鳏夫粗大高H繁交 厨房里我扒了岳的内裤

虚掩的房门前,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房中大-床正在进行的一切,呼吸粗重,唇角的笑容比哭还难看。

而那两张熟悉的脸,更是深深的刺激着她,程潇潇抓着门框的一只手骨节泛白,指甲几乎被掐断。

她咬着牙,看着自己房间大床-上翻云-覆雨紧密交-缠的两道身影,强忍着夺眶而出的泪水,最终做了一个最冲动也非常不明智的决定。

她用尽全力一脚踢开虚掩的房门,巨大的响动让床-上-交-缠的两人恍如被按下暂停键。

而她的丈夫也终于从惊愕中回过神来,一脸僵硬的看着她,同时,也是下意识的,扯过被子,盖住他身下那个女人的娇-躯。

“祈安哥,怎么办,对不起,姐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语无伦次又带着慌张的声音打破沉静,周祈安脸上的惊愕转为愤怒,他抱紧怀中的女子,满面怒容的瞪着程潇潇。

“滚出去!”

多么理直气壮的驱赶,仿佛被捉-奸在床的那个人是她!

柔弱无骨的小手拉住周祈安强壮的手臂,用低低的声音求情:“祈安哥……不要这样……是我不好……该滚出去的人是我!”

这样柔弱的样子,满面都是泪痕的可怜样,成功点燃了周祈安心中最后一丝火焰,看向程潇潇的眼中,更加冰冷与厌恶。

“还要看我们继续现场直播吗?”

程潇潇看着眼前的一切,僵硬的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

“你们就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将最心爱的丈夫跟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捉-奸在床,而被指着骂滚蛋的人成了她,为什么别人理直气壮的身份,到了自己这里,会角色互换呢?

仿佛自己才是那个别人丈夫的小三,她这双眼睛,真是瞎了。

“解释什么,就是你看到的这样,我喜欢小雨,小雨也喜欢我,我们真心相爱。”

“真心相爱?”程潇潇冷笑,将视线转到程小雨身上:“跟自己的姐夫上-床,不觉得恶心吗?”

“潇潇,不许你这么说小雨,这件事情跟她没有关系。”

这两个人是要彻底将她恶心死么?都搞上-床了还没有关系。

“姐姐……不是这样的……我……我对不起你……”

“都闭嘴吧,然后滚出去!”程潇潇咬着唇,指着床-上两人:“房子是我的,床也是我的,不要让我更恶心。”

程小雨从周祈安的怀中探出头来,一脸的愧疚,无声流着眼泪:“姐姐,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我真的太爱姐夫了,所以才会做错事情的,姐姐你原谅姐夫吧,是我不好,我马上就滚。”

说着她就要从周祈安怀中挣扎出来,故意露出半个身体,上面布满了暧昧的吻痕。

周祈安一把将人抓-住朝怀中带,双手圈住她的身躯,抹去她脸上的眼泪,柔声安慰:“小雨不要担心,这件事情让我来解决,不是你的错,我也是真心喜欢你的。”

这样恶心的一幕,看得程潇潇几乎想要作呕。

“我再说一遍,你们两个,给我滚出去。”她冷声道。

极力克制着要冲过去打死这对狗男-女的冲动,这个柔弱的妹妹,在人前从来都是小白兔,楚楚可怜。

然而骨子里,却是不折不扣的狐狸精,跟她那个小三上-位的母亲一样,可笑她瞎了眼,到现在才发现。

“该滚出去的人是你吧,难道你还想继续在这里呆下去吗?”周祈安毫不留情的讽刺。

“祈安哥,不要这样,是我不好,我不该答应跟你在一起的,是我对不起姐姐。”

程小雨浑身颤抖的挣扎着,就要挣脱周祈安的怀抱,不停的朝程潇潇道歉,那模样十分委屈。

而在看不见的地方,她的眼中蓄满了得意的光芒,程潇潇,我要你这一次,彻底身败名裂。

“程潇潇,滚出去,别让我再说一遍,你知道我一向不喜欢对女人动手。”他咬着牙,感受到怀中女人的颤抖,更是厌恶的看着自己的妻子。

“威胁我?”

