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十几个男人扒开腿猛戳 玩弄高跟黑色丝袜人妻

至千屈不露痕迹地看了桑鹿鸣一眼,敏锐地注意到了她的眼神,两人目光相碰的瞬间,桑鹿鸣立马将目光移开。至千屈注意到她的脸,倒是个只知道为别人着想的人,只是她并不知道,她的毒愈发重了。

“师傅可有炎月的解毒药?我记得龙家曾经有人中过此毒,想必龙家有炎月的解毒方法。”

至千屈转向了上官青峰,上官青峰这才注意到桑鹿鸣脸色有些不对,他轻轻咳嗽了一声,嗓音沙哑,“既然如此,我让龙治违带上解药过来。”

半柱香后,龙治违带着侍卫到了雅间中,一脸恨意地看着跪在地上的龙劲,看到隐在珠帘后的至千屈,上前行礼道:

“微臣来迟,还望世子治罪。”

鹿鸣透过珠帘,终于看清为首的龙治违,面色冷肃,一身官袍,剑眉星目,相貌堂堂,身着得体的官袍,脚踏斗牛快靴,更显得体态修长,一旁的龙劲看到龙治违更是吓得瑟瑟发抖,不敢与其相视。

至千屈微微一笑道:“龙大人言重了,令公子年少糊涂,人之常情,不过今后龙大人需对其严加管教,免得再受人唆使。”

龙治违眉头皱的更深了,来之前他已知道龙劲之事,并且知道上官青峰已来相助,可没想到至千屈所言却刚好告诉他,上官青峰确实帮龙劲免于重罪,可理由却是年少糊涂,被人唆使。

想到自己身为礼部侍郎,参管五礼和科举等事务,龙劲虽官位较低,却也是官家之人,拿俸禄,食皇粮,却因他人唆使而做出侵犯皇室名誉之罪,这既是龙劲的不忠,也是自己这个父亲管教不严。

再说龙劲早已及冠,以年少为由,更是表明了龙府的家教不严,若让外人知道,言官也不会放过自己,上官青峰一向做事稳妥,没想到今日却使龙府置于如此境地,思虑不全。

上官青峰感觉到龙治违眼中的不满之意波及自己,就知道这世子所言必是想隔阂自己和妹夫,近来自己在朝廷上与皇上多有不和政见,可自己身有清流一派的支持,皇上也不多加责怪。

现在看来,以侍疾之名留于朝堂的世子并不简单,上官青峰看至千屈的眼神又深了几分。

“微臣惶恐,今后必将严加管理犬子,犬子所行之事烦扰了大赛,微臣心中有愧,茯苓姑娘已被微臣带来,今后大赛所需之处,龙府必将尽力相助,以感世子之恩。”龙治违愧疚的说道。

至千屈摇动着手中的扇子,凤眸微微一闪,然后缓缓说道:“龙公子之事是龙大人的家事,本世子不好多加插手,不过,茯苓姑娘现居何处?”知道世子已明白自己之意,便摇了摇手,茯苓被侍女搀了进来。

看着茯苓进入雅间,还未等至千屈说话,鹿鸣便拨开珠帘,从屋内走出,龙治违看到眼前满是焦急却面容清丽的女子,眼中一闪而过惊讶又归于平静。

茯苓被两个侍女搀着,斗篷遮面,但空中淡淡的血腥气却让鹿鸣心中一惊,鹿鸣急忙接过茯苓的手,让其靠在自己肩上,鹿鸣轻手抚脉,从怀中掏出一个白色瓷瓶,取一药丸塞入茯苓口中,听到茯苓咳嗽的声音,鹿鸣才叹了一口气。

龙治违看着鹿鸣流云般的动作一气呵成,自己从府中找出茯苓之时,茯苓身上多受鞭伤,并高烧昏迷,虽已寻得府医用药,还是昏迷不醒,可没想到鹿鸣只用一颗药丸便让茯苓恢复了神识,药王谷果然名不虚传。

“咳咳,鹿鸣,我没事了,龙大人刚刚已让我服了药,”茯苓虚弱地说道。

桑鹿鸣揽住茯苓的肩膀:“什么没事,你好好在一品阁中待着,若不是有心之人将你掳走,你怎么会满是伤口的站在这里?”

