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大乳浪受噗呲噗呲H 被十几个男人扒开腿猛戳

当晚,顾晚越想越不对劲,童书的这一举动不就彻底暴露出了小颜,让她找到药吗?

所以第二天,趁童书不注意,搜了一下她的包,发现有一包粉末。

颜色跟咖啡里的不一样。

咖啡里的略黄了点。

跟咖啡相融合,要是不仔细查看,一点也看不出来。

假装躺在睡椅上睡觉,暗地里叫小颜注意观察童书的举动。

果然童书看着熟睡的顾晚,趁机把粉末倒在了顾晚喝水的杯子里。

等中途离开的时候,顾晚就把水倒掉,叫小颜清洗一下杯子,重新到了一杯水,当着童书的喝了进去。

而表演的时候,确实也故意频频出错,心不在焉的!

而那天下午,顾晚和小颜同时晕倒,令顾晚没想到的是,许弯弯居然会和童书联合在一起设计她。

幸好在走之前,听从了于檬的话,暗地里叫两个保镖跟着。

一旦出现什么意外,就可以及时出手帮助。

千防万防,没有想到服务员递过来的水会有问题,想必应该是许弯弯做的。

当时顾晚全身心在童书身上,没有注意许弯弯的举动。

这才落入了陷阱。

离开了甜品屋后,越林带着顾晚来到了明盛的3101房间,而一位保镖也快速的冲进去,打晕了越林。

另一位保镖将打晕的童书抗到了房间,扔到床上!

走之前,还十分好心的叫醒越林。

这才有了明盛酒店的一幕。

而晕倒的那天,于檬吩咐了一位保镖,趁童书不注意的时候换了一包安眠药粉。

等到了医院,接待的医生是于檬的表哥,早就跟他商量好,如果一旦顾晚晕倒来到医院,就按计划行事!

于檬到医院气急败坏,故意在童书面前上演了一出好戏,让她以为计划成功!

一听女二换成了童书,于檬便立刻联系了律师,想办法找出合约上的漏洞,才有了最后跟许谦的谈判!

并且在顾晚回到剧组酒店的当晚,微博官号就发了一条微博,澄清最近的传言。

最近,于檬看着微博的热点时时围绕着顾晚,虽然很高兴,但还是觉得有作品出来比较重要!

便叫顾晚近段时间,先不要发微博,沉寂一段时间,要是总是成微博热点,会令人厌烦!

这反而对顾晚的名气不太好!

……

童书不甘心,在酒店房间骂了许弯弯一通。

冷静下来,想到顾晚过两天有一场水戏要拍,何不利用此次机会,让她生病,从而引起剧组人员的不满。

想想最近,剧组发生的哪一件事情,可是大多都是因为顾晚的原因而延缓了拍摄进度。

要是能利用此次机会,让顾晚再次生病晕倒,恐怕日后在剧组的时候并好过。

想好了这一点心里觉得还是需要有许弯弯的配合。

敷好了脸,压下内心的不满!

敲开了许弯弯的房间门,起初,许弯弯瞧见了童书,并不想开门!

可童书坚持不懈地按着门铃,许弯弯这才黑着脸打开了房间门!

许弯弯满脸不屑,“怎么?今天在剧组大的还不够,还想被我扇巴掌!”

童书咬了咬牙,“哼,许弯弯,今天的事都出丑了,你别五十步笑百步!”

“哼,你到底有什么事情,快说!”

童书迈进了房间门,告诉顾晚过两天顾晚有一场水戏,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许弯弯。

许弯弯答应了。

……拍摄水戏那一天,温度下降,这几日接连下了大雨。

导演顾念着顾晚的身体,本来想叫顾晚用一下替身,可被顾晚回绝了。

看着在水里发抖的顾晚,心里祈祷着,千万别生病啊!

最后一次上岸的时候,本来好好吊着的威压突然之间断了,嘭的一声,顾晚的身子如流星坠落一般掉进了水里。

周围的人急的马上呼救,好不容易顾晚的保镖终于把顾晚给救了上来。

于檬根据以前在大学学过的急救措施,给顾晚进行人工呼吸!

而童书在一旁使了个眼色给许弯弯,许弯弯趁着大家不注意便买好的皮蛋粉到进姜水里,递过去给刚醒的顾晚喝了下去。

于檬看着递过来的姜水,一时之间也顾不得其他,便立刻让顾晚喝了下去。

接着去了医院。

来到医院的顾晚,当晚就发了高烧,嘴里一直胡言乱语,不知道再说说些什么!

而顾晚的生病,当天就有人在微博上抱怨。

一些黑粉便嘲笑顾晚,身子骨那么弱,跑了下水就生病了,当真是弱不禁风啊!

