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里我扒了岳的内裤 岳好紧好湿夹太紧了好爽矜持

谢承启:“……”这秦昊钰竟然名声这么臭,见路艺艺一副气鼓鼓的模样,谢承启就是一阵好笑。也不知道是笑路艺艺对秦昊钰的不满,还是笑其他。

江芷湘:“……额,老板,您快点回去吧!麻烦您了。”江芷湘打破了突如其来的尴尬。

“嗯。”谢承启轻声应了一声,“那你好好休息。”之所以说这句话,是因为他觉得江芷湘很有可能走了很长的路。那段路可是刚刚修好的高速公路,路好走是一方面,关键是没有公交车。

“嗯,那您路上小心。”

直到谢承启的车开过拐角,路艺艺这才一脸八卦的对着江芷湘挤眉弄眼:“湘湘,这人可比秦昊钰强多了。”

江芷湘看了路艺艺一眼,伸出一根手指头戳了戳路艺艺的脸颊道:“好了,想什么呢,你这就一见钟情了?”

“呸呸呸。”路艺艺转过脸一脸嫌弃的说:“你才是想什么呢,能不能靠点儿普。”路艺艺脸上虽说是一脸嫌弃,然而却挽住了江芷湘的胳臂:“走上楼,好好跟我说说你的故事。”

路艺艺为了逃避家里母亲、父亲大人的唠叨,这才来这幸福小区租了单身公寓,一室一厅一卫一厨房,与秦昊钰的别墅自然是没法比,可是却乐的自在。一进门是一个小小的客厅,左手边是卧室,右手边是卫生间,直走是厨房,阳台在卧室,很简单。

而江芷湘一进门,就看到了乱糟糟的客厅,零食袋子丢的到处都是,就连衣服在客厅竟然也有。

江芷湘嫌弃的看着眼前的环境,路艺艺偷偷吐了吐舌头,“好了好了,别介意随便坐。”

“这还哪能坐?”江芷湘叹了口气,江芷湘上前自觉的给路艺艺收拾。

而路艺艺一副心安理得的模样坐到江芷湘收拾好的地方,眨着好奇的眼睛问着忙碌的江芷湘:“湘湘啊,你和那秦昊钰又发生了什么?”

江芷湘收拾垃圾的手一顿,缓缓坐到了路艺艺的身边:“没什么,就是又吵架了而已。”

虽说江芷湘说的轻松,可是路艺艺却看得出江芷湘有些生气。

路艺艺伸手拿起桌子上的薯片,俨然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江芷湘叹了口气,她现在能说话的也就只有路艺艺这么一个了,就连江母,她也只能是说一切都好。

于是,江芷湘慢慢的讲出了她这次去秦家老宅的经历,很普通,可是在讲到秦昊钰生气竟然让江芷湘下车的时候,路艺艺眼都瞪大了,拿着薯片的手也气的有些发抖,就好像是她自己亲身经历一样。

等江芷湘说她自己走了将近两个小时之后这才遇上谢承启的时候,路艺艺“啪”的一声,将手中的袋子拍到了桌子上,“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好他个秦昊钰,亏他还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少爷,现在看来就连流浪的乞丐都不如,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哎呀,我去,我这暴脾气。”

说着就跳下了沙发:“走!”

江芷湘连忙眼疾手快的拉住她,“你干嘛去?”

“干嘛去?干架去,竟然这么欺负人,真当你好欺负啊。”说着就往外冲。

江芷湘连忙起身拉住路艺艺,虽说路艺艺这是为了自己好,江芷湘也很感动,可是,路艺艺这样去,吃亏的总归是她,也不想想秦昊钰是谁,就单单那几个保镖,一人一个手指头就能把路艺艺摁趴下。

“好了好了。”江芷湘安抚道:“别生气了,我来找你可不是让你陪我生气,然后让你去打架的。”

路艺艺看向江芷湘。江芷湘将路艺艺强行拉到沙发上坐好:“好了,别气了,我都已经不气了,你气什么。”

“你还说。”路艺艺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说你,他急着赶回啦给那个什么容云芸过生日,你这个时候就应该直接打电话给秦老爷子,就是不给秦老爷子说,你拿着当个证物也好啊!再说,他让你下车你就下车啊,就应该不下车,再怎么说他名义上的妻子还是你,要是我,吼他都算是轻的。”

