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乱色伦短篇小说 小SAO货都湿掉了高H奶头好硬

陆家别墅内,灯火通明,聚会闹的不愉快,陆老夫人早早的休息了。

陆君耀烦躁的抓了一把头发,拦住路过的佣人,“让马俪来找我一趟。”想了想,又添了一句,“我跟她说说小球的饮食。”

“是。”

马俪并未想多,在马小球的事情上面她向来谨慎。

‘咚咚咚——’

“进来。”清冷的声音响起。

马俪从门口探进来一个脑袋,毛茸茸的看起来很小,也很可爱。

这是陆君耀的第一感觉,这个女人还真是时时刻刻都在吊他的胃口,陆君耀沉着眼神想了一会儿,手里慢悠悠的晃动着酒杯。

房间里面拉着窗帘,模模糊糊的,根本看不清楚里面人的神色。

马俪等了一会儿,“陆先生,听说你找我,请问有什么事情么?”

陆君耀回神,把手里的酒杯放下,“进来,难道你先站在那里说?”

马俪沉默,她听出了陆君耀话里的不满,可是她还是不愿意和这个人有过多的接触。磨蹭到她自己都觉得别扭的时候,才无可奈何的走了进去。

马俪还是别扭,“陆先生。”

陆君耀指了指对面,“坐。”

“陆先生,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马俪待在这里就浑身不舒服,尤其是看到那张床的时候,脸‘唰’的一下就红了。

黑乎乎的一片,谁也看不清楚谁。

“小球的身体,你有什么打算?”陆君耀自认为问了一个很棒的问题。

马俪一惊,皱眉道:“陆先生,你就直接说正事吧!小球的事情你已经做了很多,剩下的事情我会自己想办法。”

陆君耀嘲讽,“你能有什么办法。”

马俪脸色不虞,不在开口说话。

陆君耀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妥,轻咳两声,气氛逐渐尴尬。

“愿意找个人一起照顾小球么?”陆君耀忽然问。

马俪愣了一下,上次问她想过么?这次问过她愿意么?到底是什么意思。

外界传闻陆君耀如何如何,可是这些在马俪看来都是瞎掰。

真正认识之后,马俪根本就不想和这个人有任何什么接触。

“难不成你想要给我介绍?”马俪反问,除了这个她想不出来其他的原因了,说完她自己都嗤笑了一声。

陆君耀皱眉,总感觉她对自己有点敌意,他们之前明明还好。

反正女人这种奇怪的生物他就没有弄懂过,现在也没打算深究。

“为什么要给你介绍?”他不行么?

陆君耀语气不善,连语气都跟着急促起来。

马俪不解,既然不是为了给她介绍,又何必要问这个问题,“陆先生,您日理万机,就别打趣我了。”

陆君耀心底堵着一口气,真想把这个女人的脑袋撬开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他明明都暗示的那么明显了。

马俪同样不舒服,也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发什么神经。

“我爸妈想要我结婚,你很适合。”陆君耀平淡无奇的说,内心慢慢紧张起来。

“我不同意。”马俪想也不想的就拒绝。

“你说什么?”没有问为什么,只是单单的因为这个女人不识趣,陆君耀眉头紧锁。若不是因为这会儿屋子视线昏暗。

马俪就可以看见男人的脸色,黑的可以滴出墨水来了。

“陆先生,我们之间一开始就是合作关系,这些话我就当做没有听见,若是你在说的话,我想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就要到头了。”马俪拒绝的干脆。

她承认,她对陆君耀的确有过心动,还不止一次。可是她不能够自私,更不可以忘记自己的初心。

陆君耀这个男人不是她可以掌控的,就连陆家这个家庭也没有表面上看着的那么简单。

马俪不想活的那么累,她有小球,他们可以简简单单的过。

即便是有一条捷径摆在自己面前,马俪还担心自己有没有那个命去享受。

所以不管条件多么诱人,她都不会同意的。

陆君耀就没有遇见过这样的女人,求你的时候什么都愿意,不求你的时候脾气一大推。

有时候陆君耀都会怀疑他看见的到底是不是这个女人的真面目。眯起眼睛细细打量,如果真的是装的,那这个女人的道行也太高了。

“理由!别告诉你这辈子都不准备结婚,还是说单单是我不行?”陆君耀声音里带着隐忍的怒气,很显然今天不给他一个解释的话,事情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马俪摇头,黑暗中晃悠着脑袋,“不是。”

“那是为什么?马俪,我要听实话。”陆君耀一步一步慢慢逼近,根本就不给她喘息的时间。

屋子里面很安静,气氛渐渐凝固,两双眼睛在黑暗中对视。

马俪现在很庆幸陆君耀怪癖,那黑色的窗帘正好遮掩住了她眼底的慌乱。

“这辈子我想嫁的是马小球的亲生父亲。”马俪平静的说。

陆君耀吐气,紧绷的身子靠在沙发上,“你知道他是谁么你!人都找不到,你还嫁?”

