俱乐部换娇妻大杂交 被十几个男人扒开腿猛戳

苏六月只是觉得倒霉,带着孩子回国只想努力工作过安定的生活,结果遇到个超级大变态的老板,正式上班第一天要她当保洁。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又遇到当年那个杀千刀的混蛋。

她真是觉得自己倒了八辈子的霉,同一天遇到两个瘟神。

而且这个更过分还是来算账的,要不是看在他是孩子的父亲,苏六月真想送他去牢里关上一辈子。

苏六月越想越气不过,咬牙切齿走上前,踮起脚尖一把揪住他衣襟。

尽管她看起来凶巴巴的样子,但是这个身高上没有优势,即便瞪眼抬头,以皇甫珹的视线看下去,丝毫不构成威胁。

反而是她娇小玲珑的身躯,映入男人眼帘中,近在咫尺的女人有双好看的桃花眼,浓密的睫毛如同蝴蝶展开的翅膀,扑闪扑闪有些可爱。

精致的五官完美展现在眼前,她宽松的衣服下,男人清楚那是多么有料的身材。

那一夜,紧紧贴在他胸口没分开过。

想起过去疯狂的夜晚,男人心头有些燥热,面对女人愤怒的表情,勾起一丝玩味的笑意。

“你那么大的火,要不要我帮你灭一下!”

“你这话什么意思?”

“当然是重温那个晚上的激情,保证你什么火气都消除,不然你觉得我找你做什么。”

苏六月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不要脸的臭男人居然恬不知耻说出这种话。

她挥起手要打下去却被男人警惕盯着,清楚自己弱势没办法得逞,苏六月故意转移目标,抬手时却是迅速出脚,直接对着他膝盖骨踢过去。

过于自信的皇甫珹是防不胜防!

苏六月清楚了解每个人身体穴位,这一踢居然让皇甫珹弯了腰,得逞后的苏六月是哈哈大笑,却看得身后的高驰胆战心惊。

珹爷到底怎么了,在医院那样为难苏六月,这私下有换了副装扮来找虐。

尤其是皇甫珹吩咐他装扮破洞牛仔裤和皮夹克时,他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甚至还穿上去问他。

‘自己像不像混混。’

高驰哪敢说实话,直呼不管珹爷穿什么样的衣服,都是全世界最有贵气的人。

而这句话的结果是他头上多了一个包,之后他让皇甫珹收敛一点就像混混,毕竟他目前的样子,混混真的比他好太多。

“你这个混蛋别想欺负我,小心对你不客气。”

“你敢偷袭我!”

“是你先厚颜无耻,我可警告你,今后再敢说这种话,我毒哑你,还有你这混混既然要算账,那好,我今天就把我们之间的账算清楚,让你知道给我造成了多么大的损失。”

原本心头就又气,岂能放过他。

苏六月可不是任人欺负的,她拉起皇甫珹绕到医院后面一片草坪上,拿出随身携带的小本子,翻到最新的一夜。

“你先说自己有多少存款。”

皇甫珹直言:“不知道!”

也就是数不清的意思。

然而苏六月的理解是:“果然是穷光蛋一个,这没关系,从明天开始我帮你找工作,然后工资分我一半。”

“……”

皇甫珹无语中。

苏六月都想好了,不能便宜了这个混蛋,现在医院有个针对自己的大变态老板,随时有可能丢掉工作,但是两个孩子开销不少。

他作为孩子的父亲,就当做是给抚养费,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我很好奇给你带来了什么损失?”

“我可是给你,给你害惨了。”

苏六月及时转变了话术,差一点把给他生孩子的话说出来。

“我当年可是苏家受宠的千金,被你毁了清白后把我赶出去,之后两年我生了大病,欠下巨款,这些都是你拜你所赐。”

“然后呢!”

“你别想游手好闲每天混日子,这笔债务我们一起承担,我会从你每个月的工资里面扣除,要是拿不出来,你就完了。”

“你打算那我怎么办!”

