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男生被老师摁着调教 强壮公弄得我次次高潮小说

“喂!老婆!”

周祈安刚刚将车开到陆氏的楼下,就接到了程小雨的电话。

“你下午记得早点过来试衣服,这一次我外公生日,我们一定要重视,到时候会来很多人,你要把握好这个机会。”

“知道的,小雨说过的话,我什么时候都记住的。”

那头传来了笑声:“那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陆氏楼下,约好了新项目的事情。”他其实也想来碰碰运气,陆谨言很难见到,不妨从他身边的人下手。

“舅舅那边?”

“是啊,可惜他不肯见我呢。”

程小雨一听就生气了:“他这是什么意思?”

“没事,他很忙也是可以理解的。”

“你放心吧,这件事,我会跟我妈说的,到时候让他想办法将项目给你。”不就是一个私生子,还摆架子。

程小雨只敢在心里头这么想,真正见到陆谨言,每次她都不敢说什么,因为她知道这个小舅舅,不是那么轻易可以招惹的。

“小雨,你现在还怀着孕,就不要为公司的事情担心了,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老公,他是陆家的人,现在你也是陆家的人,没理由将钱送给别人,你放心吧,等爷爷寿宴,这件事情,我会想办法提的。”

挂了程小雨电话之后,陆谨言走进了陆氏大楼,正在跟前台询问预约事宜,他一抬头,便看见了一道身影走进电梯。

潇潇?

他有些怀疑的追了过去,电梯门已经关上,他看了一下楼层,是总裁办公室。

“方才上去那位小姐是什么人呢?”

前台笑眯眯摇头:“不清楚呢,大概是陆总的朋友。”

程潇潇并不认识陆谨言,周祈安这么想了之后,又觉得应该只是相似,已经接连两次出现这样的事情,会不会是自己最近想太多了。

自从她出狱之后,就没再见过,也许是自己内心的矛盾作怪,才会看见一个人都以为是程潇潇。

总裁办公室:

程潇潇提着手中的保温桶,推开门,陆谨言此刻正在打电话,看见她进来,招了招手,片刻之后挂断了电话。

“很准时嘛。”

程潇潇将保温桶朝桌上一放,抬起头来:“陆总吩咐的爱心午餐,怎么能错过时间呢。”

陆谨言走过去将人揽入怀中,低眉吻了下去:“既然是爱心午餐,那么要给你奖励。”

“嗯?”

他一把将人抱起,靠近沙发上,坐了下来,眼神示意她将保温桶打开,程潇潇有些别扭的动了动。

“这个时候玩出火来,我们就不用吃了。”

“陆总打算公私不分吗?这里可是办公室,想玩?”她眼眸带着笑意,双手勾住他脖子,略带挑逗的语气引得他身体一阵紧绷。

程潇潇吃定他不敢在这里乱动,办公室的没没锁,等下来要是被属下进来看到,他这个总裁可就威名远播了。

陆谨言靠在沙发上,松开手,不再作乱,看着她故意挑衅自己的模样,挑眉:“不然你就喂我吃吧。”

“多大个人了,还要我喂你?”程潇潇从他腿上下来,靠在身旁坐下,将东西一样一样拿出来。

陆谨言:“看起来很丰盛,我今天有口福了。”

“陆大总裁,可以说说今天为什么要让我来送餐了吗?还有你准备给我多少小费?”她伸出手去。

陆谨言一把握住,勾起唇角,慢慢靠近,用低沉的嗓音道:“我整个人都是你的,你觉得够不够?”

程潇潇看着他瞳孔中清晰映出自己的脸,笑意不减:“可我只想要钱呢,人的话……”上下打量了一圈,一只手抓着他领带,笑:“你全身都是名牌,我担心养不起。”

他靠着沙发大笑,将人圈在怀中:“放心,我养你。”

两人还在腻歪,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

“老三,老三,我来了,我今天去……”声音截然而止,沈逸阳看着还抱在一起的两人,以及桌上的爱心午餐,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他指着陆谨言跟程潇潇,再看看饭菜:“你们……你……老三你这是……金屋藏娇?”

