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爷含着她的乳35小说网 鳏夫粗大高H繁交

终于,在男人起身从浴缸出来的时候,我想到了一点。

我是化了妆的呀!

今天下午,我可是花了五百多画的妆!连倒模都做了!

现在的我,就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被一个老太太看了身体,应该也算不得什么事情吧?

毕竟自己现在这个年纪,要是年少的时候轻狂一些,做他奶奶都可以了!

“咳咳!”

意识到这一点的我终于松了一口气,感觉到他拉过我边上的浴巾,我又等了半分钟才睁眼,清清嗓子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

“那个,你发育的挺好的,少年人!”

男人自顾自的系着浴巾,闻言只是冷冷的扫了我一眼,那个瞬间,我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快凝住了。

我确实有些心慌,他的视线像是能将我看穿似的,危险的预感盘旋在心头,让我忍不住转身逃跑。

有了逃跑的想法之后,它就像是一个破土而出的种子,迅速的在我心里生根发芽,长成了无法忽视的参天大树。

我有些僵硬的转过身,看做不经意的走出去,但是实际上,我的脚尖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奔跑。

我在心头默念着:千万别跟过来了,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从浴室到门口的路不过短短三四米,但是我却走的非常的艰辛,后背都被冷汗给打湿了。

眼看着房门就在眼前,我下意识的要朝着门口跑去,但是刚准备起步开跑,身后突然间传来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

“坐下来喝杯茶吗?老……太太?”

男人的声音透着些清冷,对我来说就像是来自地狱的召唤。

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反对,但我还是不得不转过头,微笑着看向他。

“不用了,我不渴,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之后我直接不管不顾的朝着门口走去,但是身后却再一次传来他的声音。

“看完了我的身体就想拍拍屁股走人?”

这句话的语气和刚刚有了很大的区别,再无半分笑意,透着凌人的煞气。

我的心猛地一颤,握在门把上的手指节因为太过用力而显得苍白。

我知道越过这扇门我就可以离开了,但是却不知道会不会像上次那么好运,能真的逃掉。

这个男人,会放过我吗?

最终,我还是放下了门把,僵硬的转过身,弓着背用沙哑苍老的嗓音说道。

“好像是有点渴,那就喝点茶吧。”

男人的眼神这才缓和了一些,等我以龟速移到桌子边上的时候,他给我面前的水杯添了一杯茶。

“请。”

我看着面前这杯水,心头暗自下定决定,等喝完了这杯茶,我一定要从这个屋里出去!

我拿起那水杯细细的抿了一口,但只是沾了沾嘴唇,这个时候,我可没有心情和他一起品茶!

“我姓沈,沈萧何,不知道老太太您?”

我连忙呵呵干笑了两声。

“我一个普通老太太的姓名,不记也罢。”

沈萧何倒也没多说,只是一直盯着我放在桌面上有些发白的手。

我心虚的往后挪了挪。

“奶奶这双手可真是保养的不错,和您的脸天差地别,我奶奶最近快大寿了,我还想着送什么东西比较好,看到您这双手,就想着问您讨个保养的办法!”

沈萧何声音本来就好听,故意这样轻声细语的说,更是让人无法抗拒。

不过这话听在我耳朵里头,可没那么动听。

我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变了。

我知道,他已经知道我脸上的是妆容,或许早就知道了,毕竟从一开始他喊我老太太的时候就有些阴阳怪气的。

想到这一点,我顿时有些不高兴了。

他还是和第一次见面一样!腹黑又狡诈!

我站了起来,朝着他礼貌的鞠了一躬,再开口的时候,已经用了自己原本的声音。

“我承认,我确实不是老太太,但是刚刚那件事情,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进错了房间而已!当然了,我承认这给您身心都带来了极大的损失,所以假如您需要经济赔偿的话,我愿意尽自己所能补偿您。”

虽然我不太瞧得上沈萧何,但是正因为不想和他有过多交集,才必须要拎清楚,刚刚那场乌龙事件,很明显是我个人的责任!

