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十几个男人扒开腿猛戳 欧美最猛黑人xxxx黑人猛交

沐暖暖正准备上楼回自己房间看微博。

这么几个小时的发酵,网上的舆论应该更爆炸了,而这正是她的目的。

现在骂的越狠,到时候打脸也能打的更狠……

“少夫人。”

听到声音,沐暖暖抬头看向下楼来的时夜:“嗯?”

“我们少爷说晚上要回来,让你准备一下。”

沐暖暖一愣,这么几天,终于要见到慕霆枭了吗?

但是要她准备什么?

虽然两人新婚夜没有见面,但是他又不能人道,总不能是让她准备弥补新婚夜的吧?

想了一会儿,沐暖暖问:“他是要回来吃晚饭吗?我这就去准备。”

这下子轮到时夜愣了,半晌还是“嗯”了一声。

沐暖暖返身下楼去了厨房。

想到就要见到那传说中的慕霆枭,她不免还有点紧张,不知道他会不会真的和传闻中那样残暴……

反正不管怎么样,他也是她名义上的丈夫了,她先和慕霆枭打好关系再说。

而且有他在,“慕嘉宸”总该老实了,不会再调戏自己这个嫂子了吧。

“夫人饿了吗?想吃什么我们来做就可以了。”她一进厨房,就有保镖来问询。

“我做给你们少爷吃,没事的,我自己来就好了。”沐暖暖一边说话一边打开冰箱。

保镖闻言,也没勉强:“有什么需要的叫我们一声就行。”

沐暖暖朝他笑了笑:“好。”

冰箱里的食材很全,各类红肉白肉,青菜瓜类,要什么有什么。

她不太清楚慕霆枭爱吃什么菜,正打算出去找保镖问问,就听见身后响起低沉的男音:“炖牛肉,素三鲜……辣椒多一点,少油。”

沐暖暖猛一回头,就看见“慕嘉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她身后。

他换了身深色的家居服,双手抄进裤子的口袋里,长身玉立的往那里一站,即便是什么都不说,也让人难以忽视。

他低头看沐暖暖,补充道:“哦,再加一个水蒸蛋,这个不用放辣椒。”

沐暖暖:“……”

他把她当饭店的服务员吗?

对方说完就要离开,沐暖暖眼疾手快的拉住他,问道:“你表哥喜欢吃什么菜?”

慕霆枭停下脚步,好整以暇的回头看她:“我说的这些,他都喜欢。”

“真的?”她怎么都觉得这些都是“慕嘉宸”喜欢吃的。

慕霆枭微眯着眸子,伸手覆在她的发顶,手掌往下一滑,就托住了她的后脑勺,强迫她与对视。

他配合着她的身高,俯身与她对视,英俊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你以为我需要骗你一顿饭?”

两人的脸挨得很近,他说话的时候,呼出的热气就洒在她的脸上,熏得她的脸开始发烫。

她能清楚的看见,他漆黑如墨的眸子里,倒映着自己的脸。

以前她对自己的脸没什么感觉,现在看起来还真是……又丑又傻。

她突然觉得“慕嘉宸”的承受能力还挺强的,像他这种见惯美女的富家少爷,竟然也能对着她这张脸亲下去!

慕霆枭见她一脸呆滞的看着自己,勾了勾唇,手滑到她的细嫩的脖子上一寸一寸煽-情的抚-摸着:“这么看着我,是想清楚要甩掉那个废人跟我过?”

他的手指微凉,但却像是带着电流一般,让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颤栗。

沐暖暖蓦的回过神来,猛的推开“慕嘉宸”:“你胡说什么!”

慕霆枭没有防备的被她推得倒退了两步才稳住身形,但却一点也不见狼狈,面色从容得跟没事人一样:“相信我,那是慕霆枭爱吃的菜,况且,我今晚有饭局。”

他丢给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慢慢的踱步离开了厨房。

他的身影一消失,沐暖暖就心有余悸的伸手扶住冰箱门,喘着气稳住身形。

她微微颤栗的伸手去摸自己的脖子,才一碰到,她就触电似的缩回了自己的手。

冷静下来之后,沐暖暖能确定“慕嘉宸 ”刚刚是在故意撩拨她。

她跑去洗手间,看着镜子里自己那张丑脸,怎么都想不通“慕嘉宸”为什么三番两次的来撩拨她。

她也不是没听说过,上流社会的圈子里,有些人有特殊僻好。

难道真的是因为她是他表嫂,所以有禁-忌的刺激感?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她就觉得后背发寒。