他吞吞吐吐,得出这么一个词来形容,没想到来到他办公室竟然会看到这么劲爆的一幕。

陆谨言这个面瘫竟然在总裁办公室上演限制级戏码,他这是终于开窍了?

还以为真是禁欲到底,不近女色,准备得道成仙,没想到他这是深藏不露,这要是真面目暴露,就彻底甩他们几条街。

“金屋藏娇?这不是光明正大吗?就差一张请帖,叫嫂子。”

沈逸阳抓了抓头发,扯出一个笑:“嫂子好。”

一听两人之间这语气,程潇潇不难猜测,他一定是跟陆谨言关系极好,否则不会这么肆无忌惮。

“你好。”

“我叫沈逸阳,是老三的好朋友,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嫂子,这是瞒得够严实,老三真不够意思。”

他自顾在一旁坐下,又说:“这件事情不厚道的是你,该找个时间正式介绍嫂子给我们认识了吧。”

“你放心,这一次时间太紧,没来得及。”

“你也真是,不动声色,突然就多了一个嫂子,害我们兄弟都担心你要孤独终老,真是白操心。”

“那是你们多管闲事。”

“你这么想?狗咬吕洞宾,亏我今天还给你带来一个好消息,没想到你这么对我,算了,我自己吞下去。”

陆谨言眼角一挑:“那件事情有眉目了?”

他点点头:“算是吧,那老家伙还能蹦跶到什么时候,早晚都会按照我们的计划进行,你就放心吧。”

两人之间的对话,程潇潇一句也听不明白,不过陆谨言没有将她当做外人,她还是觉得十分诧异。

想了想,说:“你们聊,家里还有事,我先回去。”

陆谨言一把将人拉住,她不得已重新坐了下来,抬头便见沈逸阳意味深长的看着自己,唇角带笑。

“嫂子何必急着走呢,我又不是洪水猛兽,不会吃人。”

“怕是你比那更可怕。”程潇潇心里这么说,沈逸阳是什么身份,她这会儿也想起来了,家世跟陆谨言不相上下,都在一个圈子里头混的,不能轻易招惹。

“再说了,你是我嫂子,恭敬崇拜还来不及了,我特想知道,你是怎么降住这尊大佛的,尤其是号称多年不近女色之人,他是不是那方面真的不行?”

无视了陆谨言刀子一样的目光,沈逸阳冲她眨眼睛。

程潇潇已经感觉到自己全身被寒冷包围,她悄悄看了一眼身旁高大英俊的男人,心说,怎么不近女色,简直是一夜七次郎。

“唉,嫂子不必担心,有我在,他绝对不敢对你怎么样。”

他回去就会对我怎么样,程潇潇笑了笑,看着陆谨言,这种关于他死党丢出来的难题,她还是交给他来解决比较好。

“你看他做什么,看我啊。”

“那老婆觉得,是不是像他说的那样呢?”

程潇潇摇头,他神秘一笑:“如果真的怀疑,我不介意今晚回去之后亲自证明给你看。”

她将头摇得更猛,还试什么,她不想明天下不来床。

看这阵势,沈逸阳也明白了,两人之间,恐怕是有真感情,他从来没有见过陆谨言这个样子。

很快到了陆老爷的寿宴,程潇潇换上了陆谨言给她准备的衣服,看到镜子中出落得精致的美人,她自己也觉得吃了一惊。

之前在监狱里头被折磨的憔悴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容光焕发,更美上三分。

陆谨言从身后揽住她的腰,灼热的呼吸喷洒在颈脖,她没有推开,只是看着镜子中相拥的两个人,默默出神。

“在想什么呢?”

她摇头:“时间差不多了吧,我们再耗下去是不是要迟到了?”

