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欲亲伦96部分阅读 征服艳妇系列短篇500目录

这一年,李菲菲跟在自己身边,确实也很满意,他对让自己满意的人,从来不会吝啬。

李菲菲愕然,身子一僵,手急切的紧紧的抓住了冷凌夜的袍角,有些不可置信。

“凌夜,凌夜要赶菲菲走?”软软的嗓音像是没有了力气一样,怔然,还带着泪意。

为了那个叫秦晚安的女人,凌夜要赶她走吗?

苍白的手抓紧冷凌夜的浴袍,脸上一片的哀婉,柔软的唇近乎要咬破一样,水汪汪的眼睛我见犹怜。

“你跟在我身边的时间也不短了,有些事心里应该清楚明白。”

淡淡的扫着李菲菲,冷凌夜心中毫无怜惜之意。

他清楚的知道她每一个心思,以前还好一些,这几次,她那小小的把戏也瞒不过他。

而他,也最最不喜欢耍小聪明的女人。

现在这样的放她离开,也算是仁至义尽。

当年若不是李菲菲的姐姐,李芳芳对自己有救命之恩,后来经过抢救无效死亡。

这李菲菲怎么可能来到自己身边吧,自己由怎么她这般的温柔呢?

这样,留李菲菲在身边,不如让她离开。

“凌夜,我不走……”

李菲菲身子一软,伏在了冷凌夜腿上,根本不去看那空白的支票和房产。

她不要,她不要那些,她只想要跟着凌夜身边。

她以为凌夜来只是想要小小的惩罚她一下,可是,为什么要赶她走。

“凌夜……不要赶菲菲走,离开了凌夜,菲菲没有地方去的。”

娇软的嗓音,带着无措,惶恐,声声说着。

她不要走,她不会离开凌夜的。

“菲菲,你知道我喜欢听话的女人。”

看着伏在自己腿上哭的泪如雨下的女人,冷凌夜蹙眉,心中激不起一丝的心疼。

“不要,菲菲不走,凌夜,你答应过我姐姐的,你要好好的照顾我。菲菲,这次知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听见冷凌夜的口气有些不耐,她泪眼模糊的抬起头,急切的保证着,恳求着。

“凌夜,求求你,菲菲真的不想走,看在我姐姐的面子上,求你让菲菲跟在你的身边。”

她扬起头,柔弱的身子瑟瑟的发抖,恳求着,哭诉着,现在只有搬出姐姐,或许才能让凌夜动容。

冷凌夜眉头蹙的紧,显得有些烦躁,他蓦然的起身,端着手中的茶杯走离沙发。

当李菲菲提到姐姐的时候,凌夜的确是有了软下来的心思。

半年前,冷凌夜那年经历了一场车祸,若不是李芳芳怕是自己,早就使丧生了。

之后李芳芳成了植物人,又因李家和冷家是世交,冷家为了报恩,将李菲菲留在身边,几乎是有求必应,对她很好。

而最终李芳芳因为抢救无效死亡,对此冷凌夜也有些愧疚。

他的起身,让伏在他膝头的李菲菲猝不及防,跌坐在地上。

“凌夜。”

李菲菲哭喊了一声,忙跪着过去,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袍角。

哽咽道:“姐姐死的时候答应过姐姐,要好好照顾我的,凌夜你不会食言吧。”

她哽咽着,拭了一把自己的泪,面孔雪白。

冷凌夜沉郁着眸,唇抿紧,他是答应过李芳芳的,好好要好好的照顾菲菲的。

他不说话,只是沉郁着脸,也不再甩开李菲菲。

见他神色有些松动,李菲菲仰头看着他如神祗的脸,忙开口保证。

“菲菲知道,凌夜是为了秦小姐才赶我走的,菲菲下次绝对不敢了!”