第一次和“慕嘉宸”见面的时候,她就知道他是个狠人。

再次见面,知道他是慕霆枭的表弟,她对他的印象又多了“纨绔”两字,但这掩盖不了第一次见面时的震惊。

他长相英俊,家世极好,有着超乎常人的毅力,仅凭这些,她就能肯定,他绝对不是个简单角色。

而这个不简单的男人,竟然总是来……撩拨她?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

因为心里有事,所以沐暖暖做饭也有些心不在焉。

在浪费了两块牛肉之后,她才收回了心思。

她还是打算信一次“慕嘉宸”,做他说的那几样菜。

把菜做好,等了许久依旧没听到别墅外面有动静。

正想找时夜问问慕霆枭什么时候回来,结果就看见“慕嘉宸”慢悠悠的迈进餐厅朝她走来……

沐暖暖警惕的看着他,一脸防备的往后退了两步,还是没忍住开口问道:“你不是说晚上有饭局吗?”

“嗯。”慕霆枭应了一声,直接从她身前走过,朝餐桌走去。

餐桌上摆着几道卖相很好的菜,除了他之前说的那三道菜,沐暖暖还做了个麻辣鸡丁。

沐暖暖皱眉跟了上去:“那你怎么还不走?”

“我有说要去吗?”

慕霆枭在餐桌前坐了下来,目光平静的看了沐暖暖一眼,直接拿起筷子就开吃。

沐暖暖走过去就要夺他手里的筷子:“这不是给你……”

早就猜测到她会来夺筷子的慕霆枭,长臂一扬就让她扑了个空,她重心不稳,直接往前栽了下去。

她下意识的伸手护住自己的脸和头,等到她稳稳的落进一个坚实的怀抱里的时候,上方响起“慕嘉宸”促狭的声音:“表哥一会就要回来了,你这样对我投怀送抱,难不成想让我们兄弟反目?”

“你胡说什么!”

沐暖暖松开护着脸和头的手,一睁眼,就对上“慕嘉宸”似笑非笑的脸。

“慕嘉宸”此时还坐在餐桌前的椅子上,而她坐在他腿上,整个人都被他抱在怀里!

两人的姿势要多亲密有多亲密,要是被人看见……

沐暖暖吓得面色一变,挣扎着正要起来,时夜却在这时进了餐厅。

“少爷说他……”时夜在看清餐厅里的情形的时候,严肃的脸上闪过一抹惊诧。

但良好的应变能力让他快速的恢复了正常神色:“少爷说他晚点回来。”

然后,他转身飞快的溜了。

他看见了什么?

少爷和少夫人在餐厅里就……

沐暖暖眼睁睁的看着时夜进来了又出去,整个人都懵了。

慕霆枭看着她的面色变来变去,眼底闪过一抹兴味又飞快隐去,他放慢语速,慢悠悠的说:“你猜时夜会告诉表哥我们的事吗?”

沐暖暖直接反驳他:“我们什么事都没有!”

她挣扎着要起来,但慕霆枭却不放手,他看起来像是没怎么使劲,可她怎么挣都挣不开。

她又气又急,耳朵红红的:“慕嘉宸!你太过份了!”

慕霆枭注意到她耳朵通红,可脸色却看不出来有什么变化。

他有些诧异的低头凑近一些,就看见她的脸上像是敷了一层什么东西。

他微眯着眸子,用手指在她的脸上抹了一下。

他抹的地方正好是她脸上有斑点的部位,他抬手的时候,发现她脸上被他抹过的地方,不仅斑点消失了,就连那一小块皮肤也变得白皙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沐暖暖趁他出神的空档,猛的挣开他,离开了他的怀抱,捂着脸站到一边,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惊惧。

怀里一空,慕霆枭回过神来。

他低头看向自己手指,指腹上粘着一层蜡黄-色的粉末状的东西,

他本来就漆黑如墨的眸子,变得更加幽深,目光也变得锐利无比,他缓缓的起身朝沐暖暖的方向走去。

他走得很慢,每一步都让沐暖暖心惊胆颤,他走一步,她就退一点。

直到她退到墙边,再退无可退,男人将手指伸到她跟前,嗓音低沉得可怕:“这是什么东西?”