对于接下来会遇到什么问题,她已经有心理准备,历经过一次生死的人,对于那些嘲讽的话,只当是耳边风。

不过她也不想一开始就落下话柄,让别人有借口攻击自己,尽管已经全身上下都让程小雨抹得黑透。

一路上,程潇潇都在想,一会儿到了陆家之后,那些人会怎么看待自己。

想到跟这样一个人维持婚姻,也是不容易,哪怕不是因爱结合,到了现在,她也无法抽身,必须尽快让自己融入到这个角色中。

“在想什么呢?”他一只手握住她手掌。

“在想等下你家人会不会给我来个下马威。”想到这里,她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陆谨言无奈看她一眼:“就这么紧张?”

她点头:“有一点。”

“我已经跟爸说过你的事情了,至于其他人,没必要理会,我跟你结婚的事情,只是我们两个人的事,跟我家人,跟陆家,甚至跟公司,都没有任何关系。”

要真是相爱,听见这样的话,心底不知该多甜蜜,程潇潇只是笑,并没有反驳。

“你只要跟我身边,那些事情,我都会去摆平,哪怕没有陆家,你跟着我也绝不会受苦。”

“我知道陆先生向来非常有能耐,说实话,你从天而降,将我从地狱就出来,我内心是十分感激的。”

“我不需要你的感激。”

“那是为什么呢?”

她脱口而出,有些后悔,他绝不可能是因为喜欢自己。

相爱了几年的恋人尚且可以翻脸不认人,何况只是一个陌生人,上过几次床,最多是领了一张结婚证。

一个男人真正厌恶你的时候,无论是什么理由,都挡不住他要抛弃你的决心。

“程潇潇,你是真的不觉得可以相信我吗?”陆谨言专注的开车。

她无言以对,什么叫相信?

唯一的一次恋爱用光了身上所有的力气,何况现在两人之间还是从交易开始,她不会再这么异想天开,撇去别的不说,陆谨言足够优秀,甚至能让任何女人心动。

家世,外貌,能力,什么都有,还足够细心,对女人体贴入微,她都有些担心,如果他突然中止合约,自己是否还能抽身。

“陆先生为什么要纠结这个问题呢?现在我的人生在你手中,想要怎么做,只要你一句话。”

对于自己已经卖给他这个事实,她一向是很清楚,也妥协。

“希望有一天你能不这么想,我只是陪在你身边,而不是附属品。”

陪?

多么奢侈的字眼,证明在他眼中,两人是平等的,程潇潇内心巨震,难以掩饰的慌了。

她一直觉得,陆谨言与她之间,就是金主跟包/养的关系差不多,反正只是交易,却没想到,他是这么看待她。

一个男人在你看轻自己的时候,还能将你放在一个平等的位置,光这一点,就很不容易。

车子很快停在了陆宅,陆谨言拉着她的手,走了进去,两人来得不算早,许多亲戚都已经来了。

看来今天会十分热闹,陆家也打算大肆操办,来的许多人当中都是社会名流,这是程潇潇第一次接触这样的寿宴。

陆谨言领着她找到了陆老爷,他一看陆谨言身边的女人,就猜到了,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

“爸,这就是我跟你提过的潇潇,我们已经结婚了,抱歉现在才带她来正式让你认识。”

陆老爷打量了她一下,果然是出落得非常漂亮,皮肤白皙,气质出众,身材也是无可挑剔,是男人见了都容易心动。

不过离过婚的女人,再怎么样也掉价了,就跟二手车似的,不值钱。

“爸,祝您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程潇潇将礼物递过去。

陆老爷看也不看一眼:“今天这样的日子,你是在不该将她带来。”

“爸,这是我的决定,我已经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说什么也不会改变的,今天是您大寿的日子,我不希望起什么争执。”

陆老爷也不是不懂分寸之人,一切事情还是等过了今日再说。

不过他忍不住问:“程潇潇小姐是吗?你知不知道我们家跟你错综复杂的关系呢?就这么跟谨言去领了结婚证,难道就没想过舆论的压力吗?”

