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镜头里被cao翻了h 娇妻互换享受高潮嗷嗷叫

“真的吗?姨娘,那我要吃好多好吃的,我要吃冰糖葫芦,他们说可好吃了。童安还没有吃过呢。”

小童安小脸粉扑扑的,高兴的一蹦一跳的走在前边,兴奋之余竟忘记了称谓,转过身回答尹淑衣。

“那是自然。”尹淑衣说着便被童安拉着跑到前边,显然没有听出来称谓有什么不同。

一高一矮的影子,被阳光拉得很长很长,这样一副阖家欢乐的画面全都被叶少卿看在眼里。

叶少卿止不住的想笑,看着两个人的背影,他觉得是那么的温暖,便越发不想让她离去。

“爹爹,快过来呀。”童安在前面喊他。

“这就来。”

……在耀眼的阳光下,同步的三人是这样的美好,让他们忘记了所有的忧愁。

晚上,叶家大嫂撑不住赵氏狂轰滥炸,还是送来了几两银子。

她挽着赵氏的胳膊,阴阳怪气的说道:“哎呦,有些人就是会赚钱,连自己家人都不放过。”

叶少卿走上前去打算说些什么,却被尹淑衣拦住,她当然明白叶家大媳妇是个什么意思,并没有理会她。

她径直走到了赵氏身边,扶着她的胳膊说着:“娘,坐下说,别累着。”尹淑衣知道此时赵氏是她对付叶家大嫂的一个利器。

尹淑衣扶着她坐下,眉头一蹙娇滴滴地说着:“娘,我知道给你们添麻烦了,但是我知道您是一个温柔慈爱的母亲,一定不会放任自己儿子的病不管,将来我一定好好孝敬您。”

尹淑衣本就长着温婉,这样一番话自然是赢得了赵氏的满意。

叶少卿满脸宠溺的看着她,嘴角微微上扬。

叶大嫂咬牙切齿的,准备说些什么,却被赵氏拦了下来:“身为叶家的大媳妇,你要多教教她,别整天东说西说的。”

“今天也够累的,回吧!”

赵氏并不是向着尹淑衣,而是觉得她相比叶家大媳妇好控制,说着便起身,拽着叶家大嫂打算离开。

“童安,快跟奶奶说再见。”尹淑衣轻轻的推了推童安。

聪明的小童安眨巴眨巴眼睛,乖巧的对着赵氏说“奶奶再见,孙儿等您下次再来。”

赵氏摆了摆衣袖便和叶大嫂走了,临走时叶大嫂也不忘记留给尹淑衣一抹狠狠的神情。

“一出苦肉计再加上祖孙亲情,真是一出好戏。”叶少卿调侃的看着尹淑衣,尹淑衣被一个大男人直勾勾的盯着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你在怪……”尹淑衣想说什么却被打断。

“谢谢你”她诧异的抬头眼神正好对上了叶少卿炽热的目光。

皎洁的月光好像在有意无意地打造一种暧(昧)的氛围,两人的面庞越来越近……

尹淑衣眼瞅着就要吻将叶少卿。

只听见“咕噜噜”的一声,童安皱着小眉毛不好意思的说:“姨娘,爹爹,童安饿了。”

……童安宝贝,你可真会挑时候。

尹淑衣猛地站起身,手足无措结结巴巴的说:“我去……去做饭。”

叶少卿无奈的摇摇头,温柔地看着她的背影。

“她真的变了,变的懂事了不少!”叶少卿悄悄嘀咕着。

另一边,叶家大嫂把屋子里的茶具都翻打到地上,噼里啪啦的,砖碗碰撞的声音。

大嫂怒目圆睁,攥着拳头狠狠地说:“夫唱妇随是吗?伉俪情深是吗?好呀,我倒要看看,要是有一个比你更加温婉娇媚的女子,你们这出夫妻情深的戏码,还能不能演得下去?”

第二天下午,尹淑衣和叶少卿打算再次上山采一些药材。

这时,叶家大嫂领着一个衣着粉嫩面若桃花的女子走上门来,假心假意的说道:“这是我的远方表妹名怡萱,父亲死的早,来投奔我,我这儿也没什么活干,这不是叔叔病了,便把她领来照顾叔叔。”

怡萱微微的作了一个揖,声音细腻的说:“还望少卿哥不嫌弃。”

尹淑衣冷笑道:“就不劳姑娘费心了,你少!卿!哥!有我照顾,姑娘请回吧。”

怡萱显然不肯,往前假意踩到裙摆借势摔倒叶少卿怀里。

转身一瞬,一声娇媚的尖叫传来,定睛一看,怡萱身子一斜,竟卧倒在了叶少卿怀里,作势捂着自己的脚踝。

“怎么回事?这么不小心!”叶少卿见状说道。

“对,对不起,少卿哥,我没小心摔倒了!”怡萱说道。

叶少卿俯身一看,一双修长的大白腿,脚踝处却是隐隐若现的红色。

“脚扭伤了,今天不要乱动了,回屋歇着吧。”叶少卿说道。

怡萱应声,转身一瘸一拐的回了屋。

尹淑衣看在眼里,心里满满的不舒服,她也说不出为什么,只觉得像什么堵在心口。只是一瞬的心酸,明明自己也并无情绪,只是隐隐的不悦,可是又说不出缘由。

只是转身对着叶少卿静静地说道:“当然一切还是由你定,我先上山了。”

整整一个下午,尹淑衣做什么都不在心思上,采一些可以敷的草药还差点从石壁上掉下来。

时间一转已经到了晚上,尹淑衣走进小院,叶少卿和童安都在等她。

叶少卿温柔地对着她说“淑衣,怎么才回来,我和童安不会担心的吗?跑去哪里了?怎么不早点回来!”

