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做奶水边喷h 十九岁韩国免费观看

南城西郊,秋风瑟瑟。

沈无双站在树林间,小手紧紧捏着衣角。

“紫儿姐姐?”她的声音微抖,喊着自己贴身婢女。

刚才婢女突然离开,只嘱咐她在原地等她。

可她等了许久,寂静的森林偶尔划过一声兽吼,吓得她脖子一缩。

纵使她从小胆大更是出自将军府,但一个人被仍在树林之中,着实有些紧张。

突然,一阵沙沙的落叶声响起。

沈无双猛地转身,一只力道很大的手拿着毛巾捂住她的口鼻!

一股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

是迷药!

沈无双立刻屏息,好在没吸入多少。

她这是被绑架了!

几乎下意识,她反手就要去点身后人的穴位,奈何力量悬殊,挣脱不得。

她运功,牟足了力气从猛踹了那人好几脚,可依旧未能成功。

身后的人一阵闷哼:”臭丫头,敢踢老子!”

然后她就被被狠狠地扼制住,一掌拍在她的后脖颈。

沈无双被打得一阵恍惚,深知力量不敌,她偷偷将身上的衣带扯下来。

希望父亲沈岩在发现她不见后,可以找到她做的记号。

然后她便假装昏迷,手脚也渐渐垂了下来。

那人松了口气,一个麻袋套在她头上,往马上一扔,扬长而去。

麻袋套上来之前,沈无双瞄到了此人腰间有什么在闪烁着,很刺眼。

她努力回忆被劫走的位置,似乎不远处有棵被砍断的树。

这时她听到外面有铜币碰撞的交易声音。

她被带着走了很远,她耳边一直有铜币碰撞的声音。

她也在努力记着马儿奔跑的方向。

这人绑架自己,并没有灭口,估计是图财吧。

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沈无双被丢在了地上。

等到”砰”的关门声,她缓缓睁开了眼睛,此时她正身处一片荒宅中。

沈无双小手轻轻支起小身板,盘腿而坐。

小眼睛淡定地环顾了一下四周。

临危不惧,审势而动,这是父亲沈岩从小叮嘱她的。

她起身,开始寻找逃跑路线。

可惜,路线没摸着,倒是让她捡了个漂亮的小男孩。

那男孩估摸比她大了四五岁

高挺的小鼻子,眼角细长好看,轮廓分明。

她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男孩子!

比哥哥沈子衡还好看!

沈无双调皮的用小手捏了捏男孩的脸。

一声嘤咛,男孩睁开了星空般明亮的双眼看着她。

小哥哥睁开眼好像更好看了!

沈无双脸”唰”的一红,背过身去。

她怎么捏了一下他的脸,他就醒了!

这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

落地沉稳的又急促的步伐,来者不善!

沈无双轻轻一跳,跳上了房梁,身子不稳地晃荡了一下。

对了,那个男孩呢?

她向下看去,正碰上男孩抬头也在看她。

男孩震惊:这姑娘竟还会武功?

沈无双一脸诧异:嗯?这家伙不会武功?看着长得高高的,真弱。

她轻快的跳下,想把男孩抱上去。

小手抱住他的腰,纹丝不动。

居然能这么重!

沈无双哀怨地看了他一眼。

小男孩一脸无奈。

这时脚步声逼近,门外照着的影子即将推门而入!

来不及了,要被发现了!

沈无双环顾四周,立刻牵着男孩躲在了破布后面。

“嘘——”

沈无双竖起食指轻轻靠在男孩的唇边。

如触电般的麻感,男孩一双星眸直直地盯着她。

这女孩究竟是何人,如此胆大不惧。

沈无双黝黑的小眼睛有神的盯着外面。

门被推开,沈无双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出。

却没有注意到男孩那精致的脸上微微勾起的嘴角。

“赶紧把这两只带上运走……”走在前面的人突然瞪大了眼睛。

“怎么回事?两小兔崽子跑了!?”他一声暴怒。

男孩有些赞赏的看了眼沈无双。

明明只有十一二岁的样子,此时此刻竟能临危不乱,甚至还担忧他人的安危。

换做寻常孩子早就哭闹不停了吧。

“锵”一声尖锐的利器出鞘声。

沈无双熟悉这种声音!

她小手猛地握住男孩的手,紧紧攥着!

“别怕。”

她虽然害怕,但还强装镇定安慰着男孩。

男孩淡淡看了她一眼,如此境遇,仍然没有选择抛弃别人自己跑路么?

而且自己明明害怕的样子反来安慰他。

这时脚步声缓缓逼近,沈无双小手指甲深深抓入身侧的泥土中。

她没有趁手的武器,只能扬沙土了。

冰冷的剑光缓缓探了进来。

在拿剑人进来的刹那间,她抓起一大把沙土,猛地砸向那人的眼睛!

“啊——”一声惨叫,拿剑的壮汉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蠢货快进来,我看不见了!”

壮汉叫着自己的同伴,四处乱抓:”小兔崽子,抓到你劳资扒了你的皮!”

他手上的剑光一晃,沈无双眯眼注意到了那人腰间的令牌!

沈无双拉起男孩直往外面冲!

“小兔崽子,敢阴老子!”拿剑壮汉睁开通红的双眼,凶狠地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

破布外的壮汉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看见两小只跑出来准备拿剑去砍。

锋利的刀剑即将落下,男孩凝聚内力,刚想出手,身边的沈无双将他护在了身后。

男孩微愣,收回了自己的内力。

沈无双伸腿踢倒了一旁的凳子,用内力狠狠地砸过壮汉的膝盖骨。

壮汉一记吃痛,往前倒了下去,正好扑倒了身后眯着眼的另一个人。

“啊哟——你个蠢货!”