程潇潇以为他指的是自己被抹黑的事情,摇头:“媒体捕风捉影,又或者有人故意为之,这些再寻常不过,爸您是风雨中走过来的人,肯定也更加清楚。”

“你这声爸我担不起,还是先弄清楚那乱七八糟的关系再说吧。”

两人对牛弹琴,陆老爷是不满她的前夫成了现在的孙女婿,程潇潇又以为他是在介意自己过去的丑闻。

一直到陆谨言将她带下去,也没能想明白,不过很快她就被走来的两个身影给震住了。

脚步生根,浑身僵硬,她睁大眼睛,死死看着这一幕。

周祈安跟程小雨显然也看见她了,眼中惊讶不输程潇潇。

“她怎么会在这里?谁让她进来的?”程小雨愤怒的质问着周祈安。

他也是一脸无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到底跟陆家什么人有交情,竟然可以混进来?”

周祈安的第一感觉就是她要来闹事,今天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她如果真的闹起来,可不好收拾。

“真的不是你干的?”

“小雨,这事能开玩笑吗?我已经跟潇潇一点关系都没有了,怎么可能还会去见她,失踪了这么长时间,我现在也是很奇怪。”

程小雨走了过去,手中还端着一杯果汁,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姐姐,你怎么会在这里呢?”

周祈安也走了过去,问:“潇潇,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吧?如果在这里闹事,对你也不会有任何好处,我奉劝你还是识相一点,自己走出去。”

程潇潇扫了一圈两人,暗道冤家路窄。

“我在这里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呢?不过你们的出现影响我的心情是真的。”回头要跟陆谨言打听一下,到底他们跟陆家有什么关系。

程小雨还没来得及开口,就看见陆谨言走过来,她故作镇定,其实心底已经有些慌了。

陆谨言面无表情,揽住程潇潇的腰:“小雨,我已经结婚了,这是你小舅妈。”

“什么?”

同样震惊的还有周祈安,程潇潇什么时候变成陆谨言的老婆了?

没有听说他已经结婚啊,而且还是娶了一个二婚的女人,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前妻。

程小雨脸色清白交错,指着程潇潇声音颤抖的问:“小舅舅,你说……这是我小舅妈?”

“是啊,我们已经结婚了,婚礼会找时间补办,你们以后看见她了,记得该有的礼貌跟尊重还是要的。”

小舅舅!

轰!

这下子程潇潇像是被雷劈过,外焦里嫩。

陆谨言竟然是她舅舅。

她竟然跟程小雨的舅舅结婚了,也就是说陆谨言不仅是她舅舅,还是陆梅的弟弟,她口中的那个极其让人痛恨的私生子。

老天爷,你这是要弄死我啊,这种事情都赶上了。

今天是陆老爷的寿宴,也就是说陆梅也来了,等下看见了,是要喊一声阿姨,还是姐姐呢?

这么说他已经早知道自己的身份?

不知为什么,这么一想,心中竟然觉得失落,也许一直还是抱有一线希望,突然就被生生撕裂,真相残酷。

所存的那点憧憬,荡漾无存。

片刻之间,她已经恢复了笑容,朝程小雨跟周祈安伸出手,甜甜一笑:“你们好,我是小舅妈。”

不得不说,这感觉,真的太他妈痛快了。

看见这两个人的脸涨成猪肝色,她就恨不得拍案叫绝,

程小雨跟周祈安是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这个贱女人什么时候变成了陆谨言的老婆。

一下子成了自己的小舅妈,没想到,被他利用完一脚踹开的女人,才过了三个月,摇身一变,就多了一个让自己高不可攀的身份。

而且还是狗血的舅妈,他将牙齿咬碎了,也叫不出来。

程小雨内心一点都不比他崩溃,简直是要发疯,捏着周祈安的手臂,指甲陷入了他血肉中。

“舅舅,这不是开玩笑吧,她是我姐姐,怎么就成了小舅妈呢?”

陆谨言没有解释的打算:“总之我们已经结婚了,难道基于礼貌,你们不应该叫一声吗?长幼有序,我们陆家的家教,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两人几乎被气死,不是他不苟言笑吗?

