糙汉将军夫人好鲜美 不cj竹马关系(军婚)

程诺进了门,顺便反锁,然后爬上电脑椅,打开电脑,登录QQ。

很意外的是季晟竟然在线。

前几天,程诺小朋友觉得无聊,很随便的就查到了季晟的联系方式。

因为季晟也是电脑天才,所以父子俩在网络上,你来我往,大战几十个回合,然后产生了惺惺相惜之感,随即加了好友,成了一对忘年交。

妈咪最漂亮:嗨!季二少,今天难得见你这个时候上网。

假面绅士:小孩子熬夜小心你爹地揍你。

妈咪最漂亮:有本事你顺着网络过来揍。

假面绅士:乖儿子,发定位,看我敢不敢来!

妈咪最漂亮:切!

假面绅士:话说,你老子我今天被求婚了!

妈咪最漂亮:不是吧?你答应了?那我妈咪怎么办?你要始乱终弃吗?

假面绅士:说的好像跟真的一样,要不是查到你年龄十七岁,我差点以为你真是我遗留在外的种!

妈咪最漂亮:季二少,自信点,把差点以为去掉。

假面绅士:我甘拜下风!

妈咪最漂亮:回到原题,你怎么被求婚的?说来听听!

假面绅士:害!家里让她嫁给一个六十的岁的老头,刚好本少爷有可以帮她对抗家里的能力,所以,你懂的!

程诺瞪大了眼睛,这说的是他妈咪吧!是吧!想不到妈咪竟然这么有勇气!这么彪悍!

妈咪最漂亮:那你答应了吗?

诺宝心跳的很快,纵使他智商再高,也不过只有五岁,对于完整的家庭,他也有期待。

假面绅士:我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吗?

妈咪最漂亮:哦,那我介绍我妈咪给你认识好吗?既漂亮又温柔,还能做饭,考虑下!

假面绅士:自己留着吧!我堂堂季二少什么时候沦落到靠别人介绍女人了!

妈咪最漂亮:你强!但是季二少,希望你悠着点,别到时候给我整出个弟弟或妹妹,我可会扣你分的呦!

假面绅士:放心吧!叫声爹地来听听!

妈咪最漂亮:爹地~

假面绅士:乖儿子,睡吧!

程诺嘴角挂着甜蜜的笑容下线,哎!笨蛋爹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在现实中叫你一声爹地?

程诺对于他这个便宜老爹还是挺满意的,有钱,有权,有能力,不过有一点就是太滥情!

另一端的季晟看着灰掉的头像,也不禁微笑起来,破天荒的他竟然对一个陌生人叫他爹地并不排斥。

直觉上,那个孩子对他并没有恶意,所以俩人才会在网络上你来我往玩了好几天。

就在季晟要睡觉时,向东打来电话说是事情已办妥,有关于程希芸的资料和程海宏与大房媳妇陈秀茹的计划已经全部打包送到了黄云飞手里,听说黄云飞气的直接砸了电脑。

季晟听了没有再多说,挂了电话。

翌日,一大早,程潇就被秦明岚从床上拽起来,说是十点多有个试镜,一部古装戏的女二号。

俩人火急火燎的收拾妥当,把程诺送进幼儿园,直奔郊外的影视基地。

路上,秦明岚告诉程潇,她也是早上才接到通知,说明这个试戏是临时派发的。

不过对于程潇这样的新人来说,能在电视剧中饰演一个女二号,那可是个难得的机会。

秦明岚打听了一圈,结果竟然是季晟亲自打电话下达的命令。

这?秦明岚越来越摸不着头脑,联想到季晟抢程潇饭吃,难道是季晟看上了程潇,所以才花力气要去捧她?

这么多年季晟身边女人来来去去,没有一个能呆长久,难道是季晟偏好这生过孩子的妇女?