“桑姑娘,茯苓姑娘却因犬子所伤,姑娘有任何要求,若龙府能帮,必定相助。”龙治违看着鹿鸣怀中面色惨白的茯苓,歉意地说道。

茯苓紧紧捏着鹿鸣揽着自己的手,示意鹿鸣不可与其争执。此事虽然龙府有错在先,但至千屈和龙治违在某种意义上已经得到了共识,龙治违也承诺会严惩龙劲,鹿鸣此时若还苦苦相逼,必将惹怒两人之盟。

到时没准会重重打击二人,得不偿失,鹿鸣知道此事按之前连暮所言,红娘也参与其中,不管是朝堂之还是一品阁,自己万不可逞一时之快。

“世子殿下,此事龙公子已经受到了惩罚,龙大人此诺也让茯苓感激于心,但大赛在即,茯苓不想让此事扩大,还望世子不要再怪罪龙大人,就当是茯苓对世子的一个乞求,望世子恩准。”

茯苓靠着鹿鸣,微微借力而向至千屈行了一个礼,声音微小地说道。

鹿鸣看着眼前的茯苓,更是心疼。至千屈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声音沉静如水,缓慢地一字一句道:“茯苓姑娘心地善良,本世子就准你所言。不过龙劲理应重罚,龙大人,我想此事不难完成吧?”

龙治违知道至千屈是给自己台阶下,自然愿意接下,遂感谢了至千屈一番,便和上官青峰拉着早已腿脚麻木的龙劲谢恩离去。

“世子殿下,茯苓本就身体柔弱,现在更是气血两亏,看来必是有人想要陷害于她,一品阁内安危有疑,为了茯苓能养好身体进行下面的比赛,鹿鸣希望世子能护茯苓周全。”

鹿鸣两只小手紧紧的攥紧,硬着头皮说道。

“桑鹿鸣,你此言是想让我担顾茯苓姑娘的人身安全?”

至千屈唇畔勾起了一抹浅笑,阳光勾勒着至千屈,整个人如神一般,高贵圣洁,让人不知不觉陷入他那笑容之中。

“世子身为此次判首,对于那些宵小之徒必有震慑之力,鹿鸣不自量力,希望世子成全,日后鹿鸣必有重报。”

鹿鸣扬起头来,双眼盖在睫下,看不出什么神情,唇边抽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

久闻圣手许哲性情孤傲,就连教出来的徒弟也都如此自信,只是她为何甘为青楼女子,身为青楼女子的她,又如何能有如此的豪言壮语?自信终有能够回报他的一天?

“既然如此,我便答应你。”至千屈解下腰间的令牌交于鹿鸣手中。

“鹿鸣,我还是回去吧,否则红娘又会责罚了。”桑鹿鸣的手被牢牢地握住,茯苓担忧的心情她又如何不懂呢,只是她如果回了一品阁,不知道还会受到怎样的波折。

“茯苓姐,放心吧,世子言出必行,这里比一品阁安全多了。等你养好伤,我就带你回去。”

告别至千屈,鹿鸣从药店中取走自己早已定好的药材,匆匆往一品阁赶去,一品阁在天倾城势力较广,今日之事必定传到了红娘耳中,与其等待被击,不如主动出手。

还未等鹿鸣换完衣服去寻红娘,阿悦便急匆匆地赶到鹿鸣房内,她负责桑鹿鸣的饮食起居,看到完好无损的鹿鸣,情不自禁地叹了一口气道:

“鹿鸣,今日九香楼之事都传遍了,红娘生气得不行,对了,茯苓呢,她没事吧?”