“那更简单,我看你身体不错,器官倒是值不少钱,我到时候打听个门路,把你卖的干干净净。”

皇甫珹被她气乐,怕是国内就没有两个人敢动他一分一毫。

而眼前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居然是算计得如此清楚。

苏六月其实心头也没底,这样的混混偷蒙拐骗无恶不作,哪能是轻易答应这些要求。

然而下一秒他点头同意:“可以,那你打算给我介绍什么工作。”

苏六月倒是一下子犯愁,围绕着他转悠了一圈,还大胆伸手拍了拍他手臂的肌肉,又捏了一下腿部,这肌肉结实,她相当满意。

只是这完全像是查看牲口的目光,惹得皇甫珹非常不爽。

“看够了?”

“谁爱看你呀,我只是在想这种人能做什么,去当搬运工吧,前方有个工地正在招人,我待会就去帮你说说,而且还是日结,适合你这种游手好闲的人,你明天就准备一下。”

这话是差点没把皇甫珹气吐血,这女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再和什么人说话,要是摘下这口罩,她怕是要跪地求饶。

皇甫珹把她安排到清洁部,苏六月让他做搬运工,还真是绝配。

苏六月一看时间该去接孩子,把纸笔递到他手里:“把你的电话和姓名写下来,另外银行卡也写上,别说我到时候占你便宜。”

“你倒是实诚!”

“那当然,记住我说的话,明天我要是没收到钱,到时候就去警局告发你。”

皇甫珹把本子递回给她,工整的字迹倒是出乎她预料,不由多打量了他一眼,再看名字和其他信息都写得详细,还算满意。

“王龙,你听好了,现在我们两个人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债务关系,在这笔巨款没还清之前,你必须承担这个责任。”

王龙是皇甫珹的另一个助理,皇甫珹看过他的资料,只需一次他便可以过目不忘。

皇甫珹颔首,表示同意。

“还算你有点良心,记住努力工作挣钱还债!”

“嗯!”

苏六月心情总算稍微好转,对他做了一个手势就离开,多余的话都没有。

等她上了公交车,隐藏在暗处的高驰才现身,只是想破脑袋也搞不清楚珹爷这是玩哪出。

皇甫珹这样的风云人物,在晋城更是能呼风唤雨,想要接近他的女人数之不尽,却让他厌恶至极,能让他主动靠近的,也就苏六月一个。

说不上喜欢,但不排斥,或许只是解闷!

“珹爷,老夫人那边给你安排了今晚七点和廖氏集团千金相见,这时间该出发了。”

皇甫珹摘下口罩那刻,瞬间换了个人,眼神凛冽的让人不敢对视,语气也生冷得让人发寒。

“让她别多事!”

撂下几句话皇甫珹扬长而去,没有人可以在不经过他同意下,安排任何事情。

高驰还想活下去,所以马上闭嘴,就算老夫人那边责怪,也好过得罪这个恶魔。

苏六月牵着两个孩子到菜市场,慷慨大气道:“今天两个小宝贝亲自点菜,你们想吃什么都可以,妈妈都给你们做。”

结果话音刚落苏天宇盯着海鲜铺子里的帝王蟹,惊得苏六月顿时冒冷汗。

虽然不能亏待孩子,但是这种奢侈的东西对他们这种普通的家庭来说,实在有些承担不起。

仿佛感受到妈妈的情绪,苏天宇回头见她,在妈妈尴尬窘迫的脸上带着淡淡笑容,他只有心疼。

“我想吃猪肉炖粉条。”

“我想吃糖醋排骨。”

苏六月暗自松了口气,欢笑点头:“没有问题,妈妈这就给你们买,等今后我挣了钱,再请你们吃好的。”

苏天宇微微点头,至此也不再看海鲜铺子一眼,只为不给妈妈增加心里负担。

回去后苏六月还多做了一些开胃小菜,两个孩子身体很好,都是多亏她细心照理。

“两个小宝贝多吃点,然后快快长大。”

苏天宇认真开口:“今后我会保护你的。”