正经的说完这句话之后,也不知道是不是起身太急了,我头有些晕,大概是酒气也起来了,顿时觉得胃里翻江倒海的。

不过为了尽快解决这件事情,我努力的压抑着难受的感觉。

沈萧何听了我的话,倒是没做其他的反应,而是指着那边的卫生间,“说话之前,先去把你这脸上的东西洗了。”

我想去抓奸也不太可能了,估计等我去找陆正南,黄花菜都凉了,所以我就直接把脸上的倒模什么的都去了。

等把脸上的东西洗干净,我看着镜子里头的自己,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惹上这个男人,真是很头疼,上次的事情就弄得很烦了,待会儿也不知道对方会不会认出自己来,虽说让对方开价,可是自己身上也没多少钱……

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之后,我转身走出了卫生间。

而在我卸妆的空挡里,沈萧何已经穿戴整齐了,换上妥帖的西装,比刚刚那副半裸的模样好多了。

至少不会,那么尴尬吧!

他站在那边的落地窗边上,背手而立,光是一个侧脸,就又迷倒众生的魅力。

我愣了一阵,赶紧收敛起自己的心神。

“沈先生,我已经弄完了,关于赔偿的事情,您想好了吗?”

我抬头看向他,而他也正好回头,朝着我的方向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我的心咯噔了一下,不由有些慌张的低下头去。

低头前的一秒,我留意到,沈萧何的眼中也有经验。

我二十六了,过往这么多年,也不是没有被人感叹过、惊艳过。

从身边人的评价来看,我这张脸应该算是上等的了吧!

不过我却不太将这个当回事,因为我知道这张脸像的是谁……

“我还没想好,不如你自己想想,怎么才能赔偿我的损失。”

我再抬头的时候,沈绒萧的眼中已经恢复了平静。

可是这个问题却难倒我了。

他不开价,我能给多少?

看着他那幽深的黑眸,我也咬了咬牙,把自己的包拿过去,从里到外的翻了一遍,所有的钱已经能换成钱的,我都拿了出来。

七百块钱,一个二手单反,一个空了的二锅头瓶子。

瞧着桌面上的东西,我自己都觉得尴尬!

“咳咳,这是我所有的东西了,你看这些……够吗?”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心虚到了极点,上次这个男人坐的可是保时捷,我想用几百块钱打发他,实在是希望渺茫。

他肯定看不上,但是我今天真的只带了这么多……

而且仔细想想,他一个大男人,自己也没把他怎么样,就是看了一眼裸体而已,应该也算不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吧!

沈萧何看了一眼桌上的那三个物品,眉头微挑,视线落回了我的脸上。

那一刻,我所有的“都还好”“大不了”都化作乌有,只剩下局促不安的焦虑……

“我就这么多,不然你自己说你想怎么样!”

大概是恼羞成怒,我一时间有些冲动了,提高了分贝喊道!

对面的沈萧何笑了笑,突然间正色道,“很简单,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怎么欠我,就怎么还回来!”

我瞪大了一双眼,显然没有回过神来。

怎么欠他,就怎么还回来?

“你……你的意思是让我脱光了给你看?”

沈萧何挑了挑刀剑般俊俏凌厉的眉头,姿态悠闲的说道,“假如你不想这样那……”

“好,我答应你!”

我承认那一刻我有些酒精上头了,给一个陌生男人看我的裸.体,这种事情放在平时我怎么都做不出来。

但是此时此刻,我真的只想赶紧摆脱面前的这个男人。

只要在他身边,那种危险的感觉就挥之不去。

我三两下的便把身上的衣服剥了个干干净净,飞快的给他看了一眼之后,我开口问道:“沈先生,这样你满意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沈萧何那一刻的脸色有些怪异,反正并不是什么开心的表情。

但是没关系,我最终还是得到了他的点头同意。

我又很快将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的穿上,穿完之后,微笑着问他,“沈先生,既然该还的已经还了,那我就先走了。”