路艺艺显得比江芷湘还生气的模样,一副气不过随时要去干架的模样惹得江芷湘一阵发笑。

“你还笑,还有心情笑。”路艺艺咬着牙说道。

江芷湘觉得两个人的角色好像反了过来一样。

“你说你,为了什么报恩,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哪里还兴报恩这一套, 你以为你是白娘子啊,就算你说白娘子,秦昊钰也不是那个许仙啊。”路艺艺正色道:“我劝你还是离婚吧,你看你才二十四,性子、样貌、身材、学识,哪里也不差,干嘛非要挂着秦昊钰这个不长眼的歪脖树?再说恩情都是爷爷辈的了好嘛!就算是伯父知道你离了婚,他也不会怪你的。”

路艺艺苦口婆心的劝着,“你看你现在,直接阻断了未来多少好男人的追求?即便是秦昊钰有钱,长得也不赖,可你看他这死性子,就应该一辈子打光棍才是最好的,你干嘛这么死心眼。”

路艺艺说的口干舌燥,对着江芷湘就是一阵轰炸,让江芷湘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见江芷湘不说话,路艺艺无奈的对着天花板呼出一口气,“算了算了,知道你死心眼行了吧!”说完,路艺艺就站起身。

江芷湘一惊,连忙伸手拉住路艺艺,“你又要干嘛去?”

路艺艺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我就去拿个东西,你干嘛?就几步远还不放心我?”

“去,我是怕你在自己家里迷路。”江芷湘没好气的说。

路艺艺又是一个大白眼。

路艺艺去了一趟卧室,一分钟后又回来了,手里拿了一把钥匙。

“呐。”

“什么?”

路艺艺拉过江芷湘的手,把钥匙塞了进去:“我家里缺个打扫卫生的,你随时可以过来打扫。”

握着小小的钥匙,江芷湘心中一暖,鼻子一酸差点就要落下泪来了,一个人将钥匙交给你,这是绝对的信任,而路艺艺对江芷湘的信任那是毫无保留的,路艺艺是她江芷湘最好的朋友】闺蜜,也将是永远的。

路艺艺一脸嫌弃的说:“哎哎哎,你可别激动哭了,我这可没纸。”江芷湘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抽纸,然后笑了,路艺艺也笑了。

多年的情意,说“谢谢”太见外了。

“对了,你老板是怎么回事?”路艺艺一脸的八卦。

江芷湘收敛了情绪,“我老板?怎么了?”

“哎,我看你老板可是比秦昊钰那混蛋强多了,而且对你这么好……”

眼看着路艺艺越说越偏离轨道,江芷湘连忙打住,“我们只是正常的上下级关系,你可别想歪了。”

“哎,你们老板有女朋友吗?”路艺艺跳跃性的问道。

江芷湘疑惑的摇了摇头,“好像没有,不过我们公司的李佳彤可是……”

“没有女朋友就好。”路艺艺大喝一声,“你快点离婚,和你老板发展发展。”

江芷湘被路艺艺跳跃性的思维弄得哭笑不得:“你这是画小说漫画画多了吧,怎么想一出是一出。”

路艺艺傲娇的冷哼一声,“反正我是支持你离婚的。”

江芷湘微微出神,似乎所有的人都在支持自己离婚,似乎所有人都在以为自己是有目的的。

“哎呀,不跟你说了,今天我要画两番。”路艺艺大叫一声,踢踏着拖鞋就往卧室里跑,而江芷湘见路艺艺一惊一乍的样子,好笑的摇了摇头,然后认命的帮路艺艺打扫卫生。

终于打扫完了,江芷湘锤着自己麻木的双腿,终于在沙发上躺了下来。本来打算休息一下的,没想到竟然就这样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身上披了一件外套,而且已经下午五点了。江芷湘这一天除了早上吃了一点饭,中午在飞机上喝了杯牛奶在路艺艺家里吃了点面包和零食之外,基本是没有吃饭的。

走到路艺艺的卧室外面看路艺艺,路艺艺正在专心致志的画着漫画。认真起来的路艺艺这才显现出她比较淑女和有才识一面。

江芷湘敲了敲卧室门,站在门口问道:“艺艺小才女,我们出去吃饭不?”