不知道谁,爆料,前阵子顾晚根本就没生病,而是赖在医院故意拖慢剧组的进度,还趁机提高工资。

一时之间,顾晚的名气下降了许多。

一夜过去,终于退了烧的顾晚,不顾医院人员的阻拦,执意会剧组拍戏!

顾晚叫于檬打电话给导演她不需要再休息了,可以正常拍戏!

没事的!

于檬担心地说,“晚晚,别强撑着,没事的!身体要紧!”

“于檬,微博上的事小颜都告诉我了,今天拍戏的时候,许弯弯一直在旁边刁难,我就觉得不对。”顾晚神色苍白,难受的说着,坚持要拍戏。

于檬瞪了小颜一眼,小颜低下了头,手扶着顾晚。

“晚晚,再在医院住一晚,再休息一天吧!”于檬不放心地说。

“于檬,我不要,我想回酒店。”

于檬实在是拗不过顾晚,叹了口气。

当晚回到酒店,顾晚洗了个澡就去休息了。

小颜和于檬不放心的在她身边轮流照看了一晚。

对于第二天出现在剧组的顾晚,导演皱着眉头,“怎么不好好休息,你这个样子怎么拍戏!”

“没事的,导演,我可以!”顾晚的声音沙哑,喉咙每说一句话,就痛得不行。

听着顾晚的声音,导演皱了皱眉头,“声音都成这样了,还拍什么戏?”

方宇看了顾晚一眼,悠悠地开口,“导演,不是有一场妖化后的女主开始掌管皇宫的戏吗?没记错,那一段台词挺少的吧!”

徐导演被方宇这么一提醒,倒想起来了,“那就拍那一段吧!”

顾晚感激地看了方宇一眼。

方宇邪魅一笑,耸耸肩。

毕竟,顾晚是傅止渊的人。

不管怎么说,自己兄弟不在,不能眼睁睁看着人家受欺负!

而且,傅止渊那家伙对顾晚也挺上心的!

顾晚沙哑着声音,强撑着身体演戏。

片场的人看着弱不禁风的顾晚,内心有点松动,毕竟人家现在都尽力在拍戏了。

抱怨的话一时间也说不出话!

好不容易拍好了戏,导演喊“卡。”

小颜立刻上前扶住顾晚,一起走到休息的地方。

许弯弯瞧着弱不禁风的顾晚,眼神晦暗不明,在经过的时候,不经意的伸出脚,绊倒顾晚!

顾晚身体本来就虚弱,加上急于走到休息的地方,被许弯弯这么一绊倒。

整个人直接地摔了下去。

意识有点模糊的顾晚,顺势抓住了许弯弯的衣服,倒在了许弯弯的方向。

许弯弯没想到顾晚会抓住她的衣服,一时不稳,便摔了下去。

“啊!”,呼叫声传到旁人的耳朵。

回过神,便看见了,许弯弯被顾晚压在最底下,而顾晚的助理则压着顾晚。

三明治的形状!

偷鸡不成蚀把米!

小颜反应过来,立刻起身,拉着顾晚的手。

而许弯弯被压得双手无法动弹,尖叫着,“顾晚,你起开,压死我了!”

顾晚以小颜的手做支撑点站了起来,晃了晃脑袋,手揉着太阳穴!

嗓子干哑的厉害。

这时,许弯弯也被冬姐扶了起来,愤愤不平开口,“顾晚,你就是故意的是不是?”

“自己走路不小心,还要拉我一把,你就是故意的!”

许弯弯的头发被散开了,毫无大家闺秀的风范,表情凶恶,两条眉毛都快拧成一条了。

听着许弯弯的不着边际的话,顾晚昏昏沉沉的脑袋只觉得像有只蚊子嗡嗡的在叫。

一脸的不耐烦,“许弯弯,我摔倒你自己心知肚明!”

骂了一声泼妇!

刚要起步离开,许弯弯疯了一般说,“顾晚,你骂我什么?”

顾晚的眼神冷箭直射进许弯弯的眼里,“许弯弯,我不想跟你吵,谁承认了就是谁!”

“吵什么吵,这里是剧组,还是菜市场!”方宇不满地开口。

方宇厌恶地看了许弯弯一眼,转头微笑着对顾晚说,“你身子都成这样了,快去休息吧!养好身体最重要,用不着跟疯婆子讲道理!”

大家听见方宇骂许弯弯是疯婆子,噗嗤一声,忍不住笑了出来!

许弯弯的脸色都黑了,按奈不住内心的屈辱,想伸手打方宇。

冬姐的脸色瞬间也变得难看起来,这事许弯弯虽然有错在先,但是如此侮辱许弯弯,未免也太不给许家面子了。

“方少,你过分了!”冬姐冷冷看着方宇。

“哟,冬姐,我向来帮理不帮亲!”方宇丝毫不在意冬姐的语气,嘴角一撇,淡漠开口!

