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十几个男人扒开腿猛戳 薄田肥妻免费阅读全文

许谡清雅的声音传来,池小悦的脸颊莫名发烫,脑中却是刚才看到他胡须时,他说话的嘴唇一动一动的,长得好看就算了,连声音都这么好听。

她可是颜狗声控,以前喜欢听小说,就是因为主播的声音好听,遇上特别好听的,她还喜欢打赏。

“你当真是我爹?”

叶九昭终于开口,小小年纪还能忍住气,真的不容易,从来不曾见过面的爹,还是个遗腹子,这得多震撼,亏得他能忍到现在。

许谡的眼神扫过一脸惊艳只差没流口水的某人一眼后,才落到了叶九昭身上,随即朝他伸手过来,“昭儿,我就是你的生父,我从战场上回来了。”

叶九昭犹豫了一下,看着眼前宽厚的手掌,随即看向身边的母亲。

池小悦收回乱七八糟想要偷看确认的心思,也不想自己是穿越的身份被暴露,于是点头。

叶九昭这才将手放到许谡的掌中,许谡一脸欣慰的看着儿子。

“那今晚我能跟爹爹睡吗?”

叶九昭从来不曾有过父爱,这个愿望是他一直期盼着的,于是就这么问出了口。

然而许谡还没有开口,池小悦便接了话:“不行,你爹要跟娘睡。”

随着池小悦的话落,许谡后背一凉,感觉自己挖了坑把自己给埋里头了,这女人知不知道羞耻,也不管这丈夫是真是假就要跟人家睡。

“我还是陪昭儿吧。”

许谡压着心头的郁闷开口。

池小悦可是一直盯着他看的,刚才那瞬间的表情变化岂会没有发现,她虽说是颜狗声控,但还没有失去脑子。

剧情里并没有这一出,而叶大郎明明出征十二年,在外当兵,风餐露宿的,能活着回来,怎么可能衣裳整洁,面皮白净,长相还像个二十几的男人。

就算有胡须,也看着不像三四十岁的人。

所以一个大胆的想法在池小悦的脑中冒出,眼前的这个人是假的,他就是那日在树林中见到的劫匪。

当时他们抓走了陈秀才,自己好不容易逃脱,所以现在若不是来灭口的,那就是另有所谋。

既然如此,更不能让昭儿与此人单独一室,一但昭儿落他手中,自己就很被动,必受其控制。

“昭儿年纪不小了,可以单独一个屋,你我夫妻一场,十二年不见,夜里我做几道好菜,弄壶好酒,咱们好生叙叙旧。”

这叙叙旧三个字莫名听着咬字很重,像是要提醒着这叙旧可不是单纯的说话,许谡脸色变了。

这边池小悦却是顺势朝叶九昭交代:“昭儿,去房里拿银子到小卖铺打点酒回来,可以慢些回来,不必着急。”

这后头两句话似乎又刻意的咬字重了些似的,许谡总感觉这小妇人不怀好意,她不会真的将自己当丈夫了吧。

许谡立即后悔了,就因为可怜这对母子,动了恻隐之心,露个面撑个场面,没想将自己给搭进去。

可是许谡没法阻止,就这么看着叶九昭一脸欢喜的入屋拿钱,随后出门打酒去了。

看着孩子欢喜离去的背影,再看着眼前一直盯着他看的小妇人,许谡额头冒汗,那令人闻声丧胆的煞神,也有这窘迫的时候。

不远处老树上正看着的长随无用,可是一字不漏的听了个全,这下倒是替自家公子着急了。

当池小悦进入厨房做饭时,许谡悄悄地来到院子后头透气,心想着也给母子二人立了威名,他要不现在就赶紧离开。

无用忽然从墙头跳下,朝主子行礼,见前后无人,小声说道:“公子,我听那话本子上说,女子也好色,我担心寡了十二年的池氏会不会对公子,就像干柴遇烈火——”

“住嘴。”

许谡一想到那场面,甚到干柴烈火几字,就是心头一颤,要他上阵杀敌眼都不眨一下,但要他碰女人,那绝不可能。

“公子,咱们要不赶紧逃吧。”

无用巴不得公子赶紧离开吴家村回燕北去,这不,也给这对母子撑场面了,今过儿也护着他们了,看到母子能好好生存下去,便可以交代了不是么。

经长随这么一说,还真是合了许谡的心意,瞧着主仆二人就要走,忽然一把温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夫君,你要去哪儿?”

