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十几个男人扒开腿猛戳 未发育成型小奶头毛片AV

漆黑的夜空下着密密麻麻的雨点,雷声响彻整个天空,冷冷的划过银色的闪光。

漫长幽黑的路上,一名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少女奔跑在雨中,长长的黑发早已被雨水冲刷着黏在一起,滴答着水珠。

“啊……”

突然脚下被一块石头所绊住,少女狠狠地摔倒在地上,修长的双腿被碎石磨破了皮肤,溢出丝丝缕缕的血迹。

少女咬牙,双手勉强的撑在地上,摇晃着站起身。夜空无声的闪过一道雷光,映着少女苍白的脸上,那是绝美的容颜。

睫毛沾染着水珠,她用手背狠狠的抹了一把脸,摇晃着身体往前面跑去。

一扇黑色的繁琐花纹大门,渐渐地出现在视线中,少女急切地拍打着沉重的门,声音嘶哑:“开门,求求你们快点开门。”

“那么晚了,有什么事情?”黑色的门缓缓地开启,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的女子撑着一把雨伞,冷冷的看着她。

“求求你,求求你,让我见见欧总。”少女的声音,悲切中带着哭泣,异常急切。

“不好意思,我家少爷没空见你。你还是回去吧。”黑衣女子微微眯眼,脸上淡淡的扫过不满。

少女摇头,“不,我一定要见到欧总。”

话语落下的时候,少女已经急急推开了黑衣女子,拼命的往里面跑去。

当豪华的门被打开的刹那,雷光刺眼的在身后闪现,划破层层的黑暗。男女的笑声从楼上暧昧的传来。

少女微微一愣之后,直接往楼上跑去,移开了一扇浴池的门,偌大的水池里面,男女正缠绵在一起。

“对不起少爷,我并不知道她会冒然进来,我现在就带她出去。”黑衣女子跟了上来,声音淡冷,径直拉住了少女的手臂,想将她拉出去。

“袁利,你先下去吧。”

男人的声音低沉,透着邪肆和幽冷。

黑衣女子应了一声,悄然的退出这一间迷蒙的浴池。

“你就是欧总?”黑发少女轻闪着目光,苍白的脸色已经被热气所沾染,变得绯红了起来。

“蔓小姐,深夜到此,不知有何贵干?”声音低沉如魅,修长的手指划过怀里美人的脸蛋,有着丝丝缕缕的暧昧。

“我……”蔓雪欲言又止,目光轻闪,避开眼前的如魅。甚至,空气里的暧昧气息,几乎让她感到窒息。

薄唇微扬,噙着一丝的嘲讽。只见,那一双狭长的眸光打量着眼前的少女,有着一丝失望。

真没想到传说中蔓氏千金居然是这个样子?

整个人狼狈的彻底,白色裙子沾满了污垢,连底层的布料都已经被磨破。还有那一双修长的腿,被小石子划破了肌肤,残留着细长的伤痕。

甚至,她狼狈的居然连鞋子都没有穿。

黑色的长发被雨水冲刷沾在脸上,更显得那一张脸绝艳而纯净。只是,那一双眼睛清澈的……让他感到熟悉。

邪肆的目光让蔓雪有些厌恶,淡淡开口:“既然欧总认识我,那么,想必欧总已经明白我此次来的目的吧?”

“我不明白蔓小姐说的是什么?”声音如魅,随着话语已经从浴池里走了上来,幽暗的灯光下,映着男人俊美的五官,直挺的鼻梁,莹润的薄唇,更显得妖冶,精赤修长的身躯,魅惑无比。

蜜色的肌肤还流淌着水珠,只见他伸手拿过一块干净的浴巾,动作慵懒,随意的擦了擦潮湿的发。

不过是一个动作,都显得那么的尊贵无比。蔓雪从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男人,美丽的如同恶魔一般,散发着危险和慑人迷惑。

如果不是他亲手害她家破人亡,她真的还想多看他一眼。可是,此刻她已经冷冷的移开视线:“欧总,我希望你可以开个条件。只要你能够放了我弟弟,不管是什么事情我都愿意做。”

“你这是跟我在谈条件吗?”幽冷的声音带着嘲讽,冷冷一笑:“蔓小姐,我希望你可以先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你不过是蔓涌华小三的女儿,你凭什么在这里跟我谈条件?”