眼神扫视了许弯弯一眼,“原来许家的教育就是这样的,我还真是领教了不少!”

饶是淡定的冬姐,便也忍不住怒怼方宇,“方少,许家的教育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冬姐,我没记错的话,许家最近可是损失一个项目,栽进去不少钱呢!有时间关心关心我,还不如关心一下自个家的事!”

方宇的语气如冷风般刮过冬姐的心田,令她不由得一震!

没错,许家最近丢失了一个项目,半个许家都搭了进去。

表面上许家风光如前,其实风光早已不复从前!

……

“啪!”

许弯弯摸着被打的半边脸蛋,委屈的看着冬姐,眼角流下了泪花!

“姑姑,我做错什么了?你要这样对我!”

冬姐指着许弯弯的鼻子,愤怒地说,“你就不能省点心!今天因为你,许家遭到了羞辱,你要记住,你代表的是许家的门面!”

许弯弯低着头,小声啜泣,“姑姑,可是我就是看不得顾晚,她一个身份底下的人,凭什么大家都护着她,我不甘心!”

含着眼泪的许弯弯抬起头,不甘心看着冬姐!

冬姐恨铁不成钢,“瞧瞧你这段时间闹出了多少的事情,你硬是要消耗掉你自己的所有,你才甘心是吗?”

“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我告诉你弯弯,要是你下次再出事,你就给我滚回许家,再也不能踏足娱乐圈!”

许弯弯万万没想到冬姐会发这么大的脾气,着急地拉起冬姐的手,“冬姐,我保证我不再找顾晚的麻烦了,求求你不要雪藏我!”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冬姐甩开了许弯弯的手,离开了房间。

许弯弯低头怔怔看着冬姐离去的方向,不甘心,可却又害怕,姑姑真的不留情面。

深知冬姐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

走出了房间的冬姐,回头看了眼房间,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许弯弯的心思冬姐一清二楚,对付顾晚不就是因为傅止渊。

可现在顾晚是傅止渊这么久以来,公开过的唯一一个女人。

要是再这么胡闹下去,恐怕整个许家都得搭下去!

……

顾晚喝了药,洗了热水澡,早早入睡!

清晨醒来时,感觉好了不少!

走进房间的小颜,笑着说,“顾姐,今天的气色好多了!”

顾晚高兴点点头。

来到剧组,顾晚一门心思想着剧情,没注意周围的环境。

坐下后便低头认真看剧本,研究着剧中的人物,为待会演戏做准备!

从顾晚走进组,周围人不由得看了她一眼,默默摇了摇头。

而有些人在幸灾乐祸准备看好戏!

小颜和于檬察觉到了周围人的眼神,觉得有些怪异!

“怎么了?”

小颜趁顾晚不注意,抓着剧组里的工作人员林玲问。

林玲看看顾晚,看看小颜,为难地说,“你自己看看新闻吧!”

小颜觉得奇怪,打开手机一看,吓了的差点叫了出来,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

这事不能让顾姐知道,不让今天的戏就拍不好了!

可已经来不及了,顾晚此刻正好放下手里的剧本,一手喝着水,一手看着手机!

恰好,一条新闻映入了眼帘,顾晚握着手机的手不由得用力捏紧手机,怀疑自己看到的,瞪大眼睛,再看了一遍!

小颜想夺过顾晚的手机,可一瞧顾晚的神色,就知道糟了!

手机里的新闻写着,“昨夜,傅止渊现身《皇妃》拍摄地点,与许弯弯夜晚私会!!!”

顾晚呆呆看着新闻,内心有点难受!

小颜拿过顾晚的水杯,小心翼翼开口,“顾姐,你别在意,这条新闻并不一定是真的呢?你别被骗了,演好戏才是最重要的!”

听着小颜的话,淡漠开口,“在意什么?演戏才是重要的!”

说着便放下手机,拿起剧本看了起来!

小颜看了顾晚手里的剧本,哭笑不得的开口,“顾姐,剧本拿反了!”

顾晚看着倒着的剧本,烦躁地盖住自己的头,遮挡头顶的阳光!

剧本下的顾晚脸上一脸的失落,内心有点膈应,仿佛心口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很是不舒服!

在上一世中,顾晚毕竟真心实意爱过,虽然受过伤害,可内心的在意、爱意一时之间是无法的抹去。

顾晚自嘲地笑了笑!

看着遮住脸庞的顾晚,小颜很是担心。

不料,顾晚拿开剧本后,轻松的笑着说,“小颜,我们中午去吃西餐吧!改善下伙食!”

“顾姐,你……你没事吧!”

“呵,我能有什么事?怎么你不想去呀,你不去,我跟于檬自己去!”

