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的速度越来越快的感觉 黑人巨茎大战欧美白妇

是陆渊!

江小鱼觉得自己该找个地缝钻进去!这么失败的一面竟然要被陆渊看在眼里。

陆颜倒是和她想法不同,回来三天了,这是她第一次见到陆渊。

“陆先生好!”陈瑜反应极快地向陆渊问好。

陆渊本不想理陈瑜,却还是象征性地朝她点点头。陈瑜立即心花怒放,好像被上帝选中的幸运儿一样,连笑容都直接挂在了脸上。

“陆先生!”陆颜觉得自己的脸颊都有些抽动,“你怎么来了?”

陆渊跟她说过,在公司,不允许叫他哥哥,只能称呼他为陆先生。

这栋大楼都是陆家的,若不是陆颜非要开家公司,他不会让出这一层给她。

“我若是不来,陆家第一个倒闭的公司是不是就要诞生了?”陆渊说着看了看陆颜,却并没有苛责的意思。

“你还说,如果不是她用受伤的手给客户化妆,我怎么会这么生气!”陆颜说着指了指杵在一边的江小鱼。

江小鱼没有说话,陆颜说的是事实,自己无力辩解。

陆渊扫了江小鱼一眼,以为这个牙尖嘴利的女人会出言反驳,可是她只是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江小鱼,还不跟陆总认个错!”陈瑜却像是故意要给江小鱼难堪一样,催促她。

办公区里本来人并不多,这里热闹,大家都纷纷躲在角落里看热闹。

江小鱼犹豫了片刻,她觉得陈瑜说的是对的,在丽人,是陆颜说的算。况且今天的事情,本来就是因为她的手受伤了,才会引起客户的不满,所以,她有错。

“对不……”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这么容易就道歉?”陆渊不希望她认输。

几乎所有人都愣住了,陆渊竟然会替江小鱼说话,而且,是明摆着不给陆颜的面子。

“陆先生,我……”江小鱼将手收在身后,她清楚地知道,如果陆渊因为自己而拂了陆颜的面子,自己以后在丽人就更难混下去了。

“既然受了伤,就该养好伤再来上班!”陆渊说着看向陆颜,“陆总,你说是吗?”

陆颜心里火冒冒的,但是又不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发作。

“陈瑜,给江主管批一周的假!”

陈瑜有点吃惊,看了看陆颜,确定她没有听错。

“是!”

“陆先生,这次回来,我给你带了礼物!”陆颜想要打破这种僵局,刚刚想要凑近陆渊,却被他一句话挡了回来。

“送到我的办公室去!”陆渊淡然地扫了江小鱼一眼,随即转身便走,“就让她送!”

本就不想在这种场合下刷存在感的江小鱼,感觉浑身火辣辣的,好像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在她身上。

“陆总,我……”江小鱼为难地看着陆颜,她知道,陆颜一定恨死她了。

“既然陆先生都发话了,跟我来吧!”陆颜咬紧牙关,却依然要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江小鱼知道自己捅了大篓子了,得罪了陆颜,她以后还有好日子吗?

陆颜办公室,陆颜将准备好的礼品袋提在手里,却不想交给江小鱼。

“江主管,十二楼的总裁办,你还没去过吧?”陆颜饶有意味地说。

江小鱼摇了摇头,她这个身份,也只能在二楼上上班,哪有资格去十二楼!况且,她没事去十二楼干什么。

“陆家只有我们兄妹两人,我哥哥一心在事业上,所以其他事情就得我这个做妹妹的多关注了!”陆颜说着笑了笑。

“陆总,我不明白您这番话的意思。”江小鱼觉得自己突然变笨了,竟然一点不明白陆颜的意思。

“没事,你迟早会明白的!”陆颜说着,这才将礼品袋递给她,“我哥哥器重你,就是我器重你,可不要让我们失望哦!”

江小鱼接过礼品袋,没有细想陆颜的话,她只是去送东西,难不成总裁办是龙潭虎穴不成。

十二楼是陆氏高层集中办公的地方,一般人根本进不来。她用陆颜的电梯卡才能到达十二楼。

“江小姐,请跟我来!”司宇已经在电梯口等她。

江小鱼点头示意,跟着他往办公区最深处走去。

“司助理,这是上次会议的会议记录!”迎面过来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要我给陆先生送进去吗?”

“给我吧!”司宇随即伸手接过会议记录,丝毫没有给那个女人机会。

年轻女人脸上浮现出一抹失望之色。

“好的!”那女人悻悻然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江小鱼自问自己好像并没有那个女人年轻漂亮,而身为化妆师的她,妆容和服饰和那个一身高档职业套裙的女人比起来竟显得格外的廉价。原来这就是人人都向往的十二楼。

“江小姐,请稍等!”司宇停在办公室门口,轻轻敲门进去。

江小鱼深吸一口气,想到等下要和陆渊单独见面,心里就格外紧张。

很快司宇便出来,唤江小鱼进去。

江小鱼忐忑地开门,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陆渊会质问她不回复信息吗?他那么阴晴不定,会不会一生气就辞退了自己?

