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奶头好大揉得好爽 被十几个男人扒开腿猛戳

文欣雅惶恐地看着那几人,鼓起勇气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

其中一个黑衣男子看了看她,油腻的肥脸嘿嘿一笑,然后摸着下巴说道,“果然是个小美人儿,也难怪会让周扬轩念念不忘了。只不过你今天既然遇上了我们哥儿几个,我们也自然不会让你失望的。”

旁边的两人也跟着色眯眯地笑了起来。文欣雅心里的不安逐渐放大了无数倍,一种无助的感觉正铺天盖地地朝着她涌来。

周扬轩?他们认识周扬轩?难道说,这件事和他有关系吗?

难道是他派人来绑架我的吗?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呢?如果不是他安排的,那这几个人为什么会认识他呢?

当她想到这件事可能和周扬轩脱不了干系,心底无限的失望和悲痛瞬间化成了隐匿在眼眶中的泪水。她始终不敢相信,他居然会安排外人来伤害自己,他对自己的恨,竟然如此之深……

其中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双双会意以后,便缓缓朝着地上的文欣雅走了过去。

“小美人儿,别难过,待会儿我们哥儿几个,一定会让你心满意足的……”

意识到他们话里的意思后,文欣雅立马捂紧了自己的胸口,她近乎疯狂地冲着他们嚷道,“你们不要过来!你们要是再往前走一步,我就死给你们看!”

可那几人根本无视她的威胁,反而更加激起了他们内心的邪念。

“哟,看不出来还是个有脾气的美人儿,哥偏偏就喜欢这样的!来吧,今天晚上你是逃不掉了!”

那两人一边说着,一边紧走几步就到了文欣雅的面前,像饿狼扑食一样就冲上去扒她的衣服。

“不要!放开我!”

文欣雅绝望地哭喊着,一边试图爬起来逃跑。奈何对方有两个人,还是两个力大无比的男人,她纵使拼尽了全力也没能挪动一步。

天哪,难道我真的就要失身于此了吗?

不要!不要对我这么残忍……

正当两人兴致渐起时,突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个人影,对着他们两人的脑袋就是一顿狂扁。这时,站在一旁看热闹的另一个黑衣大汉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刚抬起头,正想冲过去帮自己的人,还没来得及看清搅局的人长什么样子,结果又被另一个加入的人给痛扁了一顿。

不出一会儿的功夫,原本还气势汹汹的三个黑衣大汉,就被突然闯入的两个男人打得鼻青脸肿,屁滚尿流,纷纷抱着脑袋就仓皇出逃了。

被吓坏了的文欣雅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缓过神来,依然哆嗦着身子坐在地上低头痛哭。

“欣雅!”肖洛急忙跑到她身边,心疼地将她搂在怀里,嘴里还不停地安慰道,“欣雅不要怕,我已经把那些坏蛋全都打跑了,不会再有人欺负你了。只要有我在,没有人敢伤害你!别怕,别怕。”

站在一旁的宋胤晨默默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心想上去安慰文欣雅,可最终还是把伸出去的手默默地收了回去。

感受到身边已经没有危险了,文欣雅才战战兢兢地抬起头来,正好看见肖洛那满眼心疼的表情,她的心才慢慢恢复了平静。

“肖洛?你怎么会在这里?”

肖洛叹了口气,说道,“我本来是想到这边来看看你的,结果没想到却遇到了这帮畜生。不过不用担心,他们全都逃走了。来,我扶你起来。”

文欣雅缓缓地站了起来,这才注意到原来在场的不光有肖洛,还有宋胤晨。

“胤晨?你怎么也来了?”

他勉强地笑了笑,“我也是恰巧路过,就想顺道去看看你。”

肖洛看了看他,浑身上下无不透着绅士又斯文的气质,的确是个万中无一的谦谦君子。以他多年的经验来看,眼前这个男人一定对欣雅另有所图。

肖洛又看了看文欣雅,“你们……认识?”

