自己的女人心里想着别的男人。

可是陆谨言竟然毫不在意,是他对潇潇根本就没有好感,还是逢场作戏?

“陆谨言,快让潇潇接电话。”

“别白费心思了,潇潇她是不会接你电话的,阿姨也没做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相信过几天就能出来了。”

他特意交代过,没有他出面,任何人都不能够将周母放出来,至少要让她在里头反省几日。

招惹他陆谨言的女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你这么做,就不怕潇潇知道以后会恨你吗?”周祈安狂躁不安的来回走动,手机那端声音冷静,他毫无应对之策。

“陆谨言,她一向最讨厌被人欺骗,你这么做就是在欺骗她,她一定不会轻易原谅你的。”

“周祈安,所有她最痛恨的事情你都做过了,我后悔给你了机会去伤害她,但是现在……”他顿了顿:“你已经失去资格了。”

他颓败的坐在椅子上,听筒那端传来嘟嘟的声音。

没办法了,他根本找不到潇潇,她不松口,陆谨言是一定要让母亲在里头熬几日的,这个时候,还有什么办法呢?

小雨。

对,他毕竟是小雨的舅舅,就算是不看在她的份上,她外公总是有办法的吧,如果说连陆老爷的话都不听,那陆谨言也未免胆子太大了。

他拿着外套,又飞快赶了回去,程小雨一直坐在客厅,等他回来。

周祈安一进门,她就看了过去,眼神平静,周母对她来说,可有可无,甚至是心底有那么一点兴奋。

要不是那个女人是程潇潇,她一定会觉得,多关几日才好,免得打扰她的清净。

“小雨,小雨你这一次一定要替我想办法,我妈的希望就在你身上了。”

程小雨抱着枕头,问:“老公,你这是什么话呢,我跟妈是一家人,要是有办法,我还会不想吗?”

“你小舅他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那边不肯放人,你看能不能回去求求你外公,只要他开口,小舅那边就不会再为难我妈了。”

“你让我去求外公?”程小雨声音尖锐,明显十分不情愿。

周祈安低声下气说:“小雨,现在只有这个办法了,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我妈被关进去不管吧,她人老身体不好,怎么受得了。”

程小雨冷笑,她身体不好跟人吵架能那么厉害?

“小雨,我实在已经没办法了,公司那边肯定也是他用了手段,我丢掉了一个大客户,公司损失了好大一笔钱。”

“难道这也是小舅做的?”

周祈安没有明说,只是在她身旁坐下,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眼窝深陷,显然为了这件事情,早已是焦头烂额。

“小舅竟然这么糊涂,为了那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去对付你的公司?”程小雨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分散。

“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我绝对不会容许,我这就去跟我妈说,让她告诉我外公,利用陆氏来为那个女人出气,小舅这一次真是烧坏了脑子。”

“可是你外公真的会听吗?”

“外公最讨厌就是这样的女人,本来他也不喜欢我姐,关系一团混乱,现在我们两家都成了笑话。”

如果可以利用这个机会让程潇潇滚出去,再好不过,小舅再厉害,也没有外公的权力大。

“小雨,如果太为难的话就算了,你也知道小舅他……他现在为了潇潇,真的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程小雨说:“现在我们才是一家人,他都为了那个女人这么对你了,我们难道还不能还手吗?公司的事情,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他这是要将我们逼上绝路啊。”

如果周祈安什么都没有了,那自己跟着他还有什么意思。

“可是潇潇毕竟跟他结婚了。”

周祈安不确定他们两人之间的感情到底多深,谁也不愿意相信,陆谨言那样的身份,竟然会跟一个离婚的女人在一起。

况且他并不觉得程潇潇有那么大的魅力,可以将他迷住,见惯了灯红酒绿,再美的女人,也会失去兴趣。

“说起这个,我还一直都没弄明白,她是怎么勾搭上我小舅的,如果当初不是因为有人出手,她怎么可能从监狱里头出来。”

一出现就送了他们这么大一份礼物,程潇潇是打定主意要跟她斗到底了吗?

“是不是以前你妈在她面前提起过?”

程小雨一想,似乎是这么一回事,但通常都不是什么好话,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她这是真的贯彻行动了。

“一定是因为她知道小舅跟我们不和,所以才想出这么一个办法,只是没想到小舅真的会被她迷住,不行,我必须马上去将这件事情告诉外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