“我在等,也在找。”是的,这些年她一直都在等,如果不是条件不允许,她早就去找人了。

陆君耀心底有点堵,要风得风的他还是第一次这么挫败,马小球的父亲?那个混蛋鬼知道在那里。

“如果他结婚了?他有了家室?难道你要去破坏?”陆君耀反问。

这些情况马俪都想过,如果结婚了她肯定是不会去破坏的,她一个人带着马小球也过了这么多年了。

没有感情,没有难受,更不会死皮白脸的去纠缠。

马俪摇头,“不会。以后得事情以后再说吧!”

两人的对话很平淡,却又显示出两人之间的隔阂,那层不厚不薄的窗户纸,谁也不敢先捅破。

马俪慢慢起身,“既然陆先生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离开了。”脚刚刚踏出去一步,一记勾脚。

马俪只感觉头晕眼障,整个人趴在沙发上面,在抬头,男人欺身而上,整个身体都压了下来。

“陆君耀!”马俪恼怒。

“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自己脱?”陆君耀不要脸的声音响起,声线也变得冷漠起来。

马俪醒的时候头疼的很,昨晚折腾的很了,到现在她浑身都软绵绵的。

陆君耀像是在发泄一般,想着法儿的折腾她,换了不少姿势。陆老父母就在旁边,她那里敢叫,只得受着。

马俪动了动,浑身酸疼,手臂便碰到了一旁的热度,“咦~”

这不是她第一次睡在这里,但是却是第一次睡醒之后发现陆君耀还在睡觉。

对于这个男人,她的感情很复杂,如果没有那段不堪的往事,她或许还愿意试试。或者说是她心底的自卑吧!

“看够了么?”清冷的声线,带着丝丝的鼻音,听着格外勾人。

马俪急忙移开视线,伸手去摸索自己的衣服,昨夜太疯狂了,以至于她都不敢回想。

陆君耀不打算放过她,翻身压着她,“嗯?”

马俪脸红的不敢对视,深呼了一口气,“陆先生,上次明明说好是最后一次的,你……”

陆君耀眉宇微不可见的皱了皱,舌头在口腔的软肉上抵了抵,勾起嘴角,“马小姐昨晚可不是这样说的,倒打一耙的本事越来越厉害了。”

马俪瞪他,忍不住骂了一句,“混蛋。”

陆君耀丝毫不在意,“嗯。”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两人的视线同时看向那扇关闭的门。

“君耀。”柔柔弱弱的声音响起,“你醒了么?”

马俪不敢置信的看了他一眼,清冷高贵的柳如烟竟然会用这种语气说话,还真的是令人匪夷所思。

其实仔细想想也没有不对劲的,毕竟陆老夫人心里满意的儿媳妇人选的确就是柳如烟。

而柳如烟了?若是心底没点感觉,会从国外跑回来么?还承认小球是她的女儿。看似所有不经意又巧合的事情,在女人的直觉看来,都是不简单的。

陆君耀抓了把头发,看了看自己身下女人的脸色,“有事?”

马俪发现他特别喜欢说这句话,也是特别不耐烦的时候。

门外的人像是没有听出他话里的不耐,继续温柔的说:“伯母让我上面叫你,时间不早了,小球都念了好几遍你了。”

陆君耀低骂了一声,也不知道外面的人听见没有,“知道了。”

外面再也没有传来声音,良久之后,一阵脚步声响起,越来越远。

马俪推了推还在趴在自己身上的人,下面那个东西抵着她不舒服,“下去了。”

陆君耀冷笑一声,“翻脸不认人!”

