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十几个男人扒开腿猛戳 公么大龟弄得我好舒服秀婷

大夏国。

夜轻舞被马车硬生生的拖拽着,衣衫褴褛的身躯所经之地皆是形成了一道道蜿蜒的血线!

“天啊,那不是齐王妃吗?这怎么回事?”

“你们有所不知,三日前齐王出门狩猎回府,撞见齐王妃与人苟合,当场捉奸,齐王勃然大怒将齐王妃挂在城墙上三天三夜不说,又用马车拖着游街。”

“原来是这样,身为王妃不知检点,偷人,简直是大胆包天,皇室的脸都被她丢尽了,这种女人就该死。”

百姓们的议论声不绝于耳,随着马车缓缓在王府大门口停下,众人的视线也望了过去。

只见朱漆大门缓缓打开,数名侍卫众星捧月一般簇拥着一袭白袍的齐王健步而来。

还未走进,众人就感受到迎面而来的寒气。

“你可知错?”

谁?

谁在说话?

夜轻舞的意识慢慢回笼,感觉浑身被火辣辣的疼包裹着,四肢百骸像被人敲击了几百遍一样的疼。

她睁开朦胧的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无数双皂靴,还有自己一双满是血被捆绑的手腕。

怎么回事?

她不是天才神医,国家的重点保护对象。

在实验室里七天七夜不眠不休的做实验,不过小眯了一会怎么醒来世界就变了。

她还没捋清楚思绪,一些不属于她的片段翻江倒海般涌上了脑海。

她穿越了!

穿越到一个历史上不存在的国家,大夏国。

成了那大夏国寿宁侯的嫡女,天下皆知的丑女,皇后的亲侄女,夜轻舞。

这夜轻舞自幼爱慕皇帝的胞弟,大夏国的战神齐王楚云寒,她缠着皇后赐婚,楚云寒愤然拒绝。

夜轻舞为了让楚云寒娶她,买通齐王府的人给他下毒。

为了解毒,楚云寒被迫娶她。

一个月前夜轻舞如愿的嫁给了楚云寒。

可她等来的不是夫妻和睦,恩爱不凝,而是那个男人的厌恶,甚至还在当天纳侧妃!

侧妃是她的庶妹夜清红。

夜清红多年前救过楚云寒,因此身体格外娇弱,受不得半分刺激。

知道楚云寒要娶夜轻舞,她跪着哭着哀求楚云寒纳她为妾。

结果那日楚云寒妻妾同娶,惊动整个上京!

而就在四天前,楚云寒去狩猎,夜清红做了一桌酒菜,假惺惺的来与她姐妹交好。

谁知酒菜吃到一半她整个人就晕了过去。

醒来时,更是与一位素不相识的男人躺在一张床上。

楚云寒刚好那时带人冲了进来,她被捉奸在床!

当时楚云寒怒不可遏,将她挂在王府的墙上三天三夜,后又被马车拖着游街。

受不了此等酷刑的原主夜轻舞,终于没有熬下来,才换来她这个来自于22世纪的同名同姓医学天才夜轻舞!

“夜轻舞,本王问你可知错!”冰冷的声音再度从上方传来。

夜轻舞下意识微微抬眸。

只见楚云寒鹄立在斑驳的光线里,他阴沉着一张绝世的面容,英挺的鼻梁,唇形菲薄,身形颀长魁梧,整个人明艳不可方物,望一眼就让人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夜轻舞咽了一口唾沫。

难怪原主对他无法割舍,即便遗臭万年,也要嫁给他,这男人长得好看呀!简直就是妖孽。

虽然她喜欢帅哥,可他太过高冷了,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正在夜轻舞想着怎么化解尴尬时,夜清红轻声细语,娇滴滴地开口道。

“姐姐,你就服个软认个错,王爷也不是那么绝情的人,肯定会原谅你的。”

她说着,便泪盈盈的望着冷漠如霜楚云寒:“王爷,您原谅姐姐吧,姐姐不过是一时没忍住,才犯下如此大错,妾身相信通过这一次的教训,姐姐知错了,以后再也不会偷人了。”

夜清红将“偷人”二字咬得格外清晰。

夜轻舞看着眼前这楚楚可怜的女子,心中不禁嗤笑。

好厉害的绿茶婊,难怪原主不是她的对手。

只不过,她不是原主。

只见夜轻舞忍着痛坐起身来,虚弱的声音透着几分强硬。“王爷,我根本不认识那个男的,我怎么认错。”

说着话,她又不悦地看向夜清红:“妹妹,事情到底如何,我想你比我清楚,你备了一桌的好菜来与我言和,我吃了你做的东西,晕了过去,你敢说此事不是你搞得鬼?”

面对夜轻舞的质问,夜清红先是一惊。

片刻却又红唇微抿,泫然欲泣地说道:“姐姐,你怀疑我加害你?”