路艺艺伸了个懒腰,“好啊,走。”

路艺艺边抱怨着江芷湘竟然睡这么久,要不是等她江芷湘,她肯定早就下楼吃饭了。

江芷湘晚上就和路艺艺睡在了一张床上,仿佛又回到了学生时代,两个人挤在床上谈天属地聊未来的日子。

晚上路艺艺很是兴奋,拉着江芷湘说了大半夜,直到说累了,这才睡过去。

早上醒来,江芷湘有些头重脚轻,揉了揉脑袋,想着应该是睡晚了的关系。

江芷湘的电脑在秦家,就连谢承启给的那一打资料也在秦家,在路艺艺家里无聊了,只能拿了路艺艺画漫画的笔,懒散的一会学着路艺艺画漫画,一会又在自己随手画出的建筑设计图上填上几笔。

画着画着,却突然灵机一动,有了一个奇妙的主意,可是一闪而过,快的江芷湘抓不住,连忙拿着笔奋笔疾书。

不知不觉之间,两天的休息时间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过去了。

周一江芷湘一起床,就觉得鼻子有些难受,嗓子也有些痛感。想着自己应该要去买些感冒药才行,便小心的关掉闹钟,边小心翼翼的起床。

路艺艺还在睡觉,路艺艺大学一毕业,也干了几份兼职,可是却都不顺心,不是嫌弃这个就是觉得那个不好,弄得她都没有时间画漫画了,最后索性辞了工作,一心在家里画漫画。

可是老爹老妈却嫌弃她总是呆在家里,于是路艺艺索性在外面租了房子,高兴了就画上几番,不高兴了就睡一觉,没灵感了就出去溜达溜达或者上上网,倒是轻松。

江芷湘看着路艺艺耸着鼻子的样子,轻轻一笑,或许这就是追求自己梦想的快乐所在吧,即便是工资不高,甚至可以说是入不敷出,可是却很快乐和轻松。

江芷湘给路艺艺扯了扯被子,她很羡慕路艺艺也很佩服路艺艺,一个小姑娘,竟然敢这么自己闯。

稍稍收拾一番,江芷湘也就出了门。

“芷湘。”刚来到公司大门口,谢承启就刚好看到了江芷湘的身影。

然而江芷湘却没有回头,似乎没有听见。

“芷湘……”谢承启慢慢开着车,又喊了一声。

“嗯?“江芷湘惊愕地冒出一个字。

她立马反应过来,表情有些失色,急忙解释道“对不起谢总!我没听到……”

江芷湘站住看向谢承启。

谢承启笑了一笑:“没事,不用这么怕我,现在还不到上班时间,我们还是朋友,不是上下级。”