其实那一刻,我的心里别提有多尴尬了,在一个陌生人面前做了这样的事情,虽然口头上说的洒脱,但到底难过自己心头的那一关,毕竟自己还是个处女……

这26年来,从来就没有哪个男人这样看过我的身体,转过身的那个刹那,我脸颊有些发烫,脑袋也变得迷糊不清。

“嗯。”

沈萧何的回答显得有些冰冷,但当时的我却顾及不了那么多,飞快的拿起自己的包,朝着门口快步走去。

但是也不知道是走的太急,还是因为刚刚的羞涩,总之是各种各样的原因交杂在一起,让我觉得头脑有些发昏,眼看着门已经近在咫尺,却怎么都走不到那里去。

视线中所有的东西都变成了好多个,重叠在一起,像是打扑克时交叠在手中的扑克牌。

怎么回事?为什么脑袋会这么晕呢?脚步像是走在云朵上一样,这种感觉我以前也体会过,难道是……酒劲上来了?

这个意识出现在脑海之中的时候,我已经来不及做过多的反应,直接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之后的事情,我是直到第二天早上才渐渐找回了那么一丝丝的意识,回忆起前天晚上荒唐的一夜,总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恨不得将那一晚上从自己过往26年的经历当中彻底抹过去。

我记得自己倒下去之后,其实并没有晕倒,只是有些醉了。

估计是倒地的声音太大吧?惹得那边的沈萧何回过头,过来喊了几声,发现我并没有反应,最后只能拖着我往卧室的大床边上走去。

但这期间,喝醉酒的我还是不怎么老实,拽着他的裤腿使劲的拖,沈萧何大概是觉得有些不耐烦了,便干脆一把像拎小鸡似的将我拎了起来。

接着又不满我的活跃,直接打横将我抱在了怀里,这下可是方便了不少,我终于不再挣扎了,但却揪着他的衣领,吐了他一身。

回忆起这一点的时候,我差点没把自己闷死在这酒店的白枕头。

“顾然啊顾然!你这26年来的英明真是毁于一旦了,酒量不好,你喝什么喝呀!”

但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往后的那一段,我至今都不愿意回忆起。

因为我吐了两个人一身,而沈萧何显然是个有些洁癖的男人,在强忍住把我直接扔出去的冲动之后,他转身抱着我一起走进了浴室。

在那期间,我好像又吐了一次,因为我感觉沈萧何停下来过,虽然喝醉了,但感觉却非常的清晰,我能够感觉到在我吐的非常爽的时候,沈萧何抱着我的一双手都在发抖。

之后沈萧何把我丢在了浴缸里,开着水对着我身上冲,我很庆幸当时他还没有丧失理智,至少洒在身上的是温水,要不然今天早上,我可能发烧的连床都爬不起来。

再往后,回忆就变得有些不可控制了,我真的不愿意承认,记忆中的那个女人,竟然是我自己!

起初一切都很正常,沈萧何并没有碰我,他确实算得上个君子,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他一直对我冲洗着,却并没有用手碰过我。

可酒醉后的我,大概变成了另外一种神奇的物种!

或许是水冲在身上吧,让我突然间睁开了眼睛,瞧着面前有些陌生的男人,我竟然会被那张俊脸给迷惑,忘记了他是何等危险的存在!

我直到现在都还能回忆起,当我扯着沈萧何的领带将他拉进浴缸的时候,他满脸诧异的表情……

“你长得可真好看,哥哥,你是不是就是世界上最厉害的男人?”

想起这句话的时候,我觉得这一切的责任都该归在陆正南的身上,要不是那个王八蛋,自己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家酒店,更不可能对着那个男人说出这种轻佻的话来!