“还有王爷,您最了解妾身的,妾身每日在您身边服侍,都让您多陪陪姐姐,妾身连一只蚂蚁都不敢踩的人,姐姐怎么能冤枉我呢?”

夜轻舞冷冷凝视着可怜兮兮的夜清红。

“冤枉你?那你告诉我,为什么我吃了你做的东西,立即就不省人事了?”

“我……”

夜清红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她丝毫没有想到,这个贱人怎么忽然就这么伶牙俐齿了!

“本王亲自将你捉奸在床,你还敢冤枉他人?”忽然,楚云寒那双犀利的眼眸剜向夜轻舞。

本来想把这件事解决清楚的夜轻舞,在听到楚云寒这淡漠的话之后,所有的的想法都没有了。

她冷静地看向楚云寒,淡然出声,“既然王爷认定我跟别人媾和,那请您休了我,同时也祝您跟妹妹白头偕老。”

身边的夜清红一听到这话,双眸瞬间亮了。

娇美的脸上掠过旁人不易察觉的开心笑意,只要夜轻舞滚出王府,王妃之位就是她的了,而且王爷也是她一个人的了。

她心里窃喜着,面上却装着万分紧张,柔声提醒夜轻舞。“姐姐,千万别说胡话,王爷若是休了你,你以后还怎么见人哪!”

“这不正合你意?”

夜轻舞冷声道,一双凤眸寒光乍现,森冷至极。

“姐姐,你怎么可以这样想我?”

夜清红眼眶红了,一副楚楚可怜的委屈模样,“我也知道姐姐现在难受,说的都是气话,王爷是不会将姐姐这些话放在心上的。王爷,你也别和姐姐置气……”

楚云寒并未说话。

微眯着俊目直视着夜轻舞,只感觉眼前的人貌似不一样了,可他也说不上来哪里不一样,她还是那样的丑陋不堪,可底气却强硬了,居然想着要休书。

拿了休书去跟那个野男人双宿双飞?

怎么可能!

思及此,楚云寒那怒火滔天的眼眸目不转睛地盯着夜轻舞,他似乎要看透她。

他薄唇微勾一抹残忍的弧度,冷道:“夜轻舞,你想拿到休书去找你的野男人?不可能!”

说着话楚云寒脸色越发阴沉,气得更是大袖一挥,“来人,把她关起来,没本王的允许任何人不许放她出来。”

“王爷……”夜清红还想假惺惺的求情。

侍卫们却先一步带走了夜轻舞。

一群人将夜轻舞狠狠丢在床榻上。

夜轻舞疼得倒吸冷气,丫鬟翠儿哭着上前:“小姐,您要不要紧,奴婢给您请大夫。”

“不用了,你去给我弄一些热水来,替我擦擦身子就好。”夜轻舞轻轻地摇头。

她很明白原主在王府的遭遇,没人会管她,翠儿根本请不到大夫的,她轻轻摇头。

“都是奴婢的错,奴婢若是不离开,小姐您就不会出这样的事情了。”翠儿看着浑身是血的夜轻舞,格外心疼,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翠儿是原主的陪嫁丫鬟,两人自幼一起长大,感情甚笃。

夜轻舞虚弱的抬眸,看着哭得伤心的翠儿,含笑着安慰。

“此事和你没关系,人家要算计我,我们也防不住。”

说着,她不由又倒吸了一口冷气,“行了,你去给我烧点热水。”

“是!奴婢马上就去!”

翠儿一走,偌大的屋子就剩夜轻舞一人,没人,她正好可以为自己疗伤,她勉力地起身,看看屋内有什么药,走到铜镜前,她猛地看见镜子里的面容。

夜轻舞瞬间怔住了,错愕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这张脸真丑呀,满脸是恶心的黑斑。

她对着镜子,双手抚摸着脸颊两边的黑斑,原主并非天生丑陋,这样一块一块的黑斑,是长年累月积下来的毒素所致。

问题是谁给她下毒呢!

相府的姨娘,姐妹那么多,能在她食物里下毒的人很多。

相府所有人都在她的脑海里过了一遍,认真想想,能长年累月给她下毒的人只有相府的大姨娘了。

这大姨娘也就是夜清红的亲娘。

她现在掌家,而且一直想爬上正室的位置,原主一直不答应,只要侯爷夜正天提及,原主就会大闹。

看着镜子那张丑陋的脸,夜轻舞气得发颤,这下毒之人真是太可恶了,杀人也不过头点地,然而用这种毒害人,让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毁容,太残忍了。

不过,依她的医术,这点毒,不是什么问题。

她在后世就是研究各种毒物药物的,医毒双绝。

当然若是有天山雪莲,那这毒很快就能解。

夜轻舞正想着,手腕突然闪现一朵曼陀罗花瓣,一朵天山雪莲从花瓣中展现出来,由小变大,最后落在她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