“菲菲保证,绝对不再打扰凌夜和秦小姐,也不会争风吃醋,只求只求凌夜不要赶菲菲走,让菲菲悄悄的呆在一边,看着凌夜。”

声音渐低,低入尘埃,只要还在凌夜的身边,就一定有机会。

凌夜就是她的所有,她万万不能离开凌夜的。

她眼中哀切,低低的祈求着,“凌夜,求你别别赶菲菲走。”

冷凌夜低下头,看着跪在自己脚边的人,一张满是泪痕柔弱的脸,含着希冀的眸子。

他脸上面无表情,分外的冷漠,细细的看着李菲菲,良久

“以后,她出现的地方,你不能出现。”

终是淡淡吐出一句话,却代表的不再逼迫她离开。

“菲菲知道了。”楚楚动人的眼中闪过惊喜,她忙用力的点头,破涕为笑。

只要不赶她走,只要能呆在他身边。

“记住我说的话,你先下去吧。”

冷凌夜转身,朝自己卧室走去,显然不想再说一句。

这就是他最大的让步了,若不是李芳芳的救命之恩,他才不是慈善家。

当初李菲菲跟着他时,确实无家可归。

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卧室门口,李菲菲才从地上爬起。

她用手轻轻的擦拭自己脸上泪,眼底一片的哀绝。

默默的转身,看到了桌子上的房产和支票,她眼中没有一丝的波澜。

她从来要的都不是这些。

微微的抬起泪眼,看了一眼冷凌夜卧房的门,李菲菲不敢久留。

提步,慢慢的朝外走,这才发现自己的脚软的不行,后背更是一层的汗。

刚才,她真的好害怕,好害怕。

她都没想到之前那么宠她的凌夜,居然会赶她走。

想到这里,李菲菲娇嫩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的怨毒。

那个秦晚安对凌夜来说,就那么特殊吗?

这次回国,才不过见到她几面,短短的几天。

凌夜就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

为什么会这样?那个女人不仅抢走了本来属于她的凌夜,现在,还让凌夜赶自己的走。

李菲菲手攥紧,心里不甘,慢慢的走出了冷凌夜的房间,带好门。

她眼中的怨毒更加的深刻,姐姐都能死,何况她秦晚安呢?

秦晚安,你为什么要这样,逼我入死地。

若不是你,凌夜不会这样对我的。

柔弱的脸上满是恨意。

除了姐姐,她从来没有这样的恨过,嫉妒过一个人。

她从来不是那种狠心的恶毒之人,可是,若是有人触犯了她的底线,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

李菲菲站在冷凌夜的房门外,脑中回响着凌夜刚才冷情冷意的话。

以后,她出现的地方,你不能出现。

身子轻轻的绷紧,站在凌夜身边留到最后的人,只能是我,李菲菲。

其他的人,都给的滚一边去吧。

后来,李菲菲调查了一番,这个叫秦晚安的,以前是冷少的女朋友,但是冷少帮朋友弄垮了秦家,这对于秦家来说,无疑是惊天的仇恨。

冷凌夜根本就没有在乎的感受,没有告诉她,也没有隐瞒她,而是直接无视了

托尼尽职尽责的将晚安送回了公寓,看着她回了家,才放心的离开。

晚安一进屋里果然就看到了那些全新的首饰和衣服。

不用想,一定是冷凌夜派人送来的。

蹙眉,看着自己小小的客厅被那些首饰盒子和衣服袋子堆满,凌乱不堪,晚安有些不快。

略微烦躁的将所有的东西都全封不动的堆在了客厅一角,看也不想多看一眼。

拿出了包包里那只剩下一份的协议,小心的放在胸口,晚安靠着沙发才重重的吐出一口气。

三个月,很快很快就过去了。

冷凌夜签了这东西,以后想反悔都难。

看着那白纸黑色的契约,晚安抿了抿唇,眼眸有些发涩。

因为还债,她才成了交际花,她说过不会委身任何人的,可是现在,还是要靠这样来还钱。

更可笑的是,要还债的人,还是当初害自己沦为成这样的人。

好像一切都转了一个圈,最终都回到了原点,回到了从前。

不过……终究不是从前,她也不是从前的秦晚安的。

晚安抚了抚自己的额角,小心的将契约放起来。

有些疲累的拖着身子走向浴室,准备放松一下。

还未到浴室,沙发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这么晚了,谁来的电话?”

晚安不满的蹙着眉,又走回了沙发,拿起了手机,上面的来电显示,赫然是严逸风。

傍晚的时候不是拒绝他吃饭的要求了吗?这么晚了怎么还来电话?

