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强行糟蹋H 翁公把我的腿分得更开

他竟然已经调查过自己,程潇潇心里一惊,强装镇定的反驳:“我连你的身份都不知道,更不知道你有什么目的,和你结婚,难道我就能比现在处境更好?”

说不定只会是另一个地狱,她如今已经不敢轻易相信任何人了。

“你只需要决定签还是不签,我不会强迫你。”陆谨言声音淡淡的,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只是他的外貌太过出众,加之身上的气势,很难让人忽略。

程潇潇摇头:“我没办法相信你。”

对于一个突然闯进来,自己才认识几分钟的男人,结婚?未免太搞笑了,她的人生已经如此的糟糕,不想更坏。

“你会答应的。”

他盯着程潇潇看了片刻,笃定的说了这么一句。

“你到底是什么人?”

“可以帮你离开这里的人。”

他站起身来,扣上西装的最后一颗扣子,眼神在她身上停留了一秒,转身离去。

过了很久,程潇潇才猛然想起陆谨言身边的那个戴眼镜的男人,何碧城,律师界风头正盛的人物,她是曾在报纸上看到过他,难怪才会觉得面熟,可自己竟然没有认出来。

但他竟然会跟这个陌生的男人坐在这里,并且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究竟那个男人是什么身份,才能请得动这一尊大佛。

无论是哪一种可能,程潇潇都明白,上天不可能掉下馅饼,无条件让自己离开这里,做梦!

到了开庭的日子,程潇潇选择了自辩,无所畏惧的走出了拘留所。

在通往法院的车上,她想了很多,结婚这么长时间以来,她自认为做得很好了,对待他用了全部的真心,终究没想到,会得到这么一个结果。

“潇潇,我这辈子只要有你,就什么都不怕了,我会一辈子陪在你身边,让你成为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好不好?”

“潇潇,你这个笨蛋,不是说过不要等我了吗?每天都这么晚我会心疼的。”

“潇潇,无论多么困难,我都不会放弃,因为我还有你。”

海誓山盟,听的人当真了,说的人早就忘记了,时至今日,程潇潇已经彻底明白,自己不能继续活在过去中。

等法院的判决下来,她一定要用自己的方式证明,背叛了自己的男人,错得有多么离谱。

她此刻依然觉得,自己是无罪的,才会在判决书下来的那一瞬间,五雷轰顶,彻底崩溃。

开庭之后,控方律师步步紧逼,几乎让程潇潇毫无招架之力,那些多出来的新证据是怎么回事?

再傻,她也想到了,能接触到爸爸这些文件的只有一个人,她的好妹妹程小雨,是她迫不及待,利用这些所谓的罪名,想彻底毁灭自己。

“程潇潇小姐,以上这些证据足以证明,关于程氏的远东项目上的决策以及在公司的税务问题,你是完全的知道并且是负责人,不知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我不知道,那不是我做的。”

“既然不是你做的,那么文件上的签名,程小姐可不可以解释一下呢?”

程潇潇不断摇头,所有的目光都在盯紧了她,几乎被逼得走投无路。

“这些真的不关我的事,我没有做过,我没有。”

“这么说上面这些签名都是伪造的吗?”

这些质问让她无言以对,由于证据确凿,法官很快就开始宣判,程潇潇各项罪名成立,最终被判入狱两年。

原来程小雨早就做好了一切准备,当初程氏被贪污掉的钱,是她在背后搞鬼,然而她签下的那份文件,也是在自己不清醒的时候被她欺骗。

远东项目的贿赂案,也一并变成了她的手笔,如今百口莫辩,她终于知道,什么叫绝路。

一直都觉得上天没这么残忍,那对狗男女做了这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为什么却能逍遥法外。

而她等来的是一纸判决书,因为证据确凿,她无从辩驳,那些证据,白字黑字,无从抵赖。

得知这个结果,她彻底懵了,料到那个女人不会让自己好过,只是没想到竟然这么狠。

程家倒了,爸爸昏迷不醒,他们霸占了程家的一切,而她却锒铛入狱。

“程小姐,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程潇潇摇头,还有什么好说的?法不容情,她没有证据,对方想尽办法要将她置于死地,她一无所有,只能等候噩梦的降临。

入狱两年!