小三的女儿?

一句话,足以掏空蔓雪的心。真没想到,不管她走到哪里永远都无法摆脱这样的现实。

小三的身份是他的父亲强硬给她戴上的。父亲贪财,抛弃了母亲,跟着另外一个有钱女人生活在一起。

母亲受不了这样的现实而自杀,是她亲眼看着母亲死在自己的面前。

没想到,父亲跟着另外一个女人,一无所出,才回来找他们。

蔓雪为了弟弟蔓辉可以有一个优越的条件,才勉强答应。可是,谁能料想到,生活才几天,就面临父亲的公司突然倒闭。

而眼前这个男人,纵然没有见过。却也在学校里听说过他的名号,欧氏集团的总裁,商业界中的耀眼,黑道中的恶魔。

甚至,他还是她父亲最大的债主。

“如果你想救你的弟弟,那你就告诉我,你父亲到底在哪里?”那声音突然变得残酷了起来,蔓雪下意识的抬眸,对上那一双狭长的眸光,泛着冷厉。

只见他悠然的披上一件黑色袍子,修长的手指在腰际上随意的打了一个结,袍子微微松垮,露出胸前蜜色的胸膛,诱惑人心。

“我……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里。我……我求求你,求求你,放了我弟弟吧。”蔓雪紧紧地捏着拳头,语气那么的卑微,眼中却是明亮倔强。

“蔓小姐,别那么可怜兮兮的样子。”迈开步子,欧炎翔的唇边划过一丝邪冷,修长的手指拂过凌乱的黑发,步步逼近,居高临下的凝了一眼黑发少女:“我奉劝蔓小姐,还是乖乖的告诉我,那个老狐狸到底在哪里?”

“我……”炙热的温度划过她的脸,蔓雪抬着头,看见那一双狭长幽深的眸光,流淌着寒冷的气息,“我真的不知道,而且,你绑架我弟弟,对于我父亲来讲,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威胁。”

“哦?”欧少的声调微微提高,径直走到了一张单人摇椅上,动作慵懒,透着桀骜,“既然老狐狸不敢出现,那么,我就会把你们都一起扣留在这里。”

“炎翔,你真的打算要留下这个女人吗?”声音娇美,池里的女人穿着性感的三点式,缓缓地走上来,媚媚的眼睛冷冷的瞥了蔓雪一眼,冷哼了一声。

欧炎翔抿着唇,没有说话。而是,拍了拍手掌。

只见,从外面进来两个男人,赤着膀子,一脸的猥琐,走了进来。

蔓雪下意识的往后面退去,不解的看向坐在摇椅上的男人,“欧总,这是什么意思?”

雷光从窗口处悄然的闪过,欧炎翔微微的眯眼,修长的手指敲打着节奏,“蔓小姐,那么惊慌干嘛?你放心,等下他们自然会好好地招待你。”

“什么意思?”蔓雪看着那两个男人的逼近,心里涌起一股不安,脚步往后面退着,“你们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你们这样,吓着蔓小姐了。”欧炎翔的唇边噙着一丝似笑非笑的弧度,接过美女递上来的红酒,微微摇晃,妖娆的颜色在水晶里荡漾。

“欧总,你要找的是我父亲,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蔓雪往后面退着,倔强的眼中已经浮现一丝雾气,看向步步上前的猥琐男人,厉声喊道:“你们走开,不要过来。”

随着后退,脚步一空,整个人突然掉进了浴池里面,当蔓雪从水里挣扎而出的时候,那两名猥琐男人也已经一起跳下了浴池。

其中一个男人拉住了她的手腕,强行的想要吻她。恶心的味道,让蔓雪紧蹙了眉,倔强的喊着:“放开我,混蛋,放开我……”

她的挣扎,只会让男人们更加的急切起来,直接伸手一把撕开了她的白色裙子,粉色的内衣微微斜露了出来,肌肤白皙晶莹,十足的诱惑。

“蔓小姐,别挣扎了。他们的技术可是一流的。”欧炎翔一手环住美人的腰腹,动作暧昧至极。

“你……”蔓雪看着他薄凉的笑意,心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没想到今晚的一切都是他精心布置的。