文欣雅点了点头,看着宋胤晨道,“肖洛,这是我工作的咖啡店的董事长,宋胤晨。”

“胤晨,这是我大学时候最好的朋友,肖洛。”

于是,两个素昧平生的男人在这场意外的英雄救美事件中,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

暗黄的路灯下,两个紧紧挨着的影子长长地投影在了马路上,而另一个高大的影子却只能有些尴尬地独自走在他们的身后。

其实今天晚上,宋胤晨根本就不是恰巧路过,而是特意来找文欣雅的。自从上次那场表白以后,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他也再也没有办法把她当做普通朋友那样去看待了。

这些日子以来,他的心里一直很纠结,不知道自己利用文欣雅去报复周扬轩,到底是对还是错。

他起先以为自己这么做是一个非常好的想法,可是随着他和文欣雅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多,他慢慢发现自己好像有些动摇了,觉得自己不该拿她来做赌注,甚至有些害怕将来文欣雅知道了这背后的原因后,会因此而记恨他,最终离他而去。

所以想来想去,他还是决定亲自来看看她,向她坦白自己曾经的错误,因为比起报复周扬轩,他更加希望文欣雅能够原谅他的自私,不要离开他。可没想到刚走到她住的小区附近,就听见了一个女人的呼声。

出于好心,他便走过去看了看,结果意外发现了几个流氓在非礼文欣雅,然后就发生了刚才的一幕。

宋胤晨静静地跟在两人身后,他看着肖洛对文欣雅那种发自内心的关心和在意,心里也瞬间明白了。欣雅这个所谓的大学同学,其实应该很喜欢她吧。

虽然他一直都知道周扬轩的心里还惦记着文欣雅,可没想到在文欣雅的身边还有这么一个关心她的大学同学。

平白无故地又多了一个情敌,宋胤晨忽然觉得自己压力山大。

看来,想要让文欣雅接受自己的感情,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晚风徐徐地吹过树梢,引来一阵“唰唰”的响声。三个人就这么沉默地走了一段路,终于来到了文欣雅居住的楼底。

她转过头,看了看一直沉默的宋胤晨,心想他应该是因为肖洛一直在陪着自己,所以他觉得有些尴尬吧。

“胤晨,刚才谢谢你救了我,我现在已经安全到家了,你就不用担心了。”

宋胤晨微微笑了笑,“欣雅,你我之间说这些感谢的话,就未免有些见外了。想必你今天也累了,那我改天再来看你吧。”

他说这话时,眼睛还特意看了一眼肖洛,然后便朝着原路走远了。

肖洛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暗自思索着什么,然后又搂着文欣雅一起上了楼。

一进屋子,肖洛就贴心地给文欣雅倒好了一杯热水,拿来抱枕给她垫着后背,赶忙又拿了一个橘子在手里仔细地剥着皮,然后递给了她。

看着他如此细心地关心自己,文欣雅心里既感动又愧疚。感动的是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他始终无怨无悔地陪在自己身边,可愧疚的是,即便他为自己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她却仍然做不到答应他的求婚。

毕竟,感动不是爱啊。

肖洛见她低着头一语不发,还以为她仍在想着刚才的事情,关切地说道,“欣雅,不要再想刚才的事了,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的。不过通过这件事,我倒是觉得你的安全很需要有人来保护,所以我决定了,以后每天晚上你下班了以后,我都会亲自护送你回家。”

听他这么说,文欣雅连忙拒绝道,“不用了不用了,肖洛,谢谢你的好意,可是我觉得以后应该不会再有这样的事了,我可以照顾好自己的。”

“欣雅!”肖洛有些嗔怪地说道,“今天晚上要不是我和你老板及时赶到,那结果可想而知有多严重,我怎么能就这样不顾你的安危了呢?再说了,万一以后那帮流氓又回来找你麻烦,你身边没有人保护,那可怎么办?”