开门进去,她便愣住了,偌大的办公室里,竟然在另一侧隔开了一间小型会议室。

透明的玻璃墙之内,陆渊正和人谈着什么,那冷峻的脸上挂满了笑容,倒是一点都不像她所认识的陆渊。

“陆先生让您在这里坐一会儿!”司宇也跟着进来,并小声提醒她。

江小鱼便在沙发上坐下来,时不时地探头看看会议室的情况。他们谈的正欢,没有立即结束的意思。

陆渊到底在搞什么鬼,既然那么忙,干嘛还要让自己来送东西!

“司助理,我能把东西放在这里吗?”江小鱼等的不耐烦了,如果时间耽搁的久了,会影响她今天的工作。

“江小姐,请稍等!”司宇不敢这么草率地替陆渊做决定,便进了会议室。

玻璃墙是隔音的,听不见他们在说些什么。

司宇很快出来。

“江小姐,陆先生说了,东西送你了!”

什么?送她了?

江小鱼脸上的表情僵住了,折腾了这么久,他是在耍自己吗?

江小鱼捏着礼品袋,此刻只想傲娇地说一句:我不要。

“这是陆总送给陆先生的礼物,我怎么能要呢!”江小鱼将礼品袋放在茶几上,准备起身离开。

“江小姐,”司宇有意提醒她,“陆先生送出去的东西,是不回再收回来的!”

司宇说着微笑着看着她,那一脸的坚定让江小鱼隐约明白什么,所以这份礼物她必须要收下来了?

“我知道了!”江小鱼不想在这里久待,给她就给她呗,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我送江小姐!”司宇说着便江她送出去。

十二楼到二楼,不过几十秒的时间,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她快速地将礼品外包装袋塞进了垃圾桶里。这么大的包装袋,太扎眼了,她可不想被人看到陆颜送出的东西在她手里。

她没有时间去细看陆颜送给陆渊的到底是什么,进了化妆室便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江姐,你这是因祸得福啊!一周的假期,想想都羡慕!”孙月凑过来,满脸羡慕地说。

江小鱼看了看她,嘴角扯了扯,笑的很勉强。谁不知道,她们的底薪并不高,放假就意味着没有提成。

“这是什么?”

趁着江小鱼去拔手机充电器的时候,孙月一眼看到她包里的包装盒,虽然不大,但是看起来格外的精致。

“没什么!”江小鱼连忙过来想要阻止,孙月却已经将包装盒拿了出来。

“这个盒子好漂亮啊!应该很贵吧!”孙月拿起盒子仔细地研究起来,她完全无视江小鱼的不满,直接将盒子打开了。

里面是一个深紫色的领结,盈润的光泽看起来就价值不菲。

“哇!江姐,这个应该是男人用的吧!”孙月一脸八卦地看着她说。

“我送给男朋友的!”江小鱼十分不满地从她手中抢过包装盒。

孙月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不太礼貌。

“江姐,你可别生气啊!我就是好奇嘛!”她脸上赔着笑说。

“没事!下次不要这样就行了!”江小鱼重新将包装盒塞进包里,“我先走了!你好好工作吧!”

孙月应了一声,返回了自己的工位。

刚刚走到办公室门口,却被陈瑜堵住了。

陈瑜站在门口,来势汹汹地盯着她,好像她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误一样。

“江小鱼,你是不是忘做什么事了?”陈瑜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她说。

“瑜姐,是你给我批的假,难道你忘了吗?”

陈瑜冷笑一声,缓缓从身后拿起一个礼品袋,那正是她出电梯后扔进垃圾桶里的。

“这是什么?你应该认识吧?”陈瑜像是抓到什么证据一样,“我记得,陆总交给你的礼品袋好像和这个很像!”

“一个袋子而已,长得像不是很正常吗?”江小鱼懒得理她,准备出门去。

陈瑜往前一步,整个身体堵在门口。

“我真的怀疑,你是不是根本就没有将礼物送给陆先生!”陈瑜像是早就知道东西在哪里一样,盯着江小鱼的包看,“陆总的礼物都是很贵重的,想必你也买不起!”

原来她是怀疑自己贪了陆颜的礼物!真是可笑,她就是再穷,也不可能做这种事!

“你怀疑我拿了东西?”

“陆先生日理万机,怎么会记得还有这件礼物?或者你换了个东西送上去,也未必不可能呢?”

