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欲亲伦96部分阅读 林羽江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顶点

“肺癌晚期,最多还有一个月寿命了!姑娘,你还是叫你家人来吧!”

“……不可能!我从没有抽过烟与二手烟,怎么会这样?”

“请接受事实,要住院吗?”

“……不用了。”晚期其实没必要再接受治疗了,还不如回家享受最后一段时光。

云非非坐在酒吧角落里,一个人闷闷的喝酒,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伤心欲绝。

“为什么会是肺癌,呜呜,还是晚期,咳咳……”她抽了张纸捂在眼睛上,纸张很快便湿透,变成了皱巴巴的一团。

两天前的半夜,她咳嗽的厉害,还发起了烧,就去医院检查,没想到竟然查出来是肺癌晚期,她只有一个月的寿命了。

当时便吓得魂飞魄散,不敢置信,可是一再追问还是那个结果,她自己也看了拍的CT图,有很大一片阴影。

便不得不接受。

果然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吗?他走了,她还得了绝症。

云非非狠狠的闭了闭红肿的双眼,把他清俊的面孔从脑海里赶出去,他已经出国了,她跟他,更没有可能了。

她深吸一口气,猛地灌下最后一口酒,跌跌撞撞的往外走。

她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手臂却被人猛的握住,身不由己的被拉进了房间里。

屋子里只有一台落地灯亮着,光线昏暗,她被按在墙上,紧接着,一道高大坚硬的身躯压了过来,男性气息将她包围。

她一团浆糊的脑袋里隐约清醒了几分,明白自己被侵犯了,忍不住拼命挣扎。

刚一张嘴,嘴巴却被有些冰冷的唇给堵上,只能发出唔唔的乱叫。

“闭嘴!”冰冷隐忍的声音,紊乱的呼吸,灼热的身体。

云非非慌乱的睁大眼睛,透过泪光朦胧看过去,非常昏暗的光线,她只能隐约感觉到对方长相不差。

挣扎片刻,她便自暴自弃的放弃了。

反正,她也没几天可活了,也许一夜情是个不错的选择,她要彻底放纵一次。

她动作青涩的吻住了他,眼泪却从眼角落下。

对方的身体似乎一僵,然后便彻底贯穿了她。

……

“妈咪,起床吃早饭啦。”一道稚嫩的童声在她耳边响起,云非非迷离着眨了眨眼,看到云小白那张萌又帅的脸,才反应过来。

她怎么又梦到五年前的事情了呢!

挠了挠头发,云非非扭头便在刚到床高的小白脸上啵了一口,看到小白有些嫌弃的擦了擦脸,水汪汪的眼睛控诉的看着她,便恶作剧得逞一般开心的笑了起来。

“妈咪,你还没有刷牙呢!”

“宝贝洗脸了就行~”

小白萌萌的翻了个白眼:“快点起床啦,你还要送我上学呢,不然就该迟到了。”

他的心好累,每天照顾好自己,还要操心照顾妈咪。

“知道啦知道啦。”

云非非刷着牙,想到那个梦,眼神有片刻迷离。

当时她酒醒过来后,第一反应就是逃跑,无法面对这种事情,竟然连那个人长什么样都没看到!

不过,看小白的长相,就知道对方长相不会差到哪里去。

至于肺癌那个诊断,竟然是医生搞错了,最后过了一个月她去复查,才发现什么事情都没有,反而怀孕了。

“妈咪?不要赖床啦!”小白又催了她,她才醒过神来,连忙起床洗漱。

母子俩人吃完饭,云非非开车送小白去幼儿园,她目送小白进去,电话便忽然响了起来。

她看了眼来电提醒,有些诧异的接起。

相北辰出国谈生意了吗?怎么会给她打电话?

“今晚回老家吃饭。”那边传来冷冰冰的声音。

只听声音,云非非都能想到他面无表情的禁欲样子。

不过这些年下来,她的抗冻能力已经提高不少,再说他其实是一个很好的雇主+合作伙伴,因此她其实也不怕他。

“好的。”

利落的挂断电话,云非非直奔帝相集团而去。

刚从地下停车库出来,便看到一列豪车车队由远及近而来,缓缓停在公司正门口。

这种阵势,也就那个人有了。

果然,车门被人恭敬拉开,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从车上下来。

他肤色很白,衬得眼睛越发的漆黑,如大海一般深沉望不到底;容貌极为出色,却让人不敢轻易盯着看,因为他身上冷冰冰的帝王气场,压迫感极强。

此时他正穿着黑色高级西装,领带打的整整齐齐的,一丝不苟的样子,看不出是刚飞了十几个小时。

云非非朝着反光的玻璃看了眼自己,黑色套装、白衬衣,头发挽起,规规矩矩的。

用小白的话来说,就是死气沉沉的,妈咪你应该多穿点好看的衣服。

她忍不住笑了笑,结果感觉到一柱冰冷犹如实质的目光投了过来,有些慢吞吞的转过头——

便对上了北辰深邃的目光。

她浑身一僵,暗叫糟糕,脚步却不停飞快朝那边跑去。

“相少好!”