“这……”文欣雅想了想,是啊,假如那些人又想暗中对她图谋不轨,那下次恐怕就没人能及时来救自己了。要是有人陪着,的确也安全不少。

她点了点头,“那好吧,最近这段时间就麻烦你送我回家了。”

听她终于答应了,肖洛开心地在额头上比划了一个“遵命”的手势。

“yessir!保证完成领导交给我的任务!”

文欣雅也不由地扬了扬嘴角。

肖洛又仔细地回想了一下,觉得事有蹊跷。

“欣雅,那几个人你认识吗?”

文欣雅摇了摇头,“从没见过,我平时在外面也没有得罪任何人,不知道怎么就招惹上这些人了。”

“没见过?”他伸手摸了摸下巴,沉思道,“那他们有没有说是受了谁的指使?”

“谁的指使……”文欣雅微微一怔,突然想起其中一个人曾提到了周扬轩的名字。

那一刻,她不禁心潮翻涌,眼底尽是悲痛。

按照那些人的说法,这件事一定和周扬轩脱不了干系。除了他以外,她想不到还有谁知道她住在这里,也想不到还有谁会恨她到如此地步,竟然找流氓来毁她的清白。

所以,如果说这些人之所以这么做是受了谁的指使的话,那这背后主使的人,极大部分都是周扬轩了。

只有他,才会有如此痛恨自己的理由。也许,他早就认定她是个不谙寂寞的女人,所以才会找这些人来侮辱她吧。

文欣雅越想越觉得这件事真有可能是周扬轩做的,藏匿在眼底的泪水止不住地蹦出眼眶,满眼都写着哀伤。

肖洛看着她痛哭流涕的模样,以为自己无意间勾起了她的伤心事,便急忙认错道,“好好好,我不说这件事了。欣雅,你也不要再想这件事了,反正以后有我陪着你,一定不会有任何意外的,相信我。”

两人正说话间,卓雨便提着刚买的葡萄推开了门。一见到肖洛在家,她顿时有些愣住了。

“肖洛?你怎么在这里?”

接着她的目光又游移到了正默默落泪的文欣雅身上,以为他们两个吵架了,便气冲冲地扔下葡萄,指着肖洛的脸就开骂了。

“你跟雅雅说什么了?怎么好端端的又把她气哭了?我说你们这些男人啊,一个比一个难缠。自己的日子不好好过,干嘛天天要来找我家雅雅的麻烦?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肖洛被她说得一脸茫然,正想开口解释几句,文欣雅却提前替他说了好话。

“小雨,不关肖洛的事,是我自己心情不好。”

卓雨一听,这才悻悻地收回了手,坐在她的身边安慰着她。

肖洛言简意赅地把刚才的事说给了卓雨听,结果他刚说完,卓雨就拍桌而起,一副不打死那些流氓誓不罢休的女侠模样。

“什么?竟然有这样的事发生?那些不要脸的臭流氓怕是不想活了!雅雅,你告诉我,那些人现在在哪里?老娘这就去把他们狂扁一顿,不把他们的命根子掰断,我就不姓卓!”

坐在一旁的肖洛看着她怒目圆睁的捋起了袖子,狰狞的表情看起来要多凶恶有多凶恶,活像一个来自地狱的阎王,惊得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尤其是听到她一脸正气地说要徒手掰断人家的命根子时,他不由地偷偷咽了一下口水。

这丫头的火爆脾气,可真不是盖的啊!要是哪天不小心把她惹发火了,那她是不是也会徒手掰断他的命根子……

他忍不住地在脑海里幻想了一遍自己的命根子被掰断的画面,整个人都下意识一哆嗦。画面太过血腥,不敢直视啊。

可正在气头上的卓雨根本不知道自己此刻看起来有多么地凶神恶煞,她只知道自己要为自己的好闺蜜报仇雪恨,唯有掰断那些人的命根子,才能一解心头之恨!