为什么说出带刺的话来,一句接着一句,骂人还不带脏字,比泼妇还厉害。

程潇潇站在一旁,什么也不说,内心已经快要笑死了。

看着两人铁青的脸色,说不出的痛快,暂时被陆谨言欺骗的怒气也烟消云散。

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她也一定会选择结婚的不是吗?

既然暂时不能让这些坏人得到惩罚,暂时让他们堵心,不痛快,也是好的,毕竟看见他们不高兴,自己就高兴了。

“老公,算了吧,既然他们都不想认我这个小舅妈,也没必要强迫他们。”

陆谨言一看她上道,配合得天衣无缝,笑着说:“除非我不是陆家的人,只要我还在这里一日,就容不得看见任何人对你不尊重。”

这话说得打脸,两人气得咬碎牙齿,不甘不愿,喊了一声小舅妈。

程潇潇一听,差点没忍住就要大笑出来。

一个是她的前夫,一个是处心积虑抢走她男人还想害死她的妹妹,突然要低下头来,尊称自己一声“舅妈”,这感觉真是爽!爽!爽!

“真是不好意思,都没有给你们准备见面礼,不过我会记住的,一定会送你们一份大礼。”

她靠着陆谨言,笑眯眯的说。

两人浑身一震,有些害怕的看着这个仿佛脱胎换骨的女人,她比之前看起来还要漂亮。

但是心思不知有多恶毒,想到自己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到头来她却骑在了自己身上,程小雨恨得吐血。

她会报复自己吗?

跟这个一直都与自己不亲的舅舅一起联手?

她终于一阵后怕,妈妈也不敢随便对付他,他已经是陆家内定的继承人,爷爷自从结婚后,也不喜欢自己了。

妈妈在陆家的地位,根本不比这个私生子,可以说在整个陆家,都是要看他脸色吃饭。

该怎么办?

这个女人又是凭什么搭上他,还结婚了,她觉得万分不可思议。

周祈安的心中更是像被鱼雷轰炸过,七上八下,端着香槟的手都在颤抖,他掩饰了眼中的诧异,却无法欺骗自己的内心。

这个女人,光芒四射,他跟她在一起这么久,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她也是宴会上的一把好手。

站在陆谨言身旁,竟然没有半点黯然失色。

他不得不相信,影响一个女人的,是她的男人,她跟在什么样的男人身边,决定了她成为什么样的人。

现在这样,很幸福吧,她跟陆谨言说话,从头到尾都带着笑,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妒忌发狂了一样,冲破牢笼,将人吞噬。

他仰头一口喝掉了香槟,这一番举动尽数落入程小雨眼中,若不是顾忌人多,她真想一巴掌打过去。

男人都是这样的吗?

得到的就轻-贱,得不到的,眼巴巴馋着,丢了之后的,又开始想念。

她默不作声,手上狠狠捏了他手臂一把,用尽力气,周祈安脸色都变了。

“你做什么。”

“那你又在看什么呢?觉得姐姐今晚艳-光-逼人,后悔错过她了吗?”她扭曲的表情,质问的语气,都是那么陌生。

仿佛从前的柔顺-体-贴都是假象,周祈安一阵冷汗,也许这才是程小雨的真面目,他忽然觉得后悔了。

“小雨,不要胡说,我们已经离婚了,而且她现在是陆谨言的女人。”

程小雨怒气冲冲,一把将空杯重重放在桌上。

“这个女人-勾-人的本事真是不小,竟然可以让小舅那种男人上-钩,她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

周祈安也觉得奇怪:“我们这样的关系,岂不是乱-套了,你外公是怎么会答应的?”

想当初自己跟程小雨如果不是生米煮成熟饭,他不可能轻易答应的,现在陆谨言更过分,娶的可是姐姐的继女。

以后真的要叫什么?

妈?

姐姐?

“小舅是什么人你不清楚,这个陆家,就没有他不敢做的事情,爷爷那是对他愧疚宠着,可姐姐也是不要脸,这乱-的关系了,她脑子坏掉了吗?”