再往后,记忆就是一片黑暗了,因为当我揪着沈萧何的领带想要亲他的时候,沈萧何直接一个手刀劈在我的脖子上,将我打晕了。

现在后颈脖子上还有些疼,尽管如此,我心里却并没有怪罪沈萧何,我甚至有些感激他在那种时刻,及时的将我打晕了,否则的话,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不管怎么说,我觉得经过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对沈萧何那个男人还是稍微有所改观吧,虽然他看起来有些吓人,但至少算个正人君子。

但是不管怎么样,身为一个有夫之妇的我,和另外一个男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总归来说是不太好的,所以在发现房间里除了我之外没见着沈萧何的身影时,我赶紧从床上跳了起来,飞快的逃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我也不敢这样回家,怕到了家里被陆正南那个王八蛋发现点什么,便想找个地方洗个澡,然后清清爽爽的回去。

可这种想法刚刚出现在脑海里,甚至还来不及找个地方,我就被路边的一辆面包车里钻出来的人一下子给拽了进去。

大喊大叫还没来得及,脖子后面又挨了一手刀!

绑架?这倒霉的一天算是圆满了!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面前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双手双脚被绑在凳子上,明亮的灯光刺得我几乎睁不开眼。

流了一会儿眼泪,终于慢慢适应了眼前的光线,当我看清楚面前站着的人时,不由得愣了愣。

这个人我认识,是丁如梦的老公。

至于丁如梦是谁,我本来不想多说的,但现在可能没办法了。

丁如梦是我的下属,也是昨天晚上,和我老公陆正南一起出现在那个酒店里的女人。

关于丁如梦的老公许楠,原本我也没有什么印象,但是因为丁如梦的办公桌就在我办公室开门对面的地方,许楠常常会给丁如梦送饭,大概是因为自己的婚姻生活不太幸福吧,瞧见别的夫妻俩秀恩爱,就难免注意了一些。

至于许楠这个名字,也是在茶水间偶然听那些人说起来的,无非是说许楠配不上丁如梦的美貌,但也有一些懂事的,说许楠对丁如梦是真的好。

但我什么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个许楠竟然会绑架我。

“你要干嘛?”

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很平静,不要激怒了这个站在我面前满脸幽暗的男人。

徐楠根本没有搭理我,而是拿起一旁废桌子上的一本日记本,自顾自的读了起来。

“正南,遇见你,是我这一辈子最幸福的事情,爱上你之后,我的人生才算是真正的完整,每一个拥有你的夜里,我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正南,今天你说你不能来了,我在想,你是不是在家里陪你的妻子呢?可你说不是,你说你这辈子就爱我一个人。我知道你的这句话不过是哄我罢了,你的身边有那么多漂亮的女孩子,除了你的妻子之外,你也不是只和我一个人好,可即便知道如此,我仍旧疯狂的爱着你!”

……

许楠越是往后面读,脸上的表情就越是愤怒,后来直接来到我跟前,瞪大的眼睛望着我,眼中似乎要喷出火来。

“你听见了吗?听见你老公对我老婆究竟做过什么事情吗?这本是我老婆写的日记,里面所有的事情都是和你老公有关系的!”

许楠用力的对我吼完之后,直接将手中的笔记本狠狠的朝我砸了过来,尽管我偏过头,那笔记本还是砸中了我的肩膀,坚硬的书角砸的我一声闷哼。

尽管我脸上此刻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但被绑在身后的手背,已经是青筋暴起了,只有我自己知道,听见那些内容的时候,我心里有多么的难受。

陆正南在外面有多少个女人我根本搞不清楚,也从来没有特意调查过,但从来却也没有亲耳听见他和别的女人之间的故事,许楠在我面前读着那些日记,对我来说,何尝不是天大的伤害?

大概是因为我没说话吧,许楠显然是越发的生气了,揪住我的衣领大声说道。

“你是聋了吗?你没有听见我刚刚读的那些内容吗?你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你到底还是不是陆正南的老婆!”

我仍旧没有和他说话,只是低下头,瞧着散落在地上的日记本。

本子里的一张照片在慌乱中弄了出来,铺在满地的灰尘之上。

照片里的女孩笑容无比的灿烂甜美,她将脑袋埋在男人的臂弯当中,俏皮的望着镜头,一旁的男人和着眼,满脸都是慵懒的表情,两个人身上留着暧昧的痕迹。

显然是一场旖旎的情事过后拍下来的恩爱记录。

“你老公一直在睡我的女人!”