“瑜姐,你能不能不要把人想的那么不堪?就算我江小鱼再穷,也不可能干出这种事!”江小鱼被堵在里面,虽然觉得这件事很可笑,但是却着实羞辱人。

在丽人,谁不知道她江小鱼最穷,接的是最普通的订单,尽管很努力,却始终没有别人挣得多。

“好啊,把包打开!”陈瑜立即换上一副咄咄逼人的姿态。

江小鱼盯着她,自尊心让她拒绝这个要求。

“不敢是吗?”陈瑜料定了她没这个胆量,“做了亏心事,当然没有勇气承认了!”

江小鱼咬了咬牙,她的手紧紧地抓着包,确实有那么一股冲动,想要将包打开给她看。她更想说,这个领结是陆渊送给她的。

所以,要陆渊给她作证?她好像还不够这个资格请的动陆渊吧!

“打开看看啊!”陈瑜逼到她跟前。

“你要看是吗?”江小鱼气愤极了,直接将包打开,拿出里面的盒子,“我就让你清清楚楚地看个够!”

她拿出盒子里面的领结展示给陈瑜看。

“我不但让你看个够,我还要告诉你,这是陆先生送给我的!如果你不信,自己去问陆先生!”

陈瑜看是个领结,男人用的东西,陆渊怎么会送给她?

“你当我傻吗?陆先生送你领结?”陈瑜更加确定,江小鱼在说谎,“让我向陆先生求证?该自证清白的不是你吗?”

直到陆颜过来,她们还在僵持着。

“陆总,江小鱼根本就没有将您的礼物送去十二楼!”陈瑜先发制人地将包装袋拿给陆颜看。

陆颜并没有看包装袋,而是盯着江小鱼手上的礼品盒,那是她精心挑选的领结,此刻就在江小鱼手上。

“这不是我的东西!”陆颜说着瞪了眼陈瑜,“我送给陆先生的礼物,用的不是这样的盒子!”

刚刚还嚣张的陈瑜,立即傻了眼。

“江主管,我给你批了一周的假,回去休息吧!”陆颜说着又瞪了陈瑜一眼,“陈经理好像很闲,今天没有客户吗?”

“是……是!”陈瑜立即灰头土脸地转身走开。

江小鱼不明白为什么陆颜要帮她,这个领结明明就是陆颜交到她手上的。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陆颜说着笑了笑,“我说过,我哥哥器重你,就是我器重你!回去好好休息吧!”

江小鱼虽然觉得这种感觉不太舒服,但是却依然对她充满了感激。

“东西不用给我了!既然在你手上,就送给你了吧!”陆颜说着便转身离开了。

总经理办公室,陈瑜不解地看着陆颜。

“陆总,您送给陆先生的东西明明就在江小鱼手上,为什么您还要帮她开脱?”陈瑜心中不平,这不是陆颜的风格。

“她是我哥哥格外照顾的人,你也想动?”陆颜笑了笑,却依然掩饰不住眼底的愤怒。

“可是江小鱼说那个领结是陆先生……”

陈瑜还想说什么,撞上陆颜不悦的脸,只好忍了回去。说到底,丽人还是陆家的产业,陆渊要留一个人,陆颜也无可奈何。

广场上,江小鱼刚刚出了陆氏大厦。一个她根本就用不上的领结,让她被那么多人当做小偷看。

陆渊啊陆渊,你为什么要把这个东西送给我!

江小鱼愤愤地在心里骂着,看到垃圾桶,她毫不犹豫地将领结扔了进去!

去你的领结,我不稀罕!

扔了领结之后,她心情立即大好,刚刚走到公交站台,陌生号码打了进来。

“江小姐,陆先生要见你!”电话里,是司宇的声音。

陆渊要见她?

“抱歉,司助理,我已经回家了!”江小鱼这个时候可不想再见陆渊,她只想赶紧回家歇着。

“您要自己和陆先生说吗?”司宇圆滑地将矛盾丢给了她。

要她和陆渊说?找死吗?

“我没有电梯卡,上不去!”江小鱼还想找其他理由。

“没关系,我在一楼等您!”司宇一点都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江小鱼本来就窝了一肚子火,既然陆渊要见她,行,见就见!

总裁办,陆渊办公室。

江小鱼刚刚推开门进去,便被办公桌上那个醒目的领结惊住了。

那不是,不是她刚刚在楼下丢进垃圾桶里的领结吗?

“我听说,这是你的东西?”陆渊手指有节奏地敲在办公桌上,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女人会怎么自圆其说。

“陆先生什么时候连环卫工人的工作也兼职做了?”她想了想,觉得不止于此,“还有,难道陆先生健忘了吗?是您要给我批假让我回去休息的,这么快又要我回来!”

陆渊倒是没想到,她还能如此条理清晰地和自己正面刚。

“你在丽人也是这么理直气壮?”