程潇潇如果听到这样的质问,只会冷笑着回答:就是要看着你们堵心,在你们眼前晃悠,嫁给你们惹不起的男人,怎么了?

“可是她怎么会认识小舅?”

她在牢中能出来,肯定也跟陆谨言有关系,但是离婚之前,她从来没有跟任何男人联系过。

如果真的跟陆谨言打算结婚,又何必到监狱里头受罪呢?

他对两人婚姻还是保持着怀疑的态度,说不定是交易什么,但又觉得程潇潇一无所有,并不值得陆谨言这么做。

“你早就知道了吧,我的身份,跟你们家人的关系。”

程潇潇一脸镇定的语气,两个人来到了露台,完全是肯定,没有丝毫疑虑。

他并没有想过隐瞒:“我也从来不问,我并不是刻意隐瞒,再说,难道你觉得这有什么问题?会影响我们之间的关系吗?还是你觉得想要逃避那些人的目光呢?”

“不!”

她坚定的摇头,在心中问自己,哪怕再来一次,就算知道了,她也是会毫不犹豫选择陆谨言。

与其一辈子在监狱里头出不来,为什么不选择一条更好的路,爸爸可以得到治疗,她可以有手-刃仇人的机会。

就如现在,看着他们清白交错的脸,惊慌失措的眼神,而不是对着他们趾高气扬,让人来折磨自己。

“我不后悔这个决定,你也不用解释什么,这样挺好的,让我觉得原来自己还有一些用处。”

听了这话,陆谨言本想解释,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带着她穿梭在人群中。

程小雨跟周祈安的目光就跟毒蛇一样,没从她身上离开,看着她像只蝴蝶一样游刃有余,站在陆谨言的身旁,谈笑风生,心中别提多恨。

“别紧张,当做是普通的宴会就好了,没什么拘束的,你虽然是陆家的儿媳妇,但跟你过日子的那个人,是我。”

她掩饰得再好,陆谨言也能一眼看破。

一个男人,如果能察觉你的内心,给你足够的安全感,最是容易让女人难以抗拒。

“我明白你爸为什么这么反对了,我的前科可真的不止是黑-料这么简单,我的后妈成了老公的姐姐,这等八卦料,媒体知道了,够上一整个月的头条。”

“这些都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家族的八卦那么多,他们如果真的有心要找事,难道还会找不到?我们的公-关也不是吃素的。”

陆梅正在跟一群富太太说话,不知谈论了什么内容,几人都十分开心的笑了出来。

可当她看见程潇潇挽着陆谨言的手缓缓走来,笑声截然而止。

她眨了两下眼睛,没错,那个人真的是程潇潇,还有那个可恶的私-生-子。

只是他们两个人什么时候凑到一起去了?

她说了一声失陪,也走了过来。

眼中震惊毫不掩饰,冷声质问:“程潇潇,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是我的妻子,姐。”

陆谨言率先开口,打断了她原本刻薄的话。

“什么?”

她捂住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程潇潇,再看看这个让人无比厌恶的私-生-子,像是听见了什么天大笑话。

“我们已经结婚了,你们也不用再猜我的另一半是什么人,今天我正式介绍她跟陆家所有人认识,以后她就是我的合法伴侣。”

“她?”陆梅指着程潇潇。

“你竟然说她是你的合法伴侣?”她觉得脑袋都是晕的,继女成了弟媳妇,天方夜谭,笑话。

前夫娶了女儿,她嫁给自己的弟弟,怎么可能。

“没错,想必也不用我说,姐对潇潇是十分了解的吧。”

程潇潇看着她一脸惊讶,说:“我也十分惊讶,只不过,现在我该叫您阿姨呢,还是姐姐?”

陆梅差点一口血没喷出来。

这个贱人,她是哪里来的胆子,竟然敢在陆家挑战她的威严,她什么时候同意让她进陆家大门了。

“程潇潇,你为什么就是阴-魂不散呢?”