秦明岚被自己的脑洞雷的不轻。

接着再看看旁边的某人,不禁叹气,就拿最近和季晟传过绯闻的徐璐璐而言,无论气质,外貌,那个不是碾压程潇。

不过,她家潇潇,总感觉有一种让人看了,就觉得清纯的气质,虽然她生了孩子,并且带着孩子在国外漂泊那么多年,但眼神里依旧透露着一抹天真。

好像世间的再苦再累也不曾将她改变。

秦明岚甩甩头,就当季晟真的看上程潇,那又怎么样?男未娶,女未嫁。

不多时,俩人来到影视城,临时搭建的导演办公室外,早已坐了好几个前来试镜的女演员。

秦明岚打量了一圈,心里不由得咂舌,耀光来了两个,华娱来了三个,就连星耀也有两个,最让人震惊的是,这几个都是三四线演员,像程潇这样的新人,几乎没有。

星耀的那两位看到秦明岚,乖巧的起身,叫了声岚姐。

“嗯,坐吧,你们也是来试女二和宁郡主的?”秦明岚问道。

“是,包括她们几个都是。”被问的两女中,有一个抬了抬下巴,给秦明岚示意,在座都是为了和宁郡主一角而来。

秦明岚安慰了那两个女演员两句,便走到程潇旁边,照她看来,程潇这次试戏有些悬,那几个无论哪个拉出来,都有自己的作品。

反观,程潇潇,只参加过一个MV的拍摄,就这还没上线。

这可真是愁坏了秦明岚,这么好的机会,错过实在可惜,可她又不敢跟程潇明说,怕她有压力。

就这样前面的那几个都试完之后,终于轮到了程潇。

秦明岚陪着她进了办公室,立刻就有人过来带程潇去化妆,换衣服。

没过一会,程潇一身白色古装来到现场,飘逸动灵,让人眼前一亮。

试戏的片段是和宁郡主为了救心上人去求父亲的一场戏。

副导演上前给程潇说了一会戏,再三嘱咐之后,离开现场。

众人惊奇的发现,场内的气氛立马发生了改变。

“父王!和宁求您!救救轩哥哥!”程潇跪在地上对着面前的空气哭诉。

对手的台词应该是:“你死了这条心!景轩他犯的可是诛九族的大罪!你这样,莫不是想连累我们全府陪你获罪!”

“没有!父王!女儿从来没有那么想!既然你见死不救,请恕女儿不孝!”

程潇先是用手抓了一下虚空,看样子应该抓的是王爷的衣袍,接着说完台词,向着虚空又磕了三个响头才起身三步一回头的离开王府。

秦明岚还是第一次看程潇演戏,不得不说让她惊艳了一下,她转过头看向导演,果不其然也捕捉到了导演眼里的那一抹满意。

看来,这个事成了!

结束之后,导演亲自过来给了程潇剧本,说是下礼拜三出结果。

俩人谢过导演之后,就离开的影视基地。

“怎么样?明岚?我紧张死了!”程潇拉着秦明岚的手,轻轻摇晃。

“很棒!潇潇!看来我这个大腿抱的真是准,到时候火了,姐妹你可要带着我躺!”

“那当然!”

两女有说有笑的往影视城大门外的停车场走去,秦明岚去取车,让程潇在出口的方向等她。

程潇照办,结果在出口那里居然碰到了个不速之客。

程希芸。

程潇收敛了笑容,走过去:“堂姐。”

程希芸看着眼前的程潇,六年不见出落的越发标志,那天在公寓下并没有仔细看过她,今日一见,竟然让她都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以前是朵青涩的百合,而现在,好似一朵徒自盛开的玫瑰,艳丽而端庄。

“华云银行总裁的事,是不是你做的?”程希芸盯着程潇,一字一句的问道。

“堂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程潇若无其事的开口,想不到季晟速度这么快,只是过了一晚,难道就让黄云飞改变主意了?

程希芸的表情有些扭曲,明明黄云飞从程家离开时,非常满意程潇,可当天晚上,黄云飞却带着愤怒打来电话,让程海宏最好是把真正的程希芸交出来!