虽然被打扰了休息,不过,晚安接起电话的时候,还是用了最优雅最完美的声音。

“严先生,你好。”

晚安这样官方式的接电话方式,实在是熟稔的随口拈来。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是被晚安这样的口气给逗弄的笑了出来。

清润压抑的嗓音,温润如玉,低低的浅笑。

晚安也觉得自己有些习惯性了,她抿唇,轻声道:“有事吗?”

电话那头的严逸风才压抑住了低笑,温柔道。

“抱歉这么晚打扰了,不过,秦小姐还真是难约”

淡淡的笑,没有丝毫的揶揄或者调笑之意。

晚安想起自己下午用短信拒绝他吃饭的要求,心里微微有一丝的抱歉。

“对不起,傍晚的时候,我真的是有事吧。”她抿唇,解释道。

“我并没有怪罪秦小姐,不过是想问一下,秦小姐明天中午有没有空,能不能赏脸吃过便饭?”

严逸风清润的声音似乎带着笑意,让人脑中不自觉的浮现出他那温润儒雅带着浅笑的脸。

“你打电话就是为了找我吃饭?”晚安声调有些提高,带着不可置信。

现在都快午夜了,这个男人打电话来,只是问自己明天有没有空?

电话那头,他淡笑不语。

晚安真的很想拒绝,可转念一想,爸爸那么希望自己和他交往。

若是自己一直生硬的拒绝,爸爸知道一定会生气的。

她眸色一暗,随即点点头:“恩,可以。”

“那明天中午见了,秦小姐,晚安。”优雅的浅笑,有礼的告别,挂断电话。

晚安看着合上的手机,才重新走进浴室,准备洗澡睡觉。

彼时,东陵市的鲜花酒吧内。

喧闹的音乐,扭动的身子,撩爆全场的激、、情,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严逸风就在鲜花酒吧最僻静的包间里给晚安打的电话,轻轻的合上了手机。

他握着酒瓶,为自己倒了一些香槟色的烈酒,浅酌一口,唇角带露出淡淡的自嘲。

他什么时候这么耐不住了,不过是个傍晚拒绝了自己邀请的女人,他居然一直就放在了心上。

这么晚还打电话过去。

不过,她倒是第一个拒绝自己的女人。

也正是因为这个他才这么耐不住,这么好奇的吧。

好奇的想要约到她,看看她到底是真的不想攀附他,还是为了挑起自己的兴趣,欲擒故纵。

不过,若是欲擒故纵,她倒是做的很成功,他现在对她有着极大的兴趣。

手轻轻的敲击着桌面,一下一下,另一只手捏着高脚杯,慢慢的喝着。

严逸风唇角的笑一直未曾散去。

“大哥,今晚,要不要带一个女人回别墅?”

包间的门被敲响,严逸风身边的属下小心的观察着他的脸色,询问他今晚是否要换新的床伴。

严逸风抬眸,一双眸子漆黑如墨,摆摆手,表示自己今晚自己睡。

下属才小心的带好门,闪身出去。

将杯中的烈酒尽数的饮尽,严逸风起身,手指拎起了车钥匙。

修长俊逸的身子在属下的保护下,优雅的离开了鲜花酒吧。

晚安从来不知道,一个人可以优雅成这个样子,举手投足,贵气天成,淡然如斯。

即使是冷凌夜,也不会这么优雅,优雅的没有一丝的疏忽。

身上那种淡淡的书香之气,让人就忍不住的想要靠近,尤其是唇角还带着那种温润的笑。

若是不知道他真实的身份,很多人第一眼见这个男人,都会被他这样的外表所迷惑吧。

难怪人家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晚安望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脑中便浮现出了这样的话。