她当初嫁到程家去,最痛恨的就是她为什么不跟那个母亲一起死了。

没想到现在,破产了,离婚了,竟然转身成了陆家人,这口气,怎么咽得下去。

“阿姨,我们真是有缘分啊,说起来,我也是刚刚才知道你是谨言的大姐,要不是你从前说过那么多关于他的事情,我都没机会了解他的过去呢。”

陆梅脸上一阵清白交错,她是没少诽谤陆谨言。

谁叫这个私-生-子是她心中最大的心病呢。

当初爸让他进门,现在还让他掌管陆氏,她也是亲生的啊,凭什么所有的好事都让这个私-生-子给霸-占了。

“你给我闭嘴,少在这里假惺惺,算什么东西。”

“我的人,还轮不到你来教训。”陆谨言一把将人拉到身后,目光冰冷的看着陆梅:“如果你们不希望以后都分不到陆氏任何一分钱的话,最好闭嘴。”

“你……”

私-生-子竟然都敢威胁她,陆梅胸-腔都要被气炸了。

“我还真是好奇,你是怎么勾-引上我们陆家人的,才刚刚离婚,还是说早就有一腿了?”

程潇潇:“阿姨,小雨既然可以嫁给姐夫,为什么我就不能嫁给你弟弟呢?”

陆梅脸色更加难看,程小雨跟周祈安的事情,她是迫不得已才同意,可现在竟然成了别人拿来打自己的脸的把柄。

四周已经有许多人注意到动静,时不时会有目光看过来。

她丢不起这个人,也不敢得罪陆谨言。

但是程潇潇,她绝对不会放过,她要去告诉爸爸,让他阻止这个事情。

如此荒唐,要是传出去,陆氏还有什么脸面见人,这么下-贱的女人,又哪里配得上陆氏总裁夫人这个位置。

“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跟小雨比?”

程潇潇摇头:“当然不敢,妹妹她都敢跟姐夫-上-床,我是万万不敢的。”

“你想找死吗?”

陆梅忍无可忍,手中握着的红酒杯也跟着颤抖。

指望程潇潇口下留情,那是不可能了,她们一开始就将人往绝路上-逼,她不是什么圣母,干不来普度众生的事情。

有仇报-仇,有冤报-冤。

陆梅跟程小雨联手将她程家害成这样,加上一个周祈安,这些所谓的亲人爱人,一个个都是吸-血鬼。

“阿姨,就算真的要死,一定会拉个垫背的,何况我大好年华,如今还有爱人,还没活够呢。”

“嘴皮子厉害,难道是因为有这个私-生-子给你撑腰?”

平时她是不敢当面这么骂的,此刻气昏头,实在已经忍不住,指着两人。

陆谨言一把扼住她手腕:“我劝你以后说话还是要注意分寸,别忘记,你的女儿是个什么货-色。”

“你……”

程小雨是她一生的污点,她最不愿意听见的话柄。

“既然大家都半斤八两,何必嘲笑呢,你有资格吗?”程潇潇说。

看着她狼狈的样子,明明气死了,又没有地方发泄,心中是止不住的兴奋。

“阿姨,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会乖乖闭嘴,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那样的话,兴许还有后路。”

得罪陆谨言,以后在陆家,她根本就别指望了,本就是出嫁的女儿,从今往后,她更不可能分到任何好处。

“你闭嘴,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她也是陆家人,小雨的小舅妈。”他再次言语冰冷的强调。

陆梅胸-膛不断起伏,看着两人手挽手站在面前,这画面尤其刺眼。

难怪找不到她,原来竟然是跟这个私-生-子混在一起。

“想要入陆家的门,你休想。”

陆梅觉得,这么荒唐的事情,爸是绝对不会同意的,她迫不及待,就要冲上楼去。

程潇潇担心的看了他一样,陆谨言摇头:“没事,就算我不在陆氏了,你也还是总裁夫人,绝对会让你吃好喝好。”

“我不是担心这个。”

她觉得自己是有足够能力去养活自己的,至于陆谨言,他似乎真的并没有太将陆氏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