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象摸自己小兔兔的感受知乎 一个人被3个人同时c了怎么办

“诶!这孩子!”陆老夫人没了面子红了脸,腾的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她身旁坐着的老先生嘟囔着一句,“这件事我支持儿子,你怎么谁都没告诉就把如烟……”

男人和男人的性子基本是胡同的,结果老爷子被陆老夫人狠狠的瞪了一眼。

那意思是,桥如烟还坐着呢!怎么乱说话,让人家多下不来台。

但桥如烟没那么傲骨,她毕竟知道自己现在为什么事情而谋划。

站起身,她浅笑着走过来反而安慰了陆老夫人,“伯母,您别生气,我多了解君耀啊,还不知道他的脾气吗?您和伯父先坐一坐,我上去和她聊聊。”

陆老夫人一脸的抱歉,“如烟,别往心里去。”

桥如烟点点头,就瞄着那个二楼的男人,跟着走了过去。

三两分钟后。

桥如烟安静的推开了陆君耀房间的门,她很本分的站在门口那里。

陆君耀在窗边负手而立,明明知道有人进来了,但是头也没回。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是我母亲跟你说了什么吗?”

桥如烟想了一下,“是为了你。”

“为了我?”

如果她不是这个借口,或许陆君耀会理解的吧。但是他从来不觉得桥如烟会为了她做什么?

如果她真的那么善解人意,就不会让陆君耀苦等了五年。

男人转回身,目光中多了一抹的冰冷。

桥如烟对他的冷淡视而不见,走过去,淡然的站在了男人的面前,“因为那个孩子,被老夫人问了,我一想你就是为了掩饰孩子的母亲所以说到了我的头上,让我怎么说啊?不承认是不用回来,但是你不还是得给两个老人一个解释吗?所以你说我为了什么?不是为了你还能什么原因?”

陆君耀被说的有些哑口。

他没想到是因为这个。

“你的意思是,等这件事情过去了,你就回去离开?”

“嗯。”

桥如烟肯定的说,“否则我干嘛要留下来,难道期望你还爱我吗?”话毕,她灼灼的目光落在陆君耀的脸上,想从他的眼睛里找到答案。

但陆君耀不会让任何人看透他的心思。

转而一笑,男人别开了脸。

桥如烟心里不安稳了一下,但也只是转瞬即逝的。

面对陆君耀她必须要这么说,否则承认自己刚离了婚,继续一个人依靠?那就把自己做的太不值钱了。

她只能说是为了孩子。

但这件事情怕是没那么好解决,那两个老人也不会就这么容易就离开吧!所以这段时间里,桥如烟觉得让陆君耀重新找回对她的感情,并不难。

这两全其美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既然是这样,那你就暂时住下来吧!但是为了以后少一些麻烦你,我想你会知道自己什么话该说什么不该说。”

“嗯。”

桥如烟乖巧,“那个孩子,是谁的?”

“反正不是你的,我这五年里就不能再爱上别的女人了吗?”

“那恭喜你,可是你为什么不说那孩子的妈妈?”

桥如烟聪明,但也太聪明了。

所以这样的女人有些可怕,往下的话她也不在问了,就转身离开,“那我去看看那个孩子,毕竟要提前先熟悉一下。”

“马俪小姐!我方便进来吗?”

马俪这会儿刚刚做通球球的工作,就听见了门口人说话。

她转头过来的时候已经看见桥如烟站在门里了。

马俪有些惊,也不知道自己刚才和孩子说的话被桥如烟听到了多少,尤其是球球喊她妈妈,会不会被听到呢?

马俪小脸有些僵硬的站起身,“如烟小姐,这是球球。”

然后她手下推了一下孩子。

球球就瘪着嘴说道,“如烟妈咪。”

“噗嗤!”

桥如烟捂着唇笑了出来,“妈咪就是妈咪,什么叫如烟妈咪!”她笑着走过来揉了揉孩子的头,而后缓缓俯身蹲下来看球球的小脸。

“嗯,还真的是他亲生的,小脸跟他爸爸好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

马俪:“……”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见到球球和陆君耀的人都会这么说,可是她自己一点不觉得,倒是认为女人和她长得才叫像。

但这种事情争也没意思,马俪只做尴尬一笑。

桥如烟拉着球球的小手转了一个圈,“马俪阿姨已经跟你说过了吧!这段时间呢!球球就是我的孩子,你可是要记得不要喊错了哦,不是如烟妈咪,而是妈咪。球球喊一下我听听。”

球球抬头看马俪。

马俪瞪了她一眼,新说小家伙你看我干吗?害怕事情么有露馅吗?