刚才本以为可以躲过去的,谁知道他竟然会看过来,搞得她不得不过来打招呼,没办法,谁叫他是她老板+名义上的老公呢!

相北辰面无表情的收回了视线,长且笔直的腿一迈,朝公司走去。

云非非小碎步跟在他身后,很有眼力劲的帮他打开专用电梯门,便恭敬的低头等他上去。

却听到里面传来低沉的声音。

“进来。”

她眨了眨眼睛,是在叫她吗?

抬起头看了眼,发现相北辰果然是在看她,沉默了一下,还是乖乖走了进去。

电梯直接到了他办公室内,相北辰脱下外套,递给了她,然后上下扫了她一眼,皱了皱眉。

云非非抱着他的外套,也跟着打量了自己一眼,没问题啊。

“怎么了?”

“钱不够了?”

“……没有啊。”

说起来,两年前她被家人逼着嫁给相北辰的时候,着实忐忑了一阵。

但后来发现相北辰真心不错,虽然有洁癖并且是个完美主义,不好伺候,性格也冷冰冰的不好亲近,但是他出手大方,不问她的行踪,会记得他们的纪念日,甚至在她生病时候还会尽责的照顾她,几乎挑不出毛病来。

最重要的是,他果然如外界传闻的那样是个性无能或者是个gay,从来没碰过她,她不用强迫自己逢迎他,简直是太爽了!

云非非觉得自己捡了个大便宜,做梦都该笑醒了。

她疑惑的看着他:“怎么这么问?”

相北辰盯着她眼睛看了两秒,移开了目光,朝休息室走去。

“下班跟我一起走。”

看着他宽肩窄腰的漂亮背影,云非非耸了耸肩,无所谓的开口。

“好的。”

她跟着进去,照惯例,相北辰这是要洗澡,她得把他要换的衣服拿出来熨烫了一下,整齐放在床上才可以。

熟练做完这一系列事情,她便出去了。

外面秘书室的人见怪不怪的看着她,也就云非非跟特助韩修可以碰相少的东西了;不过也有人目光不善,很是不服气。

云非非已经习以为常了,女人都有嫉妒心,毕竟她们不知道相北辰已经结婚了。

她跟相北辰是隐婚,两年前家人用小白威胁她,让她嫁给相少来换取利益。

再加上,那时候她如果不嫁给相少,就会被逼着卖给一个老头子当情妇,实在是没有别的选择了。

却没想到第一次见面,相北辰就拿出一份协议,冷冰冰的开口。

“我不会碰你,也不碰感情,其他条件你随意提。”

云非非一愣,不由感激涕零,简直不能再棒了!

她大手一挥,便签了字。

不过,相北辰一直不知道她有孩子这件事。

当年结婚前,云家人生怕相家嫌弃她,找关系把小白的出生记录抹掉了,还把小白户口给改了。

云非非当年因为怀孕退了学,很难找到好工作,仅凭她一个人的工资是无法养活小白的,所以,她便也默默的隐瞒着。

虽然很不道德,但是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总裁办,韩修敲门进入。

“相少。”

“下午行程推掉,腾出两个小时。”

韩修有些吃惊,却没有问,点头应是。

他等了会,看没别的事情了,便准备出去。

“那件事,查的怎么样?”相北辰却再次开口了,眉头皱着,目光锐利。

韩修飞快看了他一眼,浑身冷汗便冒了出来。

“还没有新的进展。”

当年算计相少的人早已被查了出来,可是最后跟韩少发生关系的那个女人却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怎么都找不到信息。

好在,相北辰只是例行问一下,没说什么,直接开始谈公事了。

下午时候,云非非桌前的电话响了起来。

“来办公室找我。”

周围人看到她往总裁办去,眼神又变了。

云非非表示压力山大,她顶着各种目光进去,就看到相北辰穿戴整齐,似乎要出门的样子。

果然,他开口第一句话,就证实了她的猜测。

“跟我出去。”

云非非有些诧异的看了下表。

“这么早就回去吗?会不会太早了些。”

相北辰扫了她一眼:“买些东西。”

好吧。

“那我去拿一下包,你等我一会啊。”

车子直奔商场而去,云非非本以为他是要给家里的长辈买东西的,没想到竟然是直奔时装区,不禁有些惊讶了,结婚两年多,他这是头一回陪她逛街,这是怎么了?