两人互相埋怨,一个脚疼一个眼瞎,胡乱缠绕在了一起。

趁着这时间,两人与他们拉开了一段距离。

男孩愣愣地看着沈无双牵着他的手,他竟然被一个小丫头拉着手逃跑!

“小兔崽子给老子站住!”

身后一瘸一拐的两个人追了上来。

站住?你当我是傻子吗!站着等你们砍?

沈无双还回头做了个吐舌的鬼脸。

这一下可惹火了两个人,掏出腰间的匕首朝她飞了过去!

“嘶——”

沈无双一记吃痛,她的右臂处被划了一道口子,鲜红的血缓缓地渗出。

男孩皱眉,这傻姑娘,也是够勇敢的!

“你快走,他们快追上来了!我去引开他们!”

密林中,沈无双轻轻推开男孩,只身拖着血迹往反方向跑了。

男孩看着她的背影,内心起了一丝涟漪。

萍水相逢,这傻姑娘居然舍身相救!

“这世上还有你这么蠢的丫头。”

男孩想追,但思索后,还是收住脚。

他一个人难敌四手,唯有和他的人汇合,才能救出这丫头!

“傻丫头,撑住啊。”男孩转身,有计划似地往后跑去。

不知过了多久,沈无双手臂上的刺痛愈来愈烈。

身后追击的脚步声也越来越近了。

沈无双觉得身心俱疲,脚步越来越沉。

她是不是要死在这里了?

这么小的她,从来都不觉得,原来死亡可以如此的近。

“噗通”一声,小小的身体支撑不住,狠狠地倒了下去。

身后两个壮汉追了上来。

几声刀剑碰撞的声音,身后的脚步声渐渐消失了。

几个黑衣死士收回手中的利剑,两个壮汉被他们一刀了结。

“殿下。”

死士纷纷向缓缓走来的男孩跪下。

男孩静静地看着地上的沈无双,冷酷的眼神中似乎闪过一丝温柔。

“殿下,此人今日留不得!”此时身侧的一名死士准备对沈无双下杀手!

殿下部署帷幄至今,断断不能被人发现!

“不杀!”男孩及时阻止,淡淡道,”带走。”

就在沈无双被抱起的那一刻,远处传来了马蹄声。

“殿下,是沈岩大将军。”暗处的暗卫”嗖”一声从远处飞了过来报备。

男孩眼神复杂的看了沈无双几眼。

沈岩怎会突然来这?

莫非和这丫头有关系?

罢了,既然是沈岩,这丫头便没有危险了,自己带着她反而不方便。

“撤。”男孩面无表情的拉了拉缰绳,余光瞥了眼地上的沈无双,飞驰而去。

沈无双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自家的床上。

她睁开朦胧的双眼,环顾了四周。

这是在她的房间?她怎会回来的?

这时,守在床沿的苏烟感受到动静,睁开了眼睛。

苏烟看见苏醒的沈无双,激动地一把抱住她:”双儿,你终于醒了,吓死娘亲了!”

苏烟摸了摸沈无双的额头,舒了口气:”伤口引起的发烧终于退了,你都躺了三天了。”

沈无双一惊,三天?

她忙问道:”娘亲,我是怎么回来的?还有,还有一个小男孩呢?!”

苏烟看着她焦急的样子,缓缓说道:”你父亲发现了你做的记号,沿着轨迹找到了你。”

“只是,你说的什么男孩,并未见到。”

看着沈无双回来的时候满身是血,苏烟都心疼死了!

沈无双恍然,是爹爹救了自己!

她是沈岩将军的女儿,沈家三小姐,沈无双。

如今边境战乱,流民走寇,很是不太平。

那日她随一个信任的婢女出门,殊不知就这么被卖了。

“双儿啊,等你伤养好了,为父便教你习武。”

这时,沈岩从门外走了进来。

“这次的事情恐怕和别国的流寇有关,地方官员背地勾结,如今只知道这带双儿出去的婢女是西凉国潜伏而来,已经吞药自尽,尚且没有任何头绪,双儿习武,日后至少要能保护自己。”

“夫君!”

苏烟眉头微皱,想要阻止沈无双习武。

但是此时的沈无双十分开心:”太好啦,谢谢父亲!”

沈岩给了苏烟一个安心的眼神,苏烟看了眼沈无双,叹了口气。

当沈无双还牙牙学语之时,抓阄抓的便是舞刀弄枪的玩意,从小就喜欢得不得了!

她天资过人,看别人练之后便能自己融会贯通!

沈岩不想她锋芒毕露,这才一直宠着她不让她碰武学。

如今绑架事件后,他还是希望能教她一些防身的本领!

即使不想让她锋芒毕露,如今这乱世,没有一点本事怎么对付豺狼饿虎。

他们将沈无双保护得再好,也难免会有纰漏。

这次混进沈府的婢女,便是西凉国的人。

自从沈无双开始习武,早晚都刻苦练功。

沈岩更是将沈家的绝世武功都传授给了沈无双。

长子长女善文,皆不如她的慧根。

看到沈无双进步超群,老父亲很是欣慰。

三年后。

一抹倩影翩然而过,从将军府的屋顶缓缓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