是两年,不是两天,脑中一片混乱,这个意料之外的结果让她措手不及,她想疯狂的叫喊,堵在胸腔窒息般的疼痛却让她嗓子嘶哑,发不出半点声音。

紧紧握住拳头,却止不住汹涌的泪水,苦涩的滋味,绝望的滋味,她尝到了,这么多年来,她的世界在此刻轰然坍塌。

想到即将到来的牢狱生涯,心脏痛得缩成一团,为什么会这样?她辛辛苦苦不顾一切爱着的男人,最后竟然是要帮另外一个女人将自己送上绝路,为什么?

“周祈安,程小雨,我不会就这么放过你们的,我程潇潇今日所承受的一切,来日会加倍奉还给你们。”

程潇潇从牙缝中挤出这一句话,眼泪不断滴落下来,娇小的身躯瑟瑟发抖,如同寒风中的落叶。

判决书生效,各路媒体疯狂一般报道着关于她的消息,一走出法院,汹涌的记者如同饿狼一般围了上来。

她没有任何回应,甚至他们问了什么,自己也没有听清楚,满脑子都是空白的,浑浑噩噩的被两人带着上了车。

而此后在程小雨的有心操作下,外面的言论更是满天飞,十分不堪,大部分都是指向程潇潇的负面新闻。

明明是她跟周祈安结婚在先,却被爆出是第三者,插足妹妹的恋情,横刀夺爱,欺凌妹妹。

更被爆出私生活不检点,仗势欺人,甚至经常出入夜店,利用程氏的势力来威胁周祈安,而她做了这么多坏事,一直被“欺负”的妹妹还主动找了律师想要帮她脱罪。

只是最后程潇潇不识好歹,声称要自辩,才会一败涂地,锒铛入狱。

外面骂声一片,程潇潇是彻底成了大红人,是非缠身的负面人物,那些过往的同学,同事,也有人跳出来曝光她的各种劣迹。

程小雨看着舆论一边倒,满意的勾起唇角,现在,就算是宣布出去自己跟周祈安结婚的消息,人们也只会觉得理所当然,而姐姐才是那个拆散他们好姻缘的坏人。

当然那些所谓的姐姐同事朋友,都是她花钱雇来的,只要给钱,想要让他们说出她想要听到的东西,再简单不过。

但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她很聪明的隐瞒了周祈安,在他眼中,自己还是要继续保持着青春小白兔的形象,才能让他更加彻底的迷恋自己。

“陆总,这些消息的来源都查清楚了,是程小雨雇人散播出去的,目的是为了引导媒体的舆论。”

坐在办公椅上的男人面无表情,深邃的眼眸中微微多了几分寒意,见他并不表态,站在面前的男子一时也不知拿什么主意。

“那陆总你看我们需不需要……”

陆谨言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一抹极其浅淡的笑:“这些不用管,继续盯着那个女人。”

“是。”

你的自尊,你的骄傲,在这个时候,一文不值,在见识到监狱里头那些可怕的日子过后,你还能坚持多久?

陆谨言把玩着手中一个钥匙扣,脸上表情淡淡的,深邃的眸子并没有泄露他的情绪。

已经被关押的程潇潇当然不知道外面铺天盖地针对自己的言论,她穿着一身囚衣,拿着属于自己的东西,被人带到了监狱,这个冷冰冰又让人无比惧怕的地方。

此刻,监狱里头的其他人在看见她走进来之后,纷纷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一双双可怕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她。

程潇潇打了个寒颤,心中涌上了几分惊恐,她一直娇生惯养,从来没有见到过的这样的场面。

对于她来说,牢狱之灾很遥远,那些只能从电视上才能看见的场景,现在自己置身其中,而这些吃人的眼神,像是会在下一刻就扑上来,将自己撕碎。

“你就是程家大小姐?”