高级品牌服装店门口,云非非有些踟蹰,不太想进去。

这种衣服,买了她也不会穿,又那么贵,好浪费。

导购小姐看到相北辰,立马笑容满面。这位先生一看便是有钱人,贵气逼人,估计是个大主顾。

“先生,您好,这都是我们品牌的新款,您看您喜欢哪些?”

相北辰漆黑的目光看了过来,云非非踟蹰一下,还是走了进去。

算了,相北辰不喜欢被人拒绝。

她试了许多,最后穿了件水蓝色的裙子,稍稍不自在的拎着出来了。

身前是简单的剪裁,她精致的锁骨在头发下若隐若现,背后是V形领,露出线条优美的肩胛骨与脖颈,纤腰一束,让人眼前一亮。

相北辰目光微微凝住,只是片刻,便恢复了常态。

“把她试过的都包起来。”

他语气仍然很冷清,云非非却吓了一跳。

“不要了吧,这些太贵了!”

他深深看了她一眼:“我不想回家被老太太说我虐待你。”

云非非默了一默。

“没有啊。”

不过联想到早上他问她是不是缺钱,云非非大约明白了他要给她买衣服的原因了。

相北辰却没有理会,让人给她挑了鞋子,直接换上,在拎着各种东西的店员的簇拥下回到了车上。

回家路上,车内气氛有些沉闷,云非非抓耳挠腮一番,主动开口,准备提起最近一直萦绕在她心头的事情。

“再过一周就到了我们约定的时间了,到时候……”

本来在闭目养神的相北辰,倏然睁开眼睛看了过来。

他目光漆黑如墨,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虽然平时相北辰也是这种万年冰山脸,但此时,似乎有些不一样,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意似乎把温度都降低了几度,有些吓人。

云非非顿时就噤了声,接下来要离婚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她干笑了一番,就像个小学生一般端坐起来。

“没事没事,先回家吧。”

心里却在懊恼,她怎么这么怂啊!

其实如果一直跟相北辰这样过下去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云非非一直知道他们两个不过是形式上的婚姻,她不会越矩去奢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而且,她还一直瞒着相北辰她有儿子的事情,如果被他发现了,后果……她打了个寒噤,总觉得很可怕。

一路无话,到了韩家老宅,婆婆南佳宁与奶奶张清枝都在家,看到他们两个一起回来,瞬间就笑的乐开了花。

“北辰,非非,快来坐下。”

“妈,奶奶~”云非非甜甜的喊着,跟着相北辰快步走了过去。

张清枝面色红润,梳得一丝不苟,头发是云非非陪她染的色,气质高贵,看上去一点也不像个七十多岁的老人。

南佳宁更是气质甚佳,容貌柔美,保养得十分好。

老太太跟南佳宁都有些吃惊的看着云非非。

云非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看了相北辰一眼。

他刚脱下外套,南佳宁在边上顺手接过挂了起来,有些心疼的瞅着自己儿子。

“累不累?我听韩修说你下了飞机都没睡,又忙了一天,公司事虽然重要,但是身体更重要啊,厨房炖着汤,我叫人给你盛一碗。”

“嗯。”他冷淡的回应了一下,不过在外面绷着一直没露出的疲惫之色,此时显现了出来。

似乎感受到她的目光,他朝这边看了一眼。

老太太敏锐的看到他们两个的互动,立马笑了。

“我说呢,韩修说北辰提前下班了,原来是一起去逛街了,怪不得非非不肯穿我这老太婆给她买的衣服呢,原来是在这等着北辰呢,你们小两口搞浪漫我支持,不过什么时候生个娃就更好了,奶奶就这一个愿望,能早日抱到孙子孙女,就值了!”