理直气壮?她当然不敢在丽人用这幅态度,陆颜掌控着她的命脉,她还没有那么傻。

“我没有那么傻,拿自己的饭碗开玩笑!”她这么说着,突然意识到什么不对的地方。

“不敢拿自己的饭碗开玩笑?怎么,江小姐觉得自己这个饭碗端的不够稳?还是觉得自己的靠山不够硬?”陆渊的话里充满了暗示。

江小鱼看着他,难道陆渊是她的靠山吗?他陆渊不应该和陆颜站在一边吗?

“我不明白陆先生的意思!”

“这个领结倒是颇符合我的心意,不知道能不能送给我?”陆渊说着看向领结。

“这本来就是你的东西!”江小鱼想到领结就觉得憋屈,“这是陆颜送给你的礼物,你不要了,随手给的我!”

“陆颜送给我的?难道我听错了,不是你送给男朋友的?”陆渊的眼神定定地看着她,那种满满的征服欲,看得江小鱼浑身不自在。

怎么她跟孙月说的话,这么快就进了陆渊耳朵,当时化妆室里并没有第三个人。

“陆先生消息真灵通!”江小鱼呛了他一句,及时将话题岔开,“如果没有其他事找我的话,我该走了!陆总批了我一周的假,我要回去休息了!”

江小鱼说着转身便要走。

“这么快就要过河拆桥?”

陆渊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江小鱼顿住脚步,深吸一口气。陆渊帮过她很多次,只是她这个小角色,根本就没有办法报答他。

“谢谢陆先生!”江小鱼快速地转身对他说,再度转身准备离开。

“怎么,就没有其他事需要我帮忙的?”陆渊凌厉的眼神仿佛看穿了一切。

其他事情?

江小鱼突然想起韩靖的事。只要她能让陆渊见韩靖一面,只是一面。

她缓缓地转过身来,试探性地看了看坐在办公桌前的陆渊,那张冷漠的脸此刻挂满了慵懒又戏谑的笑容,好像早就明白她的心思一般。

“我真的可以请你帮忙吗?”江小鱼见过他的阴晴不定,所以不敢轻易地提出自己的请求。

“我帮你的还少吗?”

想想也是。

“我有个朋友,想见见您!”江小鱼故意隐去韩靖的名字,怕突然说出来会引起陆渊的反感。

“好,我同意了!”陆渊倒是爽快地答应了。

这么简单?江小鱼看着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为了韩靖的事她想了一早上了,都不知道怎么见到陆渊,又怎么开口。

“那么时间呢?”江小鱼赶紧趁热打铁。

“你来定!”陆渊更加爽快地说。

事情顺利的超出了江小鱼的预期。一般人连见一面都难的陆渊,竟然让她定时间见面!

“那……”她犹豫了一下,“交换条件是什么?”

她的话音刚落,陆渊眉心微锁,这个女人倒是不傻,还知道问条件。

他缓缓地起身,朝她走过来。

“一个连我信息都不回的人,还知道问条件?”他说着目光注视着近在咫尺的江小鱼。

江小鱼浑身僵了一下,只是想起之前接触的种种,她明显可以感觉到,陆渊对她似乎并没有什么想法。那么,他到底要干什么?

“陆先生,我……”

“我要你做我的私人助理!”他说着捏起她的下巴,“你可以继续在丽人上班,只要我找你,必须随叫随到!”

“陆先生,见次面而已,没必要卖身吧!”江小鱼强装出一副不怵的表情。

“见一面?或许这一面值几百万,甚至几千万!”陆渊戏谑地笑了笑,“这么算起来,还不值吗?”

为什么他好像什么都知道?江小鱼看着他自信甚至有些自负的眼睛,心里突然间没了底。

“我尽量!”

陆渊以为她会立即答应,毕竟有这样的好机会,没有人会拒绝。可是她竟然给出这样的答案,倒是他小瞧她了!

“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陆渊语气故意收紧,随即用力地甩开她,“你那么惧怕陆颜,是不是忘了,丽人背后的老板,是我?”

江小鱼的心也跟着震颤了一下,惹怒了他,可能什么都没了。

“那我不替朋友约您了!”她反悔了,为了韩靖,搭上自己,不值得。

“哦?看来那个朋友在你心中还不够重要!那么,几十年的恩情债呢?”陆渊嘴角上扬,一副吃准她的样子。

江小鱼的身体僵住了,自己在他面前宛如透明人一般,窘迫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怎么,还要犹豫?”陆渊说着转身便往办公桌边走去。

江小鱼来不及思考,她不欠韩靖的,可是她欠了阿姨一家。

“我一定会随叫随到的!”她咬了咬牙,坚定地说。

陆渊一点都不觉得意外,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他搞不定的人。

“陆先生,我还有事,先走了!”江小鱼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陆渊看着她果决的身影,嘴角轻轻扯动,没有什么人和事可以脱离他的掌控。

江小鱼刚刚打开办公室的门出来,便迎面撞上了人。

“你怎么会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