“我,额,我上山找了点草药,来治怡萱的伤!”尹淑衣说道。

“没吃饭呢吧,快来,做了你最爱吃的菜,尝尝快!”叶少卿语气温柔的不容拒绝。

尹淑衣看着他们俩在院子里傻傻的等她,心里自然是高兴和感动,刚想说些什么,怡萱便撩开了门帘子,扶着门框叫人们进去吃饭。

半响没有应声的,四下一片清静,没人应答,怡萱便一拐一拐打算走过来。

叶少卿见状,忙过去扶着她,说着:“我们进屋便是,怡萱姑娘腿脚不便,就不必如此劳心了。身上有伤,就不要乱动了!”

尹淑衣看着叶少卿的热切关怀,心里很不是滋味。

明明她在现代好歹也是一个理性的人,天生傲气。

不为金钱折腰,也不肯低头半分,没什么能羁绊住她的。

偏偏叶少卿今天的行为,让她心里很不是滋味。

不为金钱折腰,也不肯低头半分,没什么能羁绊住她的。

偏偏叶少卿今天的行为,让她心里很不是滋味。

一顿饭,饭桌上的三个大人各有所思。

尹淑衣受不了这样的氛围,放下筷子,抬头挤出一抹笑容:“这道菜很是可口,真是麻烦了怡萱姑娘腿脚不便还这么客气,这碗筷可是真真要我收拾,你们先吃,我吃饱了,就先不陪着你们了。”

说罢,起身离开。

叶少卿神情复杂的看着她想着“她,是在怪我吗?”

怡萱见状,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奸笑,小童安却尽收眼底。

怡萱忙说:“哎呀,姐姐莫不是嫌弃我这饭菜她吃着不习惯?”

叶少卿礼貌的回应到:“姑娘不必忧心,想她是有其他原因,我吃好了,你脚今天扭伤了就早些歇息吧。”话毕,起身离开。

童安虽小,但也知道气氛不对,跟在父亲后边。

走出小院,叶少卿抬头看着夜空,想着心里舒服一点。

童安拽拽父亲的衣袖,叶少卿俯身摸着他的小脑袋,疼爱的问“怎么了?”

小童安一脸认真的表情配着他那粉嫩嫩的小脸简直让人怜爱极了,他轻轻的说着:“爹爹,我不喜欢这个阿姨,可不可以让她走呀。因为她,姨娘都不高兴了。”

小童安嘟囔嘟囔嘴,又说:“我想让姨娘做我的娘亲,可不可以呀爹爹。”

叶少卿把童安抱起来,坚定的说道:“好,童安乖乖的,等有一天你姨娘愿意接受爹爹了,爹爹八抬大轿把她娶回家,好吗?”

当尹淑衣把家务都收拾好后,回到屋里径直坐到圆桌旁,捧起一杯水一饮而尽,颇有一醉解千愁之感,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床上她的名誉夫君在柔情似水的盯着她。

“笨叶少卿!笨叶少卿!怎么谁都要!我走了,你就让她去给小童安当娘吧!笨蛋!”

听到这话,叶少卿情不自禁的笑出了声儿。

尹淑衣闻声转过头,转身一瞬,叶少卿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

着实吧尹淑衣吓了一跳。

“你你你怎么在这儿?”尹淑衣虚心的问道,心想着自己说的该不会都被听到了吧!

“听到了。”叶少卿眼睛眯成一条线,邪魅的看着她。

继续说到“你让我晚上在这儿睡得,你忘了?”

尹淑衣唰的脸一下子通红:“你不去照顾怡萱姑娘呀?”

叶少卿笑得更甚:“她脚今日扭伤,你不在家只能由我照顾,大嫂的性子你也知道,我再三退让也没有办法,别生气了。”听到他的解释,尹淑衣有些释怀了。

她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男人对她开始有了不一样的感觉,尽管是个现代人,可是感情来了就会挡不住。

她想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她想陪着他照顾他,这一切她都心甘情愿而且乐此不疲。

“我并不是小气之人,大嫂送来的,她一定是有目的的,我是担心。”

尹淑衣眉头微微一蹙,柔美的脸蛋上多了一丝林黛玉的哀伤,惹得叶少卿怜惜不已

他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捧着她的小脸说着:“有我。”

尹淑衣铮铮的看着叶少卿,露出了月牙般明媚的笑容:“还好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