文欣雅擦了擦脸上的泪痕,伸手拉了拉她的衣角。

“小雨,你不要冲动。刚才幸好有肖洛和胤晨帮忙,我才得以安然无恙地回到家里。那些人都是些不入流的社会混混,你也不必为了那种人生气。我只是一时之间有点受到了惊吓,没什么的。”

尽管文欣雅一直好言相劝,可卓雨仍然不悦地皱着眉。

“可是就这么便宜地放过了这些混蛋,那他们以后再来找你麻烦怎么办?像那种没皮没脸的市井流氓,就喜欢欺负你这种柔弱的女生。要是换成我啊,我一定会上去就是一脚,对准他的命根子就来个旋风无敌连环踢,看他以后还有什么资格去祸害无辜的少女!”

肖洛看了看她狠厉的神情,心里有点毛毛的。这小暴脾气,一言不合就踢人家命根子,以后谁要是娶了她,怕是凶多吉少啊。

他刻意清了清嗓子,卓雨才逐渐收敛了一下自己的语气。

“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和欣雅说好了,这段时间我会每天晚上都送她回来的,那帮流氓不会再来了。而且,我也会找人查查他们的底细,一旦查清楚了,势必叫他们去大牢里蹲几年!”

卓雨赞同地点了点头,“嗯,这还差不多。”

……

另一边,回到家以后的宋胤晨也没有闲着,他也觉得这次袭击文欣雅的那群人应该是受人指使的,因此凭借自己对事物的观察力,他的脑海里第一时间就蹦出了一个人。

董妍!

只有她,才会如此痛恨文欣雅,才会巴不得毁掉她的清白。

可是这也只是他的猜测,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他立即派人在暗中调查了一番,最终证明他的直觉是对的,指使那群黑衣人的幕后黑手,正是董妍。

董妍,又是你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竟然三番五次地要针对欣雅,看来这次不给你长点教训,你是不会安分的了!

典雅奢华的书房内,宋胤晨斜翘着二郎腿坐在红木太师椅上,骨节分明的长指一搭一搭地在扶手上有节奏地敲打着,狭长而深邃的眸子里隐隐透着一丝阴鸷的神色。

“小赵!”

听到呼声,门外立即走进来了一个身材颀长,约摸二十出头的青年男子。

“晨总有何吩咐?”

宋胤晨仰起头,目光如炬地看着他的脸命令道,“我要你连夜把对董妍不利的照片和视频发布到网上,最好让各家媒体都盯上她,事情闹得越大越好!明天一早,我就要看到效果!”

小赵跟了他好些年,一直是宋胤晨身边最得力的助手。于是他立马会意,恭敬地说道,“是!属下明白!我这就去办!”

说完他便离开了书房。宋胤晨独自坐在椅子上,想象着明天即将发生的精彩画面,那微凉的薄唇也不禁挑起了一抹狡黠的笑意。

董妍,我倒要看看,接下来的事情你又该如何收场!

……

某五星级酒店内的大床上,一对赤裸相对的男女正紧紧相拥,如胶似漆。暧昧旖旎的房间里,到处都充满了情欲的味道,女子急切娇喘的声音让人更加浮想联翩,面红耳燥,颠鸾倒凤中不知天地为何物。

好一番折腾以后,两人才重新躺了下来,赤裸着上身相拥而眠。

怀里的女子娇羞地笑了笑,“好久没有这么舒服过了,这些日子可把我憋坏了。”

男人满意地扬唇轻笑,“你这么久没来找我了,我还以为你已经成功拿下了周扬轩呢。”

一提到周扬轩,女子脸上的表情立马就黯淡了不少。

“哼,那个冷心冷面的男人,提起他我就郁闷。我们都结婚快三个月了,可他从来都没有碰过我,无论我怎么做都提不起他的兴趣,我可禁不起他这么熬下去,所以还是只能自己找办法解决了,总不能一直这么苦守空房吧?我可不是什么贞洁烈女!”

