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小嫩嫩好紧好爽H 被十几个男人扒开腿猛戳

花千落前脚跳出窗户溜走,后脚就有人闯进了房间……

“阁主……阁……主?”

神马情况?

看着被洗劫一空的厢房,嘴角不由得抽搐了几下。想他堂堂残月阁副阁主,纵横江湖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

觉得有些莫名的佩服这个来偷东西的贼?!

他不仅有胆来偷他们残月阁的东西,竟然还偷的这么干净?!什么字画?茶具?案台上的镶着的金片?屏风

上的金花瓣,他都没有放过?!

当真是厉害呀!!!

“咳咳咳……”就在副阁主钦佩花千落勇气可嘉之际。躺在水池边的君无邪已经悠然转醒。

“对了,自己怎么忘了正事呢?”副阁主被君无邪的咳嗽声惊醒,忍不住拍了拍脑袋,连忙往水池边跑去。

“阁主,您,没事吧?”

“那个女人呢?”他一睁眼,便没看到那个行为奇怪的胖女人,莫非,她已经逃走了?

“啊?”副阁主突然有些反应不过来,女人?哪个女人?阁主身边有女人?他竟然不知道?是不是他,漏掉

了什么?

“噗……哈哈哈……哈哈哈”

“笑什么?”君无邪看着面前这个捧腹大笑的男人,不由得皱紧眉头。

“阁,阁主,您,您的,脸,脸上……哈哈哈……”副阁主简直觉得自己脸笑的都快抽筋了,他发誓,他真

的不是故意的!

谁知道,他一抬头就看到阁主脸上那副奇怪的涂鸦,再加上自家阁主那一本正经的表情,配合在一起,他想

不笑都不行!

“脸上?”君无邪不解转过头,透过池里水面的反射,看到自己脸上那副奇怪的涂鸦,瞬间脸就黑了,尤其

是看到脸颊上写的那两个字时,心里那股怒火便“腾”的一下,冒了起来……

“看来副阁主近日过得很是清闲啊,既然如此,限你两个时辰去把黑风寨给本君端了如何?”

看来,是他平常太过随和了。自己的手下才敢这么放肆?!竟敢当面笑话他?哼,看来这残月阁上下,是该

整治了!

那便从副阁主开始吧!

“阁,阁主,这,这……”副阁主见君无邪这么说,连忙强忍住笑意想说点什么时,却被君无邪冷声打断了

“怎么?办不到?这么说,本君应该考虑考虑,这副阁主的位置是不是该换人了?”

“属下领命!”想不到自家阁主还是这么冷血腹黑,不就是没忍住笑了两声吗?!至于这么认真么?

“可有寻到鬼才?”君无邪接过黑衣人递来的毛巾,将脸擦干净后,看着副阁主问道。

“回阁主,属下整整找了三日,却丝毫没有发现鬼才的踪迹!”说到这,副阁主担忧的看着君无邪。

自家主子自从跟妖族大战一场之后,身上的伤便一直没有复原,而这鬼才医术高明,只有他才能帮到阁主。

可眼下,却又找不到他的人影,这可怎么办,是好?

“算了,随他去吧!你们去把这个女人找来,她应该可以帮我!”君无邪拿过一旁的毛笔,快速画了一副花

千落的画像,递给副阁主!

一想到那个行为怪异的女人,他就不由得皱紧眉头。这个女人偷盗他们残月阁的东西不说,竟然敢戏弄他?

如若被他逮到,哼……

“阿嚏……”

谁?谁在想她?莫非是那个极品大帅哥?正抱着包袱到处乱逛的花千落,揉了揉发痒的鼻子,心想道。

可就算那帅哥再极品,她也不能见色忘利吧?!再说了,她怀里这么多好东西,可都是从他那拿过来了,这

要是回去了,他要是跟自己要,怎么办?

不,不行!这些还不够她一个人用呢,怎么能让给他?反正他这么有钱,应该,不会在意这点东西吧!