鹿鸣慢慢说道:“茯苓现在还不能回一品阁,不过现在她已无碍,等时机成熟,我自会带她回来,阿悦姐你就别担心了。”

阿悦双手绞着衣角,有些试探着地问道:“大家都说龙公子已经为茯苓赎身,茯苓失了夺魁的资格,红缨成了夺魁之人。”

桑鹿鸣坐在妆台上,龙治违已将解药递给了他,不过他当时的表情可不太友善。桑鹿鸣的脸不似之前通红,重新恢复了剔透。桑鹿鸣放下了镜子,“茯苓姐还会回来的,这些不过是谣传,阿悦姐可不要信了。”

看着鹿鸣的笑容,阿悦点了点头。

“姑娘,姑娘,红缨姑娘说连暮偷拿了她的金钗,要将他重惩啊!”

门外的喊叫打断了屋内二人的谈话,鹿鸣冷冷地一笑。她望着阿悦,凤眸如同两汪沼泽能将人的灵魂吞噬,嘴角却又弯着这世界上最纯美的弧度:

“看来,红缨终于还是忍不住出手了。”

鹿鸣不顾阿悦地追根盘问,卸下头上所有的珠钗,向红娘的引贤居走去,刚到门口,便看到红娘带着一群人走来,鹿鸣疾走上前道:

“鹿鸣愧见红娘,还请红娘高抬贵手,帮帮鹿鸣,救救连暮。”

红娘狠狠甩开鹿鸣,咬牙切齿道:

“你竟然如此大胆,私自离开一品阁求见世子,桑鹿鸣,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桑鹿鸣连忙道:

“鹿鸣不敢,今日之事鹿鸣甘愿受罚。连暮素来深受茯苓喜爱,若是这样处置了连暮,这不是丢了茯苓她们沐阁的脸面,若是因此引起阁内姐妹的不和,当真是得不偿失啊,还请红娘救救连暮。”

鹿鸣面不改色,直挺挺地跪在红娘面前,看着眼前眉眼如画的少女,红娘不忍多加责骂,脸却依旧蹦的像一块岩石一般,冷声道:

“此事,我自有处置,从今日起,你若再敢违反一品阁的规矩,我一定好好收拾你。”

鹿鸣知道此事有红娘相助定有转机,面上的冷汗留下来,俯首道:

“红娘之恩,鹿鸣铭记于心。”鹿鸣急忙而起,顺势搀扶着红娘,红娘看着一脸恭维的鹿鸣,心中的怒气也去了一半,言罢,一群人向前阁走去。

一进入前阁,鹿鸣就听到人群中连暮不断地求饶声,得红娘意的鹿鸣拨开层层人群,大声道:

“红缨姑娘,今夜可是整个一品阁准备了一个月的换局,你现在弄得阁内满是血腥气,真是太不懂分寸了!”

“我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红缨脸色淡淡的抬起来看了桑鹿鸣一眼,玩弄着指甲上的红寇,眼底多了几分凌厉。

桑鹿鸣看着眼前正坐在太师椅上的女子,拥有着少女的样貌和年岁,身着一套蓝色深衣,乌黑的长发宛若绸缎一般披在肩上,却有着不同舒雅温文的容貌的凌厉眼神。

“桑鹿鸣,你是不是觉得平日红娘对你多加照顾你就可以在此放肆,这龟公随意闯入我的花弦居,甚至偷走王爷送予我的金钗,我惩治他,就是为了告诫其他的宵小之徒,不要惦记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小心引火烧身。”

红缨看着桑鹿鸣,一副‘你不说我也懂’的样子,明摆着就是在提醒桑鹿鸣中午所行之事的越界。

“你误会了,偷盗之事还是交由红娘处理得好,红缨姑娘夜夜都如此劳累,还得准备花魁比赛,有时候力不从心,若是误怪了一个龟奴,引起命案,我想若是被传了出去,姑娘名声会有所损害。”鹿鸣冷冷道。