一个满脸肥肉,身材壮硕的女人走到了程潇潇跟前,将手中拿着的毛巾猛的的一甩,旁边马上有人替她接住。

几乎是下意识的,程潇潇后退数步,一颗心跳个不停,这个女人,她到底想干什么。

突然被人一把扯住头发,强迫她抬起头来,压到了那个女人面前:“老实点,在这里大姐就是我们的老大,听清楚了没有。”

程潇潇含着眼泪点头:“清……清楚了,我只想安安分分的呆两年,希望你们可以放过我。”

“啪!”

头上狠狠挨了一巴掌,又被扯住了头发,精神紧绷,头皮上一阵刺痛,程潇潇痛得咬牙,慢慢在拉扯中抬起头来。

“哼,你想得美!”

“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为首的那个大姐突然露出一抹笑,拍了拍她的脸:“大小姐是吗?有人拜托我们好好关照你,所以从今天起,你就好好享受接下来的好日子吧。”

程潇潇脸色煞白,眼中带着深深的惊恐,如果说背叛让她绝望,这样的对待堪称恐惧,摧毁她精神的最后一根稻草。

原来是这样,是程小雨让你们做的吧。”她突然放弃了挣扎,唇角勾起笑容,盯着几人恶劣的视线,喘了几口气:“除了她,也不会有别人这么费心想对付我了。”

脸上又挨了一巴掌,程潇潇疼得咧嘴,将脸撇到一边,隐忍着不发出声音,那些人却不打算放过她,小腹上立马又被踢了一脚。

“知道就好,高贵的大小姐也有今日,这里日子太无聊了,有人免费送上门来玩,我们也不能浪费啊,何况还有钱收。”

她咬着牙,呼吸越来越急,突然一把甩开拽住自己头发的那只手,哐当一声将手里的脸盘扔到地上,冷冷的抬起头,好啊,既然不让她过好日子,大不了就鱼死网破。

“你们是打算同归于尽吗?”

巨大的声响让她们都吓了一跳,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弱小的女人,怎么突然之间,就这么激烈的反抗。

“既然大家都不想活了,我也不怕告诉你们,我贱命一条,就陪你们玩到底。”程潇潇的眼神变得冷漠,一脚踩在那个摔翻的脸庞上。

刚刚发出的声音已经引起了狱警的注意,很快就赶到了这里,几个女人听到声音不对,快速的跑回自己的地盘,各自坐在自己的床上。

程潇潇弯下腰来,冷漠的看着这一切,至少她可以确定,这是一群欺善怕恶,无耻之人。

“编号33957,你干什么。”警棍敲打着铁门,一脸冷漠的看着程潇潇,对于这个刚刚进来就捣乱的人,也让她们十分恼火。

程潇潇指了一圈:“她们想打我。”

“哐哐哐!”又是几声不耐烦的声音,狱警看了一眼安安分分的众人,冷冷的看了程潇潇一眼:“都不要闹事,你们还想不想出去了?还有你。”她指着程潇潇:“编号33957,你最好注意一点,这里可不是当千金小姐的地方。”

她闻言,愤怒不已,女狱警眼中的鄙视,她没有错过,外面的风言风语已经这么厉害了吗?闹到了无人不知的地步。

狱警走了之后,程潇潇回到了唯一空着的床位,那几个原本还装模作样在休息的人,纷纷站起身,朝她围拢过来。

“敢告状?”

“啪”的一声,脸上又挨了一巴掌,紧接头发被扯了起来:“细皮嫩肉的,可不要不禁打才是。”

“放手。”她睁着血红的眼睛,愤怒的瞪着众人。

“啪啪啪!”连续几个巴掌又打在脸上,程潇潇只觉得半张脸都麻木了,双手被扭在身后,她挣扎了几下都使不上力气。

“让你叫啊,有本事你就去叫人啊。”那几人得意的嘲笑着:“真是大快人心,你们这些千金小姐,高高在上不是瞧不起人吗?现在还不是像狗一样趴在这里。”

“放开。”

程潇潇睁着通红的眼睛,用力挣扎了起来,最后却被蒙头盖住被子,无数的拳头落在自己身上。

她被死死按住,根本不能反抗,身上雨点一般落下的拳头疼得她尖叫起来,几人怕引来狱警,拼命用被子包住她的头朝床上按。

“用力打,只要不死就行了。”