而她不过是傻傻的进入了狼的地盘。

突然一只手大掌,抚摸上了她的脸蛋,蔓雪的眼中划过厌恶,张嘴狠狠地咬在了男人的手臂上。

“臭娘们,居然咬我。”男人吃痛大怒,伸手就是一巴掌,那力道很重,那一张绝艳的左脸,立马红肿了起来。

甚至,唇边溢出血丝,在雾气腾腾的浴室里,显得妖娆刺目。

狭长的眸光微微眯起,拂过一闪而逝的疼惜。凝着蔓雪那一双清澈倔强的眸子,让他有种久违的错觉,脑海中忍不住的想起梦茹。

欧炎翔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低沉的冷道:“住手。”

主人发话,两名猥琐男子立马打住,不解的看向欧炎翔。

“炎翔……”美女依偎在他的怀里,手指顺着衣襟,滑落了进去,无声无息的挑逗着。

“滚……”声音邪肆幽冷,欧炎翔一把甩开了美女的手,“滚,给我滚出去。”

突然的暴怒,让美女吓了一跳,眼中有丝委屈,却不敢多说一句话,立马推门离开。

而那两名猥琐男子一看主人发火,也颤颤的离开。

雾气淡然的浴池,瞬间寂静了下来。

蔓雪急促着呼吸,按捺住刚才的惊慌,眼中倔强的不让泪水流下来,“欧总,难道这就是你想要的吗?我都跟你说了,我跟我弟弟在我父亲的眼里,根本就没有那么重要。”

“是吗?”狭长的眸光冷冷射来,欧炎翔从座位上起身,走到池水边,俯下身,一把捏住了蔓雪的下巴,强迫她昂头对视着自己,清澈的美眸,让他忍不住的在心里划过一丝的疼痛。

相似的眸,让他涌上太多的回忆。如今,心里剩下的却只有那一份恨意。

如果不是蔓涌华,梦茹就不会死的那么惨。父债子还,天经地义,他一定要把那个老狐狸给逼出来。

“你不是很想救你弟弟吗?”炙热的声息落在蔓雪的耳畔,狭长的眸光划过一丝冷意:“不如……我们之间来谈一笔交易吧?”

交易?

蔓雪的唇边浮起一丝无奈,真不愧是做生意的人。

“我说过,只要你可以放了我弟弟。不管是什么交易,我都会答应。”她别无选择,只要弟弟平安无事,她……什么都愿意。

“很好。”性感的唇边浮起薄凉的温度,欧炎翔凝着眼前的女人,眸光幽深,“既然你什么都愿意。那么,我现在命令你……吻我。”

什么?

蔓雪微微蹙眉,不可置信的看向欧炎翔。

“怎么?我说的话你听不懂吗?如果你想让我放了你的弟弟的话,你就必须听我的。”狭长的眸微微眯了起来,透着不悦。他可不是一个好惹的主,任何一个人都不要轻易挑战他的底线。

“我数三声,如果你还没有主动吻我。等下,我会让你亲眼看到你弟弟的手指。”冷酷的话语,根本就不是威胁。

“不……不要伤害我弟弟。我愿意,我什么都愿意……”随着欧炎翔的话,蔓雪的身体已经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甚至,刚才的倔强,已经被哀求所覆盖,那么的狼狈。

欧炎翔看着她眼中的泪水,脸色蓦地暗沉了下来,声音中的不悦清晰可见:“既然如此,我就不需要再说第二遍了。”

蔓雪微微咬唇,忍不住的紧握了拳头,羞辱的心翻涌着身体,她极力的说服自己。为了弟弟,不管做什么,她都愿意,愿意。

脚尖踮起,她微微抬头,慢慢地接近那润泽的薄唇,漆黑的瞳孔中,清晰的看到那一张美丽的脸上,是满满的无奈。

正当唇吻上去的时候,他的指腹突然点在蔓雪的唇上,“记住,要笑着吻我。我不喜欢看到一张苦瓜脸。”