听到鹿鸣的话,红缨的脸色多了几分愤怒之色,什么夜夜劳累,虽是处于青楼之中,男女之事大家都是心照不宣,但被鹿鸣这样在众人面前编排,红缨心里多了几分不满。

“此事人证物证具在,我的丫鬟紫巧亲眼看到这个龟公在我屋外徘徊,而我的金钗又在他的房内搜到,此事已经很明显了,红娘平时繁忙,这等小事就不用麻烦他了,来人,将这个大胆的龟奴的双手双脚剁了,扔到山里,让他亲眼看着自己的手脚一口一口的被野狗撕碎。”

红缨慢慢走到鹿鸣面前,一字一句的看着鹿鸣说道。美丽的面庞慢慢变得异常扭曲,瞬间撕破了原本温柔诱人的外皮,露出了无比狰狞的神情,那冷酷残忍的话语更是让阁内的众人冷汗直冒。

“等等,一品阁不是什么高贵府邸,可在一品阁中的人命也不可以被随意践踏,一品阁向来是红娘做主,红缨此举已是逾越,我想此事不如报禀红娘,这样,阁内的众多姐妹也会服气。”

桑鹿鸣虽然恼怒,却还是对着红缨扭曲变形的脸说道。

红缨看着桑鹿鸣清淡倔强的表情勃然大怒,厉声道:

“李虎,还不快进来将这个贱奴拉下去宰杀了!我倒要看看,红娘敢如何处置我。”

可是,全部的人都静静地站着,连一个回声都没有,紫巧偷偷躲到红缨的身后,不敢出声,红缨看到众人身后的红娘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红缨未料剧变突生,目瞪口呆。

众人惊愕之余,红娘走到人前冷冷道:

“放肆,换局的时辰马上就要到了,红缨,我早就说过,在一品阁就得守规矩,可你看看现在,好不容易布置的前阁弄得乌七八糟,难道你想让睿王爷今晚看到你这个样子吗?至于这个龟奴,先把他拉下去关起来。”

鹿鸣没想到好不容易等到红娘压住红缨气势,却忘了红娘本就不喜阁内之人内讧,自然会尽早切断事情之由。

不容连暮被带走,鹿鸣拉开拽着连暮的打手,一双秋水盈盈的眸中带着不安与焦急,带着哭腔喊道:

“红娘,连暮之事疑点众多,可他也因此受到了严惩,连暮是茯苓阁中之人,茯苓一向善待下人,若是连暮因为疑案而死,也是茯苓所不愿看到的,今日茯苓不在阁中,我桑鹿鸣愿替茯苓为其作保,希望红娘网开一面。”

一身血污的连暮早已在几个大汉的暴打之下失了说话的力气,他看着鹿鸣为其求情,与红缨撕破了脸,不住多了几分愧疚。

红娘看了看鹿鸣,不置一言。

看到屈跪在前的桑鹿鸣,红缨心中一阵畅快,全然不顾自己的形态,顺手推开了搀扶着自己的紫巧,淡淡的说道:

“红娘,这个龟奴归属茯苓一阁,红娘刚刚说了,一品阁的规矩最重要,而按照之前的规定,对这个龟奴的作保之人必须是自己的阁中主子,桑鹿鸣是没有资格作保的,金钗失窃之事已是定局,并且这可是睿王爷的钦赐之物,我想无人认罪的说法,睿王爷可不会相信,到时候还是一品阁背锅。”

红娘别开了脸,皱起眉头,桑鹿鸣冰凉的脸上渐生冷意,红娘看着鹿鸣脸色渐渐难看起来,在她看来,红缨现在风头正劲,睿王爷在天倾举足轻重,不宜轻易得罪,纵然应红缨之说惩罚了连暮,红缨也一定会嫉恨鹿鸣。

鹿鸣茯苓一起长大,情深义重,茯苓技艺超绝,实在难议未来之途,不可妄动,与其如此,不如一并打发,也好为一品阁清理清理那些心思有异之人。

一个念头在脑海里转了转,红娘笑了笑,突然伸手一指道:

“一品阁向来是以能力说话,今日咱们就借着换局搭建的戏台一用,鹿鸣和红缨以艺决输赢,输的人对于此事不得有任何异议。”

