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同学熟妇的身体 叫大声点宝宝~嗯

是,陆先生?

他怎么会在这里?

江小鱼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陆先生,有些惊慌失措,她想起昨天晚上的迷迭香味,竟然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我爱上……”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本就是自己编出来的理由。

“怎么,我陆渊的名字这么难说出口吗?”陆渊说着逼近一步,那么近地站在她面前。

他冷峻的面容在灯光下泛着寒光,却在江小鱼面前变得温柔起来。

陆渊,这个名字像是雷霆一般,顿时议论的人集体噤声。

江小鱼也愣住了,她只听到韩靖称呼他“陆先生”,却不想他竟然是陆渊!陆氏集团的陆渊!她的最最大的老板,陆渊!

韩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若不是昨天亲眼看着江小鱼上了陆渊的车,他如何也不会相信江小鱼和陆渊之间还有这种关系。他立即小跑过来,像是自家人一般热情起来。

“陆先生,真是抱歉,让小鱼受委屈了!”

陆渊漠然地扫了他一眼。

“既然婚礼结束了,我们回家吧!”他不由分说地揽住江小鱼便走。

江小鱼仿佛不会说话了,就这样跟着他走了。

舒童愣在原地,好像错过了什么大瓜一样。不行,一定要找机会问清楚!

江小鱼上了车,心依然砰砰直跳。她坐的笔直,像第一次参加面试的职场小白。

“怎么,哑巴了?”陆渊见她不说话,主动问。

“陆先生,我是丽人的化妆师!陆颜是我们总经理!我叫江小鱼!”她一紧张,倒真的像是参加面试一样。

“哦?原来是我陆家的员工!”陆渊笑了笑。

“谢谢陆先生几次三番替我解围!”她逐渐地放松下来,看了看窗外,“陆先生,您这是要带我去哪儿?”

“你以为我为什么要替你解围?”陆渊饶有深意地问。

看上她了?不可能,陆氏集团的老板,会缺女人吗?

“您不会是想换个胃口吧?”她小心翼翼地问。

“可能!”陆渊倒是答得干脆。

“可我不是那种人!”她也拒绝的干脆。

“不想升职加薪了?”陆渊的语气收紧,显然不是在玩笑。

她当然想升职加薪!如果自己有钱,就可以买属于自己的房子,再也不用寄人篱下。

她舍不得拒绝,却又那么挑战自己的底线。

车子缓缓地驶入小区,停在她昨天住过的那栋楼下。

陆渊下车,她蹑手蹑脚地跟在后面,连句话都不敢说。进了门,她便开始后悔,不该跟他来这里。

“那个,陆先生,我能反悔吗?”可能是自己还不够坏,所以面对这样的场面竟然怯生生的像个土包子。

他转过身来,往前一步,抵在她跟前,一伸手就捏住了她下巴。

“这个时候想退缩?”他的目光第一次这么近地逼视着她,“不怕我不高兴吗?”

“我是说,今天我有点不舒服,要不,改天?”她心里慌乱极了,这个男人冷漠的眸子,让她害怕。

“改天?”他冷笑一声,“我可等不了!”

我……我确实累了!”江小鱼想不明白他怎么会突然对自己感兴趣,要知道昨天晚上他还对自己那般不屑。

陆渊眉头深锁,若不是韩靖对他有利用价值,他怎么会主动接近这个女人。

“去洗澡!”

他刚刚松开手,江小鱼便连忙后退好几步,好像很害怕靠近他一样。

机会就摆在她眼前,只要她主动一点,就能傍上陆渊这棵大树。

但她从来就不是那种人。

浴室里有准备好的睡衣,看起来像是今天刚刚放在这里的。所以他是早就准备好了的?她并没有洗澡,犹豫了很久终于鼓足了勇气出来。

“陆先生,我想你是不是误会了?我并不是你认为的那种人!”

“哦?是我误会了?”陆渊坐在沙发上,抬眼扫了她一遍,见她没有换衣服,倒是颇感意外,“我为你解围三次,三次你都和自己的姐夫纠缠不清,所以,你是哪种人?”

姐夫这个词格外的扎耳朵。她的脸上火辣辣的,好像刻满了耻辱感。

“我没有和他纠缠不清!是他主动纠缠我!那种男人,我根本不屑和他在一起!”她这么说的时候已经做好被炒鱿鱼的准备。

陆渊利落起身,阔步走到她跟前,抬手捏住她的下巴。

“又换成自命清高了?你到底有多少勾引男人的本事?”他手上的力道突然加重。

她什么时候勾引他了?

“我没有!”她想挣开,却没有成功。

看着她倔强的样子,他倒真的生起了征服欲。

“没有?那么今天为什么要跟我回来?”他看着那张惊慌失措的小脸,戏谑地说。

她的嘴巴抿成一条直线,眼神游离着不敢看他。

“想往上爬,总得付出点什么!”陆渊紧锁眉头,用力地克制住愈渐粗重的呼吸。

“我不想往上爬了……”看着他眼睛逐渐猩红,她心虚地说。

空气凝固了那么几秒钟,他突然甩开手,理智地不再看她。

“钥匙在门口,我会不定期地过来住!”陆渊转过身便往门口走。

江小鱼本来就浑身疼痛,这么一下差点没站稳,连忙扶住墙壁喘气。

走到门口,陆渊停了下来。

“我不希望任何一件家具上有灰尘!”

开门,关门。房子里再次剩下她一人。

他是什么意思?让她住在这里?给他当保姆?