“……”例行催生孩子,云非非看着她期待的目光,都不忍心告诉她们了,下周她跟相北辰要离婚了。

奶奶跟婆婆对她都很好,她打心底里觉得有些对不起她们。

但是没办法啊,这两年她一直瞒着自己有孩子的事情,心底已经觉得十分愧疚了,越来越不安,不如早日解脱,而且,如果被他们发现她已经有了个孩子,她跟相北辰原本约定的补偿金额怕是也拿不到了。

小白正是花钱的时候,缺了那笔钱,她怕是连小白上幼儿园的学费都拿不出来了。

她的沉默,却被张清枝理解为害羞,立马开解她。

“这有什么害羞的!你们两个都结婚两年了,要是行动的早,现在孩子都会该开口叫我太奶奶了,唉。”

“是啊,儿子你也表个态啊!”南佳宁跟着感叹,看着面前惜字如金的相北辰,不满的嘟囔了一声。

“跟你妈面前还不说话,真是的。”

相北辰看着云非非有些发红的脸色,突然开口。

“知道了。”

这句话像是给南佳宁打了鸡血一般,她立马精神焕发,不由分说拉着相北辰坐在云非非边上。

“你们今晚就别走了,住在这里,我去安排一下。”

然后便去了厨房问陈妈。

“我让炖的甲鱼汤炖好了吗?等会偷偷给他们两个端过去。”

……

奶奶一看他们两个坐一起,立马把云非非往那边挤了挤。

“你往那边坐坐,太挤了。”

云非非:“……”

跟相北辰紧贴着,大腿都挨在一起了,肌肤的温度透过衣服传来,她有些不自在,拘束起来。

相北辰捏了捏眉心,有些疲惫的样子。

奶奶探着脑袋看到了,干脆把他们两个拉了起来往楼上推。

“行了,北辰看来累坏了,你跟他去楼上休息吧,等会饭做好了再叫你们。”

她等相北辰往上走了两步,悄悄拉住云非非,神神秘秘的在她耳边说道。

“辰辰就是面冷心热,你也别被他吓到了,当妻子的,得软乎乎的体贴他,你看他现在这么累,就是你表现的好机会,等会啊,帮他按按,然后你们……”

她投了来个你懂得的眼神,云非非脸腾的红了,急忙忙跑了上去。

有时候,她觉得她根本比不上奶奶跟婆婆的战斗力。

不过,两位老人都这么热情,怎么把相北辰养的这么冰冷寡淡呢。

她脸颊红红的冲进了房间,一抬眼,才看到相北辰正在脱衣服,衬衫扣子都解开了,露出性感结实的胸肌与传说中的八块腹肌,白皙的皮肤仿佛透着水汽一般,可能是在家里,他一贯冰冷的眉眼很是放松,额前碎发落下,跟平时禁欲的样子大相径庭。

很像是制服诱惑什么的。

云非非看的眼睛都直了,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相北辰懒懒的抬眼看了她一眼,眼底似乎有无形的魅惑,也不在意,直接把衣服全脱了——

云非非嗷了一声,捂着鼻子转过身去,她觉得再看下去,她要受不了了!

相北辰挑了挑眉,抓起睡袍穿上,直接躺在了床上。

“过来。”似乎因为疲惫,声音有些沙哑。

云非非顿时就心跳加速起来,她强装镇定,看着面前的门板,默念马克思主义:“干嘛?”

当时他们说的可是不用履行夫妻义务的啊,相北辰今天是吃错药了吗?

“我头疼。”

这话一说出口,云非非立马收起了粉红泡泡,转过身来,关切的问。

“怎么又头疼了?是不是没休息好,妈说的对,身体第一,你在飞机上是不是也没睡好?”

她一边说,一边给他按着太阳穴,不小心低头,对上相北辰漆黑的眼睛,顿时失声了。

好像,她有些太啰嗦了,而且,也不应该管这么多的。

她讪讪的想要收回手。

相北辰却伸手握住她的手,蹭了蹭,闭上了眼睛。

“嗯,继续。”

她心尖颤了颤,看着他白皙皮肤映衬下更加明显的黑眼圈,还有长而翘的睫毛,心跳再次不规则起来。

深吸一口气,她再次提醒自己恪守本分,不要越矩,这才静下心给他按太阳穴。

相北辰呼吸慢慢均匀起来,云非非悄悄收了手。

但是也不想出去,因为出去后,又该被婆婆与奶奶拉着问她孩子的事情了,于是她便蹑手蹑脚的走到阳台打电话。

“小白,想妈咪了吗?妈咪今晚不回家了,抱歉,等下我给你笑笑阿姨打电话,让她帮忙去照顾你,可以吗?”

小白皱了皱秀气的眉头,点了点头。

“我自己就可以的,不过妈咪你是回了相叔叔家里吗?”