程潇潇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冷眼看着这一切,眼中满是痛恨。

“周祈安,程小雨,你们真恶心,不愧是物以类聚,一个是我的丈夫,一个是我的妹妹,竟然在我的床-上乱搞,不过也多谢你,我的好妹妹,要不是你的算计,我还不知道原来自己的爱人是这么不堪的货色,既然你喜欢捡破烂,就拿去吧。”

程潇潇深吸一口气,走过去凑到周祈安的耳边轻笑道:“你就为了这个贱人背叛我,眼光实在不怎样。”

周祈安一把捏住她下巴,整个人怒气高涨:“我的眼光是不怎样,不然当初怎么会跟你结婚呢。”

一把拍开他的手,程潇潇看着程小雨冷笑:“看清楚了吗?我的今日就是你的明日,我等着。”

程潇潇打了周祈安一巴掌,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而被他抱在怀中的程小雨心疼的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抚摸上他的脸,心疼的哭了出来。

“对不起,祈安哥,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因为我,姐姐就不会这样对你了,是我破坏了你们之间的关系,我……”

周祈安一把将她抱住,温柔的安慰:“小雨,我是真心喜欢你的,当初要不是你姐姐故意这么说,我们又怎么会错过呢?是她隐瞒了一切,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起,就喜欢上你了,跟她结婚也只不过是为了能跟你在一起。”

程小雨满意的勾起唇角,扑入他怀中。

“可是……姐姐已经发现了,我们该怎么办呢?姐姐刚才的话你也听见了,她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你放心,她没有这个机会,有我在你身边,还担心什么?。”

“祈安哥,你对我真好,虽然很对不起姐姐,但我也是真心爱你的。”

周祈安抱着怀中之人,满意的亲了下去:“我知道,我也最爱你了。”

两人相视一笑,丝毫没有半点被捉奸在床的尴尬,反而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

程小雨也没有想到,一切会那么顺利,她一直都恨透了程潇潇,因为自己私生女的身份,从小到大,处处被她压制,虽然爸爸对自己很好,但小时候受过的屈辱让她明白,想要出头,就要不择手段。

只是周祈安也太容易上钩了,她就是耍了那么一些小手段,就乖乖选择了背叛程潇潇,跟自己在一起。

“如果姐姐要报复的话……我也心甘情愿。”

周祈安抚摸着她若软的发丝,心里软做一团:“你就放心吧,我会彻底让她没有翻身的机会。”

两人再次抱在一起,准备继续亲热,周祈安的电话却不厌其烦的响起。

“祈安哥,接电话吧。”

周祈安继续亲-吻着怀中女人,不耐烦说:“不要管它,我们继续。”

电话却并没有因此停歇,被扰了兴致的周祈安一看来电是陌生号码,皱了皱眉头,语气恶劣的问:“哪位?”

“请问是周祈安,周先生吗?”

他耐着性子应了一声“是”。

那边接着又解释:“是这样的,您的妻子在我们医院做了检查,结果已经出来了,但是她的手机关机联系不上,我们就打了您的电话,请您转告您的妻子,检查结果一切正常,胎儿也十分稳定,让她定期来医院做检查就好了。”

“你说什么?什么胎儿,你说清楚一点。”

电话那端的人似乎被他冷厉的声音震住,过了片刻才又重复了一遍:“是这样的周先生,您的妻子检查结果显示确实是怀-孕了,一切数据都正常,只要定期来医院做产检就行了,注意事项医生也会交代的。”

“确定没有弄错吗?我的妻子程潇潇真的怀-孕了?”

“是的周先生,我们十分确定。”

周祈安挂了电话,浑身僵硬。

程小雨也注意到他苍白的脸色,从身后贴上他的背,问:“祈安哥,既然姐姐怀-孕了,我还是退出了,我不能破坏你们的家庭?”