扶着墙慢慢地坐到沙发上,手机上,舒童发了很多信息过来。

“亲爱的,你竟然有事瞒着我!傍上陆渊这棵大树也不跟我分享一下!”

“陆渊今天的出现真的好帅啊!”

她没有再看下去,又饿又困,缩在沙发上动也不想动。一想到刚刚陆渊猩红的眼,她的心里就躁动不安。

走一步算一步吧,明天自己还要回公司销假。

次日早晨,八点半,丽人。

江小鱼刚刚走到化妆间门口,突然听到身后有清脆的脚步声,那节奏,不用想就知道是陈瑜。

转过身去,果然是她。

“江小鱼!”她说着走到江小鱼跟前,目光傲慢又不屑地扫了她一眼,“你升职了!”

嗯?升职?

“你说什么?我升职了?”江小鱼半信半疑地看着陈瑜。

陈瑜向来不喜欢她,现在陈瑜是化妆部经理,怎么会让她升职!

“对!”她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从今天起,你就是B组组长!”

她说着将一份文件扔过来,上下打量着江小鱼。

“真不知道陆总是怎么想的,在外度假也能想着给你升职!”她依然不满地嘀咕着。

陆总,就是陆颜,陆渊的妹妹,丽人的总经理,一个时尚又漂亮的女人。江小鱼这种小人物,平时见到她的机会很少。

所以,陆颜给她升职,几率真的很小。难道和陆渊有关系?

应该不是他,自己都已经那样得罪他了,怎么还会给她升职。

“江小鱼,你不会背着我们耍了什么小聪明吧?”

“我能耍什么小聪明!”她没好气地说,“有你这双眼睛盯着,我哪敢!”

“希望如此!不过就你这技术,迟早会被客户投诉,到时候被打回原形可不要哭哦!”

江小鱼没有看她,打开门进化妆间。

“我听说,你请了婚假,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上班?”陈瑜有意揶揄她。

“是啊!我这么热爱工作,当然要早点来上班了!”江小鱼推开化妆间的门进去,不想继续和陈瑜说下去。

陈瑜嘴脸扬起,满脸不屑。

升职的第一天,陈瑜故意没有给江小鱼客户。存心晾着她。不仅她没有客户,连同手底下的两位化妆师都没有客户。没有客户就没有提成。

她知道陈瑜是故意的,但是第一天,她还没摸清门道,不想跟陈瑜争吵。

刚到下班时间,陈瑜便准点出现在她门口。

“我听说其他组今天都特别忙,怎么,你们B组今天好像都准点下班了?”

“那要感谢瑜姐照顾!”江小鱼故作感激地说。

“陆总点名的人,我当然要照顾了!”陈瑜阴阳怪调地说。

江小鱼没有回答她,收拾东西,假意要离开。

“有人告诉我,你经常晚上住在公司,用着公司的水电,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陈瑜站在门口,一脸得意地盯着江小鱼。

有人告诉她?她平时在丽人的存在感低,很少有人会注意到她。所以,陈瑜是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可能会住在公司!”她随即拎起包作势要走。

陈瑜冷哼一声,也跟着一起走。

“你可能还不知道吧!昨天有位客户临时下单,点名要我来化新娘妆!”她故作漫不经心地说,“新娘好像姓高,你应该认识吧?”

江小鱼的表情僵住了,所以陈瑜知道自己住在公司的事,都是高文洁说的!

“瑜姐竟然也会给人做跟妆师!”江小鱼试探了一下。

“跟妆?”陈瑜不屑地笑笑,“你以为我是你们这样的小化妆师?想请我跟妆,她以为她是谁?”

江小鱼这才松了一口气,这样婚礼上的事,陈瑜应该就不知道了。

电梯门口,江小鱼伸手去按按钮,缓解自己的紧张。

“寄人篱下的感觉,不好受吧!”陈瑜有意不放过她。

“陈瑜姐姐,想不到你这么关心我!”江小鱼白了她一眼。

“你连自己的未婚夫都能被人抢走,也真是窝囊!”陈瑜说着看了看电梯门上映出的两人影像。

江小鱼脸色已经苍白,没有回答说话。

“江小鱼,你资质不错,就是以前跟错了人,如果你听话,跟着我,我也会好好重用你的!”陈瑜有意在没有人的时候提起这些事,本就是有意拉拢她。

上一任经理是江小鱼的师父,后来被陈瑜挤兑走了。

见江小鱼没有回答,陈瑜还想继续说,这时,电梯门缓缓地开了。

江小鱼刚伸出一只脚,陈瑜却抢先一步进去。

好巧不巧,陆渊也在里面。

“陆先生好!”陈瑜主动向他打招呼。

江小鱼愣了愣,很想将迈出去的脚收回来。

“江小鱼,好巧!”陆渊没有回应陈瑜,而是看向了江小鱼。

“是啊,好巧!”江小鱼应了一声,故意看向陈瑜,她的脸色铁青,比吃了苍蝇还难看。

陈瑜怎么也没有想到,陆渊竟然认识江小鱼。这栋大厦是陆家的,但是陆渊却很少出现在这边。在丽人,没有几个人见过陆渊。

“听说你升职了,恭喜!”陆渊说着嘴角划过一丝笑意。

“谢谢!”她几乎可以断定,升职的事和他有关。

电梯在一楼停下,江小鱼先出去,陈瑜也跟着出来。

“是我小看你了,原来是搭上陆渊了!”陈瑜快步拉住江小鱼。

“有本事,你也可以啊!”她甩开陈瑜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