“妈咪……”球球很小的一声。

然后被桥如烟拉近了怀里,“还真是个冰雪聪明的小姑娘呢!我还真的很想一直给你做妈咪。球球放心了,妈咪会对你很好的哦!比你爹地对你更好,那今天晚上就和妈咪一起睡好不好。”

球球向后抽了小小的身体,她胆怯的看着桥如烟,小手下意识的想够马俪。

马俪急忙解释道,“如烟小姐,球球才四岁半有点认生的,平日里都是我在照顾,所以别人基本带不了,就连老夫人她……”

桥如烟突然一挑眼。

她骤然冷下来的表情吓得马俪一下子没了下话。

“马俪小姐,你的工作做得很尽职,但是也得知道些分寸。现在我从国外回来了,你觉得球球不跟自己的亲妈住,反而被一个佣人带着,这说的过去吗?而且陆老夫人的意思你应该听懂了吧!她让我回来就是为了带孩子,你还用老夫人来压我不成吗?”

马俪:“……”

这时,球球像是听明白了大人嘴里的话,哇的一声就哭了。

球球哭起来嗓门洪亮而且一般人止不住的。

很快这个房间里走进来了三个人。

隔壁房间的陆君耀还有刚回到卧室的二老。

桥如烟眼疾手快的把球球从地上抱了起来,小脑袋埋在了自己的怀中。她的脸上也挂了伤感,好像下一秒就会哭出来似的。

嘴里还碎碎的念着,“球球乖啦,妈咪这不是回来了吗!”

陆家二老站在那,看着这一幕多少有些触动。

尤其是老夫人,推了推身边的老伴儿,“看吧!带孩子还得是亲妈,母子情是谁都比不了的。”

“你说什么?陆先生,这件事情咱们之前不是说的好好的么?小球的身体……”

“闭嘴。”陆君耀被吵的耳根子疼,皱起眉头。余光瞟见马俪湿漉漉的眼睛,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着急,心底多了一股怪异的情绪。

马俪这会儿是真的后悔了,她当初若不是为了那钱,也不会答应这样的要求。

现在反悔肯定是不肯定的,但是一想到自家女儿的身体,马俪脸色又白了一分。

窄小的杂物室里面,两人心思各异。

过了一会儿,陆君耀抓了抓自己的短发,有些泄气,“这事情也是个意外,放心,最后一次。”

马俪还是惨白着一张脸,忧心忡忡的样子。

一想到自己的女儿马上就要跟着那个女儿一起睡觉,她这心里又怎么能够平静了。

马俪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怎么了,把小球交给陆家夫妇,还是陆君耀她都没有意见。可是唯独这柳如烟,每每一想起,她这心里就难受的紧。

难不成……

那个不切实际的想法每次一出现,就被她直接给否定了。

整整五年了,她想过找个男人结婚,然后一起好好的生活,却也有自知之明。

眼前的这个男人,绝对不是她可以肖像的。

陆君耀烦躁起来,隐忍着心底的不耐,“别这副委屈的样子,到时候我多给你十万。”说完,便大步离开。

马俪深呼了一口气,缓缓蹲下,抱住自己的双腿,一股无力感从心底升起。

这个夜晚,注定是不平静的。从陆君耀把她扯到杂物室谈话的时候,或者是说单方面的霸权,马俪心底就开始忐忑了。

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从身不由己到现在,马俪真的很害怕,有一天自己会深陷其中。

“啊~啊~”

宁静的别墅中,忽然传来撕心裂肺的大哭声。

把准备休息的所有人都招了过来,马俪更是一个翻身,整个人都朝外面扑去。

“哎呀!我的小乖乖,这是怎么了?”陆老夫人是真的很疼爱自己的这个孙女,听见哭声,便急急忙忙的跑了出来,连拖鞋都穿反了。

马俪眼睛一热,看着马小球被众人围在中间,心底一阵暖意,若是她能给小球一个完整的家庭就好了。

柳如烟冷漠的站在一旁,华丽的蕾丝睡衣衬的她整个人更加妩媚了,双手抱胸,若是仔细瞧,还能发现她眉宇之间的不耐烦。

“奶奶,啊~”马小球这会儿完全听不进去话,一个劲的哭着,任凭旁人如何哄她就是不听。

马俪看着着急,这孩子什么性子她是知道的,心底满是心疼,正准备上前就被一道阻力给拉住。

陆君耀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哑着嗓子问,“怎么了?”明显是被吵醒了,心情不悦。

马俪肩膀一塌,后背阵阵发凉,有些后怕。

柳如烟本不想上前的,这会儿看见陆君耀来了,这才蹲下,露出和蔼的表情,“小球是不是做噩梦了啊!妈妈抱抱。”