“呜呜……”

“放开我……”

“救命啊……”

程潇潇最后不知咬住了谁的手,趁乱大声叫了出来,马上又被封住了嘴巴,眼中蓄满泪水,不甘的瞪着她们。

外面脚步声一传来,几个女人很聪明的迅速回了自己的床位,躺了下来闭上眼睛装睡。

程潇潇看见狱警,惊慌失措的大叫:“她们打我,她们要打死我。”

然而她除了头发乱了之外,身上并没有其他伤痕,因为是用棉被盖着打的,也看不出来,狱警看了一眼所有人都在睡觉,冷哼一声。

“编号33957,谁打你了,这些人都在睡觉,你不去招惹她们,她们来打你干什么呢,这里是监狱,不是什么豪宅,你最好安分一些,别没事趾高气扬去招惹别人。”

程潇潇万念俱灰,无奈之下问:“我可以申请换个房间吗?”

“你当这里是你家吗?发什么大小姐脾气,想换就换,马上睡觉。”说完她也不当一回事,不耐烦的看着程潇潇,转身离开了。

狱警走了之后,那些装睡的女人一下子又朝她围拢过来,程潇潇眼中都是惊恐的眼泪,她们是一伙的,收了程小雨的好处,要关照自己,真的打起来,自己没有半点胜算。

二十多年的人生,她在此刻才感到最无助,她隐约在后悔,为什么没有答应那个男人的条件。

“我们打你了吗?”那个壮硕的大姐冷笑着问,一条腿跪在她床上,另一只脚直接踩着她的被子:“你们谁看见她被打了?”

几人哄笑一声,将她围在中间:“大小姐就是大小姐,娇生惯养,跟我们这些粗人可不一样。”

“是啊,让我们见识一下,落魄的大小姐,是不是像一条狗呢?”说完又是一声大笑。

程潇潇动弹不得,眼泪默默的滴落,她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声音,这些仇恨,她都会一一记在心里。

“哐哐哐!”

狱警沉着脸,站在外面用棍子敲了几下:“你们干什么?都不睡觉了吗?都都围在她床上干什么?”

顿时作鸟兽散,各自回去躺下,程潇潇再次开口:“她们要打我,是真的要打我,你都看见了。”

狱警已经十分不耐烦:“打什么,我只看见你们在说话,编号33957,你再捣乱的话就要记过了。”

程潇潇蜷缩着身子,看着自己凌乱的床铺,没有人会相信她,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地方,她只能依靠自己,这就是残酷的现实。

后来那些人没有再来捣乱,她盖着被子,闭上眼睛,迷迷糊糊睡到半夜,突然被耳边的动静惊醒。

她本就睡得浅,睁开眼睛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昨天那一群可恶的女人其中一个,正蹲在她的床上拉尿,见她醒来了,拉起裤子打了个哈欠就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看着被尿液湿透的被子,程潇潇发疯一般抓过去朝那个女人头上罩。

“我让你拉,敢在我床上拉尿,看我不打死你。”她发疯一般捶打下去,旁边的人很快将她拉住,拳脚相加。

狱警的声音一传来,又纷纷滚了回去,只有程潇潇独自一人咬着牙站在一旁。

“三更半夜你们不睡觉是做什么?”

那个被打的女人一下子就站出来质控:“是她,她半夜突然冲过来用被子将我罩起来就打,这个女人是神经病。”

“编号33957,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她半夜在我床上拉尿。”

狱警脸色沉了下去,猛的用铁棍敲了一下:“你为什么要在她床上拉尿。”对于这些人的野蛮,她再清楚不过,有时候不过是面子上过得去,谁也不会太去认真管这些犯人,只要不闹出人命就行。

“我一直在睡觉,突然就被她蒙着被子打,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是她故意打人。”

程潇潇没想到她竟然会栽赃自己,眼中发出冷冷的寒光:“你再说一次?分明是你半夜跑到我床上来拉尿。”

“那是你自己尿床吧,还污蔑我,千金大小姐就是这德行。”她指着自己脸上的伤:“这些都是你打的。”

“编号33957,出来。”这个犯人是有人特别关照过,只要不打死,就不要给什么好脸色,狱警当然不会帮她:“既然不想睡觉,那就去将厕所洗干净吧。”

“什么?”