正在她想入非非时,突然被前面不远处高高挂起的金色牌匾给吸引了视线。

我去,这,这典当铺也,也太高档了吧?!竟然,用黄金表的牌匾。真不是一般的高端大气上档次啊!

咦,等等……

她好像在牌匾的右下角,看到了一个印章!如果她没猜错的话,那似乎是皇上的玉玺才能盖出的章印吧!

既然如此,那,去这个地方典当。是最明智的选择喽!嘻嘻嘻,她真是太聪明了……

花千落快速走进典当铺,将自己的包袱“哐”的一声,甩到柜台上,大声道,“掌柜的,我要典当!”

“姑娘要典当些什么?”正低头算账的掌柜,抬头看清来人时,脸上瞬间堆满笑意,“小的还以为是谁呢?

原来是千落小姐啊!今天您又带来了什么好玩意啊?!”

“你,认识我?”花千落挑眉,不敢置信的问道。难不成原主经常来这里典当东西?若不然,这掌柜的又怎

会认识她?听他的语气,好像还很熟的样子。

“千落小姐真爱说笑!”掌柜表情不变,依然一副自来熟的样子,说道,“咱们打交道这么多年,小的还能

忘了您不成?”

花千落瞬间蒙了,难不成原主和自己一样爱财?经常也会“拿”些东西出来典当?

就在她犯嘀咕之际,掌柜已经拿起字画开始鉴赏起来……

“这……这……”掌柜看着字画的外表,本以为只是有些精致而已,没想到,这竟然是……竟然是虞夫人的

墨宝?

想当初,虞夫人的才气乃是风靡整个圣洛大陆,更是人人追求倾慕的对象。只是命运弄人,命运弄人啊!

更没想到的是,他竟有幸在有生之年,亲眼看到虞夫人的墨宝?!真是三生有幸,三生有幸啊!

看着掌柜多变的表情,花千落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莫不是这玩意不值钱?若不然,他怎么一会笑,一会哭的

就在她准备开口询问时,那掌柜却捧着手里的字画,欣喜若狂的问道,

“千落小姐,这,这宝贝您是从哪弄来的?”

宝贝?这么说,这些东西是好东西了?!那他干嘛还一副见了鬼的样子,害得她还以为,自己眼光出问题了

呢!

“这个,重要吗?”

“是小的越矩了!”看着花千落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掌柜尴尬的笑了笑,“千落小姐这次拿来这么多宝贝

,想必一定够那些孩子吃上很长一段时间了!”

“孩子?”花千落只感觉眉头跳了跳,神马情况?怎么还有孩子?这原主以前到底是做什么的?

“千落小姐还真是心底善良!”掌柜小心翼翼的将包袱里的东西清点好,这才抬头继续说道,“您呀,每次

做好事都不愿让他们知道!可是,这次银两数量太大,您确定要全部捐献?”

捐献?什么鬼?花千落此刻真是满头雾水,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这个捐献,我……”

“千落小姐放心,您说的小的都懂!”掌柜将收好的银两放到她表情,一脸认真的说道,“这些您还是自己

拿着,您放心,剩下的这些小的一定会替您送到那些孩子手里的!”

啥?

花千落看着手里瘪瘪的钱袋,再看看掌柜旁边放着那袋圆鼓鼓的钱袋,只感觉一大堆插着翅膀飞走的人民币

。瞬间肉痛的厉害。

掌柜看着花千落紧皱的小脸,以为她是心疼那些吃不饱,穿不暖的孩子。连忙劝道,

“千落小姐,您只管安心回您的花府,孩子的事有小的呢!您呀,就放心吧!”

她不是不放心那些孩子,她是心疼那些钱,好吗?!

对了,他刚刚说什么花府?那,是她的家?听上去似乎还挺有钱的,这么说,她是有钱人家的小姐?

哇哈哈哈……她就说嘛,她天生富贵命,怎么可能会缺钱呢?