“额……”江芷湘也跟着一笑。

“那你去上班吧,走路小心一点,看你没精打采的。”谢承启边说着,边对着江芷湘摆了摆手,边摇上了玻璃开车去停车场。

江芷湘强打了几分精神,慢慢走向公司大楼。

江芷湘不知道的是,这一幕正好被不远处的李佳彤看到,她本就倾慕谢承启,这下又有得江芷湘受的了。

正当江芷湘准备按电梯关门时,李佳彤一步跨进来。

“不好意思啊,借过。“然后故意朝江芷湘那边一挤,将江芷湘挤到了角落。

在这几秒钟,江芷湘敏感的闻到了李佳彤身上的香水味,是那种魅人的,性感的味道,涂在李佳彤身上与她曼妙的身姿相得益彰。

出了电梯,江芷湘轻轻地揉了揉鼻子,她不习惯这种“刺鼻“的香味,她喜欢的是那种淡淡的清香,温和不霸道。

江芷湘像往常一样,在经过自己座位时挨个挨个给同事打招呼,脸上带着标志性的微笑。然后她像往常一样拿起桌上的水杯朝休息间走去,准备倒杯温水。

江芷湘对养身还是小有研究的哦,上班前她每天早上都会喝一大杯温水,促进身体基本的代谢,毕竟上班族嘛,一坐就是一天,对这方面还是得注意。

她步履轻盈地来到休息间,刚接好一杯水,转身准备朝工作的地方走去的时候,

“啪”的一声,杯子摔在了地上,打破了原本的平静。是她转身没注意,撞上了李佳彤,水得亏不是热水,仅仅浸湿了江芷湘的外衣和裤脚,没有烫伤。

“哎呀,真不好意思,你没事吧!”李佳彤假惺惺的关心道。

江芷湘见李佳彤这副模样,就知道李佳彤是故意的,她退后半步,蹲下身子将杯子捡起来,然后摇了摇头说“没事”,然后转身与李佳彤擦肩而过。

李佳彤看着江芷湘离开的身影,冷冷一笑,早上看到的那一幕,李佳彤怎么可能轻易放过江芷湘,不使使小把戏看江芷湘出丑,她怎么可能罢休。

而此时江芷湘满脸受了委屈,一副可怜中带着生气的表情走向工作桌。

她不明白为什么自打自己进了公司,李佳彤就对自己有如此大的成见,处处与她作对。上次的设计图事情,虽说没有证据,但是江芷湘却觉得极有可能是李佳彤,因为那天中午没有去吃饭的也就几个,而看到她把设计图放到键盘底下压着的的,就只有李佳彤。

江芷湘坐在位置上一边擦拭着被打湿的衣服,一边低头沉思。

“芷湘,你怎么了,没事吧?”旁边的同事见状礼貌性地关心道。江芷湘从刚才的猜想中回过神,接忙笑着脸客气地答道:“没事,接水大师了衣服而已。”

同事见她没什么事,转过身去继续工作。

公司虽然有不明目的的李佳彤经常找自己的麻烦,但还是有很多容易相处的好人,这一点对江芷湘来说也算是一个安慰了。

终于结束了忙绿的一天,江芷湘抖了抖肩,试着放松放松疲惫的身子。回首一看,周围的人已经走了七七八八,江芷湘现在也不怕回秦家的别墅晚了被秦昊钰耳提面命的说什么“秦家面子”和“身份”什么的话,慢悠悠的站起身,准备收拾离开。正在这时,又是这个熟悉的声音叫住了自己。

“芷湘,你还没下班?”谢承启问道。

江芷湘摇了摇头,却没说自己待到这么晚的原因。

“没吃饭吧,正好,一起吃饭去吧,知道有家刚开的法国餐厅不错。”谢承启自然的说道。

江芷湘略一思索,不应当是谢承启请自己吃饭,而应当是自己请谢承启吃饭才对,“不过,谢总,我应该请您吃饭才对。”

“哦?”谢承启一想,也就明白了,江芷湘是要些谢谢自己那天载她。

谢承启朗声一笑,“那好,我可就不客气了。”

江芷湘也是一笑:“谢总,您还是客气一点好了,我们小职员的腰包经不起您的一顿饭。”

“哈哈,秦家的少奶奶……”还怕付不起饭钱?后面一句话谢承启见江芷湘的脸色有些难看,只能生生将话吞了回去,“那好,为了你的腰包着想,我们去吃……大餐。”

见谢承启一副要将她吃穷的模样,江芷湘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来到停车场,“请吧,江芷湘女士。”谢承启一边开玩笑似的说道,一边拉开车门,弯腰请江芷湘进去。他一脸的笑容,依旧那么温柔,那么令人无法拒绝。

一路上,他们都没怎么说话,车上一首音乐,打破了原有的尴尬。

“喂,湘湘啊,你怎么还没下班啊?”路艺艺委屈巴巴的声音从电话传来,江芷湘轻笑着赔不是,“我今天在外面吃,你有什么想要吃的吗?”

“在外面吃不带着我,没义气,路艺艺控诉。

江芷湘扫了认真开车的谢承启一眼,对着那边的路艺艺说道:“我和同事一起吃饭,你想吃什么我帮你带回去。”

“好吧,好吧。”路艺艺有些失望的说,“我要吃鸡排,还有炒年糕还有奶茶或者兰州拉面也行,老规矩,你别忘了。”

“行行行。”江芷湘无奈的应了下来。

后来路艺艺又嘱咐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谢承启有些纳闷,这江芷湘不是住在秦家,怎么还要带饭回去?难道现在还住在那个路艺艺家?想到这里,谢承启心底竟然生出一丝窃喜。

意识到自己的想法不对,谢承启这才连忙打住。

“是路小姐?”谢承启试探着问道。

江芷湘将手机放好点了点头。

“不如把陆小姐带出来一起吃饭吧。”谢承启提议。

“算了,不太好。”江芷湘想着自己和谢承启吃饭是为了感谢之前谢承启载自己一程,带着路艺艺会不会……

“没事,三个人吃饭反而热闹,更省下把饭带回去的精力。”谢承启并不在意。

“那好。”江芷湘也不推辞,拿出手机给路艺艺打电话。

“喂,艺艺。”

“怎么呢?”

