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燕子双乳高耸呻吟不止 被十几个男人扒开腿猛戳

黑发女生怯怯的看着苏禾,“苏同……同学,你认识我?”

“见过。”苏禾尽量不让自己露出异样来,“你是13班的关茗雪吧?”

准确的说,她是在上辈子见过她,记得不久后她会从教学楼跳下去,当场身亡。

而上辈子学校给出的结论是,她学习压力太大导致的。

现在看来事实并非那样,是她在学校被霸凌了,受不了了才选择跳楼自杀的。

“你……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关茗雪暗淡的眼神亮了亮,完全没想到苏禾竟然会知道她的名字。

苏禾翘着嘴角对她笑了笑,“有次听到别人喊你,觉得你的名字好听就记住了。”

说着,她的话锋一转,“这种情况持续多久了?”

“什么?”

“她们欺负你多久了?”

话落,关茗雪整个人瑟缩了下,苍白着脸色不吭声。

看她的神色就知道答案了,肯定是被霸凌很久了。

苏禾在心里低咒两声,抬手拍了拍她瘦弱的肩膀,“有跟老师反映过吗?老师怎么说?”

“高……高二的时候告诉过老师,之后……之后她们更加变本加厉的欺负我,还拍了很多视频威胁我。”

关茗雪双手环抱着膝盖,眼神逐渐变得空洞,喃喃自语着,“没人帮我……没人救我……没人……”

见她的情绪不对,苏禾心里惊了一下,再这么下去,她还是会走上辈子的老路的。

她连忙用力的握着她的手,加重语气道:“关同学,难道我不是人吗?我不是来帮你救你了吗?嗯?”

她这句话就像是一束光,照亮了在黑暗中找不到出路的关茗雪。

她的眼神慢慢的恢复正常,既忐忑又期待的看着苏禾,“苏……苏同学,你……你会一直帮我吗?”

这是一个在绝望中的人向她递出来的求救信号,她要是拒绝的话,会灭掉她心里最后一点希望,会彻底的让她坠入深渊。

想到这里,苏禾神情严肃的点头,“当然,以后我罩着你。”

话刚说完,关茗雪捂着脸呜呜的哭了起来,从来没人跟她说过这种话,就像她一直想不明白,朱佩她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明明她什么也没做过,也没得罪过她们,为什么她们偏偏看她不顺眼,要来欺负她?

要……要命!

她不会安慰人啊啊啊~

苏禾手脚无措的挠了挠头,正想着要用什么话来安慰她时,上课铃声响了。

她顿时松了口气,拉着关茗雪站起来,“关同学,上课了,咱们快走。”

关茗雪快速的擦干眼泪,小声的嗯了一声。

快要走到门口时,苏禾突然想起还有件重要的事情没做,又赶紧折了回去,“关同学,你先回去,我要方便一下。”

等她方便完,赶回到教室,发现她的椅子上全是墨水,就连她的书包也不见了。

她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冷声问:“谁做的?”

教室一片安静,没人回答她的话。

苏禾眼神凌厉的扫过他们,看到有几位女生的眼神在闪躲着,特别是王雪燕的,闪躲的更厉害。

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冷笑一声,她一把拽起王雪燕,面无表情的开口:“我的书包呢?”

“苏禾,你放手。”王雪燕心里发虚,用力的挣扎着,“不然我跟你没完。”

“我再问一遍,我的书包在哪里?”

“我怎么知道?不过你的东西那么垃圾,你可以到垃圾桶里去翻翻,说不定能翻得到。”

垃圾桶么?

很好!

苏禾冷笑,用力甩开她,拽起她的书包,转身就往垃圾桶走去。

看到她的举动,王雪燕铁青着脸追上去,“苏禾,你想干什么?快放下我的书包。”

苏禾的狗胆子真大,竟敢要扔她的书包?

“苏禾!”眼看事情越闹越大,班长夏宇不得不出面阻止,“大家都是同学,你何必闹得这么难看?”

“我闹?”站在垃圾桶前,苏禾看到了她的书包,只是书包已经变得脏污不堪,就算是捡起来也不能用了。

她的脸色彻底沉了下来,眼里像是蕴含了狂风暴雨,转头看着夏宇,“她们在扔我书包的时候,班长你怎么不站出来阻止呢?嗯?”

夏宇有点尴尬的抠了抠手指,“我……我没看到王同学的举动,不然肯定会阻止她的。”

呵……骗鬼呢?

他一直待在教室里,怎么可能会没看到?他只是双标,偏袒王雪燕而已。

苏禾满脸嘲讽的看着他,“原来班长你的眼睛是用来做摆设的呀,这就怪不得你了。”

“苏禾,你说话非得要这么难听吗?”

夏宇恼怒成羞的皱着眉头,苏禾她不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吗?现在怎么变化这么大?

扯了扯嘴角,苏禾不想再搭理他,直接拉开王雪燕书包的拉链,当着她的面把东西倒进了垃圾桶。

“王雪燕,以后不要再招惹我,否则……”

“啊……苏禾,我要跟你拼了。”

王雪燕气得大口的喘着气,尖叫着朝苏禾扑了过去。

有些人真的是不自量力。

苏禾冷哼,轻巧的侧了侧身子,扑通一声,王雪燕直接扑进了垃圾桶里,嗷的一声哭了起来。

“王同学,你没事吧?”夏宇连忙扶起王雪燕,转头怒瞪着苏禾,“你太过分了,赶紧向王同学道歉。”

这话一出,班里的其他同学纷纷跟着指责她,话里话外全是她的错,不该这么欺负王雪燕。

苏禾双手抱胸靠在墙上,冷眼看着他们,要是没经历过上辈子的事情,她被这么多人指责,心里肯定会受不了。

现在……她完全没感觉,就是觉得好笑。

“她哭就有理了是吗?就能掩盖她丢了我书包的事实是吗?”