并且放出话,如果不照做!程氏就会成为过去式!

她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隐情,但直觉上跟程潇脱不了关系,所以她才会打听她的行踪,跑到影视城来堵程潇,就是想知道程潇究竟用了什么办法,能让一件本就板上钉钉的事推翻。

可这会, 程希芸看着程潇装模做样的样子,不禁怒从心来,恨不得撕了她那张云淡风轻的脸,于是扬起手就要打程潇一巴掌。

结果,那巴掌并没有打下来,而是被人从半空中拦截了下来。

“季总?”程潇预期而来的巴掌没有打下来,不由得睁开眼,却正好对上季晟那双冷若寒冬的双眼。

“你是死人吗?她打你,你不会躲吗?”

季晟朝着程潇怒吼,他的车子刚要进停车场,就看见旁边出口那里程希芸要扬起的手,而这个傻女人竟然乖乖的站在那里等着她打,气的季晟想都没想迅速飞奔过来。

“季总,我…”程潇被骂的有些抬不起头,其实程希芸的那巴掌她其实能躲过的,但不知为何那一瞬间想起了很多小时候的事,也许是从小都一直被程希芸压制,内心深处的自卑感让她脑袋一空,就那么呆立在原地。

“季总,这是我们程家的家事,你确定要管吗?”程希芸甩开季晟的手,冷冷的开口。

“程家的家事?如果我没记错,她已经被你们程家踢出户口了!更何况,她还是星耀旗下的艺人,这张脸可是很金贵的,你确定给她一巴掌的后果你能承担?”季晟看着程希芸冷漠的开口。

“对了,听说黄云飞今晚要举办宴会,正巧我也在被邀请的名单中,与其来找她的麻烦,还不如赶紧回去好好打扮吸引黄云飞的心才是正事,毕竟,你们程氏集团还在他手上捏着!”季晟说完这段话,直接把程潇拉过来,塞到车里,当着程希芸的面绝尘而去。

程希芸看着快速开走的豪车,拳头紧握,连指甲陷入手心也不可知,愤怒的脸上,神情几乎扭曲。

程潇!你得意什么!我一定要让你今天的所做所为得到报应!

你永远都只配仰着头看我!

“季总,谢谢你。”程潇真诚的道谢,她说的是实话,无论是关于黄云飞的事,还是刚才在停车场,她都欠季晟一句谢谢。

“哼!没见过你这么傻的!”季晟不难想象,这傻丫头究竟怎么在程家长大。

程海宏偏心大房,这是有目共睹的。

“哎!等等,明岚还在停车场!要不你掉头送我回去吧!”程潇突然想起秦明岚,还被她遗忘在停车场。

“乖乖坐好!我已经跟她说过了,晚上你陪我出席一场宴会。”季晟目不斜视的看向前方,却很难得的解释给她听。

“什么宴会?你不是和梁霜在谈恋爱吗?为什么要我陪你去?”程潇不解的问道。

“我什么时候跟梁霜在谈恋爱?你听谁说的?”

“报纸,杂志,还有网上啊!”程潇认真的回答。

季晟突然就被气笑了:“程小姐,你是生活在古代吗?那些东西能信吗?啊!”

“为什么不能信,我觉得梁霜挺配你的,冰山对冰山,说不定还能碰撞出火花!”

“闭嘴吧你!”季晟真是服了程潇的脑回路,就这样单纯的白兔样,很难想象居然把一个孩子都养大了,他真是挺佩服的。

程潇摸了摸鼻子,这算什么?恼羞成怒?不过她还是识相的闭了嘴。

车子很快来到一家私人造型工作室。

季晟下了车大步流星的走了进去,程潇见状也只能跟上季晟的步伐。

这一幕如果被秦明岚看见,一定会笑她跟个小媳妇似得。

“把她给我好好打扮一番,晚上有个宴会要参加。”季晟进门就对着吧台上的人开口。

“呦!季二!真是难得,我看看那个女人竟然能劳您大驾,领着来做造型!”吧台后原本正在打瞌睡的林晚风在听到季晟的声音时,立刻就来了精神。

转眼就看到了季晟身后的程潇。

“卧槽,季二,你勾引未成年呢?”