“你的稿子画完了吗?我们一起吃饭吧。”

“真的?你不用跟同事一起吃了?”路艺艺问道。

江芷湘看了谢承启一眼,“顺便带上你,他同意的。”

“他?男他还是女她,竟然还只有一个?”路艺艺八卦的心又升腾起来。

“额……别八卦了,出不出来?”江芷湘打断路艺艺的八卦。

“当然了。”

“那好,你在……”江芷湘看向谢承启,示意谢承启说地点。

谢承启立马会意,“在那个小区不远处的星巴克见面怎么样?”

江芷湘立马把谢承启的话传达过去。

“谢总?”路艺艺一看到江芷湘所谓的“同事”当即就惊呆了,什么时候江芷湘和谢承启的关系这么好了?就是因为送了一程路的关系?路艺艺莫名其妙的想着。

“呵呵,不要叫我谢总了,不是生意场上,又出了公司,我只是和你们一样,叫我承启就好了,要是可以,我还巴不得与两位美丽的小姐做朋友呢。”谢承启的话幽默而又有分寸,逗得路艺艺大笑起来,“那感情好,以后你就是我的男闺蜜了。”路艺艺丝毫不认生的与谢承启攀谈。

谢承启从镜子里看了坐在后座的路艺艺一眼,也跟着笑了,“好,女闺蜜。”

于是,迟于江芷湘与谢承启认识的路艺艺,反倒与谢承启成了“好闺蜜”,这个是江芷湘莫名其妙的。

“去哪吃饭?”谢承启询问两位女士的意见。

“不是去你说的新开的法国餐厅?”江芷湘偏头问道。

“好。”谢承启往那边开去。

江芷湘紧了紧自己的腰包,却只能在心底叹了口气,一个月的工资不知道够不够一顿饭。

终于,车子一家名为“巴黎记忆“的法式餐厅门口停下来。

谢承启绅士地为她和路艺艺开门,然后引导她进去,谢承启玩笑道:“放心,这顿我请你,算是谢谢你的设计图让公司的名气更上一层楼。”

“这……谢总,不用了,那件事是我应该做的,所以这顿还是我请您好了……”

“好了,这顿我请你,下次你请我好了。”说这句话的时候,谢承启也是有些私心的。

江芷湘却没往深处想,还要说什么,就被谢承启请进了餐厅。

走进餐厅,江芷湘认真地打量着四周。这间餐厅整体布局都是那种典型的新古典主义的法式风格。屋内的建筑线条分明,凹凸有致,尤其是颜色稳重大气,四周都充满了一种华贵的气息。

餐厅里还有形形色色的外国友人,整个氛围有种很自然的国际范。

她很喜欢这种风格,也不知道谢承启是不是知道她的爱好,当然她不敢继续妄自揣测。

可是最吸引她目光的是那个正在认真弹着《童年的回忆》漂亮的女子,她脚步缓缓地靠近,然后闭上眼安静的欣赏着。

这是查理德克莱德曼的曲子,他是法国天才级的钢琴师,是她最喜欢的一位钢琴家。这首《童年的记忆》是她曾经最爱的曲子。江芷湘沉醉了。

谢承启不忍打扰江芷湘,他也安静地坐在一旁,陪江芷湘一起听着,沉醉在音乐的世界中。谢承启慢慢地释放开时刻紧绷的神经,就在此刻,他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

而路艺艺看着两个人偷笑,心里想着这谢承启成熟稳重,而且又幽默风趣,比那个秦昊钰好了不知道多少倍,要是自家闺蜜能够……那一定会幸福的,只是不知道江芷湘离不离婚,真是的。路艺艺一会偷笑,一会又苦着脸,引得不少客人看向她。