她放下手啪啪啪的鼓着掌,“这就是你们的三观?真是感人哪!”

话音刚落,教室门口就传来一声怒斥,“你们在吵什么?全校都能听到你们的声音了。”

见是班主任汪琴来了,其他学生赶紧走回到座位上坐好,不敢再吱声。

而王雪燕则是哭得更厉害了,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委屈。

汪琴走到讲台前,啪的一声把书本丢到桌面上,怒声问:“班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宇不敢隐瞒,快速的把事情说了一遍,不过在说的时候多多少少都偏向了王雪燕。

听完,汪琴眼带厌恶的看向苏禾,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毫不留情的骂了起来。

“苏禾,你要是不想待在1班,就赶紧给我滚,不要留在这里破坏班里的风气。”

?

苏禾双手攥紧拳头,眼神森冷的盯着汪琴,脑子里的记忆一股股的涌出来。

她清楚的记得,上辈子她在知道她被强暴的消息后,她也用这种厌恶的眼神看着她,逼着她转班。

说1班不能有她这种耻辱存在,会坏了班里的风气。

后来她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压迫,没多久就转学了。

只是没想到,她这辈子还会经历这种对待,呵……

苏禾站直身子,冷笑:“如此恶心人的1班,就算你求我留下来,我也不会留的。”

“不过当初我是通过级主任进来的,你逼我转班的这件事情,你得要亲自去跟他提。”

闻言,汪琴重重地哼了两声,“好!好的很!我现在就带你去找级主任。”

哼……一个半路转学进来的学生,成绩又不好,她恨不得她赶紧转班,免得拉低了1班的平均分。

“行啊!”苏禾耸了耸肩膀,弯腰捡起她的书包,掏出里面的东西,抱着朝座位走去。

这时,王雪燕满脸嘲讽的开口:“苏禾,像你这种垃圾就应该去13班,那里很适合你。”

13班是理科班最差的一个班,不爱学习的学生基本上都在那个班了,也最适合苏禾这种垃圾了。

苏禾停下脚步,回头微眯着眼睛看着她,“王雪燕,你敢不敢跟我打赌?这个月的月考,你要是考得比我差,就跟汪琴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向我道歉,怎么样?”

“要是你考的比我差呢?”王雪燕反问。

“我退学!”

“好,我跟你赌。”

王雪燕脸上露出势在必得的笑容,以苏禾的成绩是不可能比得过她的,她输定了。

“你呢?”苏禾收回视线,转眼看向汪琴,“赌不赌?”

汪琴不屑的瞟了她两眼,“好啊!我倒是要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

“那就拭目以待。”

苏禾微抿嘴角,抬脚回到座位,抱起她的书本往外走。

等她们去到级主任的办公室,发现13班的班主任劳永丰也在那里。

汪琴呵呵的笑了起来,“没想到劳老师也在这里,那我就不用多跑一趟了。”

作为1班的班主任,她向来是瞧不起教13班的劳永丰的。

“汪老师,你找我有事?”劳永丰推了推黑框眼镜,疑惑的看着她。

汪琴抬手指向苏禾,“这位苏禾同学想要转到你班,你不会拒绝吧?”

劳永丰瞥了一眼苏琴,眼神定在苏禾的身上,问她是不是真的想要转到13班去?

抬眼对上他的眼眸,苏禾神情严肃的点头,语气坚定的说是。

“为什么?能告诉我原因吗?”

“因为你是个好老师。”苏禾笑了起来,笑里带着张狂,“还有1班的学生觉得13班的学生是垃圾,我就想看看,要是垃圾考的都比他们好,那他们是什么?”

看到她眼底里的火光,劳永丰心里一阵激荡,“好,说得好,苏禾同学,13班欢迎你。”

他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走,老师带你去班里。”

“谢谢劳老师。”苏禾斜睨了一眼阴沉着脸的汪琴,心情极好的跟上劳永丰。

走到13班,劳永丰看着吵吵闹闹的学生,抬手拍了一下桌面,“同学们,安静一下,我给你们介绍一下新同学。”

对于劳永丰这个班主任,13班的学生还是有点尊重的,他们安静下来看着他,不,准确的说是看着苏禾。

特别是朱佩几个,眼神恨不得在苏禾的身上戳几个洞。

“同学们,苏禾同学今天要转到我们班来,大家鼓掌欢迎。”

他带头鼓了鼓掌,学生们跟着随意的拍了拍,他看了也不在意,转头看向苏禾,让她自己去选个位置坐。

苏禾快速的扫了一圈,选定座位后往下走,在经过朱佩的身边时,她突然伸出脚,想要拌倒她。

眼里冷光一闪,苏禾抬起脚用力踩在她的脚背上,侧头看她,“不好意思同学,不小心踩到了你的脚。”

朱佩强忍着痛意,咬牙切齿道:“你觉得一句不好意思就行了吗?啊?”

“那你想怎样呢?”苏禾眼里的冷光更甚,“朱佩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