小颜看着强颜欢笑的顾晚,内心有些难受,但又不好在这里拆穿顾晚。

“好!”

……

拍摄的过程中,顾晚压下内心的难受,鼓励自己要好好拍戏,不要再受这件事的影响。

看着拍摄中的顾晚,小颜恶狠狠盯着许弯弯,内心把傅止渊和许弯弯埋怨了一通,就差问候他们祖宗了!

待在小颜旁边的人呢,感觉到小颜的怪异,不自觉的挪动自己的位置,远离小颜,怕一个不小心就撞到枪口上!

谁吃饱了撑得没事去招惹生气中的人呢,这不是找抽吗?

中午,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一下子扭转了局面!

当时,顾晚拍完了戏,正准备出去吃饭!

门外走来了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子,脚步沉稳有力,昂贵的西装昭示着男子的身份,气宇轩昂,眉眼间的淡漠疏离不由得令想接近的人止住了脚步!

就在大家以为,他会走向许弯弯时,不料,男子直直地往顾晚的方向,走去!

眼里紧紧看着多日不见的她,复杂的心绪一下子涌上了心头!

顾晚从看见男子走进来,就一直低着头,忽视那一抹身影!

直到看见一双皮鞋出现在自己的双眸,这才抬起头看着男子。

“你怎么来了?”

因为早上的新闻,即使一直告诉自己要别在意。

可是话一出口,便彻底暴露了她不满的情绪!

傅止渊摸了摸头,语气有着连他自己察觉不到的温柔,“来接你,怎么不可以吗?”

许弯弯、童书嫉妒地看着顾晚,内心恨不得此刻傅止渊摸着的头是自己的。

“可是,我已经约好了跟小颜和于檬吃午饭了!”顾晚拍了拍傅止渊的手,嘟着嘴,不去理会傅止渊。

“哦,是吗?”傅止渊转头看向呆住的于檬和小颜,还是于檬先反应过来,拉着小颜往外走,“没有的事,傅总,我们自己去吃,祝你和晚晚用餐愉快!”

于檬拉着小颜往外跑,摸着胸口。

吓死我了,刚刚傅总的眼神可太可怕了!

顾晚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想上前拉住她们!

没想到,傅止渊一扯,扯到了自己的怀里,顾晚挣扎着,“别动,再动我就吻你了!”

顾晚跺脚,踩了傅止渊一脚

“这是在剧组,你放开我!”

傅止渊冷冷扫过周围,大家收起看戏的眼神,低下头,竖着耳朵听着,怕遗漏了什么似的!

“怎么要赌吗?”

听着傅止渊的口气,顾晚便不再挣扎了!

顾晚不甘开口,不想这么容易就跟他走。

“我下午还要拍戏呢,中午我在剧组吃就好!”傅止渊盯着顾晚,握着她的手,加大了力度!

方宇看着好戏,神助攻傅止渊!

“顾晚,下午你没戏,不用来剧组了,明天拍就好!”

说着还特意问了一下徐导演,“是吧?导演。”

徐导演讨好地笑着说,“没错,没错,傅总,顾晚下午没戏不用剧组!”

顾晚听着导演和方宇的话,呆呆看着他们!

傅止渊见顾晚站在原地不肯走,一把直接公主抱抱起了顾晚。

“你……你放我下来!”顾晚回过神,害羞地说。

傅止渊直接迈开了脚步,抱紧顾晚,向外走去,直到走到了车前,才放下顾晚!”

顾晚靠着车窗,瞪了傅止渊一眼,“你到底要干嘛!”

傅止渊张开双臂,将顾晚困在车门与他之间,低头对着顾晚的耳边,威胁着。

“顾晚,你如果想要我在大街上吻你的话就直说!”

顾晚睁大眼睛看着傅止渊,着急地说,“你……你别乱来!”

傅止渊满意地看了一眼害怕的顾晚,眼里勾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意!

接着,打开车门,便将顾晚塞了进去!

自己也随后坐进了车里!

顾晚靠着另一边车门,尽量收缩着自己的身子,结结巴巴地说,“我……我警告你,你别乱来!”

毫无杀伤力的话,傅止渊不屑地看了顾晚一眼!

不过,看着惊恐如小兔的顾晚,一时之间起了逗弄的心思。

拽着顾晚的手臂,搂住了顾晚的腰,加大手中的力度,不让顾晚乱动。

头对着头,鼻子对着鼻子,呼吸相间,两个人的嘴唇只要稍稍再靠近一点边吻上了。

“怎么警告呢?是这样警告?”傅止渊轻轻碰了一下她的唇瓣。

顾晚挣扎着,但奈何直接按住她的后脑勺,不让她乱动。吻了一会,傅止渊不再满足,眼里的眸色愈发深邃幽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