直到这首曲子结束,江芷湘才反应过来自己是来吃饭的。

“不好意思,我太喜欢这首曲子了。“江芷湘一脸满足而又歉意的解释道。

“我知道,我也觉得很好听。我还得谢谢你呢,要不是你,我也不会欣赏到这么美妙的乐曲。”谢承启仍旧是一脸微笑。

“我有点迫不及待地想尝尝他们的招牌菜了呢?”路艺艺恰当的声音打断了两个人之间对音乐的交流,不为别的,只是因为这些曲子不是她的口味,她根本听不懂好嘛。

“好,点餐。”三个人走到一个视野较好的地方坐好后,谢承启把餐单递给两位女士说道。

“额,你点吧,这顿饭是为了请你。”江芷湘又把餐单推了过去。

“你是女士,自然应该你点。”谢承启十分绅士的把菜单又送到了江芷湘面前。

路艺艺看着两个人来回谦让,翻了个白眼,这等到吃饭都要后半夜了。

“我来点好了。”路艺艺不客气的拿过桌子中间的菜单,不就是点个菜嘛,至于这么来回谦让吗?

最后,还是让路艺艺点菜,三份牛排,因为谢承启开车也就没点酒,又点了两份布丁一份鹅肝酱。幸好的是,这家餐厅新开,价格没有高到吓人,而路艺艺也为自己闺蜜的钱包考虑没有选最贵的。

愉快的吃完晚饭,天已经黑了。

“还要出去玩吗?”谢承启询问着两个人的意见。

江芷湘摇了摇头看向路艺艺,路艺艺也摇了摇头,我要去买宵夜。

“你刚刚是没吃饱?”谢承启奇怪的问道。

路艺艺撇了撇嘴,“宵夜和晚饭是两码事。”

谢承启轻笑一声,“好吧,去哪?”谢承启表示他不懂路艺艺的奇怪思路。

“就路边好了。”路艺艺说的随意。

谢承启:“……”这是吃什么都行的意思吗?

谢承启从前方的镜子里看了后面的路艺艺一眼,又疑惑的看了江芷湘一眼,江芷湘给了一个无奈的表情。

三个人下了车,路边上都是一些小店还有一些在外面摆摊的小贩,一般情况下,谢承启对于这种小店是连看都不看的,可是无奈路艺艺似乎比喜欢那个西餐厅还喜欢,就只能由着路艺艺了。

路艺艺也仿佛脱缰了一般,四处看着吃的,江芷湘与谢承启走在后面。

“那不是你那新婚妻子吗?”容云芸望着一闪而过的江芷湘与一位男士相谈甚欢的样子,故作惊奇的说道。

“两个人好像谈的挺融洽的。”容云芸边观察这秦昊钰的脸色,边故作随意的说道,“不过那男的好像长得不错。”

虽然车子过去了,可远远的秦昊钰就看到江芷湘了。

“这么快就按捺不住了……还真是水性杨花。”秦昊钰强忍心中的愤怒,他要维持男人应有的面子。

“你看错了吧,怎么可能是她!”秦昊钰生硬地解释道,眼神中带着无法掩饰的怒气。

在秦昊钰身边这么多年,容云芸什么没有学会,可就是揣摩秦昊钰的心这门本领学的可是炉火纯青,不然秦昊钰怎么可能让她在自己身边这么久。一个不会看脸色的蠢女人他是不会接受的。

“可能吧!”云芸瘪瘪嘴不屑地说道。她知道再说下去可能秦昊钰会直接把她丢下去然后直接离开。

路艺艺买了东西回来,手上拿着炒年糕,还有台湾烤肠、北京爆肚、三个鸡腿,外加蛋挞。

谢承启都惊呆了,看向路艺艺,又忍不住打量起路艺艺,果然人不可貌相啊,看着这么娇小的一个小女生竟然这么能吃。

“吃吗?”路艺艺十分大方的给两个人分享自己的战利品。

谢承启摇了摇头,他一般是不吃宵夜的。

“好吧,来湘湘给你个鸡腿。”没等江芷湘说话,路艺艺就垫着一次性手套给了江芷湘一个鸡腿。

江芷湘看着油腻腻的鸡腿,但是没等拒绝,路艺艺已经塞到了江芷湘手中,江芷湘只能无奈的接在手中。

江芷湘吃了几口,就觉得实在是吃不下了,只能可怜兮兮的又还给路艺艺,路艺艺也不嫌弃,继续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