然而,她却不知道,花府虽有钱,却不是她的。而且,还有一群处处想置她于死地的人……

花千落从典当铺出来后,便没在大街上闲逛,而是回了花府。

原本,她以为自己这么久没回家,府里的人应该会很担心她来着,谁知?所有人把她当空气不说,还一个个

对她是爱答不理的?

这是神马情况?难不成自己在府里不受宠?不会吧?这么狗血的剧情也能让她给碰到???

就在花千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时,内院的某个地方已经炸开了锅……

“什么?那个贱人没死?”一名衣着艳丽的女人,震惊的看着面前的丫鬟。似是很难相信这个事实。

“大小姐,这是奴婢亲眼所见!千落小姐的确是完好无损的回来了!”那丫鬟生怕自家小姐不相信,连忙又

强调了一遍。

完好无损?不,不可能!不可能!那天,那天她明明亲眼看见那些人将她装进了麻袋里,带走了。而且,而

且那些人收了她的钱,怎么可能还会那个贱人活着?

“不会的,不会的!”

花想容始终不敢相信花千落回来了,甚至还想将这当成一场梦?!她害怕,害怕花千落向她父亲告状!

父亲那么疼爱花千落,若是他知道,知道自己做的事情之后,一定不会饶了她的!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呀?!

“容儿!”

就在花想容不知所措时,她的母亲秦灵儿突然过来了。那一刻,她仿佛看到救星,开连忙向秦灵儿迎去,

“母亲,母亲,这次,您一定要救救女儿啊!”

“何事让你这般惊慌?”秦灵儿向来疼爱这个大女儿,如今看她仿若受了惊的兔子一般,不免有些心疼。

花想容自然知道秦灵儿最疼爱自己,连忙拉着她的衣袖,楚楚可怜的说道,

“母亲,您不知道,花千落那个贱人又回来了!”

“回来?”秦灵儿虽然不喜花千落,可那个丫头经常出门,一出去就是两三天,这回来不是很正常的事?

只是,容儿这丫头怎会突然提起她来?莫非是发生了什么事?

其实, 花想容害花千落的事情,秦灵儿并不知情!再加上,这个主意是她二妹初瑶出的。初瑶说过,只要

花千落死了,夏沅溪就是她的了。

所以,她才……

可没想到,那个贱人竟然命那么硬?没死就算了,竟然安然无恙的回来了?这,反而让她有些害怕了……

现在,她只能求助自己的母亲——秦灵儿,希望她帮自己跟父亲求求情,别让父亲惩罚自己。所以,她便将

事情的前因后果全部向秦灵儿交代的一清二楚。

“什么?”

秦灵儿听后确实很震惊,她没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胆子这么大?!这样的事情竟然都不跟她商量一下,就敢

去做?

如果说,花千落就这样死了,事情也就了了!可没想到,她竟完好无损的回来了?这她要是真跟老爷告状,

这事还真不那么好办!

“母亲,容儿,容儿实在是太喜欢沅溪了,不然,也不会,也不会……”花想容见母亲一脸为难的样子,连

忙拉住她的衣袖,说道。

“哎……”

秦灵儿看着面前那张与自己有七分相似的脸庞,不由得叹了口气。她这个女儿什么都好,就是性子急了些。

看来,是自己平常太过娇纵她了。罢了,罢了,这次就当给她一个教训吧,看她以后还敢不敢这么鲁莽行事

了!

“母亲……”

“你说你呀!”秦灵儿伸出纤长的手指,点了点她的额头,嗔怪道,“这次,母亲就帮你向你父亲求情,倘

若以后再这么鲁莽行事,母亲可就不帮你了啊!”

“呵呵呵……”花想容见秦灵儿答应帮自己,开心的一张小脸都笑成花了,“就知道母亲最疼容儿了!”

殊不知,她们的担忧都是多余的,因为花千落根本就不记得之前的事。甚至,她连自己的身份还没弄清楚,

更别说是知道花想容害她的事了!

“千落小姐,您这是要去哪?”正当花千落心里犯嘀咕事,一个丫鬟拦住了她的去路,语气不善的说道。

“好狗不挡道!”花千落头也不抬的说道。

“你,你竟然骂我是狗?”