她说完又低声哭了出来,万分不舍的将身躯贴紧周祈安,男人总是对于柔弱的女人无法抗拒,他也不例外。

他不断拨打着程潇潇的手机,那边却一直传来关机的提示,周祈安气得将电话摔了,披着衣服在房中来回走。

“小雨,你放心吧,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继续受委屈的,你乖乖的不用担心,潇潇的事情我来解决。”

“可是姐姐她……”

周祈安做了一个打断的手势,继续不甘心的拨打着电话。

一路上程潇潇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那个肮脏的地方,眼前一片模糊,眼泪终于还是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握住方向盘的手在颤抖,她擦了一把眼泪,脚上用力,猛的将车子加速。

原本以为这一切已经够让她绝望的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更残忍的还在后头。

“她怎么可能会怀-孕?我一直给她吃避-孕药,每一次我都看着她吃下去的。”周祈安咬牙切齿的说。

程小雨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贴在他身上,继续添油加醋。

“祈安哥,我没想到你竟然会为了我这么做,可会不会姐姐肚子里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你的呢?”

周祈安浑身一震,下一秒就被怒火替代。

“这个贱人,竟然敢出轨。”

“祈安哥不要生气嘛,我乱说的,姐姐不是那样的人,都是我不好。”

“小雨,我知道你是怕我担心,你放心吧,这件事情,我没有这么容易放过潇潇的。”

程小雨闻言,趴在他怀中,露出奸计得逞的笑容。

趁着周祈安去洗澡的时候,程小雨拨通了程潇潇的手机,这一次竟然破天荒的开机了。

天助我也,她在心中暗暗高兴,等着那边接通自己的电话。

程潇潇看着来电显示,冷静了下来,按下接听键。

“姐姐,我有一件事情想告诉你。”

“滚,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她说完就要挂掉,那边继续传来程小雨的声音:“是关于你怀-孕的事情,姐姐难道不想知道吗?”

她放慢了车速,咬牙道:“程小雨,你还要脸吗?”

程小雨笑:“不知道是谁不要脸,祈安说他一直给你吃的避-孕药,又怎么可能会怀-孕呢?说不定是其他男人的野种,他还说了,要跟你离婚。”

程潇潇愣住了,霎那间脸色煞白,每一下呼吸都像是被钢针穿透心脏。

“你什么意思?”

“姐姐你怎么还不明白呢?其实你一直都在吃避-孕药,怎么能怀-孕呢?祈安他是不会相信你的。”

“程小雨,让他接电话。”她用尽力气嘶吼。

“姐姐就不要白费心思了,你说什么都没用,他现在不会相信你的了,你还是去医院将孩子打掉吧,免得留着也是个孽种。”

“……”

听着电话那头传来得意的笑声,程潇潇一脸煞白,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怪不得周祈安一直都给自己吃所谓的保健品,原来那根本就是谎言,究竟有多狠毒的用心,才能这么步步为营算计自己,避-孕药?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冷笑,没想到你这么坚强,这样都能怀上了。

她没有忘记,刚结婚的时候,周祈安一脸温柔的抱着自己,期待她尽快怀-孕,生下属于他们的宝宝,然而结婚后一年两年她肚子一直都没有动静。

她也曾为此感到困惑,甚至觉得对不起周祈安,就连他母亲的故意为难,她也可以不计较,没想到这个孩子却在最不该来的时候来到自己身边。

老天真会开玩笑,她迫切渴望的时候给她绝望,而现在……

“不要试图用孩子来威胁祈安,他是一定会跟你离婚的。”

那边程小雨的声音还在不断传来,程潇潇脑中一片空白,耳朵嗡嗡响,根本就不知道接下来她还说了什么。

挂断电话之后,她再次关机,一脚踩下油门,车子加速飞奔出去。

由于车速太快,转弯的地方,对于前方开来的大货车,根本来不及躲避,一脚踩下油门,待震天巨响传来时,头上一痛,刹那间就昏迷过去,整个人趴在方向盘上,彻底陷入了黑暗。

等她再次睁开眼睛时,人已经到了医院里,她试图打起精神,浑身都传来疼痛,才发现自己还打着点滴。

昏迷前的一幕幕又重新回到了脑海中,滔天恨意来袭,只想亲手将那对狗男女给撕碎。

好一个亲妹妹,柔弱清纯,不想是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

而她深爱的男人,不惜为他付出一切,最后呢?