苏六月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不管照顾孩子有多累,都是她甜蜜的负担。

“真乖,那就多吃点才有力气,将来保护我和妹妹。”

苏昕昕小吃货一个,通常饭桌上听不到她开口,满眼都是这些美味的食物。

晚上她坐在床边给孩子们讲故事,等两兄妹睡着才回房,开始研究书桌上的医书。

目前被皇甫珹打压的情况只是短暂的,如果皇甫医院不留人,苏六月必须要有其他打算,总不能坐等被别人淘汰。

如今遇到孩子父亲,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按照约定还钱。

其实苏六月也没有抱希望,这种自己都养不活想来她这里讨好处的人,能有什么作为。

翌日大早,苏六月把孩子送到学校后赶去医院,保洁部门的上班时间要比过去早两个小时,她早上得先送孩子,所以根本来不及。

好在昨天俘获保洁部阿姨们的心,都愿意帮她打扫这两个小时,作为报答,苏六月是需要帮他们家人检查身体情况。

苏六月到更衣室换好衣服准备出去工作,对于这身衣服她始终不习惯,让她内心充满怨恨,心里也把皇甫家问候了十八遍。

由于这保洁部的阿姨们身形偏胖,她瘦小的身躯穿起来实在不协调,她在过道上还在稍作整理,结果没看前方,一不小心撞到拐角的一个人。

“对不……”

然而话音未落抬头看着面前的人时,苏六月震惊住,立马转过身低下头假装没看见。

自己到底多倒霉,居然会在这里遇到苏家人。

苏六月正想走却被拦住,紧接着是尖酸刻薄的声音响起。

“苏六月?真的是你,我们还以为你死在国外,怎么会有脸回来,五年来都没有和我们联系过,现在出现在这里有什么意图!”

“哦~让我看看,清洁工!也对,这样的职业才最配你。”

“对了,当年你肚子里的小野种呢,瞧你这副穷酸样,怕是出国后就打掉了,再或者是生下来后被饿死,想想真是可怜,怎么你们母女都是这种下贱的人。”

苏六月一直没出声,并不代表是怕她,只是不想和苏家的人再扯上半点关系,尤其不愿让任何人知道孩子的存在。

面对这副可恨的嘴脸,苏六月紧握拳头,正要还击时突然有人站出来呵斥。

醇厚低沉的声音带着责备的语气响起:“卉卉够了!”

这声音……

苏六月猛然看过去,温文儒雅的顾正煊映入眼帘,那风度翩翩的淡雅气质依旧没变,多年不见愈发有男人魅力。

当年顾正煊可谓是国民男神,和苏家是世交,几人都是同一所学院,正是情窦初开的苏六月暗恋三年的男神。

此刻震撼的不止她一个,顾正煊移动脚步上前,眼中除了不可思议更多的是惋惜,他向来是疼苏六月的。

“六月,真的没想到还能遇到你,可是你怎么沦落成这副模样。”

他满眼的心痛让她想要对付苏卉卉的气势全没了,在顾正煊开口那刻,她内心混乱得溃不成军,她强忍住眼泪千万不许掉出来,否则就太逊!

苏卉卉不甘心上前挽住他手腕,骄傲笑道:“我的好妹妹,其实你回来得正好,你知道我今天来医院做什么吗?我可是来产检的,再过几天就是我们结婚的日子,我一定给你发请帖,可别忘记给我们备礼物。”

苏六月身形一晃,她从来就没有幻想过什么,苏家原本就有意和顾家联姻,她早就清楚,绝对不可能是自己。

“你少说几句,六月现在看起来很虚弱,你别刺激她。”

苏卉卉抚摸着平坦的肚子,跺脚埋怨道:“你就知道凶我,小心吓到宝宝,这种女人你理她干嘛。”

苏六月委屈一地,这种尴尬的重逢让她想要钻到地洞里去,然而更糟糕的事情即将发生,那就是恶魔皇甫珹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你居然在偷懒!!”

简短几个字带着强大的压迫力,命令一样的口吻再次出声。

“马上回到工作岗位!”