她今天一早并没有接到冷凌夜的任何电话。

在晚安看来,冷凌夜不找自己,她便可以有自己的私事和私生活。

所以,打扮好了,才来赴严逸风的约。

今天的她,特意穿的朴素了一些,碎花收肩的小衬衫。

下面也是碎花的小短裙,一双嫩黄色的凉鞋。

看起来清新又靓丽。

一头栗色的短发也是轻轻的拢在了脑后,一根黑色的皮筋简洁的将头发绑在偏左的脑后。

唇角淡淡的唇蜜,闪着水嫩的光泽,桃花眼笑的弯弯,眉眼迷离。

眼角的泪痣,更让整张脸平添了一份的神秘和媚气,完美且着致命的吸引力。

就像是一团火,让飞蛾明知会死,仍然坚持葬身火海一样。

晚安的眼睛这样看人的时候,便会让人心底生出这样的感觉。

两人选的是一家老店,在东陵市颇有些声誉,菜色也是让人食指大动。

优雅的环境中,晚安抿唇,淡笑着吃着自己面前的东西。

和严逸风这样温润有礼,赏心悦目的人一起吃饭,让人的胃口也好了不少。

不会像冷凌夜,只是看着他,就一肚子的闷气。

她怎么又想起那个男人了,真是败坏风景。

晚安蹙了一下眉,有些不满自己的想法。

严逸风抿着淡色的唇,眼中没有忽略她微微一蹙的眉。

体贴的问道:“秦小姐,菜不合胃口吗?”

“没有。”晚安放下手中的刀叉,抿唇一笑,摇摇头。

看着晚安抬起的头,严逸风忽而的一笑,像是深海的眸子浮现出一丝的暖意。

他修长的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唇角,示意晚安唇角有东西。

晚安一愣,慌忙的拿起餐布,小心的擦拭,脸色微微的浮上红晕。

原来是一丝粉色的花茎,一定是刚才不小心留下的。

“不好意思,真是失礼!”晚安轻轻的擦着,绯红的脸上露出了抱歉的神情。

严逸风淡淡一笑,举起自己的高脚杯,浅酌了一口,看着晚安那擦拭的唇。

淡淡的唇蜜,水嫩的光泽,那微微翘起的弧度,有些撩拨他的心弦。

一定很甜吧。

红酒慢慢的滑过喉咙,严逸风的眼中忽而的幽深,想要尝尝她的唇是否和这红酒一样的甘甜。

这一段小插曲并没有妨碍两个人,晚安和严逸风依旧吃的很开心。

两人还聊了不少有意思的事情。

中途的时候,晚安接到了爸爸的电话,听到她正和严逸风吃饭,很是开心。

饭后,严逸风温柔的邀晚安去鲜花酒吧,晚安不好意思拒绝,便答应了。

严逸风开车带着晚安从餐厅直接到了鲜花酒吧。

虽然是白天,可是鲜花酒店还是人声鼎沸,觥筹交错。

大部分的人都是严逸风手下的各堂的兄弟。

将车在鲜花酒店停稳的时候,很快有着西装的男人上前体贴的为晚安拉开车门。

看到的晚安的时候,微微一愣。

那男人再度看了看严逸风,眼中恍然,随即脸上带上了恭敬讨好的笑:“大嫂!”

晚安握住自己的包包,眉头一皱,刚想要解释。

那个男人却为两人拉开了鲜花酒店的门,带着笑更加大声的喊道:“大哥、大嫂请!”

听见这男人这样的叫,严逸风也没有丝毫的解释之意,朝晚安淡淡一笑,邀请她进去。

晚安抿唇,不再说什么,跟着严逸风走进酒吧地上一层。

听见严逸风来了,酒吧内喝酒聊天的男人都停了下来,恭敬的站在一边。

那些黑色西装的人,有些长的面目狰狞,有些是满脸霸气。

不过,看到严逸风的时候,都是恭恭敬敬,微微垂了头。

面对一屋子人的注视,晚安觉得浑身不自在,要知道,这些人都是黑道上的人哇。

严逸风却旁若无人,习惯了一般,温柔的替晚安挡着,带着她朝更里面的方向走。

屋内的一众人看到严逸风这样的动作和表情,皆是不可置信的微微睁大了眼睛,朝晚安望去。

要知道,大哥对于女人,可从来没有这么温柔过,也没从来当着这么多兄弟的面带着女人进来。

不知道下面人群中哪一个人,讨好的唤了一声:“大嫂!”