池小悦带着有些婴儿肥的小脸上,一双水灵灵的杏眼疑惑的朝许谡身后看。

好在无用功夫高强,转眼已经跳屋顶上了,倒是不曾被看到。

许谡却是听到这一把柔声,吓得身子一抖,尤其是这一声夫君,简直是要他命。

要是在燕北,但凡有哪个女子敢这么叫他夫君,占他便宜,他非得弄死她不可,偏生现在有苦说不出,还得面色平静的甚至带着温和的说道:“我就来后院透透气。”

池小悦点了点头,便一步步朝许谡走了过来,走时还眉眸温柔的看着他,却是看得许谡心底发毛,这女人,再敢靠近,是想死么?

还真的敢往前走,你再走一个试试。

池小悦来到许谡面前,两人只隔着两步之遥,许谡的脸都要憋红了。

屋顶上看着的无用这一刻倒不急着要走了,第一次看到主子这般窘迫,真是稀奇。

“夫君。”

池小悦的声音故意拖长了些,许谡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一把菜刀架在他脖子上。

许谡看着面前磨得锋利的菜刀,合着刚才入厨房不是做饭给他吃,而是去磨刀了,果然最毒妇人心。

池小悦也不再装柔弱,反而面色沉冷的盯着眼前好看的男人,一脸严肃认真的问道:“说,装我丈夫是个什么意思?那日在树林里,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竟然被她认出来,所以刚才盯着他看过不停不是贪图他的美色,而是有所怀疑。

许谡倒不怕脖子上的菜刀,就算两人挨得近,她也伤不了自己,只是被这女子的临时反应与聪明应对,有些佩服。

上一次树林中就一眼,何况在那样的情况下,她竟然记性这么好,不仅如此,今天他可是露出的真容,又掩饰了一番,她这也能认出来,不得不说这眼光锐利。

果然照顾昭儿的人没有选错。

许谡终于开口,却是半点不惧,甚至不紧不慢的说道:“嗯,我就是上一次那人,但你别想歪,我真的是你的丈夫,那日我刚好回来,就看到自己的妻子与别的男人在树林约会。”

“那种情况下,我没有将我妻子给杀了,便是我的大度。”随着这话,许谡锐利的眼神落到了池小悦的脸上。

戾气顿显,池小悦吓了一跳,好犀利的眼神,要不是手中的菜刀架他脖子上,他占劣势,池小悦怕是要畏惧了,这个男人真可怕。

只是要怎么证明这个男人是叶大郎呢?池小悦努力回忆小说情节,然而根本没有描述。

正好这时许谡开口:“十二年前,你独自带着六个月大的昭儿来到吴家村,那时我已经死在了战场,你成了军户遗霜,事实上我当时并没有死,而是掉队了。”

“这些年也一直留在战场,不是不想你们,而是不知道你们的下落,是后来打听才寻到吴家村来的,一来就遇上你与别的男人牵扯,做为你的丈夫不但没有生气,你竟然还用刀架在我的脖子上?”

“你就是这么贤惠,这么迎接你的丈夫的么?”

许谡的眼神一瞬不瞬的盯着池小悦,池小悦暗自心虚,难不成真的是自己错怪他了。

就在池小悦一缓神之际,许谡竟然往后走上两步,离开她手中的菜刀,这么一退一躲,明明做得这么顺手自然,而且动作极慢,偏生池小悦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优势没了。

手中的菜刀磨了这么久,没想威胁了一个寂寞,人家这就躲开了,难不成再上前抵他脖子上,感觉理亏的还是自己。

都怪自己刚才分了神,不得不,池小悦将菜刀放下。

屋顶上的无用忽然发现池氏根本不是自家公子的对手,白操心了,既然是主子做的决定,那就由主子收场得了,他倒是悠闲的走了。

许谡见池小悦将菜刀放下了,心情颇有些奇妙,这女子既聪明也坚强,嘴巴子也伶俐,倒是不曾想她被自己忽悠住。

池小悦还真就没有想到,剧情发生了改变,叶大郎死而复生,或许在她穿越到这小说中时,剧情就已经发生了改变。

既然是真的丈夫回来了,为了以后的和平相处,她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的,于是说道:“这一次我与陈秀才的婚事,其实也是没有办法。”