众人面面相觑,可是看鹿鸣和红缨的神情仿佛不同寻常,红缨眼眸如波,朝着桑鹿鸣看了一眼,果然红娘还是想偏颇桑鹿鸣。

如此肯定的决议自然是不允自己有任何辩驳,今日自己已惹怒红娘,若再与其相对,恐怕会逼急了她,便柔声细语道:

“有多大本事就干多大的事,既然红娘都已经说了,红缨自然同意。”

红缨眯了眯眼,目光却尖锐如刀,话中多了几分嘲讽,要论钱财还是权势,鹿鸣一介素衣,难以与早有名气,后有势力相助的自己相比,并且自己在初选之中名次远在桑鹿鸣之上,如今桑鹿鸣自愿以艺相赌,只能是自取其辱。

红缨高兴地继续道:

“今日比试,不如便让在刚刚比赛中获得第七名的青田替我出赛与鹿鸣比试琴艺如何?青田代表我,她若输了,今日我便放过这个贱奴,若是鹿鸣输了,这个贱奴如何处置只能听我一人。”

一旁的青田听到红缨的话不惊下出一身冷汗,刚想要拒绝就被红缨以警告的眼神吓了回去,面对着强势狠毒的红缨和备受红娘看顾的桑鹿鸣,青田心中一阵委屈,陷入如此的竞争中,不论自己是赢是输,都势必会激怒另一方。

桑鹿鸣微眯着眼,微微一笑,红唇勾起道:

“就如红缨姑娘所言,不如先让鹿鸣一试。”

言罢,走至古琴前,拨动琴弦,一曲悠扬的琴音响起,缥缈好似从天边传来。这是一曲古调,却因鹿鸣的微微改动而显得分外清曼婉转,低徊缠绵,很是撩动人心。

众人还沉浸在琴乐中不能自拔,红缨却无心欣赏,脸色一沉再沉,桑鹿鸣以曲试音,反取古调为律,短短音曲却能将古调阐意而现于众人之前,以琴主调牵人思随,不论从技巧本身还是古调本身,红缨自认为就算自己也未必能做到如此境地。

“噹”的一声,琴声戛然而止,众人突然从琴声编织的梦境中惊醒,看着琴前孤身而立的少女,拥有着曾经被人轻易忽略的美,端庄、婉约,多了几分气度和耀眼,红娘看着鹿鸣,眼中不自觉的多了几分骄傲和赞赏。

“桑鹿鸣,是我小看了你。”红缨声音不大,却压抑着失望与愤怒。

从鹿鸣弹出第一声的时候,胜负就已显而易见,一品阁中懂琴之人不少,红缨更是个中翘楚,红缨都已认输,其他人自然再无异议,青田看着一脸恬淡的鹿鸣,心中多了几分计较。

桑鹿鸣短短残曲便能演奏如此,怎会在比赛中仅居第四位,看来此事不是那么简单。

红娘不介意红缨的骄纵,轻摇手中团扇,走至台前,淡淡道:

“此次胜负已明,至于这个龟奴,便交由桑鹿鸣处置,任何人不得异议,否则,一品阁不介意以血冲喜。”红娘摇了摇手,众人散去。

桑鹿鸣轻轻勾起唇畔,漆黑的眼眸里流光溢彩,深深地望了一眼红娘道:“谢红娘秉公处理。”

夜幕已浓,鹿鸣呈上令牌便被侍卫带进了世子府内。

千屈已在书房门外等候多时,桑鹿鸣看着那截然独立,紫袍袭身的男子,当即正了神色,微弯腰身,作揖道:

“让世子久等了,小女子深感惭愧。”

至千屈挥了挥手,侍卫自觉从书房里退出,临走还特意关上了门。

屋内并无旁人,桑鹿鸣径直走到主位前,垂首伏低作软,对至千屈说道:

“请世子原谅鹿鸣的唐突之举,还请世子相助让鹿鸣见茯苓一面。”

“你可担心?”至千屈不答反问,双眸如鹰般锐利,静静地盯着桑鹿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