程潇潇愤怒的看着她:“明明是她打人,为什么是我的错?”

“我只看见你打人了。”她不屑的勾起唇角,眼中满是厌恶。

她明白了,这些人根本就是有意这么为难自己,如果不听从安排,还不知道要迎接什么样的惩罚。

程潇潇忍着恶臭,拿起刷子开始刷着厕所,她从来没有做过这些事情,现在却不得不为了生存妥协,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那个狠毒的女人,程小雨。

“这不是那个抢了妹妹男人的程大小姐吗?怎么被你罚来这里洗厕所啊?”

“是啊,半夜打架,还想换牢房,让她的前任老公,现任妹夫来搞定我们上面的人就可以了。”

“哈哈,真是好一出豪门狗血剧,有钱人私底下就是这么肮脏,卑鄙,到了这里,还不是乖乖的接受惩罚。”

两人的声音渐渐走远,程潇潇咬着呀,眼泪不断滴落,她吸了口气,手上继续用力的刷着,不一会儿,白嫩的皮肤就皱了起来。

将全部的厕所刷干净,又冲洗了一遍已经累得直不起腰来,她看着镜子中自己苍白的脸,憔悴不堪,这还是她程潇潇吗?

“刷干净了吗?”

外面天已经亮了,一晚上没睡,她忍受着身体的疲惫,回到了床上,那团被子散发着一股尿骚味,她推到床尾,就这么躺了下去。

不到五分钟,换班的狱警又来将他们全部叫醒,准备起床,程潇潇拿着自己的脸盘,再次提出了想要换一个牢房。

狱警同样用那种不屑的眼神看着她:“你还真的将这里当做你自己的家吗?对了听说你的前夫昨天刚刚晋升为你的妹夫,你可以让他帮你。”

程潇潇闻言刹那间如遭电击,怎么可能?

狱警以为她不信,又补充了一句:“都上新闻了,报纸头条都是,你也跟着成了红人。”

她僵在原地,呼吸都带着刺痛,颤抖着唇,却发不出声音,那两个贱人,就这么迫不及待,在她入狱的第二天就宣告世人吗?

心脏一抽一抽的疼,对周祈安的感情,对程小雨的信任,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烟消云散,哪怕转化成了恨,依旧让她疼得五脏六腑都跟着被撕裂。

精神与身体的双重折磨,程潇潇才终于明白,她不答应那个陌生男人的条件,错得多么离谱。

吃饭时间,她端着自己餐盘,刻意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谁知,那一群恶劣的女人却没有打算放过她。

“过去点。”

两边同时有人坐了下来,将她夹在中间,抬起头一看,旁边的人都只顾着吃饭,看都不敢看这里一眼,更没有人敢多事。

她垂下眼帘,僵硬的将一勺子饭菜放入口中,身旁两人越发靠近,纷纷停下了动作,用十分邪恶的眼神瞪着她。

“你们到底想怎样?”程潇潇咬着牙问。

“吃饭啊,难道我们不能坐在这里吗?”说话的是昨晚在她床上拉尿的那个女人,她嘲笑一般看了一眼她的小身板:“昨天晚上的厕所刷得过瘾吗?”

程潇潇哐的一声将勺子甩在桌子上,冷着脸问:“想惹事是吗?”

左边的那胖子大姐嗤笑一声:“其实我们也不想跟你过不去,只不过有人交代过就不一样了对吧,姐妹反目成仇,真是豪门狗血剧。”

程潇潇咽下口中的饭菜,决定不理会这两个疯子,不吃饱怎么有力气跟他们斗,程小雨再厉害,也不敢在这里让人杀了她。

见她不理会自己,那大姐心中不由得涌上一阵怒火,胖乎乎的大手一推,一整盘饭菜都被打翻在她身上,还有一些汤汁落在了地上。

“你们干什么?”