她咬着牙,庆幸自己还没有死,否则岂不是便宜了那对狗男女?

她既然能够将他捧上天,也同样可以收回这一切,周祈安只是是一个穷学生,毕业之后如果不是跟自己结婚,靠着程家的关系,他会有今日?

而他功成名就之后,竟然就跟自己的亲妹妹搞在一起,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她痛恨的?

此刻的程潇潇却不知道,等自己出院之后,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引以为傲的所有,顷刻间不复存在。

天堂到地狱,一日之间。

病房的门被推开,护士推着车走了进来,看见程潇潇醒来之后,露出一个笑容。

“程小姐,你终于醒来了,身体还有没有什么不适呢?”

“我昏迷多长时间了?”

“有三日了呢,程小姐这一次车祸有些轻微脑震荡,所以醒来如果感到头晕的话,是正常的,至于别的……”护士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

程潇潇一脸苍白,一只手摸-到了自己的肚子,怪不得她一直忽略了一件事。

“孩子呢?我的孩子没事吧?”她颤声问。

护士放下手中的药,走了过来试图稳住她激动的情绪,“程小姐,您送来医院的时候,已经流-产了,这一次的车祸比较严重,所以孩子没能保住。”

“什么?你骗我,你是不是在骗我?”

她激动的抓着护士的手,摇晃着,面容扭曲:“你快告诉我,我的孩子还在,他没有死对不对?”

“程小姐,真是对不起,我们尽力了。”护士极力安抚着。

“不可能,我的孩子不可能没有的,你们医生明明说过,他很健康,他还在我的肚子里。”

“程小姐……”

“你快告诉我,我没有流-产,没有。”

“程小姐不要激动好吗?你才刚醒来,这样对身体不好的。”

“你骗我,你一定是在骗我的,你们这些骗子。”

脑中一片混乱,不过很快,她就恢复了清明,头还是一阵一阵的晕眩,她被护士扶着躺了下去。

一幕幕闪过脑中的,都是那两人的背叛以及程小雨的嘲笑,孩子是他的,竟然在这个时候没有了,一切都是天意吧,就连老天爷也看不下去了。

再次醒来,脑震荡的感觉已经缓下去不少,医生又过来了一次,将检查结果说了一遍,若是没有什么意外,过两日就可以出院。

到底是谁送我来医院的?

门被推开,程小雨手中提着一袋水果,梨!

探望自己住院的亲姐姐,竟然送来的是一袋梨,也唯有她可以做出这种事情来了。

程潇潇一看见她,好不容易平复下去的仇恨再次被点燃,她冷脸看着这个一脸得意,从容的拉开椅子坐下的女人。

脸上那刻意的伪装不见了,此刻是多么让人恶心的一张嘴脸。

“你还来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马上给我滚出去。”

“我好心来看看你,姐姐这么激动做什么呢?”程小雨拿起水果刀,从袋子中拿出一个梨来,慢慢削着皮,目光扫过程潇潇的小腹处。

“听说姐姐的孩子没了,真是让人意外呢,不过这对你来说也算一件好事情,不然将来鉴定出来不是周祈安的孩子,岂不是打自己耳光?”

“滚。”

程潇潇指着门口,“我不想看见你这么恶心的人,马上给我滚出去。”

“姐姐,我有话要对你说,说完我就会走了,就是求我也不会留下的。”程小雨从手提包里抽-出一张化验单来,“瞧,姐姐的孩子刚刚流-产,我就正好怀上了,这可真是让人意外,周祈安知道了一定会十分高兴。”

程潇潇闻言,浑身的血液都要沸腾起来,拼命压抑住杀人的欲望,床单被她用力扯出两道深深的痕迹。

见她气得眼睛都红了,程小雨更加得意:“本来你还可以用孩子来威胁一下他,可是现在呢?也没了,你就是不想跟他离婚,也得离了。”