晚安身子一僵,停住脚步,起唇想要解释:“我不是……”

严逸风淡淡的扫了人群一眼,眼中似乎有些愉悦,也并未阻拦自己手下的兄弟。

见严逸风这样子,下面的那个人心中都有底了,皆是恭敬的开口:“大嫂好!”

“大嫂好!”

“大嫂!”

这些满脸霸气的男人恭敬且讨好的一声声的唤着。

每个人心里隐约的明白,大哥是希望他们这样做的。

这女人,不会真的就是大哥喜欢的女人吧。

“我不是……我……”

面对一屋子的男人,晚安局促,紧张,解释的声音却被众人压了下去。

严逸风淡淡的勾唇一笑,对晚安道:“不理他们,我们进去吧。”

晚安咬唇,只能点点头,跟着严逸风走向后面僻静的包间。

“大嫂,您是要果汁呢,还是要红酒?我叫小万。”一个男人讨好的笑着。

“大嫂,别理那小子,我叫小千,是大哥身边的影卫。”另一个挤了进来。

几个年轻一点,面容清秀的男人跟了上来,一脸崇拜的看着晚安。

严逸风似乎也特别的宽容这几个男人,看起来关系应该是很好的。

晚安哪里应付过这样的一群人,她一脸尴尬的笑。

直到跟着严逸风进入了僻静的包间,耳边才清静了下来。

等两人进入了包间,外面的大厅才立刻炸了窝一样。

“哇,大嫂真是好看,比我在外面见过所有的女人都看好,真不愧是大哥的女人。”

“大哥从来不带女人在兄弟面前这么出现的,难道这女人真的要成为咱们的大嫂?”

“你们刚才看见没,大哥那一脸保护的样子,啧啧。”

“怎么从来没见过这个女人呢?”

“你懂个毛,大哥的女人,当然要好好的护着,宝贝着,你以为会让你见啊!”

屋子里一群的大男人,喋喋不休的讨论着,争论着。

只有在屋内的一角,那个两个刚才围在晚安身边叫小千和小万的男人,一脸的崇拜。

“能降住大哥的女人,真是不简单哇!”小千握着手,望着包间的方向。

“不过,确实没见过这个女人,看今天这样子,大哥是默认这个女人是大嫂了。”

相对于小千的盲目崇拜,小万显得更理智一些。

要知道,一个黑道大哥的女人可以有无数个。

可是被承认的却只能有一个大嫂,也就是正式的女人。

而且,一旦身为黑道大哥正式的女人,从另一方面来说,还可以命令帮内的兄弟。

严逸风从来没有这样正式介绍给兄弟的女人,所以这一次,众人才会惊诧。

小千回过头,白了小万一眼,:“你当然没见过,那天我跟着大哥去秦小姐家的时候,你没在。”

“大嫂就是秦家的小姐,秦晚安。”

小万这才了然的点点头。

两人望着包间的方向,有些出神。

晚安近乎是逃也似的进了包间,看着严逸风将门关好,晚安才抚着胸口重重的吐出一口气。

“刚才,吓到你了吧,真抱歉。”严逸风将门关好,替晚安倒了一杯水。

“还好。”微微的抿唇,晚安才转头,打量这包间。

这房间不似平时那种包间,这里面的空间很大,而且好像还有隔断的房间,看起来就像是个楼层公寓。

“你住在这里吗?”

晚安好奇的抚着沙发,看着所有客厅应有的东西都被摆在了这里。

“恩,有时,大部分时间会回别墅。”

说着,他交叠着双腿坐了下来,眼中淡淡的潋滟,一瞬不瞬的看着晚安。

晚安好奇的看着屋内的一切,“那里是你的卧室吗?”