云非非干咳一声,不自在起来。

“嗯,抱歉,又让你自己在家了。”

小白萌萌哒叹了口气。

“算了,那你不要再打电话过来了,别让他们发现我,对妈咪不好。”

云非非曾经告诉过小白她现在的处境,小白知道她是假结婚,虽然有些不明白,但还是尽量不给她惹麻烦。

云非非听着他稚嫩的声音,有些愧疚,她抿了抿唇。

“等再过一周就好了,到时候妈咪就不会再丢下你一个人了。”

挂了电话,她又给好朋友宁笑笑打电话,问她有没有空,去照顾一下小白。

“小白一个人睡,我不太放心。

“行,我明白!等会就过去,就这样就这样,先挂了,我挤地铁呢。”

……

等到吃饭时候,南佳宁过来喊他们。

“咦,北辰还没醒?”

“嗯,要不晚点叫他吧,我看他挺累的。”相北辰在飞机上基本上睡不着,这么算来他有差不多一天一夜没睡觉了,难怪这么累。

“也行。”

她们两个把声音压得很低,结果相北辰还是醒了。

“妈,非非。”他揉了揉额头,从床上起身,目光里的茫然很快便散去,又变成了万年冰山脸。

南佳宁与云非非相视一笑,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惋惜。

也就这个时候能见到相北辰有些呆萌的样子了,可惜时间太短了。

“那行,既然醒了,就赶紧起床吃饭,吃完早点回来睡。”

南佳宁摆了摆手先下去了,云非非便等着相北辰。

一起从楼梯上下来,就看到相北辰的父亲相国正从门外进来。

云非非登时便紧张起来,下意识挤出一个笑容。

果然,相国正看到她之后,脸拉了下来,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睛的,很是不爽。

他目光移向相北辰,哼了一声。

“还知道回来!”

云非非有些尴尬,想下去迎接他,手却突然被人握住,有些冰冷的手,手心干燥,握住了她的。

她诧异的扭头去看,就看到相北辰没什么表情的沉静侧颜。

她还没回神,就被他拉着往下走。

“爸,我出差了,所以才没回来。”

张清枝看到自己一贯冷清的孙子竟然会主动拉孙媳妇的手,登时便笑开了花。

不过一扭头,就拉下了脸,瞪着相国正。

“做什么?人小两口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你还给他们脸色看,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吗?非非哪里做错了?北辰哪里做错了?你天天拉着脸是给谁看!”

相国正脸登时就挂不住了,无奈的看着自己母亲,不过心里还是有气,不太喜欢这个儿媳。

南佳宁听到动静,连忙从厨房出来,开始打圆场。

“老公,回来了,快坐下,饭都好了。”

“陈妈,上菜吧。”

佣人们把菜都摆上桌,相国正勉强收敛脾气,一大家子一起坐下来吃饭。

云非非愣愣的被相北辰拉着坐下,等陈妈把汤端到她面前才恍然回神,发现婆婆跟奶奶都在笑眯眯的调侃的看着她,脸刷的就红了,果断低头喝汤!

“诶,对,多喝点。”

南佳宁跟张清枝对视一眼,笑容有些意味深长,还让陈妈把汤摆在她跟相北辰面前,劝着俩人喝完了才罢休。

饭后,云非非陪着两位老人散了个步,相北辰跟相国正去书房谈事情,等到她被放回去时候,相北辰已经洗过澡了,正躺在床头看书。

灯光下,他的五官柔和了许多,好看的不像话。

云非非看了一眼,默默在心里花痴一下,然后拍了拍脸,让自己冷静!

过去拿被子与枕头,铺在沙发上。

相北辰个子太高,让他睡沙发第二天醒来总是落枕,虽然他不说,但云非非总能发现,于是次数多了,她便主动请缨,自己睡沙发了。

犹豫了一会,她鼓起勇气开口了。

“那个……相少,再过一周就到约定时间了,离婚协议你什么时候打印出来,我会签字的。”

话音一落,屋子里静悄悄的,她等了会,终于按捺不住,从沙发后探出脑袋看了看。

相北辰竟然已经睡着了!书都还放在身边呢,看来是真的很困啊。

她顿时泄了气。

认命的把他书拿走放在桌子上,把灯关掉,云非非也睡觉了。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半睡半醒时候,迷迷糊糊觉得有人站在她面前,云非非太困了,翻了个身,就睡死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她迷瞪着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往床上看了一眼,已经没人了,相北辰生活作息十分规律,应该已经起床锻炼去了。

她去卫生间方便完,觉得鼻子热热的,一摸,手指上都是血,立马就清醒了过来。

流鼻血了!

最后,她鼻子里塞着两卷卫生纸,哭丧着脸低着头出去了。

一出门,就撞上到一个坚硬的胸膛,她被撞的往后跌,好在,被人及时拉住了。

脑袋上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怎么流鼻血了?”