许楠歇斯底里的冲我嘶吼着,企图想要用他的大嗓门来让我认清这个事实。

可我却还是很平静,甚至扯了扯嘴角,笑着提醒他道。

“不止这一点,你的老婆,也一直在睡我老公啊!”

许楠大概是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回答他吧,脸上的颜色变了几变,一时间竟有些语塞。

我却没有给他更多的反应的机会,直接反着脸说道。

“许楠,我真的搞不清楚,你把我绑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假如只是想给你自己讨个公道的话,那你把我绑过来没有任何的意义,我把你的女人带到公司是让她去上班的,并不是让她勾引我的老公!如果你只是想好心的提醒我,他们俩有一腿的事实,目的是让我管住自己的老公,那我只能跟你说一声抱歉,因为我没那个能力。”

假如我真的能管得住陆正南的话,他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要不是无可奈何,谁会忍受自己的老公在外面养着别的女人呢?更何况,我还曾对这个老公抱有无限的希望,曾想过认真的爱他!

但过往的事情还是不提吧,眼下如何脱困,才是我应该好好考虑的问题。

许楠听了我的那番话,脸上的表情终于是变了,从愤怒到了不甘。

“你难道就真的一点都不在意吗?他可是你的老公!”

我笑了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和许楠这个男人解释,到这一刻,我终于认同了公司里那些女人的说法,许楠配不上丁如梦。

丁如梦是个有野心,懂得自己想要什么的女人,可许楠太笨了。

“许楠,我给你最后一个忠告吧,现在赶紧收手放了我,虽然陆正南睡了你老婆,但不管怎么说,我是他如今法定意义上的妻子,你把我绑到这里来,他是不可能放过你的,惹他?你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他都已经有了别的女人了,怎么可能还顾及你的死活?”

许楠显然是不相信我的这番话,不要紧,我相信时间会证明一切。

不管陆正南在外面有多少个女人,但我始终是陆家的少奶奶,是他陆正南在外面的门面,假如我被人绑架了,这件事情他都不过问的话,那不等于是让人扇他耳光吗?

我能想得通这一点,只可惜,许楠想不通。

他似乎还想跟我说什么,口袋里的手机却突然间响了起来,我听出来是视频通话的声音。

许楠倒也没避着我,直接当着我的面就接了。

通话一接通,那边立马传来了嘈杂的声音,砸东西的声音和女人的哭喊声交杂在一起,显得有些凌乱和恐怖。

“许楠……你去哪里了呀?你快回来救救我跟妹妹!”

我留意到许楠的一双眼睛瞬间睁大了许多倍。

陆正南的动作比我想象的还要快一些,原本以为我会在这边吃点苦头了,可现在看来,应该是不用了。

愚蠢的许楠还在这一头问着对方到底要做什么,对面的陆正南不紧不慢的丢下一句话。

“你把我的媳妇请到你那边做客,我自然也该请你妈妈和你妹妹一起喝杯茶的!”

陆正南的嗓音很好听,只可惜此时此刻我也懒得细细品味。

许楠的闹剧还在继续着,“陆正南,你到底想如何!”

“我就不过是想请他们喝杯茶,可是你妹妹好像特别害怕的样子,她现在就在阳台边上站着呢,她挣扎得那么厉害,我真怕我的人一失手,她就从阳台上摔下去了,你们家是在十七楼吧,要是从这摔下去,那可就……”

“不,不要!”

许楠的一张脸上血色尽失,顿时歇斯底里的喊道。

那此时此刻我,对这一切已经没那么在意了,我知道,自己得救了。

大概过了几十秒钟吧,许楠突然间回过头,飞快的解开我手上的绳索,刚刚的嚣张和愤怒全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苦苦的哀求。

他跪在地板上跟我磕头。

“求求你,求求你们放过我的妈妈和妹妹,她们是无辜的,这一切都是我自己做的,她们什么都不知道……”

我看了一眼地上跪着的男人,终究没有多说什么话,转身走向了外面的黑暗。

我没办法给许楠任何承诺,因为我对陆正南这个男人,半点把握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