她回头,看向严逸风,手却是指着另一边的一扇门。

“恩,卧室和浴室。”他清浅的声音回答,唇角勾起,脸上的表情隐约邪魅。

晚安看向严逸风的时候才愣住,仿佛觉得现在坐在那里的严逸风气质又变了。

微微交叠的双腿,俊美的面容,似笑非笑,身上的气势,强势而邪魅。

轻轻眯起的眼眸,眸光幽深潋滟的看着晚安。

晚安被他的眸光看的有些不自在,她微微的别过头,掩饰的喝了一口自己手中的水。

晚安别过头的时候,还是能够感觉到他的目光紧紧盯着她。

屋内,气氛好像一下子暧、、昧了起来。

严逸风淡淡而笑,挑着眉角看着脸颊微微泛红的晚安。

他又想起了刚才在餐厅里的念头,她的唇,是否也想红酒一样的甘甜。

“秦小姐,我可以叫你晚安吗?”他开口,眸光还是不曾移开半分。

“恩。”晚安有些局促,站在那里,点点头。

“怎么不过来坐,你看起来好像很害怕。”淡淡语气,带着揶揄的笑意。

“哪里有?”晚安条件反射似的抬头回答。

严逸风不说话,修长的手指,示意的拍了拍自己身边的沙发。

晚安咬唇,硬着头皮慢慢挪过去,坐了下来。

真是奇怪,她能应付各种各样的男人。

可是,面对严逸风这似笑非笑的样子,她就心里紧张。

晚安更加不明白,明明他看起来那么的温柔,儒雅,怎么会现在还会让人感觉到邪魅。

她一坐过来,严逸风的鼻尖就萦绕着她身上的浅香,淡淡的,如空谷幽兰。

他侧脸,仔细的看着她的脸颊,忽而的抬起手,点向晚安的右眼角下。

微凉的指尖触上来的时候,晚安的身子一僵,蓦然的抬起头,望进他的眼底。

“这是泪痣吗?”清润的嗓音,低低的开口,带着蛊惑。

晚安微微瞪大了眼睛,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

她想逃开,却是被严逸风的眼神摄的不能动弹一样。

心中隐隐生生出了不安和惶恐。

严逸风微眯了眼,眼中倒影出晚安的样子。

一双茫然无辜的眼睛,动人心魄,微微张开的唇,散发的香甜的气息,引人垂涎。

眼角的泪痣,生动的点在那里,妖娆异常。

他觉得喉咙一紧,微微的压低了头,想要寻她的唇。

晚安惊骇的愣住,动弹不得

这时候,门突然被人撞开。

随着门被撞开,高亢的女声也随之响起:“逸风,这两天我怎么一直找不到你!”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晚安如同兔子一样的惊跳起来,红着脸逃开严逸风的身边。

本来要尝到那唇的味道了,突然被人打扰,严逸风眼底浓浓的不悦,眼神凌厉的看向了闯进来的人。

晚安抬眸,这才看到闯进来的女人,是个艳丽十足的女人。

就在晚安看向她的时候,那女人也警惕戒备的打量晚安。

“逸风,这女人是谁?”那女人撒娇的扭着身子朝严逸风靠去,一脸的娇媚。

严逸风脸色淡淡,根本不理女人。

“我先回去了!”晚安抓起自己的包包,不想再呆下去。

“我让小千送你!”严逸风点点头。

这时候,晚安脸上也恢复了往日了优雅和完美,她朝严逸风和那个娇媚的女人微笑点头,优雅的离开。

在那个小千的护送下,晚安终于从鲜花酒吧出来,才觉得如释重负。

她怎么会答应严逸风来这里的,还搞出了这么多的误会。

想到刚才自己差点被严逸风吻到,晚安的心里就微微有些不舒服。

“大嫂,我开车送你回去吧。”小千一脸讨喜的站在晚安身边,体贴的问道。

“我不是你大嫂!”微微蹙眉,晚安解释道。

“很快就是了!”小千还是一脸笑,肯定道。

晚安无语……

“算了,我还是自己打车回去!”晚安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小千立刻上前,为她拉开车门:“大嫂请”

“……”

上车,她重重的甩上了车门,眉头紧蹙。

“大嫂再见!”像是无视晚安的不满,小千满脸带笑朝出租车挥手致意。

终于,看着车子绝尘而去,小千才放下挥舞的手,喃喃自语道:“大嫂真是有个性!”

晚安气闷的坐在车里,真是一群怪人!

从鲜花酒吧出来不过才下午一点,晚安让出租车直接回了自己的小公寓。

她想要回家洗个澡,然后再去看看爸爸,给爸爸带些心脏的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