那丫鬟显然没想到一向被欺负后,连吭都不敢吭一声的花千落,竟敢这样跟她说话?顿时,气急败坏的指着

花千落骂道,

“你算什么东西?不就是一个没爹没娘的孤女么?竟然敢骂我?是不是活腻了……”

“啪……”

“你,你竟然敢打我?”那丫鬟捂着自己的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你说,谁是孤女?”貌似她刚刚说自己是什么孤女来着?!既然是孤女,那她为什么会在花府生活?而那

典当铺的掌柜,为什么又要称呼她为千落小姐呢?!

“除了你,还能有谁?”那丫鬟仿佛完全忘记自己刚被甩了一个耳光的事了,只见她一副趾高气扬对花千落

说道,

“这花府上上下下,哪个不知道你是个没爹没娘的孤女?!若不是老爷心善,将你接到府上,你不知道死了

多少次了?!”

“你说,我是老爷领养的?”花千落算是听明白了一点,她并不是这府上的千金,而且,好像还只是个寄人

篱下的苦命孩子而已。

“什么领养不领养的,我听不懂!”那丫鬟一脸不耐烦的说道,“我只知道,你不过是花家旁支的一个孤女

,即使是千金小姐的身份,那也是以前的事了,现在,你不过就是挂着小姐的名分,也没比我们这些丫鬟高

贵到哪去!”

呼!花千落听了这一番话,总算放下心来。还好,她不是领养的!听这丫鬟的意思。她好像跟这个花家老爷

是有亲戚身份的。这样,似乎又另当别论了,不是吗?

看来,她现在最应该做的事,便是去拜访拜访这个花家老爷才对……

“落儿回来了没?”花若离皱着眉头,看向一旁的丫鬟问道。

这个丫头,虽然三天两头往外跑,可她却从未有过,不跟自己打声招呼,就跑出去。不知为何,他这心里总

是有种不祥的预感。

花若离越想心里就越急,生怕花千落有个好歹来,不免脾气也跟着大了起来,“你,你,还有你,你们全都

给我出去找,今天要是找不到落儿,你们,也都不用回来了!哼!”

“千落小姐回来了,千落小姐回来了!”就在花若离心急如焚时,一个小厮模样的人跑了过来,说道。

“回来了?”花若离一听花千落回来了,顿时喜逐颜开,“她现在在哪?”

而正准备花千落回来的小厮,一听说她回来了,不由得松一口气,同时也在心底对她多了几分怨恨……

她一个连相貌身材,什么都没有的孤女,凭什么折腾他们?哼,若不是家主心善,就凭她这副模样,早就饿

死在大街上了。还能如现在这般,过得这么滋润?

也是,谁让她有娘生没爹教的孩子,能有什么教养?

就在他们暗自腹诽之际,花千落已经来到他们身边,只见她快速扫视了一圈周遭的人,再次收会视线时,不

由得换上一副笑脸,朝着花若离迎了过去。

虽然她没见过花家老爷,可这里面的人,谁人衣着华贵?谁人气质不凡?只需一眼,不就能分出来么?所以

,花千落想也没想,便断定那个一身深蓝色锦衣的便是她要找的花家老爷!

对了,她应该怎么称呼他来着?刚刚她听到那个通报的人,喊的什么来着?好像是“家主”?嗯嗯嗯,应该

就是家主!

“家主好,呵呵……我,我刚回府,呵呵……”

“你又在说什么胡话呢?”花若离见花千落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心里不免有些心疼。

这丫头心里应该十分委屈,才会三天两头的跑出去吧!看着面前这张与“她”有几分相似的脸庞,心里不免

生出几分愧意。都是他的错,是他没照顾好她唯一的骨血。

“啊?”花千落显然没反应过来,呆楞的望着他。她叫错了?不会呀,她明明听到那人喊他“家主”来着。

怎么会错呢?

花若离见花千落一副愣住的样子,还以为她被吓着了,声音不由得柔了几分,“你这丫头,出去几天竟连伯

父都不愿喊了吗?”