“说完了没有了。”程潇潇压下怒火,冷笑:“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你喜欢捡破烂就尽管拿去吧,这种垃圾没什么好稀罕的,也只有你还当宝贝。”

“你……好啊,我就看你还能得意多久,就算是破烂,也是他先不要你。”她凑过去,在程潇潇耳边问:“看见老公跟妹妹在床-上的感觉怎么样?一定十分痛心吧,我就是要让你痛苦,让你下地狱,只要是属于你的一起,我全部都要抢过来。”

“滚!马上滚出去。”

程潇潇双目瞪圆,赤红着眼睛激动得抄起手边的水杯,用力朝她身上砸过去,滚烫茶水四溅,在程小雨还来不及躲避的嘶吼,哗啦啦的烫了她一声。

“啊!”

她尖叫着从椅子上站起来,不断甩着身上的水,被烫伤的皮肤疼得她直抽气,指着程潇潇。

“程潇潇,我会让你后悔的。”

“还不快滚?”

“好,很好。”她咬着牙,威胁一般冷笑:“你以为你的住院费是谁替你交的?看看是谁要从这里滚出去。”

一瞬间,程潇潇似乎想到了什么,四处翻找自己的手机。

“程小姐,你在找什么呢?”

“手机呢,我的手机呢?”程潇潇焦急的问。

护士摇头:“程小姐,您被送来医院的时候就没有手机。”

“什么?怎么可能呢?”她分明记得很清楚,手机就在自己的车上,她一把抓-住护士的手,激动的问:“那么是谁将我送来医院的?”

“这个我是真的不清楚呢,程小姐或许可以问一下别人。”

程潇潇无力松开手,回想着车祸前的那一幕,心乱如麻,她一定要离婚,孩子没有了,爱情也没有了,她还有公司,不会轻易让祈安跟程小雨夺走属于自己的东西。

“这是怎么回事?”

周祈安一下车,就看到程小雨一身狼狈的从医院大门走出来,手臂一片通红,他心疼得皱眉:“潇潇做的?”

程小雨垂下头,低声哭泣:“祈安哥,你不要怪姐姐,换做是谁都会生气的,我跟你在一起,本就已经很对不起姐姐了,她心中有火,想要发泄,我不会计较的,只要她心里舒服一些,无论对我做了什么,我都毫无怨言。”

“你怎么这么傻,那个女人心狠手辣,什么事情做不出来,你还来看她做什么,给她出气吗?”周祈安一把将她抱在怀中,柔声安慰:“没事了,我带你去找医生看看,她竟然敢伤害你,我不会放过她。”

程小雨勾起笑容,站在原地拉住周祈安的手,微微摇头,一副可怜的样子。

“是我对不起姐姐,她要做什么都是应该的,而且她的孩子也没有了,想要毁了我来报仇也是应该的。”

“哼,谁知道那是谁的野种。”周祈安咬牙道。

程小雨趴在他怀中,抬起头来:“祈安哥,你不要这样说,姐姐还是不舍得跟你离婚的。”

周祈安看着四处进出的行人,他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想太过引人注意,刻意压低了声音。

“这个婚她是愿意也得离,不愿意也要签字,我不能继续委屈你了,你也知道,我真心爱的人,是你。”

“祈安哥,你这样说我心里会更加难过的,姐姐她现在还不知道公司的事情呢……”

“我让人暂时封锁了消息,等她出院之后,再送她这份大礼吧,谁叫她这么不识好歹,竟然敢伤害你。”

“祈安哥,如果她就是不离婚呢?”

周祈安脸上一寒,唇角勾起冷硬的弧度:“那可就不是她说了算了,看看是她爸爸的公司重要,还是我们这段已经破裂的关系更重要。”

“可是祈安哥,他们毕竟是我的亲人。”得到了想要的答案,程小雨引着他说出更多的承诺,她跟妈妈筹备了这么长时间,为的就是今日。

“小雨,潇潇跟你不一样,你这么善良,才会一直被她欺负。”

“有祈安哥在,你是不会让我受伤的,对吗?”