陆老夫人急忙把怀里人递出去,“快,妈妈抱抱,抱抱哦!小球不哭了。”

马小球嘴巴一撇,哭的凶了,还挥手打开了柳如烟的手,把头埋进陆老夫人的怀里。

柳如烟脸上的表情僵硬了一瞬,片刻之后,才缓过来,脸上的笑意渐渐散去,干巴巴的站起来,退到一旁。

她怎么会想到,屁大的一个孩子竟然这么能坏事,刚刚她忽然感觉自己身上一片湿润,一看,那孩子竟然尿床了。

这样的事情,她怎么可能忍了,急忙把人叫醒了,低吼着骂了一顿。

小孩子嘛!说几句重话,吓唬吓唬,也就不敢调皮了。柳如烟想,他们之间要相处那么久,不可能一直带着面具,还不如一开始就施威。

可是,她哪里知道,这孩子非但不怕她,反而大哭了起来,把所有人都招了来。

现在一想起这些,她心底就堵着一口气,不上不下的。

“妈,我试试。”陆君耀觉得这哭声实在是刺耳的很,无奈之举,又不能光明正大的让马俪去抱。

陆老夫人迟疑了一会儿,把孩子递过去,嘴里还不断地嘱咐,“小心些,孩子还小呢!千万别摔着了……”

马小球到了陆君耀的怀里,也丝毫不见作用。陆君耀盯着正哭的不能自我的小姑娘瞧了一会儿,忽然凑近,在小姑娘的耳边说了一句什么。

奇迹发生了,马小球立刻不哭了,还自己擦了擦眼泪,可怜兮兮的喊,“爸爸。”

陆老夫人脸上一喜,“哎呀!原来咱们小球是想爸爸了啊!”边说边朝陆君耀使眼色。

这婚事在他们看来绝对是板上钉钉子的事情,若是可以在给他们生一个小孙子的话,就更好了。

陆老夫人这主意算盘打的响,丝毫没有想过自家儿子到底是怎么想的。

“爸爸,我想和你睡。”马小球望着陆君耀眼泪巴巴的说。

陆君耀挑眉,正要开口,就被陆老夫人给打断了。

“小球想爸爸了啊!那让爸爸和妈妈一起睡好不好,这样小球既可以看见爸爸又可以看见妈妈了。”陆老夫人决定还是先从孩子下手。

马小球急忙摇头,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不要。”

别看她小,她可激灵着了,现在陆老夫人嘴里的妈妈,可不是马俪,而是那个很坏很坏的如烟妈咪。

陆老夫人脸色一僵,小孩子面前她也不好意思说什么,看了看柳如烟的脸色,“这……”

“妈,不早了,我带小球回房了。”陆君耀眼色淡淡,回头一看,那个女人也不知道什么时间已经离开了。

啧啧啧!还真是放心他呢!

人都走了,陆老夫人也没有办法,“如烟啊!这孩子太久没有在一起了,肯定会生疏的,你别太放在心上了。”

“没事的,小孩子不都是这样吗?以后多相处相处应该就好了,您也不要因为这件事情往心里去呀!”

柳如烟点了点头,乖巧的说了几句话,把人送走了。明明先前还说她们之间的母子情,这会儿又说生疏了,鬼才愿意去相信了。

当陆君耀看见自己房间里面那个女人的时候,脸上没什么吃惊的,和他想的差不多。

马俪着急的等了许久,这会儿一看见人就扑了上去,“小球。”

“妈妈。”马小球身子一倒,就倒在了马俪的怀里,乖巧的不得了。

陆君耀瞥了一眼她们女儿娘,心底嗤笑,都不是省油的灯。

马俪抱着马小球哄了许久,又是讲故事又是讲道理的。

陆君耀就坐下一旁的沙发上面,手里拿着手机,不关心也不厌恶。

终于把人哄睡着了,马俪整个人都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样。亲亲了她的额头,明明疲惫不堪,这会儿还是露出了个笑容。

“陆先生,今天谢谢你!”马俪规规矩矩的站在一旁。

“今天我说的话想清楚了?”陆君耀反问,挑了挑眉头,整个人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

马俪微震,咬着嘴唇,作为一个母亲,她并不想答应这样的要求,“陆先生,当初我们明明说好了的,现在您突然要增加时间,这对我来说是一种冒险。”

“哦?”陆君耀挑眉,唇边还带着淡淡的笑意。

马俪看着他这副样子,心底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像是电流一般,流通了全身,“如今陆老夫人对小球的态度您也看见了,时间越长被发现的几率就会越大,恐怕到时候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陆君耀眯起双眼,“加十万都不行?”