马俪撇过头去不搭理他,简直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

也不知道陆君耀脑子里面到底想着什么,他休假的日子也快完了,这些天找马俪的次数越来越多。

可是陆家父母一点要离开的意思都没有,反而有一种要常住的感觉。

每每一看到,他们合家欢和的样子,马俪的小心肝都跟着抖了抖。也不知道这荒唐的一切究竟要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喂!深哥。”马俪摸起手机。

“喂!啊!小俪啊!上次的钱我打给你了哈!你看看。”

马俪连忙道谢,“谢谢你深哥。”

“嗯!我这边有件事儿,你要不要接。”那边问。

马俪犹豫了一会儿,看着大厅内的小姑娘,眉飞色舞的不知道在讲些什么,小小的模样像极了陆君耀。

这个世界上长的像的不在少数所以马俪并未起疑,移开了视线。捂住听筒里面的声音,“深哥,不好意思啊!最近我接不了。”

“哦!没事。”说完便挂了。

“喂!喂——”马俪皱眉。

回应她的只有‘嘟嘟嘟~’的声音。

马俪知道这次算是把深哥给得罪了,混这一行的都知道深哥心胸狭窄,气度小。这次马俪佛了他的面子,估计以后想要接着做事,就难了。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早点解决了这里的事情,她当着小球离开,过平静的生活。

她思索的时候,饭厅里忽然发生了喧闹声,众人脸色都不好。

不一会儿,家庭医生就来了。马俪听了些风声,却被不敢凑近去看,陆老夫人对她的讨厌不是一天两天了,她又不是个傻子,赶着上前看别人的脸色。

马俪本着和自己没有关系的心理,安安心心的回了房间,看了眼银行卡的余额,心底也踏实了不少。

陆君耀最近虽然发神经不少,但是娶她这样的话到是没有说过了。

反正她的日子好过了不少,除了每天看小球的时间少了一点以外,其他的她都还觉得可以。

柳如烟每天要带马小球睡觉,麻烦事层出不穷,可是她就是不放弃、耐心十足,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她是小球的亲生母亲了。

在陆君耀的承诺下,她再也没有着急的跟着去过了。

“小俪姐。”门外软软的声音传来。

马俪急忙爬了起来,浑身带着暖意,开门一看,“怎么了?”

眼前的这个人她是有印象的,是陆家的佣人,叫小风。性格温和,没有那些小心机,和她的关系也算不错的。

小凤看了眼楼上,“老夫人让你上去。”

马俪愣了一下,这些日子的平静让她过的都有些乐此不疲了,忽然叫她,让她心底有点没底。

说白了,陆老夫人找她除了马小球的事情以外,估计还有陆君耀和她的事情。

这几天她都是住在陆君耀的房间里面,多多少少有被旁边听见些动静。陆老夫人这是要警告了,还是给她一笔钱让她远走高飞。

马俪点点头,“好的,我知道了。”

小凤欲言又止,反反复复了好几次,才离开。

这让马俪心里更加紧张了,怎么看都不算是一个好事。右眼皮狠狠地跳了几下,昭示着不好的事情发生。

二楼没有了往日的宁静,更多的是压抑,众人围在门口,视线都在屋子里面。

马俪环视了一圈,心底‘咯噔’一响,除了马小球,所有人都在这里,而且又请了家庭医生,心底的不安越发强烈。

“这是怎么了?”吐槽的声音在这里显得格外的刺耳。

众人回头看她,脸色各异。

陆君耀皱眉,“你怎么在这里?下去。”

马俪一下子就看懂了陆君耀的脸色,她只是反映了一下扭头就走。但步子还没迈出去,上身后又是一声。

“等等。”

“等等。”陆老夫人恶狠狠的盯着这边,浑浊的眼底全是怒气。

马俪心底只有一个念头:完了,这次真的彻底完了。

陆老夫人看了一眼陆君耀,才对马俪开口,“你跟我过来。”

窗外阳光明媚。

‘啪!’走廊的最末端,马俪偏过脑袋,脸上火辣辣的疼。

这里并没有脱离众人的视线,所以这一巴掌所有人都看得真切,也是默认了。

“陆老夫人,你这是什么意思?”马俪双手紧握成拳,眼底压抑着愤怒。

这些年,生活已经把她的脾气给磨完了,剩下的只有隐忍。

“不要脸的贱东西,你和我儿子的事情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没想到你竟然打起来我孙女的注意。今天我孙女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陆老夫人狰狞的脸颊表示着她现在的怒气。

马俪愣了愣,还真是小球出事了,心底也跟着慌了神,“这件事情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不会对小球做不利的事情。”

“你这种女人我见得多了,小球的饮食是你负责的,不是还能是谁?”陆老夫人那眼神就差把她活剐了。

马俪能够听出是饮食上出了问题,她做的没有问题,陆家人不会有问题,佣人更不可能有那个胆子,所以到底是谁呢?