蔓雪凝着他,唇边划过冷笑,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脸上浮现一抹温柔的假笑。

欧炎翔看着渐渐贴近的红唇,嘴角还残留着妖娆的血啧,心里快速的闪过一抹异样,主动上前,狠狠地吮住了那一张诱人之极的红唇。

口腔里游荡的是一股淡淡的芳香,无声无息的引诱着他,几乎让他感到抓狂。尤其是心里涌起的欲望,让他忍不住的就想要了她。

当看到她眼角滑落的泪水时,他才发现一切都那么不堪一击。她不是梦茹,她是蔓涌华的女儿。

一想到此,欧炎翔的心里有的只有恨意,只有报复。

吻,变得狂野而又霸道。

蔓雪闭着眼睛,只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如火如荼的吻还持续缠绵着,如魅的气息,一旦沾染,真的让人迷乱。

突然,他的手霸道的环住了蔓雪的腰,眼里带着一丝的不怀好意,让蔓雪吓了一跳。

心里一急,立马昂头,舌尖从他的唇里离开。

那一张俊美的脸随着她的离开,而变得冷怒了起来。甚至,连刚才浮起的温柔在刹那间变得不复存在。

“女人,你居然敢拒绝我?”狭长的眸微微眯起,散发着狼的嗜血,那么的不安。

只见,欧炎翔突然解开了黑色的袍子,迈步到池中,步步靠近眼前的少女,如魅的身躯完美的展现在她的面前。

“你想干什么?”蔓雪往后退着,“刚才,你让我吻你,我已经吻了。你让我笑,我也笑了。你到底让我怎么做,才可以放了我的弟弟?”

“啧……你以为你这样就可以满足了吗?老狐狸欠我的,你一辈子都还不清。”薄唇微动,声音低沉好听,却是那么的寒冷。

蔓雪无路可退,声音有些激动:“那是我爸爸欠你的钱,为什么一定要绑架我的弟弟?他是无辜的,爸爸根本就不会因为他而出来。”

“只要你们的身上,流着他的血液。那么,你们就要承担起父债子还的责任。”漆黑的眸光冷冷落在蔓雪清晰而红肿的脸上。

他突然伸手而来,正当要碰触到蔓雪红肿的左脸时,她微微一侧,倔强的回望着他,“你不就是想要钱吗?你告诉我,我爸爸到底欠你多少?只要你能够放了我弟弟。这辈子我拼死拼活都会给你。”

“很好。”真是倔强的女人,欧炎翔的唇边扬起邪肆的弧度,“那我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现在能够拿出六亿欧元。我立马放了你和你弟弟。”

“六亿欧元?”蔓雪无法置信,一辈子,一辈子她都无法挣到那么多的钱。真没想到,父亲居然欠了他那么多的钱。

而弟弟却成为了这场巨债的筹码。

“怎么?是不是拿不出钱?”他笑,笑的那么凉薄。如夜般的眸子,落在了她的身上,白色的裙沾在身上,可以看到里面若隐若现的光景,“既然……拿不出。那么,你就用你的身体慢慢偿还吧。”

话语落下的时候,薄唇已经封在蔓雪的嘴上,舌尖探入,狠狠地吸吮了起来,没有任何的怜惜。

蔓雪被他禁锢在怀里,无法动弹,精赤的身躯被雾气所沾染,透着丝丝缕缕的魅惑。

突然,欧炎翔的手从裙底探入……

男人肆意的目光,让蔓雪紧闭了双眼。

他的吻离开她的唇,游移在耳畔,炽热柔软的唇含上蔓雪的耳珠:“我要你,给我睁开眼睛。”

邪冷的声音荡在耳边,蔓雪深吸了一口气,咬着唇,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划过无尽的苦涩。

她的自尊,在此时此刻被一个男人毫无保留的践踏。

这一切都是被父亲所赐,但是,为了弟弟。哪怕要了她的性命,她都心甘情愿。

气息那么浓烈,他的唇,吻在蔓雪的脖颈处,如同吸血鬼一般的鬼魅,一路而下……

“啊……不要……”蔓雪咬着唇,疼痛让她忍不住的流下了眼泪,掉进了浴池里,无声无息。

“真没想到……你居然还是第一次。”欧炎翔凝了一眼水中浮现的一抹红色,唇边噙着一丝残冷的笑意,“放心吧,你的第一次,我会让你记住的。”