云非非呜咽一声,捂着鼻子,可怜兮兮的看着他:“我也不知道。”

感觉好丢人!

相北辰被她看的稍稍一怔,她眼睛湿漉漉的,又大又圆,像极了受伤的小动物,可怜又可爱。

他拉开她的手,查看了一下,没什么大事。

估计是虚不受补。

今天早上起来被妈跟奶奶拉着一番旁敲侧击,他才知道昨晚喝的汤里放了许多补药。

“没事,去拿点冰敷在额头上,一会就好了。”

他去拿了冰,用毛巾裹着,敷在她额头上。

云非非被冰的打了个激灵,但是强忍着,乖乖站着。

但是让相北辰伺候她,她有些不好意思,伸手自己要扶着。

“我自己来吧。”

“别动。”

他制止她,云非非果然不敢动了。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气氛沉默下来。

云非非无事可干,便盯着眼前的一片瞧,相北辰比她高许多,她平视的话只能看到他胸前这一块,唔,虽然穿着运动衣,但还是能感觉到他身材很好。

鼻尖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汗味,一点也不难闻,应该是刚晨跑回来。

莫名的,她脸渐渐开始烧起来。

好不容易等他说可以了,她随口打了个招呼,一溜烟跑下了楼。

自然又被婆婆奶奶逮着问了好大一通,等吃完饭被放了出来,云非非不由松了好大一口气。

司机送他们去公司,云非非瞟了一眼旁边坐着的相北辰,发现他在看文件,便悄悄点开手机看家里的监控。

她怕小白一个人在家不安全,家里安装的有监控,画面会同步到手机上。

小白正在跟笑笑一起吃早餐,家里请来照顾小白的王姐也来了,估计等会笑笑上班,王姐去送小白上学。

那就好,她收起手机。

犹犹豫豫的又想再提离婚的事。

古人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都第三次开口了,她确实没什么底气了。

车子停在路口等红灯,她看了下前面,把车子中间的隔音板拉上,防止司机听到他们说的话。

相北辰被她的举动吸引了目光,放下文件,疑惑的看着她。

云非非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勇敢的对上了他的目光。

“我说,该离婚了——”

绿灯亮起,车子悄然启动。

“吱——”

“砰——”

车窗外突然传来刺耳的刹车声,云非非的话猛然被打断,她面对着相北辰,清晰的看到他面色骤然大变,从没有见过他这样惊慌失措的样子,她还在疑惑怎么回事,脑袋就被一阵大力压住,摁了下来。

电石火光间,她身体跌入一个结实的怀抱。

然后便感觉整个车身猛烈的一震,撞击声还有车身与玻璃破裂的声音极为刺耳。

她脑袋,脑袋撞到相北辰身体上,脸都木了。

懵了一瞬,才感觉有温热的液体从上面滴下来。

车身旋转了几圈,又重重撞在边上的人行道上,这才停了下来,司机整个人陷进弹出来的安全气囊里。

云非非眨了眨眼睛,猛然回神,她手指颤抖着推开相北辰的身体,看到他眼睛紧闭,额头都是血,心脏像是被重锤狠狠击了一下一样。

窗外有围观的路人叽叽喳喳的声音,她听不进去,只是努力去掏手机。

“相北辰,你没事吧?你醒醒啊,我叫救护车,你千万不要有事!”

“不会有事的,救护车马上就来了,你坚持住!”他身上的血流的那么多,她想堵住,却不知道伤口到底在哪。

不知过了多久,车门被人从外面打开,有人把相北辰抬了出去,似乎是医护人员在问她。

“小姐,你没事吧?”

云非非跌跌撞撞的跟了出去,目光紧紧盯在相北辰身上。

“我没事,你们快救他,我是家属,我要跟着过去。”

直到他被送进抢救室,云非非被人扶着坐下,护士喊了她好几次发现她不应,只好叫医生过来给她做检查。

“她没事,皮外伤,处理一下就好。”

医生匆匆看完,就去了抢救室,刚才在路口出现连环车祸,现在大部分医护人员都被紧急调去抢救了。

等护士简单处理一下,云非非才回过神,她擦了擦眼泪,给南佳宁打了电话,声音仍然是在颤抖的。

“妈……北辰出车祸了……”

相家人二十分钟内赶了过来,南佳宁眼眶红红的,靠在相国正身上才没有倒下。

倒是张清枝最冷静的样子,她坐下拍了拍云非非的手。

“没事的,我们来的时候就问过了,北辰就是肋骨断了两根,可能会有脑震荡,但是脑内没有淤血,不会有生命危险,医院的专家都过来了,我们要相信他们。”