马俪有片刻的心动,但还是摇了摇脑袋,“陆先生,我只想和我的孩子好好的生活,其他的麻烦事儿,能够避开……我绝对不会上赶着去参与其中。”

“二十万。”陆君耀已经低下了脑袋,冷淡的吐出冰冷的数字,仿佛对她的豪言壮志并不感兴趣。

马俪握紧了双手,理智告诉她这事儿绝对没有说的那么简单,陆家不是她能够招惹的起的。若是一旦被发现,遭殃的不止是她,还有马小球。

她可以无所谓,可是马小球不可以。

更何况眼前的这个男人高高在上,眼底总是带着让人讨厌的不屑。

马俪深呼了一口气,这会儿露出了一丝笑意,“陆先生,您的要求恐怕我不会答应,还希望时间到了您就让我和小球离开。”说完,也不去管陆君耀的反应,径直离开。

沙发上面的人眼神愣了一下,手指下的手机亮了又暗,暗了又亮,却见主人丝毫没有在触碰它的意思。

“呵!”陆君耀摇了摇脑袋,回神过来只觉得好笑,他到底怎么了,会因为一个女人失神。

安静的屋子,连呼吸声都显得那么动听。

陆君耀盯着床上的那个小姑娘看了许久,这才认命的躺在一旁睡下。

既然决定好了要离开,马俪得早早回去收拾一下,今日便是最后一日了。虽然不知道陆君耀会如何去解释,可是这些事情已经不需要她担心了。

马俪迈着轻快的步子,脸上是前所未有的笑意。

二楼的阳台上,陆君耀紧缩着眉头,“就这么高兴?”

马小球与往常一般无疑,逗得一家子哈哈大笑,围着她传。

当然,也是会有意外的,比如:柳如烟,虽然面上带笑的看着这一切,那笑意却不打眼底,这么个小姑娘她本没有放在眼里。

可是经过了昨天晚上和今天,她心底的警报叫了起来。

“这君耀在干什么?还不来,不知道今天要带咱们得小公主去吃饭么?”陆老夫人不悦的朝楼梯口看了看。

柳如烟眼睛一转,缓缓站起来,带着得体的笑容,“伯母,我去叫君耀。”

陆老夫人巴不得了,眼睛笑的眯起来了,“快去吧!”

马小球急急忙忙的从沙发上跳了下来,手举的高高的,“我去,我去。”也不等他们的反应,自己就开始往上面跑。

这会儿,柳如烟的脸色是彻底黑了下来,手指慢慢收紧,她大好的机会就这样…没了!

陆老夫人脸上笑意不减,帮着解释了一句,“小球最喜欢她爸爸了,平日也黏着,如烟你放心。”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柳如烟也不能多说什么,笑了笑。

马小球再出现,一只手还牵着一个大人,表情有些嫌弃,“奶奶,爸爸竟然忘记今天要带我出去吃饭了。”

陆老夫人脸色一凌,碰了碰一旁一直没有开口的陆老爷子,“你说句话。”

陆老爷子抖了抖报纸,折起来,“可以走了?”瞥了一眼陆君耀。

陆老夫人气的脸色煞白,冷哼一声。

马小球也跟着学,抱胸对陆君耀冷哼一声。

在陆君耀看来,那模样到是像极了那个女人,凶巴巴的,一戳就破了。

柳如烟这个时候站了起来,“小球啊!爸爸是因为工作太忙了,所以忘记了,你原谅爸爸好不好?”

马小球皱眉,她的世界观里面,爸爸是应该和妈妈在一起的,可是眼前这个女人她也要叫妈妈。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绕的她脑袋都疼了。

要是妈妈在就好了,这样妈妈就可以解释给她听了。

他们都只当做是小孩子气性大,没当回事儿。

今天他们决定出去吃饭,也不过是陆老夫人一时兴趣,随口说了一句,马小球这个小机灵鬼,一听到好吃的,立马闹着要去。

陆老夫人自然是疼爱孙女的,肯定答应。

本来路老夫人的意思是,欢迎柳如烟回来,结果却成了一个小孩子想要出去吃好吃的了。

这一切在陆老夫人认为,并没有什么不妥。小球是如烟的女儿,当然是女儿重要啊!

陆君耀盯着小姑娘欢喜的笑颜,忽然又想到自己早上看到的那一幕,有一阵恍惚,明明只是一个女人,明明他有更好的选择不是么?

为何,他脑海里面却一直出现那个女人的样子,越是想忘出现的就越频繁,记忆就更加深刻。

陆君耀并不觉得自己会爱上一个认识不过一个月的女人,更何况那个女人还生过孩子,对床事更是生涩的很。

他想不通,逼着自己不要去想,却发现到头来根本就是无济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