伯父?

呀!这么说,她老爹和花老爷是亲兄弟喽?!而且,看这位花老爷的神情,似乎对自己还挺关心的,这么说

她岂不是傍上大款了?

想到这,花千落忍不住在心底窃喜一番,连忙换上一副讨好的表情,看着花若离,“伯父呀,刚刚落儿是在

跟您开玩笑的。像您这么英明神武,俊逸非凡的伯父,落儿又怎会不愿意喊您呢!”

“你呀!”花若离看着她眼底一闪而过的狡黠,忍不住点了点她的头,“说吧,这次又跑到哪里野去了?怎

弄得这般狼狈?”

“父亲……”花千落拉着他的衣袖,正欲说些什么的时候,打扮的如同花蝴蝶一样的花想容却跑了过来。

她大老远就看到花千落拉着自己的父亲不说,竟然还做出那般亲昵的举动,真是恶心,不要脸!那是她的父

亲,又不是她花千落的,她凭什么在自己面前上演什么父女情深的戏码?

花想容越想越气,便不由得加快脚下的速度,不一会,便来到两人跟前,她礼都没顾上行一个,便直接挽上

花若离的胳膊,顺势将拉着他衣袖的花千落,给挤到一旁,满脸挑衅的望着她。

“呦,这不是千落么?怎么?你是真把这当客栈了是吗?想走就走,想回就回?”

呦呵,看这女人的样子应该不是什么善茬?!可她花千落又岂是任人欺负的主?只见她勾了勾嘴角,一脸不

屑的望着她,

“大姐,你谁呀?我伯父都没说什么?你在这叫嚣个什么劲啊?!”

“你个死胖子,叫我什么?”花想容不敢置信的望着她。这个女人竟然,竟然叫她大——姐?她——花想容

,北冥京都第一美女,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而这个死胖子,竟然叫她,大——姐?

她,她一定要杀了她,一定要杀了这个女人!

看着花想容一副气的想杀人的样子,花千落心里总算畅快了几分,只见她毫不客气的走到她身边,一把将她

拉开,随即挽上花若离的胳膊,挑眉道,

“大姐,这是我伯父好吗?别摆出一副你们很熟的样子好么?再说,我虽然胖,但至少该有的都有了,哪像

你?女人该有的你什么都没有!”

说完,抬头看向花若离,娇笑着说道,“伯父,我说的对吧?!”

花若离还没来的及开口,花想容便指着花千落,斥声骂道:

“花千落,你别给脸不要脸!那是我父亲,又不是你父亲!你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就你那副胖的跟猪一样

的身材,也好意思叫我大姐?说出去,也不怕人笑话!”

曾几何时,这个胖子竟然也变得这般伶牙俐齿了?看着她亲昵的挽着自己父亲的胳膊,心里的火就蹭蹭的往

上窜。

由于一时间怒火攻心,她完全忘记此行的目的,更忘了秦灵儿的交代。

在她口不择言辱骂花千落时,却没注意到花若离渐渐黑下来的脸色。

“混账!”花若离冷声喝道。

听着他暴喝声,花千落忍不住心尖发颤,完了完了,这下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原本想给人家留个好印象来

着,谁知道……哎……

可谁知道,这丫是花老爷的女儿呀!再说,她没事干嘛打扮的这么花枝招展啊?!害她以为她是花老爷的小

妾之类的呢?!现在倒好,自己一个外人跟人家亲闺女争爹不说,竟还问人家爹,自己说的对不对?

想到这,花千落忍不住爆粗口,靠,这他妈,也太扯了吧!

“容儿,你真是太过分了!”就在花千落想入非非时,花若离的话,无疑就像一个炸弹一般,将她整个人都

炸的晕呼呼的。只见她,震惊的望着花若离,竟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然而,被砸晕的不只她一个,只见花想容不敢置信的望着花若离,眼睛里蓄满了泪水,仿佛随时都会哭出来

一般,面上的委屈显而易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