因为心虚,沐暖暖不由自主的拔高了音量:“女人用的化妆品,你不知道吗?”

慕霆枭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他锐利的目光仿佛已经将她看穿,冷笑一声说道:“你们女人都爱抹这种颜色暗沉的东西化妆?”

沐暖暖将头偏向一边,避开他的锋利的眼神,冷冷的说:“不关你的事。”

“那关谁的事?”

慕霆枭紧紧的盯着她,高大宽阔的身形直接将她的退路堵住,不给她逃开的机会。

沐暖暖能清晰的闻到他身上独特的清冽气息,但却并不影响他极具压迫感的气场。

她心跳如擂,觉得自己每多说一个字,都是破绽。

“慕嘉宸”不是一般的草包少爷,他远比她想象当中的要聪明敏锐。

嗡嗡——

这时候,慕霆枭的手机响起,让他下意识顿了一下。

趁着他停顿的空档,沐暖暖一把推开他拔腿就跑。

慕霆枭愣了两秒,还是掏出手机看了看。

扫了一眼手机上的陌生号码,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整个人的气场变得压抑又冷然。

没多久,时夜便进来了,为难地道:“少爷,慕先生说让你带他儿媳妇回家吃饭,今晚。”

“以后他的电话不用接。”慕霆枭冷漠地道,“他又不给你发工资。”

时夜点了点头,解释道:“慕先生说,你拉黑了他的电话,他换号码打给你,你也不接,他就只好打到我这里了。”

“嗯。”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

“慕先生还说,如果你不带夫人回去吃饭,他就自己打电话给夫人。”

他的好父亲,要打电话给沐暖暖那个女人,让她去慕家吃饭?

时夜等了半天,才听见慕霆枭淡漠的声音:“随他。”

沐暖暖跑回了自己的房间,贴着门板就喘着气蹲了下去。

刚刚她差点被“慕嘉宸”吓死。

虽然她也不是故意扮丑的,但解释起来总会有不必要的麻烦。

经过这件事,“慕嘉宸”在她心里已经是特级危险人物了,除非他搬走,不然她一定要想办法搬出去住。

希望慕霆枭赶紧回来,她真是不想和“慕嘉宸”独处了。

正想着,就听见了手机铃声。

打过来的是个陌生号码。

响了好一会儿也没挂,应该不是骚扰电话。

“您好,我是沐暖暖。”

“我是慕霆枭的父亲,慕擎风。”

慕……慕霆枭的父亲?

那个年轻时曾令沪洋市无数女人趋之若鹜的豪门贵子——慕擎风?

沐暖暖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有些局促的说了声:“您好。”

那声“爸”,她是无论如何也叫不出来的。

“有时间的话,今晚一起吃个饭。”慕擎风的声音沉稳而浑厚,透着一种经过岁月洗礼的平和,虽然是带着命令的语气,却并不令人排斥。

沐暖暖听里明白,慕擎风的话听起来虽然是在询问她,但她却不能拒绝。

她犹豫了一会,还是谦逊的开口:“有时间的。”

知道慕霆枭晚上会回来,她早早就准备了晚饭,现在还没到饭点。

“我让司机去接你,一会见。”

他不急不徐的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从头到尾,慕擎风的语气都很平和,但却透着不容置疑的气息。

沐暖暖丢开手机,立马下楼。

一下去,就见到楼梯口的“慕嘉宸”,想到刚刚的事情,她不免有些紧张:“你舅舅要见我,我要出门。”

慕霆枭审视着努力装做镇定的女人,她脸上被抹去的斑点又恢复如初,整张脸又是蜡黄又老沉的丑模样。

这个新婚妻子,有点小聪明,也心善,目前而言不会对他要做的事造成阻碍,所以他暂时打算先不管她。

至于她身上的秘密,来日方长,他总会一点点扒清她的真面目……

男人锐利的眼神逡巡在她身上,仿佛把她整个人看透。

沐暖暖心底一紧,正准备说什么,前面的男人忽然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