抬眸时,欧炎翔看到她眼中的眼泪时,心里莫名的颤动。

瞬间浮上来的温柔,立马被冷漠所替换。

“收起你的怜悯,没有人会可怜你的。”声音残冷,而动作则是更加的无情。

“啊……不要啊……”此刻传来的疼痛,让蔓雪几乎将薄唇咬出了血,映着苍白的脸,那么的刺目。

他没有任何的怜惜,只是无情的报复和发泄。

蔓雪承受着,原本就被雨淋过的身体,很快就昏迷了过去。

当醒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天花板上,挂着繁华的水晶灯,散发着幽幽的光线。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到床上的,陌生的地方,不用想,也知道她一定还在欧炎翔的别墅里。

只是,头很重,整个身体就如同散了架一般,那种酸疼根本就无法言语。尤其是下身,还清晰的感到胀痛。

蔓雪勉强的撑起身子,起身的时候,总感觉房间在摇晃,脚步有点不稳,却还是往浴室间走去。

因为,她想把那个男人残留在身上的味道,一一清洗掉。

走进浴室间后,她径直反锁了门。抬头时,看见了镜子里的自己,一脸的憔悴,她对着自己强颜欢笑,“会过去的,一切都会过去。”

她闭上眼睛,一片的干涩。

当冰冷的水从上面冲下来的时候,覆盖了她晕眩火热的身体,长长的发被水淋湿,沾染在脸上。

门突然重重的被敲响,蔓雪挣扎着看向门的方向,只感觉眼前一片模糊,整个身体瘫软的倒在地上。

而这个时候,门已经被踹开。欧炎翔一眼就看见倒在浴室里面的女人,整个身躯紧紧地缩卷在一起,长发被水淋着,如同海藻一般,荡漾。

不知道为何,欧炎翔感觉自己的心,猛地一紧,立马跑进浴室,俯身将女人抱在怀里。

她的身体流淌着水珠,沾上了欧炎翔的衬衫,可以感觉到她滚烫的气息,酡红的脸狭。

该死的女人,明明已经在发烧了,居然还用冷水洗澡。

他责怪她的大意,可是,心却也抽疼了起来。

将她放在床上后,欧炎翔拿过一旁的浴巾,快速的为她擦身。她的身体很烫,淡淡的呼吸炙热的拂过他的额头。

他的手不知道为什么有点颤抖,这个世上,还没有一个女人有这样的福气,让他伺候女人擦身。

也许,除了梦茹,还没有一个人可以让他为之付出的吧?

漆黑的眼眸微眯,他拿过一旁的医药箱,翻找着药物。拿出一包退烧药后,用温水搅拌融化。

“女人,给我张嘴。”第一次给一个女人喂药,动作有点笨拙,欧炎翔拿着勺子,凑近她的嘴边,直接灌入下去。

“咳咳……”灌的太多,让蔓雪全部咳嗽了出来,喉咙难受的要命,迷迷糊糊间,她睁开了眼睛,无意跌入那一双狭长如魅的眸中。

片刻的愣神,蔓雪有点恍惚,难道是梦?不然,怎么会在恶魔的眼中看到一丝的急切呢?

“你这个笨女人,快点把药给我喝下去。”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欧炎翔掰开她的唇,想再次的灌入下去。

蔓雪的脸一侧,避开那药,声音微微嘶哑:“我不要喝药,欧炎翔,我恨你,你走开,咳咳……不要碰我……”

“你这个女人,凭什么让我走开?”漆黑的眸,因为怒气而变得幽红了起来,欧炎翔的一只手紧紧地捏在蔓雪的肩膀上,越来越紧。

“好疼……”蔓雪吃疼,紧蹙了眉,“欧炎翔,你出去,我不要看到你,你出去……”

她的声音含糊,却那么的坚定。

显然,她已经恨透了他。这个女人,有什么资格来恨他?

“你让我走,我偏不走。”欧炎翔的心一横,大口的灌入了苦涩的药,对上蔓雪的嘴,灌入了她的唇中,慢慢的咽下。

“咳咳……”蔓雪被药呛到,咳嗽了起来,整个人无力的瘫软在欧炎翔的怀里,轻声呢喃:“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为什么要绑架我弟弟……”

声音慢慢的含糊了起来,随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纵然睡去,也无法抹平她蹙起的眉头。

欧炎翔凝了她一眼,伸手用指腹轻轻的拂过她润泽的红唇。

漆黑的眼中,有着复杂的深情。他轻轻的为她盖上被子,低头落下一吻,冷漠的脸划过一丝的温柔:“梦茹,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