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 被十几个男人扒开腿猛戳

周璟扫了眼,发现江挽歌甚至连一个像样的衣柜都没有,衣服鞋子都是用纸箱子装起来,放在床底下的。

江挽歌倒是不觉得有什么。

虽然最开始她也很不习惯,甚至因为生活上的巨大落差导致她时常失眠。

在时间长了之后,她已经被迫从不习惯到习惯了。

奢侈的生活、节俭的日子她都已经体验过了。

重生之后,这些事情于她而言,不过是生活物质上的好坏。

只要她还活着,这就足够了。

她熟稔的腾了个箱子出来,而后让周单把手里那些礼物都放进去,她再稍微整理一下,勉强都放进去了,便把纸箱子推进了床底。

做完这些后回头,就对上了周璟如临大敌的神色,随后就听他泛着凉意的嗓音,“这几年,你都住这里?”

江挽歌顿了顿,垂眸,嗯了声,“我现在的情况,能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就行,其他并不重要。何况我刚来关家那会儿,是寄人篱下的身份,即便不理解,也不好质疑姑姑的决定,就这么住下来了。”

她说的是实话。

但听在周璟的耳朵里,却像是小姑娘在委委屈屈的告状控诉。

当初那个家境优渥、被当成掌上明珠养着的撒娇精,如今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屈居在这么小的地方。

明明关家不是没有客房,但就是不愿意让给她住。

“那你知不知道,关家现在住的这栋别墅,其实是你父母给你买的?”周单忍不住开口。

江挽歌闻言一愣。

看那表情就是什么都不知道。

周单看了眼周璟的表情,见他并没有阻止自己,便将自己知道的消息都说了出来。

因为之前感觉关家对江挽歌的排斥心理很重,所以他特意找自家小舅问了些消息。

这其中就包括别墅的事情。

当初江家出事,江父江母担心他们的不动产都被收缴,特意找周璟借的钱买的这栋别墅,以防江挽歌没有住的地方。

买的时候用的都是江挽歌的名义,房产证上的名字也是江挽歌的名字。

虽然别墅不是最好的,但比起关家以前住的那个,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只是他们还没来得及把这些事告诉她,就跳楼自杀了。

因为江挽歌没有涉及到那些事情中,所以江挽歌名下的所有财产都没有被收缴。

这些财产里,最主要的部分,除了别墅之外,还包括关家现在主要经营的那家公司!

只是当时她还未成年,加上江慧是她的亲属,从法律层面上,这些东西就都交给了江慧代为管理。

他们相信江挽歌的能力,有了公司和别墅,虽然过程中可能会累一点,却一定会生活的很好。

这些,都是江挽歌的父母为她铺垫的。

临到死前,他们都还在担心江挽歌没有住的地方会无法接受。

而江挽歌却什么都不知道。

哪怕是上辈子,江挽歌都没有听到任何关于这些事情的消息!

从未有过任何一刻,能像现在这样,气的江挽歌浑身颤抖。

公司和别墅,那都是她父母准备好的。

江慧隐瞒所有消息,享用着她父母的红利,却经常对她父母出言不逊,甚至和关予乐一起造谣污蔑他们。

那个女人……怎么敢!?

她低着头,许久未曾说话,也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周璟觉得这么憋着不行,刚抬手准备摸摸她的脑袋安抚一下,就见小姑娘抬了头,黑漆漆的眸子里是森然的冷。

“既然我已经成年,那这些东西,我是不是就可以拿回来了?”她平静的问。

周璟点头,淡定的收回手,与她对视,“属于你的,随时可以。”

“行,我知道了。”她看上去依旧很平静,“谢谢二爷和周少爷告诉我这些,天色晚了,我有些累了,不送。”