程潇被这一声雷的不轻,低头看了看她今天的穿着,带帽的短款粉色卫衣,浅蓝色的牛仔裤,脚上是一双白色的运动鞋,再加上扎了一个高马尾,可不就是显的很年轻嘛!

程潇非常认同他的话,于是抬起头就看到一个绝美的男人正站在季晟旁边饶有兴致的打量她。

“未成年!瞎了你的狗眼!她孩子都能打酱油了!”季晟斜着眼看向林晚风,他有理由怀疑他丫的眼神是不是有问题。

程潇再次囧了,她好像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季晟,活脱脱像个孩子。

“不是吧!小姐,那真是太遗憾了,我对你一见钟情,原本还想追求你的,哎!不如你飞了你孩子他爸,考虑考虑我怎么样?”林晚风夸张的说道。

程潇被他讲的哭笑不得。

“赶紧干活!别让我掀了你的店!”季晟有些黑脸,当着他的面调戏他女伴,当他是死的吗?

“哎呀!季二,你这个人真是太无趣了吧!”林晚风抱怨归抱怨,转身就拉着程潇往礼服区走去。

程潇这个造型整整做了近一个小时,就在季晟濒临爆发的时候,林晚风牵着程潇缓步来到季晟面前。

眼前的女子,肤若凝脂,面似桃花,乌黑的头发盘在脑后仅用一支玉簪挽住,露出荧白的天鹅颈。

宝蓝色的礼服礼服采用单肩,V领,收腰,高开叉的设计,把程潇的完美曲线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

丰伟的傲人,浑圆的臀,看的季晟露出一丝尴尬,刚刚那一刻,他竟然在想,这样的女人,如果能在他身下绽放,那会是多美妙的实情。

季晟错开眼,不得不说,程潇真是让他惊艳。

“怎样?季二,看你那眼神就知道跟满意!”林晚风一直在观察季晟,所以他眼中的惊艳并没有逃过林晚风的双眼。

“闭嘴!”

“哎呦!季二,我可以把你理解成恼羞成怒吗?”林晚风无视季晟已经黑掉的脸,继续作死。

“再多说一句,立刻滚回柬埔寨。”

“行了,怕了您嘞!”林晚风在听到柬埔寨立刻识相的闭了嘴。

而程潇在旁边全程看着这俩人斗嘴,感觉很新奇。

“程小姐,先上车。”季晟转过头示意程潇先走。

程潇很是听话的坐上了车,她的脸有些热,这样的礼服,她是第一次尝试,这种全新的体验让她紧张的手脚都不知该往哪放。

季晟看着程潇上了车,转过头看向林晚风:“程家的事,谁做的,查出来了吗?”

林晚风收起笑脸:“是烛照门做的,但奇怪的是,程家跟烛照门并没有联系,甚至彼此都不认识,所以我推断可能是私人恩怨,有人借烛照门的手来修理程氏。”

“烛照门?他们不是一直在北美,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影响力,能把手伸到A市?”季晟在脑海里搜索着有关烛照门的信息。

“半年前,烛照门收了位青龙大人,一跃成为北美最大的帮派,如今北美百分之八十的军火都控制在烛照门手里,短短半年,已经不能同日而语。”林晚风把关于烛照门的消息仔细讲给季晟听。

以前因为两方没有交集,他们对于烛照门也没有太多的关注,可如今在他们的地盘上,公然对一个老牌世家出手,而且把对方打的措手不及,这样的能力,他们不敢再大意。

“青龙?这次的是跟他有关吗?”季晟问道。

“应该没有吧!根据查到的消息,对程氏出手的是勾陈,我觉得肯定是程氏得罪了人,而恰巧那个人刚好和烛照门有些关系,所以烛照门才派勾陈出手。”

“行,最好是这样,不过还是不能掉以轻心,派人继续盯着,有消息随时汇报。”季晟说完就打算离开。

“哎!等等,有件事,说给你听听。”林晚风突然叫住季晟。

“什么事?”

