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妇…呻吟嗯啊 鳏夫粗大高H繁交

这和她想的不一样。

见到红烧鱼的夜轻舞居然没暴怒,而是大快朵颐地吃了起来,她深深皱眉,非常困惑,虽然万分不解,她却假装好奇。

“咦,怎么有鱼?”

夜轻舞一副生气的样子。

“姐姐,最不喜欢吃鱼了,是谁让你们做的?”

一屋子的奴婢吓得直跪下,惊恐万分,瑟瑟发抖。

坐在上首的楚云寒刚拿起银箸吃饭,见到这样的状况,他紧抿着唇角,俊脸布着薄霜,显得很冷漠,一双俊眸犀利地看向夜轻舞,正欲怒斥她。

却见她一块一块的吃着鱼,并没表现出多大的不满,反而很享受鱼的味道。

他目光移向夜清红,冷冷睃了她一眼,她吓得面色发白,王爷这是在责怪她多事了,明明她想让那个贱人出丑,不曾想到却引火烧身。

微微抿了抿红唇,一脸委屈的样子,然而她关心地询问夜轻舞。

“姐姐,你不是不爱吃鱼吗?”??

夜轻舞檀唇微勾,荡漾起一抹绝艳的笑意,“我不爱吃鱼,你还给我做?故意的?”

事情没按她想的发展,而今贱人直接追问她责任,那王爷会怎么想她,这个贱人怎么变了口味,不对呀。

她悄悄觑向王爷,果真王爷正冷瞅着她。

她慌得不行,也气得心口发堵,而眼下没有别的办法,她忙是抹泪。

“姐姐,不,不是的,可能是厨房的人弄错了。”

“弄错了。”夜轻舞淡淡一笑,“没事。”

美眸逡巡了圆桌上的菜,有一道楚云寒最喜欢的水煮鳝片(黄鳝),她拿了一个大勺子给夜清红挖了一大勺子,放到她碗里。

“妹妹,这两天你操劳的人都瘦了一圈,吃点黄鳝补补。”

夜清红的面色微僵,芊芊玉手不敢动银箸。

心里恨得要杀人了,她不吃黄鳝的,看着碗里烧得金黄的黄鳝,她差点要哭了,她明白夜轻舞是故意整她的。

这个贱人的心思什么时候变得玲珑通透了,知道以牙还牙,还是不动声色的这种。

“怎么不喜欢吃?”楚云寒微微挑眉,俊目淡淡睃了她一眼。

为了讨好楚云寒,她只能逼着自己吃下黄鳝。

她咬了一口,软软嫩嫩的黄鳝肉入嘴,一股浓重的腥味充盈在口齿间,她的脑海不自觉地跳入黄鳝活着溜溜动的样子,像一条灵动的蛇。

她最怕蛇了,此刻好像有无数的蛇缠着她,她要窒息了,心里的恐惧令她没忍住,“噗”的一声她把黄鳝肉直接吐回了碗里。

楚云寒大震,俊脸一沉,冷声道:“没必要刻意讨好本王。”

夜清红吓得面色发白,慌忙解释道:“王爷,妾身方才只是呛到了。”

“行了。”楚云寒挥袖起身,没给她好脸色看,淡漠地从她身边匆匆而过,她委屈极了,柔柔唤出声,“王爷,妾身陪您。”

“不必了。”

楚云寒修长的手在半空挥了挥,任谁都知道他此刻的态度,他最厌恶府中的虚伪奉承他,他是王爷身边不缺虚与委蛇,阿谀奉承之人。

在自己府中,他想纯粹点,而今日的事,他看清她谄媚和讨好。

他愤然地扬长而去。

夜清红心猛地抽痛着,这些年她一直装出与王爷有共同的喜好,与他有共鸣,就在刚刚她的伪装被识破了,她气得发抖,眼眶一红,难过地哭出声来。

完了。

她该怎么解释?

她慌得不知要怎么办,心里越发恨夜轻舞了。

她狠狠地看向她,一张娇美的脸上泛着毒光,若是眼神可以杀人,她已经将她千刀万剐了。

夜轻舞已经不是原主了,她悠然放下手中的银箸,优雅起身,朝她冷冷笑道。

“夜清红,识相点,以后少惹我。”

“你是故意的。”

夜清红紧紧攥住双手,指甲深深陷进了肉里,她也浑然不知痛,只是一脸不解地看着面前嫣然巧笑的人,这个贱人什么时候变了?

在心里深深吸了一口气,她冷笑地讥讽她,“即便王爷不喜欢我,他也不会喜欢上你的。”

夜轻舞微微耸肩,神色淡淡反驳她,“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你慢慢享用吧。”

这个贱人居然不怒,平常她在她面前提及王爷不喜她,她不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吗?今日怎么转了性子?

戳不到夜轻舞的痛处,她气得面目扭曲了起来。

夜轻舞不屑理会她,悠然而去,徒留夜清红一个人孤孤单单地站在正厅悲戚,王府的人最会看脸色的,王爷对侧妃动怒了,自然不敢留下来伺候了。

夜清红还是第一次孤单的站在正厅,她很明白楚云寒对她没有爱,他对她只有感激之情。这些日子以外,她一直控制自己的脾气,在王爷面前扮演着温柔贤惠的女子,事事假装与他有共同的兴趣,处处小心翼翼,为得就是讨得王爷的欢心,而今日她所有的伪装轻易得被夜轻舞破坏了。

她恨得咬牙切齿,望着夜轻舞离去的目光泛着滔天的怒意,她要与她斗,那就走着瞧吧!