程潇潇一张脸冰冷如霜站了起来,四周的目光也纷纷朝这边看了过来。

“编号33957,不想吃饭了吗?”

狱警冷着脸走了过来,旁边那两个女犯人率先开了口:“怎么这么不小心呢,千金大小姐吃饭太斯文还不习惯我们这里的粗鲁吧。”

狱警突然瞪了一眼,两人都乖乖闭嘴,程潇潇满心的愤怒,却只能默默收拾好自己的位置,重新去领了一盘。

如果认为她们会这么轻易放过,那么就错了,程潇潇这一次换了另外一个座位,那大姐马上朝别人点头。

那人站起来,走到程潇潇对面,趁着她在吃饭,张口就朝她饭菜吐了几口唾沫,还若无其事的警告:“好吃吗?”

她忍无可忍,愤怒的站起身来,虽然很想将饭菜从她头上甩下去,但狱警不会帮自己,所以她不能这么做。

“编号33957又是你,难道还嫌弃我们的饭菜不好吗?还不快点吃。”

她指着对面的女人:“她在我饭菜里吐了口水。”

狱警嘲讽的看着她:“又是你,为什么总是你这么多问题呢,她们怎么不去吐别人,昨天说别人在你床上拉尿的也是你吧。”

“哈哈哈!”

嘲笑的声音从耳边传来,那些人都围着看起了热闹,程潇潇愤怒的站起来,紧紧握着拳头,忍受着巨大屈辱。

“吃还是不吃呢?”

看着被吐过唾沫的饭菜,她将头撇过一边,咬着牙不发一言。

她怒气冲冲的样子将狱警激怒,她冷冷的看了程潇潇一眼,半带嘲讽的说:“看来你是嫌弃我们这里的伙食不好,坐下来,吃干净再说。”

那几人得意的笑了起来,她垂着头不去看餐盘,坚持说:“我不吃。”

“不吃以后就没饭吃了。”

“她们在我饭菜里头吐了口水,怎么吃?”她愤怒的吼了一句,四周的空气也停滞了下来。

狱警的脸色十分难看,程潇潇这样的态度,真是让她窝火,她也是有收到好处,对于不出人命这样的折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也不能做得太明显。

看见大家都围起来看热闹,狠狠的瞪了过去,棍子用力敲打着桌子,怒骂:“大家都不吃饭了是吗?给我出去,将操场打扫干净。”她指着外面,有些愤怒的看着程潇潇。

她忍了又忍,眼圈都气红了,又委屈又难受,紧紧握着拳头跟着众人的脚步,这样也好,起码也是集体受罚。

“在这里还是安分点,什么千金小姐的,还不是要跟我们一样做苦力,乖乖听话,争取早日出去才好,你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也不怕下半辈子没着落。”她弯腰努力打扫的时候,身旁有一个声音这样说。

“还这么年轻,两年而已,我可是十五年,出去头发都白了,孩子也不要我了,你不应该这么消极。”

程潇潇低着头,只是咬紧了嘴唇,机械的挥动着手中的扫把,她还能说什么,千金小姐在这里被判两年就该感恩戴德?

谁知道她家破人亡都是被那些人给逼的,只是到了这个地狱一般的地方,程小雨都不曾打算放过自己,她实在想不通有什么深仇大恨,值得她这么费尽心思。

“你给我记住,今晚有你好看的,竟然连累我们?”那个带头的胖大姐一只手抓着扫把,拦在她跟前。

众人一看也纷纷停下了动作,将程潇潇围了起来:“不识好歹,大姐别生气了,有人过来了。”

差点落在脸上的巴掌愤愤不平的收了回去,意料之中的疼痛没有传来,程潇潇抬起头:“你们继续招惹我,那就等着一起死吧,反正我现在也是贱命一条。”

“看来是老公变妹夫,被刺激得神志不清了,你可是程氏的大小姐,死了多可惜。”

“呵呵!是啊,抢了妹妹的男人这是遭报应了吧。”

“有钱人龌龊事真多。”

“闭嘴。”程潇潇冷着脸。

“你说什么?”那大姐伸长脖子一看,狱警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得意一笑,拎小鸡一般将程潇潇甩在了地上。

她正要挣扎着爬起,大脚狠狠踩在了她手背上:“还这么嚣张?今日不教训你,你还不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竟然敢让我们没饭吃?”