云非非一听,哭的更凶了。

这还叫没事吗?这得有多疼啊。

尤其是,原本这些苦都应该是她受的,可是相北辰在听了她说要离婚的话的时候,还是选择了保护她。

第一次,她这么后悔,觉得自己又无情又无义。

如果知道会出事,打死她也不会说离婚的话,可是世上没有后悔药。

相国正看到她掉泪,觉得心里头的火一股一股往上冒。

“哭哭哭,就知道哭!你看看你做的什么好事,丧门星!当初我就不赞同你嫁进来,结果两年了孩子没生出来,还把我儿子给搭进去了!北辰没事就算了,有事看我怎么收拾你!”

他就俩儿子,小儿子出国留学还没回来,大儿子虽然性格冷了点,各方面都很优秀,让他满意的不得了,除了他娶的这个媳妇,是当年老爷子去世前定下来的让他不满意以外,别的都很好。

云非非心痛如绞,狠狠咬住自己嘴唇,不让眼泪再掉下来。

“你凶什么凶!北辰出事是非非愿意见到的吗?佳宁!去拉着国正去一边去,还嫌不够乱吗?这会互相互相推卸责任有什么用,等北辰醒来知道你欺负他媳妇,他心里会好受?”

“妈!你就知道护着她,她有什么好的!”

“国正,你别说了。”南佳宁擦了擦眼泪,软软的哄着他,拉着他在对面坐下。

这下谁也不说话了,只是都看着手术室的灯。

两个小时后,相北辰才被推了出来。

他们一家子一下子围了过去。

“怎么样怎么样?”

“没什么大事,没有脑部淤血,这是万幸的,只是毕竟伤到的是脑袋,只能等他醒来再观察一下了。”

张清枝一直绷着的一口气这才松开,整个人软软的往后倒。

云非非离得最近,眼疾手快的抱住了她,惊恐万分。

“奶奶!”

手忙脚乱的把两个人一起送进了病房里躺着,云非非这才看清相北辰现在的样子。

他脑袋被纱布裹得严严实实,身上更是用各种固定的东西裹着不让他动。

她心里酸酸的,想要掉泪,又不敢,强忍住了,只是身上散发出浓郁的悲伤,让南佳宁看着心里都难受,她拍了拍她。

“你爸刚才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他也是急了,我们就这俩孩子,哪一个都是心头肉,当父母的,怎么可能不难受。”

相国正正在阳台上抽烟,听到她说话,恶狠狠的瞪了过来。

“乱说什么呢!我就是不喜欢她!”

“你闭嘴!”南佳宁心情也不好的吼了回去。

云非非强忍着挤出一个笑容。

“爸,妈,对不起!”

是她的错,相北辰是替她挡的才会受伤。

护士正好去敲门进来,相国正冷哼一声,转过头去继续抽烟了。

“老太太是紧张所致的晕厥,血压稍微有些高,休息一下就好了。”

然后她查看了一下相北辰的护理情况,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又匆匆走了。

云非非坐在病床边看着相北辰双眼紧闭、插着鼻呼吸的样子,心里还是堵得厉害。

过了会,她想起那个司机,慌慌张张的又站了起来。

“司机没事吧?”

相国正从阳台回来,身上的怒气让他威压感十分重,看上去有些吓人。

“我去看看。”

那司机也是他们家的老司机了,万一真出事了,大家心里也不好受。

屋子里就剩他们几个了,南佳宁叹了口气,云非非给她倒了杯水递过去。

“妈,您喝水,别着急。”

“我不着急,倒是你,也别内疚了,天灾人祸,谁也料不到不是吗?以后你跟北辰好好的就行。”

对上她殷切的目光,云非非挣扎了片刻,低下了头。

“好。”

只要相北辰不提,她也不会再提离婚的事情了。

没多久,外面传来了嘈杂的声音,南佳宁出去看了眼,瞬间脸就变了色,她猛地把门关上。

“记者怎么找到这里了?”

虽说当时出车祸大家都看到了,但是他们住的病房可是保密的,这么快就找了过来,之后怕是不得清净了。

关键相北辰现在这样,还不适合移动。

云非非手机也响了起来,她一看是小白的,怕有急事,不敢不接。

“没事,你去接吧,我叫人把这些人拦住。”

南佳宁也开始打电话安排了。

云非非躲到阳台上,赶忙接了起来。

“小白,怎么了?”