“当然。”

“祈安哥手里拿着的是什么呢?”

他神秘一笑,看了一眼手中档案袋,“离婚协议。”

“这么快?”咬着牙,有些为难说:“姐姐刚刚才失去孩子,我们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好呢?就算孩子不是你的,可是她应该也很伤心吧。”

“她伤心什么,不过是一个野种,我可不想让你继续受委屈了。”

程小雨心中一阵高兴,只要成功让周祈安跟程潇潇离婚,那么接下来就可以顺利的夺走公司,而她以后就要从千金小姐,变成一个乞丐,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高兴呢?

“先让医生替你检查一下,我去找潇潇签字。”

“那祈安哥……你要小心一些,她……”

周祈安安慰的抱着程小雨亲了一口:“放心吧,她还没这个本事要对我怎样。”

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他不是那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需要依靠程潇潇才能让自己的事业风生水起。

病房内,程潇潇躺在床上,对于发生的这些事情,怎么也想不通,爸爸那么紧张她,而她已经住院昏迷了几日,竟然不来看她,这太不寻常,也让她隐隐不放心。

程小雨跟她那个小三的妈,难道会那么轻易的放过自己?

她们为了程家的财产,什么办法都使出来了,这一次自己发现了真相,她勾/引了周祈安,爸爸一定会非常生气,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动静?

她怎么也不明白,陆家也不穷,为什么一定要做得这么绝。

此刻程潇潇根本就不知道,她的父亲跟她同在一家医院,原因是中风了,至于发病的原因,当然没有这么简单。

“潇潇!”

程潇潇正在出神,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周祈安已经走了进来。

周祈安顺手推开门,已经走了进来:“潇潇,我来看你了。”

程潇潇抬起头,看清楚来人,怨恨以及杀意顿时蓄满了眼眶,她冷笑着抓起水杯就扔了过去,被周祈安闪身躲开。

杯子砸在地上,发出巨响,水花跟玻璃渣落了一地,他看也不看一眼,优雅的迈开长腿,再次走了过去。

“你还来这里做什么?滚,看见你就让我恶心。”

“那真是抱歉,还要让你恶心一下。”周祈安拉开椅子,坐了下来,非常干脆的将手中装着离婚协议书的档案袋丢到她病床上。

“这是什么?”

“离婚协议书。”

“哈哈,离婚协议书?”程潇潇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深爱了五年的男人,交往两年,结婚三年,最后竟然是这么个人面兽心的东西。

周祈安见她脸色难看,忍不住提醒:“不要找借口试图拖延了,快签字吧。”

程潇潇翻看了一下,眉头紧皱,夫妻财产分割竟然他什么都不要,按照她的了解,绝不会有这样的好事。

“你看没有什么问题的话就签字吧。”

“周祈安,你这是什么意思呢?”

周祈安皱着眉头:“难道你还觉得有什么问题?还是你不想离婚呢?”

“呵呵。”程潇潇冷笑,一脸厌恶的看着他:“就这么迫不及待要跟我那个妹妹双宿双栖吗?”

“她跟你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不然的话怎么会勾/引自己的姐夫呢?”程潇潇满含讽刺:“这种事情,一般人也是做不出来的吧。”

“程潇潇,你看看你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跟个泼妇一样,她好心过来看你,你还要动手,好歹也是你的妹妹,一直以来你对她做的事情,也够了,难道就不觉得无耻吗?”

他每次遇到程小雨,都是她被程潇潇教训过后,双眼含泪,却还是对着自己笑,将所有的委屈都默默忍受。

“我做什么了?”程潇潇冷笑着问,浑身不可抑制的颤抖。

周祈安寒着一张俊脸:“你自己做过什么事情,心中有数,如果不想闹得太难看的话,还是签字吧。”

“签字?如果我说不想签呢?”

“程潇潇,有意思吗?你明知道我跟小雨在一起了,难道为了不让她得到幸福,你就要这么跟我耗下去?”

程潇潇听他这么一说,心中怒火更甚,忍不住反唇相讥:“周祈安,做人不要太过分了,你们两个这么对我,就不怕遭到报应?”