她冷冷的抬起头,倔强的的瞪着她,就是不肯服软,这样的姿态,不禁让这个本就脾气火爆的女囚大为愤怒。

“啪!啪!啪!”

几个巴掌打在她脸上,程潇潇只觉得脸部都开始发麻,五个掌印鲜明的印在白皙的皮肤上。

“记住,这是你得罪我们的代价。”

说罢她抽回手,拿着扫把走到一旁去,程潇潇挣扎着,忍着痛从地上爬起,她已经不会那么天真去跟狱警求救了,那些人也收到程小雨的好处,不会管自己死活。

脸上的痛让她难以忍受的皱起眉头,抓着扫把的手泛起青白,她一定要离开这里,否则她熬不过两年。

也无比明白,只能依靠自己,万一死了,只会如他们所愿,慢慢垂下头,用那一只被踩过的手去擦干眼泪,手掌触及眼泪,一阵钻心的痛,原来是破掉了好大一块皮。

狱警走过来的时候,程潇潇没有停下动作,只是擦擦衣服上的灰,继续低头打扫。

“编号33957,有人来看你了。”

动作一顿,她心中涌起了异样,会是他吗?

那个陌生的男人,就这么走掉之后了无音讯,程潇潇知道,她彻底动摇了,无论他目的是什么,只要能带自己离开这里,她愿意付出代价。

“跟我走吧。”

程潇潇坐下来的时候,让她燃起希望的那个人并没有来,看见面前程小雨得意的脸,她顿时有一种掉头就走的冲动。

她唇角的笑容,是多么刺眼,手上还带着戒指,那是她曾经跟周祈安说过想要订制的那个大师的作品。

程小雨扯出一抹笑,精心打扮过的妆容十分艳丽,脖子上还挂着一条项链,那颗闪耀的钻石,让她一下子激动起来,怒吼:“那是我妈的东西,你凭什么动?”

那是她放在银行保险柜里头的,密码只有她跟周祈安知道,妈妈死后留给她全部值钱的首饰都在那里。

而现在程小雨竟然带着那一串妈妈生前最喜欢的钻石项链来到自己面前炫耀,她气得肺都炸了,一个念头直冲脑海,是周祈安,那个王八蛋,他竟然将自己保险柜里头的东西给程小雨。

隔着玻璃,她都能感受到对面那个女人的嘲笑,涂得通红的指甲轻轻抚摸上炫目的钻石项链,勾起唇应她:“这是祈安哥送给我的,他说跟我的气质很配。”

程潇潇拍着桌子怒吼:“那是我妈的东西,你还要脸吗?”

她装作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是吗?我还真的不知道吗?不过你现在这幅样子,要这些东西做什么。”

脸色苍白,眼窝深陷,憔悴的容颜,穿着难看的囚衣,如此狼狈跟她的光鲜妖娆相比,真是天差地别。

身上还有许多伤痕,脸上明显的巴掌印还在,头发散乱,仿佛变了一个人,程小雨见此,知道她在监狱里过得很不好,忍不住勾起唇角,笑容中带着十足的讽刺。

“那是我妈的东西,你这么无耻,难道不怕半夜有鬼来找你吗?”

程小雨:“姐姐,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还是关心一下自己吧,听说在这里呆的时间长了,很多人都疯了。”

“都是拜你所赐,你满意了吗?程小雨。”她冰冷的脸上只有深入骨髓的恨:“如果不是你的关照,这里的人,怎么会对我拳打脚踢,日日折磨呢?”

这一点毋庸置疑,看见程潇潇身上的伤痕,她就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心中说不出的畅快。

“是啊,看见你这样,我就高兴了。”她笑了笑,继而玩弄着自己的指甲:“这么多年,在程家,什么东西爸爸都是以你为先,难道你就不该付出点代价吗?”

“只是因为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