不错,说这话的女子正是董妍,而在她身边躺着的男人是她私下的相好之一。今天晚上是她和自己的小情人的固定约会时间,所以她早早地就把自己打扮得光鲜亮丽,没等周扬轩下班回家,她就提前出门了。

不过对于她的行踪,周扬轩也从不过问,因此也并没有起疑心。正因为如此,她才可以这么肆无忌惮地在外面找了好几个不同的情人,每隔一段时间就换一个人和自己亲热,用她的话说,这叫体验不同的鱼水之欢。

而她那些相好的情人也大都是年轻力胜的社会小混混,没有什么正当的工作,全都靠着她打赏的小费得以度日。不过董妍倒也挺大方,每次一给就是十几万,也足够他们逍遥快活好长一段时间了。

听到她这么直白的话,男人不由地勾唇一笑,抬手捏起她的下巴,半开玩笑地挑逗道,“你这么耐不住寂寞,就不怕有一天会被周扬轩发现吗?那时候,你周太太的位置,恐怕就不稳了哦!”

董妍妩媚地对着他莞尔一笑,洁白的皓齿在娇俏的烈焰红唇上轻轻一咬,露出一个无比自信的笑容。

“你放心,只要是我想做的事,没有人可以查出蛛丝马迹的,哪怕是周扬轩也不例外。这个周太太的位置,除了我,谁也没有资格当!”

“呵呵,我就喜欢你这样自信又妖艳的女人~”

说完,男人把被子往身上一盖,两人又再次陷入了男欢女爱的热烈中。

……

次日一早,董妍梳妆打扮好了以后,就若无其事地回了家。

一进门,她就看见了满脸震怒的周天毅和蓝芳,以及坐在沙发上一语不发的周扬轩,三个人谁也不说话,但很明显是发生了什么很严重的大事,屋内的气氛一下子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董妍的心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但她还是假装淡定地问道,“爸,妈,你们怎么来了?我和扬轩最近还没来得及去看你们呢。”

听见她的声音,周天毅这才缓缓抬起了头,凌厉的目光像是要将她整个人都烧成灰烬,吓得董妍浑身一哆嗦,连手心里都不由地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

然而周爸却什么也没说,看了她几眼又低下了头,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坐在一旁的蓝芳一见到她,心里的火气猛地一下子就冲到了脑门儿,浑身颤抖着走到了她的面前,抬手就是一记狠狠的耳光,五个清晰的巴掌印瞬间就浮现在了董妍的左脸上。

“妈,我做错什么了?您为什么要打我?”

董妍的心里虽然很生气,一回家就莫名其妙被婆婆打了一巴掌,可是自己终究是人家的儿媳妇,怎么着也要装一下名媛淑女的温婉贤淑。

她一脸委屈地看着蓝芳,眼角的泪水很快就蓄满了眼眶,看起来要多无辜又多无辜。

蓝芳直气得说不出话来,好久才颤抖地伸出手指着她的脸骂道,“妍妍,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女儿一样看待,一直都那么地信任你,可你居然背着我们周家做出那么多不要脸的事情来,你让我们周家以后在外人面前还怎么做人!你让我这老太婆以后怎么抬得起头来啊!”

听到这话,董妍心里一下子就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该不会是我的那些事情,都暴露出来了吧!

不!不可能,我平时都会打点得很仔细,绝对不会有人知道的!

于是,她继续装作无辜的样子说道,“妈,你是不是听了别人什么谣言?我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周家的事情,更没有对不起扬轩啊!妈,你一定要相信我!”

“相信你?”蓝芳气得直发抖,随手从沙发的扶手上拿起一叠报纸,一把甩到她的面前,咬牙切齿道,“你自己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好事!媒体都已经报道了这么多,难道这全都是假的吗?要不是看到这些报道,我恐怕到死都还不知道你背地里做了这么多不要脸的事情呢!”

董妍捡起报纸一看,岂料第一个报道的标题就让她瞬间惊得目瞪口呆。

“最新花边新闻:豪门阔太私下密会情人,多次出入酒店彻夜不归!”

“震惊!总裁夫人不谙寂寞,与不同情人相互调情,暧昧大战玩不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