谁知周祈安听了却冷笑:“我们怎么对你了?程潇潇,我不过是爱上了小雨,而造成这一切,你也脱不开关系。”

“爱?”程潇潇仰头大笑:“你的爱可真廉价,当初口口声声说真心爱我,现在呢?”

他追了她整整两年,她起初对于这个穷小子是没有半点好感,奈何他不断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

一直坚持了两年,她最终被感动,彻底爱上了他,甚至为了他心甘情愿奉上一切,让他一路飞黄腾达。

起初他开公司,是谁陪着他熬夜操劳,耗光积蓄,甚至求了爸爸那么长时间,他才肯松口。

而现在呢?

只能怪自己瞎眼了,才会弄成这样,活该!

“潇潇,签字吧,我们好歹也是夫妻一场,以后商场上还是会见面的,难道你想闹到媒体面前吗?”

“就算闹出去了,你以为丢脸的是我?你跟我妹妹被捉奸在床,还真是美事一桩?八卦周刊想必也很缺这样的新闻,反正我是鱼死网破了,我那个清纯小妹妹的形象,从此以后,只怕是要毁了。”程潇潇一把撕碎离婚协议书,纸片如雪花一般飘落在他面前。

“你敢?”

周祈安愤怒的冲过去,双手掐住程潇潇脖子,威胁:“你以为你还有这样的机会?”

“你什么意思?”

“你有证据吗?”他努力反笑,慢慢松开手:“会有人相信你的一面之词?你的妹妹她形象比你可要好上不少呢。”

“这么说你们是打算颠倒是非了?”

“八卦杂志上的东西,有真有假,谁又知道呢?”周祈安还想再说什么,口袋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声音立马变得无比温柔。

“祈安哥,事情还没有解决吗?”

程小雨等了半个小时,都不见周祈安回来,果断拨通了他的电话,离婚的事情一定要在今天解决,不然走出了医院,还不知道会生出什么变故。

周祈安看了程潇潇一眼,转过身去,用温柔的声音道:“放心吧,我马上就过去见你,不会有什么意外的。”

“那行,我相信祈安哥,不过刚才顺便检查了别的,医生告诉了我一个好消息,我都迫不及待的想要跟祈安哥分享呢。”

周祈安问:“什么好消息?”

“我怀孕了。”

“怀孕了?”

电话那端的程小雨又重复了一遍:“医生说我怀孕了,是你的孩子,祈安哥,我真是太开心了,忍不住马上就告诉你。”

“太好了,谢谢你小雨!你放心吧,我们马上就结婚。”

程潇潇冷眼看着他的背影,清晰的话语一字一字的传入耳中,像是无数的尖刀戳到心脏,抽出来,捅进去。

直到鲜血淋漓,痛不欲生!每一下都让她耗尽全部的力气。

周祈安挂了电话,一下子就变了脸,不知从哪里又拿出来了一张离婚协议书,甩到了程潇潇的面前。

“你也听到了,小雨怀孕了,我要跟她结婚,所以你还是签字吧,要是不肯签,闹到法院去,还是要走这一步的,何必呢?”

“你们这对狗男女,好,我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们的。”程潇潇冷笑,“给我吃避孕药,一步一步的设计我,你觉得,我还能让你们过得这么舒服?”

“潇潇,何必这样呢?既然都是为了离婚,你痛快点,以后就不用再看见我们了。”

“你去死。”她颤抖的将笔扔过去。

周祈安侧头避开,安摊开手,有些无奈的吸气:“虽然我承认许多事情是利用你,但曾经也是爱过你的,只是自从遇见了小雨之后,我就被她吸引了,所以……”

“住口,那些恶心的事情,就不要再说了。”程潇潇将目光从白纸黑字上移开:“只会让我更恨你。”

“潇潇,既然都撕破脸了,你继续这样我也不可能放弃她的。”

“那就让全世界都看清楚你们这对恶心的狗男女吧。”

周祈安脸色一沉:“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我可不想让你如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