“那个,关于程潇,你不是前段时间让我查吗?你猜怎么着,程潇回国的第二天回了趟程氏老宅,被打了一巴掌,结果勾陈在当天晚上就对程氏发起了进攻。”

季晟拧着眉看了车里的程潇潇一眼:“你怀疑跟她有关?”

“不是我有意去怀疑,实在是太过于巧合,而且程潇回国之前,她和她儿子住的地方就是距离烛照门大本营的不远处一个小镇上。”林晚风也很疑惑,可这样突兀的巧合,让人不得不怀疑。

“行,我知道了,我会注意。”季晟走下台阶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一脚油门,车子就驶离了林晚风的视线。

车上,程潇局促不安的用手捂住自己的胸口,她看向旁边一言不发的季晟想问他把自己弄成这样,要干什么?

“想问什么就问?”季晟有些受不了程潇的眼神,这样所有心事都写在脸上的女人,真的认识烛照门吗?

“真的吗?那我问了,我们现在要去那?”

“先去吃饭,然后陪我参加一个晚宴。”季晟很有耐心的开口。

“不去行不行?”

“你说呢?”季晟阴云密布的脸,咬着后槽牙反问。

“不行。”程潇苦着脸自己回答。

可是她不想去参加什么劳什子宴会,况且还是黄云飞办的,她不想见程家人,也不想见那个恶心男人!

季晟看着一脸纠结的程潇,他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女人,如果林晚风怀疑的正确,那程潇这个女人未免太可怕了些,但他宁愿相信这一切都是巧合。

车子停到市中心一个商场的地下停车场。

这是A市的地标性建筑,恒远大厦,总共有88层,国内外的一线大品牌,只要是有钱,都可以在这个商场买的到。

那个时候,程家只有大房她们母女可以随便出入这里,而程潇只有羡慕的份。

季晟仿佛是看到了她眼中的失落,不由得心里一紧,随即牵起了程潇的手,带着她走进专属电梯。

很快88楼到了,整个楼层被改造成一家法式餐厅。

一出电梯,就立刻有服务员过来把人领进季晟提前定好的位子。

程潇姿态优雅的挽着季晟的胳膊在侍者的引领下,来到位于窗边的位置,她经过那一个多月的特训可不是白练的。

一路上俊男靓女的组合吸引了不少眼球。

俩人优雅落座,季晟拿起菜单递给程潇,不得不说,人面前的季晟还是很有绅士风度的,怪不得就算季晟有滥情总裁的美称,还是有大把的女人往上扑。

程潇看着菜单,点了份蔬菜沙拉,一份八成熟的惠灵顿牛排,就把菜单有重新递回季晟手上。

季晟挑了挑眉,这丫头饭量这么小?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根本不是程潇饭量小,而是因为穿了礼服,万一吃多一点,小肚子突出来,那到时候可就糗大了。

很快餐品就上了上来,吃到一半,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拿着一个珠宝盒送到了季晟手上。

季晟在程潇好奇的目光下打开盒子,里面躺着一条蓝宝石项链。

季晟起身走到程潇背后站定,为她亲自戴上。

极细的链子,从缩骨位置往下,一排小蓝钻组成的流苏,从左边蔓延到右边,一颗小拇指盖大小的蓝宝石,坠在流苏的正中央,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宝石的位置恰好就在程潇傲人的沟壑之间。

柔白的肤色,映得那块蓝宝石更加熠熠生辉。

她和季晟这样,确定不是在约会?

程潇有些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