周璟顿了顿,似乎想说什么,最终又选择了不开口,微微颔首,丢给周单一个眼神,两人一起离开了关家。

江挽歌关上门,闭眼躺在床上,甚至抬起胳膊挡在眼睛上。

不久,有泪珠从她的眼角滑落下来,如断线的珠子般又急又快。

第二天。

在关家晚宴上发生的一切相关消息,像是长了翅膀,飞一般的传遍了整个A市。

所有人都知道了江慧母女的真面目。

他们这几年对外表现出来的仁慈大度的形象,顷刻间化为虚无。

关家公司的股市一天之内大跌。

本就因为周璟打压而烦躁的关岳,这下无异于是火上浇油,应付了大小股东们的质问后,直接驱车离开公司,直奔关家。

关予乐昨天晚上在医院折腾了许久,总算是把药涂完了,这会儿坚持不住已经在自己房间里睡着了。

而江慧从昨晚回来之后就一直魂不守舍的模样,整晚没睡觉,眼睛酸涩的很。

可她只要一闭眼,脑子里就会浮现关岳的那些话,导致她根本睡不着,直接失眠了,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一坐就是一整晚。

关岳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憔悴又狼狈的江慧,头发衣服都是乱糟糟的。

他也不管这些,看到江慧,走过去抬手就是一巴掌打下去,劈头盖脸的一顿怒骂。

“你踏马昨天晚上都干了什么?!你知不知道因为你做的那些混帐事,公司损失了多少钱?这些损失你踏马拿什么补?你是不是非得要把你公司股东的身份剔除了才会安分!?”

江慧被打的脸偏向了一旁。

被打的地方在火辣辣的疼。

那种疼痛终于把江慧放空的神智拉了回来。

看到眼前已经许久不曾见过的男人,她一时间有些恍惚,分不清是现实还是做梦。

果然,关岳这个男人,她心底还是喜欢的。

他们将往过程中的点点滴滴,所有有纪念意义的日子,她都有记在心底。

只是关岳并不在意这些,甚至还曾训斥她有精力记那些东西,不如多想想怎么培养好关予乐。

渐渐的,她就把这些东西封存放在了心底,不再拿出来。

她不敢提离婚,一方面确实有不想过苦日子的原因,但也是因为她舍不得关岳啊……

江慧抬头,通宵不曾睡觉的双眼布满了血丝,透露着疲惫,却又似在希冀着什么。

“昨天晚上,是乐乐的生日宴会。”她说。

关岳从小就宠关予乐,总是给予她最好的东西。

那她提起关予乐的话,会不会触动关岳心底柔软的那部分,从而主动抛弃那个女人,回到她身边呢?

她不确定,却又希望能成功。

事实上,关岳确实怔愣了一瞬间。

但又只是那一瞬间的事情。

他的脸色随即阴沉了下去。

“你还好意思跟我提关予乐?如果不是你,她至于被养成那种娇蛮的性子?这么多年了,你以为让她在我面前装装样子撒撒娇就能蒙混过关?那只是我看在她是我女儿的面子上不计较!但凡她身上没有留着我的血,早就被我打死了!”

越想,关岳心底越烦躁。

以前觉得还算得体的妻子,现在看哪儿都不顺眼,尤其在看到她脸上细微的皱纹时,就想起了这些天跟他一起颠鸾倒凤的年轻躯体,哪个不比江慧来的好?

他厌恶的看了眼脸色煞白的女人,毫无同情和怜悯,“同样是家境优渥,为什么当初江挽歌就能成为人中龙凤,而关予乐却放着好好的千金小姐不做,去当了街头混混?江慧,看在结婚二十多年的份上,我不逼你,自己把股份转让书写好交给我。”

丢下这番话,他就离开了。

关岳回来的快,走的也快。

如果不是江慧的脸还在隐隐作痛,这一切就像是她做的噩梦。

关家发生的事情,江挽歌并不清楚。

她一早起来就出门去了房产局。

这会儿没什么人,她刚到就看到了一个空闲下来的值班窗口。

“你好,请出示身份证。”值班人员习惯性的说道。

江挽歌顿了顿,而后才道:“抱歉,我忘了带身份证,但是我记得我的身份证号码,想查询一下我的房产情况。”

只是查询消息的话倒也不是太大的问题。

值班人员想了下,拿了一张便利贴和一支笔给她,“请把姓名和身份证号写一下。”

江挽歌点头,很快就在便利贴上写好了,再把便利贴交给他。

对方输入并核对之后,很快就查到了,随口道:“你的名下没有房产。”

江挽歌一愣,“我名下应该有一套别墅,在新月别墅群。”

也就是关家现在住的地方。

值班人员听完,又耐心查询了下,才道:“是有过,但是在去年十月份的时候,那套房产你已经转让给别人了。”

“什么?”江挽歌瞳孔骤紧,“转给谁了?”