*

夜轻舞回到卧房,休息了一会,便替给自己敷脸,疗伤,这几天她身上的伤好得差不多了,幸亏有后世的药,不然她也可能一病不起。

这几天太折腾了,提心吊胆的,夜轻舞弄好了一切,她便睡着了,因为服用了药,嗜睡,一觉醒来已经天已经黑了。

翠儿给她准备了晚膳,夜轻舞囫囵地随便吃了几口就饱了。

翠儿见她没胃口,坐在她面前,小声地说道:“小姐,您知道嘛,听说二小姐正午在王爷的书斋跪着请罪呢!”

这个女人还真是有手段,难怪原主会败在她的手里。

夜轻舞表现的很冷淡,翠儿不禁奇怪,睁大眼睛看她,“小姐,您不觉得解气嘛!自幼她霸占您的宠爱,抢走您所有喜爱的东西,还经常诬陷您,拿你当替罪羊,这一回也轮到她吃瘪了。”

她浅浅一笑,“翠儿,好戏还在后头呢!”

翠儿双眸放亮,她感觉自家小姐完全不一样了,不再是从前任由二小姐欺负,也不知反击的人了,从前小姐受了欺负,就知道发脾气动怒,从来不知与她们斗智斗勇。

夜轻舞懒懒起身,朝翠儿淡淡说道:“暂且不管她怎么样,我们去看看碧绿吧!”

翠儿微微皱眉,小心地提醒她,“小姐,碧绿关在柴房,我们贸然去看她,这恐怕不妥吧!”

“没什么不妥,带上点吃的给她。”夜轻舞披了一件连帽披风在身上,径直地往外走,全然不顾翠儿的阻拦。

翠儿没辙,只好提上灯笼,顺便将桌上的食物放回食盒提上,匆匆跟上自家小姐。

夜晚的王府灯火通明,仿若白昼,即便如此翠儿还是提着灯笼,柴房那边很黑的,没一点光芒。

两人很快到了柴房,四周没点灯,显得很暗。

夜轻舞接过翠儿手中的灯笼,暖橘色的光将路照亮,不至于看不清脚下的路了。

她想看看碧绿,是因为她知道碧绿喜欢李侍卫,不可能谋害李侍卫,碧绿应该不知道鹅肉带发,而且这种事情没有授予,她是不会做的。

今日碧绿受了杖责,轻壮的男子挨了三十板子都扛不住,何况是娇弱的小姑娘,医者仁心,她想替她看看。

漆黑的屋子见不到一丝光芒,碧绿趴在冰冷的地上小声抽泣,此刻她又饿又痛,眼花缭乱,轻轻呼吸都是痛得,整个人一下都动弹不了,豆大一般的冷汗从额头汩汩而落。

她的脸湿漉漉的,一时她分不清自己脸上是汗水还是泪水,真的好痛好痛,身体好像炸裂开来一样,灼热的撕痛从背后蔓延四肢百骸,她整个人都在颤抖,她真的要死了吗?

可身体的痛抵不过心里的伤,今天的事情对她打击太大了,她一心向着侧妃娘娘,替她做了那么恶事。

到头来,侧妃娘娘却毫不犹豫的将她踢出来顶罪,这就算了,还诬陷她。

而今她受了三十板子,痛得要死了,侧妃娘娘却不曾派人来问候。

她心寒如死,门口忽然亮起了光,她心中一喜,侧妃娘娘来看她了吗?

门由外面推开,暖橘色的光芒照了进来,在黑暗中待久了的碧绿适应不了光芒,不禁闭上了眼眸。

“碧绿。”翠儿将食盒放在她的身边。

她缓缓睁开眼睛,闯入眼帘的是王妃那张平静无波的脸,她不由一怔,不可置信地开口,“王妃?”

然而太过激动,扯动了伤口,她痛得倒吸一口气。

夜轻舞看着面前脸色苍白如纸,浑身是血,气若游丝的碧绿,深深叹了一口气,“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她眼眶一酸,说不出的辛酸苦楚。

“吃点东西吧。”翠儿将食盒的食物拿出来碧绿吃。

夜轻舞将自己的披风垫到地面上,翠儿赶忙阻止,“小姐使不得。”

“她若是一直躺在地面上,迟早会冻死。”

翠儿只好帮忙,与她将披风展开,合力将碧绿抬到披风上面,她选的略微厚点的,夏日这种天,有披风做垫子,不至于着凉。

碧绿方才还有些戒备,当躺在王妃柔软的披风上,她感动的哭了,“王妃娘娘,您对奴婢这样好,奴婢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

夜轻舞淡淡说道:“好好养伤,养好了伤才能报答我。”

“翠儿,我们给她上点药。”

她指挥着翠儿一起掀开碧绿的衣裳,幸好是夏日,穿得少,不然这样怎么弄才好,当剥她开的衣裳,钻心的痛令她发出低吟声,“嘶。”

真的很痛很痛,她这辈子还没受过这样刺骨撕裂的痛楚。

委屈的泪水漫上了眼眸,她努力咬牙忍住。

当掀开她的衣裳,夜轻舞触及到她的伤,心口不禁一滞,下手太重了,碧绿的背部,大腿,囤部是狰狞可怖的伤痕,渗着鲜红的血水,令人不敢直视。

她淡淡提醒碧绿。

“你忍着,我给你上药。”

“嘶。”碧绿痛得直哭,真的太痛,像割肉一样的,五脏六腑都跟着痛。

夜轻舞拿碘酒给她的伤口消毒,抹上药膏,这简单的几步,碧绿承受着剜肉一样的痛,她没触碰一下,她痛得呜呜大哭。

王爷让她在柴房自生自灭,碧绿真的很害怕,而且心里对侧妃颇多抱怨,当她以为没人管她了,不曾想到在生死之际是王妃施手救她,王妃这个恩情,自己一辈子也偿还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