“妈咪,你有没有出事?”小白虽然努力冷静,但小脸绷得紧紧的,还是十分紧张,他刚才看到新闻了。

“我没事。”云非非听到他的声音,眼泪刷刷的就往下掉,她其实也很害怕,只是因为没有受伤,大家可能就忽略了她。

此时听到小白这么贴心的问话,她哪里还能忍得住,至今仍然心有余悸,撞车那一瞬间就像噩梦一般,不敢轻易回想。

“妈咪不要哭,你在哪个医院?新闻上说是送往附近的医院了,是中心医院吗?我去找你,你不要怕。”

小白已经跟老师请过假了,再说,就算老师不同意,他也可以出来的。

“别!”云非非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这边很乱,再说你一个人来我不放心,等下午妈咪过去找你,我真的没事。”

小白皱了皱眉,有些不开心了。

都出车祸了,妈咪还是把他藏着,不想让他暴露在相家人面前,这种心情他可以理解,但是心里还是闷闷的。

“我知道了。”他情绪不高的挂断了电话。

想了想,带着他的小帽子,跟妈咪给他买的儿童口罩,直接从学校里溜了出去。

“叔叔,去中心医院。”

司机师傅看他这么小,有些吃惊。

“你一个人,不怕遇到坏人吗?”

小白从帽子下面看了他一眼,拿起了自己的儿童手机。

“我已经记下你的车牌号跟名字还有工号了,发给我妈咪了,要是真的出事,你就是第一责任人。”

司机师傅顿时哭笑不得。

“行行,我不逗你了。”

……

这边,云非非刚结束跟小白的电话,手机又响了起来,她一看,是宁笑笑的,知道她应该也是担心,赶忙接了过来。

“非非你没事吧?出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我看到新闻说相少车出事了,想到你应该是跟他在一起的,心都要吓跳出来了!”

她一上来,就是噼里啪啦一堆话。

云非非有些愧疚。

“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出事后整个人都懵了。我没事,我好好的,就一丁点皮外伤。”

“呼——那你等会给我发张照片看看,我现在手都是抖的。诶,对了,相北辰呢?他怎么样?好像是不太好吧?”

云非非看了眼还在床上躺着的相北辰,大眼里都是难过。

“……他肋骨断了,脑震荡,别的还好,没有生命危险。”

宁笑笑听出她声音里的难过,安慰她。

云非非努力笑了笑,打起精神来。

“行,我知道了,会好的!”

刚挂掉又是一通电话。

韩修的声音火急火燎的,简直要炸了。

“你们在哪个病房?相少怎么样了?诶算了算了,你就告诉我在哪就行了!”

没几分钟,韩修就到了,他急的一脸汗,一贯穿的整整齐齐的衣服都乱了。

不过得知相北辰没有生命危险,顿时又恢复了平时的精明样子,开始招人调监控,找找事故原因,看看是不是有人恶意的算计。

然后没多久,相北辰一起长大的几个好朋友也都来了,张清枝也醒了过来,顿时整个病房里就塞满了人与鲜花。

云非非不停的解释,忙的连喘气的时间都快没了。

好在,相北辰的几个朋友都是能力出众的人,只是片刻的骚动,这些人便把事情都分摊了开,屋子里又安静了下来。

南佳宁拉着云非非出去,找了间休息室,让她歇着。

“咱们别管了,先歇一会,你也忙了一上午,累死了,他们几个一起长大的,一个比一个精,有他们在,天塌了都没事。”

她真是累的不行,很快便睡着了,云非非帮她盖好毯子,虽然很疲惫,精神上却一点也不能放松。

一放松,之前那一幕就会不停出现在脑海里。

她用凉水冲了冲脸,轻手轻脚的出去了。

坐在外面椅子上发呆。

小白把自己的平时攒下的零钱递给司机叔叔,然后背着小书包往医院里面走。

他不知道是哪个地方,却十分机灵的跑到护士站问。

他声音脆脆的:“漂亮姐姐,我想问一下,刚才出车祸那个很帅很帅的叔叔,他住在哪个病房呢?”

为了得到消息,小白可是下了血本的,他把口罩帽子都摘掉了,眨巴着眼睛出卖色相。

果然,护士们都被这个还没有桌子高的小帅哥给萌到了,一个个恨不得把他抱在怀里揉搓一顿,忘了护士长交代的不准向任何人透露信息这条嘱咐,给他指了路。

甚至,还要带他过去。

小白甜甜的笑了笑:“不用啦,我自己能找到,谢谢姐姐们,你们真好。”

然后迈着小短腿走了。

护士们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

“糟了!不能说的!”

“……没事的,他只是个孩子。”应该没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