闻言,对方奇怪的看她眼,“转让对象是一个叫关岳的男士,新的房产证都已经领走了。这是你自己的事情,难道你自己都不知道吗?”

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江挽歌强压下心底的怒火,歉意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我这人记性不是很好,有点忘了这事。”

末了,她又道了句谢,这才快步离开了房产局。

就在刚才,她才意识到为什么她都已经成年了,关家跟她之间相看两厌,却迟迟没有把她赶出关家,大概就是为了公司和别墅的事情。

至她初到关家时,江慧就以各种理由扣押了她的身份证和户口本。

没有了身份证和户口本,哪怕她跟人家说自己是江挽歌,人家也不会相信的。

说不定现在就连父母留给她的公司,也都已经被转到关家的名下了。

只是因为A市的法规,房屋需要住满四年时间才能转让,所以才拖到了去年才完成转让。

可有一点很奇怪,这些事情她毫无印象,甚至公司和别墅的事情都是昨天才知道,也就根本不存在转让这回事。

就算关家有她的身份证和户口本,也不可能单方面转走她的财产。

转让合同也是需要她当场签字的。

明明到处都是漏洞,那为什么关家还能转让成功?

以关家的实力,不至于能跳过正常程序,强行完成房产转让。

难道是以周璟的名义开了绿灯?

应该也不是。

如果以周璟的名义开绿灯,大概率会被周璟知道。

要是周璟知道房屋被转让,那为什么昨天晚上又要告诉她这些事?

江挽歌想不明白,脑子乱糟糟的。

但她现在明确了一点,身份证和户口本,她一定要想办法拿回来。

未免打草惊蛇,在拿到身份证之前,她还不能找关家戳破这些事。

从房产局离开后,江挽歌就坐车去了学校。

高三压力大,基本是尽可能抓紧所有时间学习,也因此周末都还在补课。

江挽歌去学校的时候,第一节课都已经上完了。

因为心情烦躁,她整个人看着都有些阴沉沉的,路过的同学都下意识走远了些。

赵老师刚好从办公室里出来,就撞到了她,顿时不善开口,“江挽歌,来办公室一趟。”

说完就回头钻进办公室了,浑身都透露着不想看到她的气息。

江挽歌皱了下眉,压下烦躁跟了过去。

这会儿是课间,老师都坐在办公室里进行短暂的休息。

江挽歌刚进去,赵老师就当着其他老师的面劈头盖脸的训斥起来,“既然要回来学校参加高开,那就做好你身为学生的本分!无缘无故迟到旷课,你是觉得你还是五年前的那个天才吗?”

末了,他喝了口水,眼里藏着莫名的情绪,把江挽歌从上到下打量了遍,冷哼,“我不知道你跟校长之间是什么关系,也不想问你用了什么方法让校长站在你那边,但现在你是我班上的学生,我有权利对你违反校规的行为进行处罚,四千字检讨,就在办公室里写,什么时候写好交给我了再去上课。”

这事,江挽歌从头到尾没有吭声。

毕竟也没有理由反驳赵老师的话。

四千字检讨确实是赵老师夹带私货,估计就是不想上课的时候看到她。

刚好江挽歌现在也需要找个安静的地方静一静。

所以她同意了。

在她转身去教室拿本子和笔的时候,忽然就听到办公室里的议论声。

“赵老师,那个女生就是校长塞给你的人啊?”

“校长怎么想的?二十二岁的年级都基本大学毕业了,让她回来念高中,还不如让她自己回去打工赚钱养家糊口呢。”

“谁知道?我想起来就烦,可能是仗着有点姿色吧,或者跟校长有什么关系,她家破产了,总不能是塞钱进来的。”赵老师随口说道。

这话就说的有些耐人寻味了。

其他老师听完面面相觑,总觉得他像是在暗示什么。

有八卦心重的人想刨根问底,还没来得及问出口,原本已经走出办公室的江挽歌,忽然又回来了。

那冷沉的眼神跟赵老师对上,竟让赵老师有一丝被抓包的心虚。

“还有什么事?”赵老师皱着眉不耐烦的问。

江挽歌摇头,她微微笑了下,唇形好看又饱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