马俪脑海里面闪过一张脸,急忙朝那人看去,光鲜亮丽的外表,不可一世的眼神,这个女人她第一次见到,就觉得不简单。

除了柳如烟,她想不到另外的人选了,可是她又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险去害小球了。

陆老夫人的怒骂,众人眼底的厌恶,她都可以不在乎,但是里面那个是她的女儿,她不可能坐视不管。

“妈,事情还没有弄清楚之前,不要妄下定论。”陆君耀不知道何时走了过来,站在马俪身旁。

陆老夫人又冷冷一笑,“不要脸的贱人。”

马俪撤了一下嘴角,“陆君耀,把孩子……唔唔~”

陆君耀眼神微眯,捂着女人的嘴巴,警告意味十足,都走到这一步了,不可能回头的,“闭嘴,这个时候别添乱。”

马俪拼命挣扎,眼神里面透着倔犟,事情都走到这一步了,她在让孩子留在这里就是个傻子。

可是她哪点力气在陆君耀看来就是九牛一毛,根本就不足以形成威胁。

在陆老夫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陆君耀把马俪抱起来,“妈,我先带她回房,等事情调查清楚以后你在兴师问罪也不晚。”

陆老夫人气的气息都变的急促起来,可是陆君耀就像是没有看见一样,自顾自的把人抱走了。

柳如烟一直充当着一个看戏的角色,今天她不会去当那个老好人,在陆君耀经过她的时候,她感觉自己呼吸都变得轻了起来。

她已经找到了问题的关键在哪里,其他的也不着急了。

男人嘛!都是一样的劣根性。

她相信陆君耀也是一样的。

这个夜晚,注定是不平静的。

马俪被陆君耀强迫的抱紧了房间,扔在大床上。

“陆君耀!”马俪红着一双眼睛,就像是刚刚苏醒的猛兽一般,倔犟又可怜。

“你想干什么?”陆君耀也没好语气,双手插腰,头发凌乱,“这种时候你就不能躲远点?”

马俪大吼,“小球是我的女儿。”要是出了事,她该怎么办?她全部的支撑都是小球了,她的一切,要是小球有个三长两短,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够坚持的下去。

陆君耀沉默了一会儿,“放心,这次只是吃坏了肚子,她的病得到了很好的控制,短期内不会复发。”

马俪听了这话,渐渐平静下来,情绪慢慢收敛,蹲在身子,眼泪不停地往外流,“陆君耀,我求求你了,放过我吧!”

她只想带着小球平静的生活而已。

陆君耀皱着眉头认真思考,别过脑袋,不去看她,“不可能。”

马俪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很多事情从脑海里面闪过,如果一开始她就没有去招惹陆君耀该多好。

她的女儿病着,可是她这个做母亲却没有办法去看看她,这比杀了她好让她难受。

“陆君耀,让我去看看小球吧!”马俪擦了擦眼泪。

陆君耀犹豫了一会儿,点头,“好。你在这里待着那里都不要去,我去去就回。”

马俪没有回答,低着脑袋看着地上的眼泪,一圈一圈,晃得她眼睛疼。

今天的事情在有心人眼里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伯母,你别生气,君耀不会那么糊涂的。”柳如烟安慰道,脸色苍白。

陆老夫人拍了拍她的手背,叹气道:“君耀也是一时被那个狐狸精迷惑了心智,如烟你别放在心上,过几天我帮你好好教训她。”

柳如烟难为情的点了点头,低着脑袋,眼底闪过不屑。

“君耀!”陆老夫人惊呼,又沉下脸色,“你还来干什么?有了那个小狐狸精,还记得你女儿?”

柳如烟浑身一僵,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

陆君耀皱眉,“妈,我来看看小球。”

陆老夫人瞪了他一眼,“小球不需要你看,你走吧!反正你护着那个狐狸精,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管了。”

陆君耀第一次感觉到无力,女人惯会无理取闹,他一向能避开则避开,可是这次是他的亲妈啊!

他什么也不好说,只能听着。掏了掏耳朵,懒洋洋的站在那里受训,像是一个做错事情的大孩子一般,“妈,让小球好好休息,下次再骂吧!”讨好的笑容,恰到好处的服软。

陆老夫人看了床上的人儿一眼,嘴边的话慢慢咽了下去,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小姑娘安静的躺在床上,巴掌大的脸色苍白,一向闹腾的人,忽然这么安静了,一时之间让人受不了。

就算没有血缘的人看着都会十分的心疼,她才那么小就要承受这么多的痛苦,是老天对她的不公平,也是上辈人并没有积什么福报。

陆君耀沉默了一会儿,“今晚我守着,你们去休息吧!”

陆老夫人的脸色这才好了一点,“你一个大男人的怎么守,让如烟陪着。”

陆君耀看了一旁规矩的人一眼,勾起嘴角,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