有皇甫珹出现的地方,感觉空气都要凝固,他冷眼扫到苏卉卉身上,她刚才的气势瞬息全无,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战战兢兢移到顾正煊身后,不敢和面前的男人直视。

苏卉卉心头直呼太可怕了,这人到底是谁气场如此强大,仿佛被他看一秒,就会尸骨无存,连渣都不剩。

皇甫珹就是属于那种能用眼神就能杀死人的典型代表,他身上的戾气可是在经过多少场厮杀中涅槃而来,岂能是这种低俗的人敢直视的。

虽然苏六月极其厌烦被他这样命令,但是他的出现无疑是让自己摆脱了这两个麻烦。

“这就回去。”

顾正煊脚步不由自主上前,被苏卉卉一把抓住,提醒道:“正煊,你可别忘记自己现在的身份,也要顾及我们母子。”

这话让顾正煊冷静下来,他看向面前这个晋城的大人物,客套问候:“皇甫先生,好久不见,之前我们在拍卖会和书画展上见过,鄙人顾氏集团董事长顾正煊,不知你是否记得。”

顾家在晋城也算是赫赫有名的书香世家,祖上开始便创办学院,如今在国内已经拥有多所贵族学院,名气不小。

本以为这样亮出身份多少会让皇甫珹顾忌点情面,那想到他却冷冷回了句。

“不记得!”

这话让苏卉卉心头不爽,换做别人她早就开怼,哪能接受别人连赫赫有名的顾正煊也不认识,但是面对这种人,她只敢心头怒更不敢言。

顾正煊也不恼怒,保持他儒雅的气势又说:“看来是给皇甫先生的印象不过,过两天我们公司有新项目,不知你有没有兴趣。”

皇甫珹漫不经心回:“没兴趣!”

他能停留片刻已经算给对方面子,刚才苏六月那副没用的样子被他尽收眼底,他就好奇这女人原来喜欢这种男人。

感受到对方冷漠,顾正煊倍感无奈,嘴角扬起一丝浅笑:“既然皇甫先生不感兴趣,那我们就不打扰,我还要带她检查身体。”

皇甫珹没回应,他只好带着苏卉卉离开,却在转身那刻被叫住。

“等等!”

本以为皇甫珹回心转意,顾正煊脸上还带着笑意,结果却听到他说。

“医院不欢迎你们,今后别让我看到你们出现在这里。”

“……”

一句话将两人镇住,像苏卉卉这样自认为高贵的人,肯定是要在晋城最好的医院检查,而且这里的妇科医生正是她的同学,有些事情才好办。

但是身为医院最大的董事长开口,他们连留下来的机会都没有。

顾正煊义正言辞问:“这里不是医院吗?我们是来检查的病人,皇甫先生要驱赶,是不是得有一个理由。”

好歹他也是个人物,虽然和皇甫家没有多少交际,但是他这样正面驱赶,实在有失君子风度。

皇甫珹眼中是狂妄的眼神,霸气道:“我乐意,顾家不缺钱,大可自己再修建一座医院。”

说完对着高驰招手,有要动手赶人的架势,吓得苏卉卉连忙后退,拉着顾正煊催促着离开。

“正煊算了,我们走吧,去其他医院也可以,没有必要在这里争执。”

顾正煊只是不解,他和这个皇甫珹过去相见还能是个点头之交,今天他却完全翻脸不认人,甚至态度恶劣。

苏卉卉见他脸上不甘心,故作不舒服的样子,才让顾正煊先送他回去。

皇甫珹吩咐道:“今后别让这两人到医院。”

高驰这两天是愈发不懂珹爷的心思,如果是要保护苏六月,刚才的语气也该好些,看她咬牙切齿离开,心里头指不定怎么骂他。

刚转身的皇甫珹连续打了两个喷嚏,瞬间转头看向高驰,他低下头,心想冤枉呀!就算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在心里骂他。

苏六月那边可是边拖地边骂,如果不是那该死的大变态把自己变成这个样子,今天遇到顾正煊他们,自己好歹还是一个体面的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