请拿出女人脆弱的表演。

“我一个人养孩子,是真的不容易,昭儿聪明,不曾入私塾,就能考中童生,我自是不想耽搁他的前程。”

“而陈秀才他在县学读书,认识里头的人,说能帮我将昭儿送去县学,还会管他以后读书的束脩,我一个妇道人家……”

说到这儿,池小悦已经抹起了眼泪,这举动,直接将许谡给弄懵了,看着眼前带着江南女子般娇小的身影,想起她这些年独自带大孩子的艰辛,许谡终于动容。

他并不是她的丈夫,做为局外人看来,她一个人不容易,为了孩子前程改嫁,这本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但自己三言两语将这小女人弄哭了,多少有些责任。

许谡忍不住放缓了语气,说道:“莫哭,这不都过来了么。”

“对呀,夫君不是回来了么。”

池小悦抬起头来,那张巴掌大的小脸上还挂着泪水,可那双水灵灵的杏眸却是温柔的看着许谡,这一刻倒把许谡的心给看乱了。

许谡连忙收回目光,看向别处,心头震撼,既为她身为一个母亲不容易而感动,又被她的眼泪给莫名的打乱心思。

“成了,此事我不会再追究,以后你安分守己的带大昭儿就好。”

许谡本想说几句狠点儿的话,到底还是说不出口。

池小悦看着许谡转身去前头,她的眼泪瞬间收住,瞧着女人的眼泪是万能的,想她活到三十戏精附身都没有对象表演,倒是派上了用场。

这事儿翻篇就好,但接下来的是丈夫回来了,她这个假妻子要怎么瞒天过海。

想在这儿好生活着,她必须跟着叶九昭,今天有吴大力一家大闹一场,她明显的看到叶九昭对她是真的孝顺。

原来想要过继,是不想成为她的拖累,可见她已经在叶九昭心头化解了仇恨,真要是按着剧情走,指不定就算改嫁,将来也未必会下诛杀令。

所以在这个节骨眼上,她得守着叶九昭,可不能分开了。

从院后出来,见叶大郎就坐在廊下,也没有看她,她忐忑不安的心情先压下,回厨房里做饭时,就一直在思量着对策。

今晚自是不能与叶大郎住一个屋的,想她三十年的清白,还没有享受恋爱呢就这么成了人家媳妇,她可不干,就算叶大郎长得好看,好看的似神仙,她也不捡人家吃剩的。

池小悦本想随便炒个菜,没想听到院里叶九昭打酒回来的声音,她只好将先前放在缸里腌着的肉拿出来,算了,都吃了吧,到底还是孩子的父亲。

从战场上回来,想必也没有吃上好的吧,当兵打仗也是不容易。

野葱炒腌肉,不过是简单的家常炒菜,可经过池小悦的手,味道就不一样了。

厨房里传来香味,许谡还真就饿了,肚子咕噜一声。蹲树上偷听,忘吃午饭了。

叶九昭听到咕噜声,立即看向父亲,想要亲近又觉得有些生疏,于是也没有说什么,而是提着酒入了厨房。

厨房里,池小悦系着围裙正忙着揉面团,见儿子回来,便交代他把酒放在小桌上,今个儿做顿炒面,再煮了稀粥。

叶九昭很是自觉的在灶台前坐下,帮着放柴禾,虽然父亲回来了让他兴奋不已,但想到今日自己对母亲的忤逆,便是自责的不行。

“娘,我错了。”

叶九昭忽然开口。

事实上池小悦早不责怪他了,母子之间产生的误会,解开就好,但还是要教导一下的,于是说道:“昭儿知道错就好,以后可要记着,谁亲都不可能有自己的母亲亲。”

“想我十月怀胎生下你,身上掉下来的肉,怎舍得呢,以后外头再说母亲什么,你做为读书郎,可得有分辨的能力。”

“就算不是别人说母亲,便是以后遇上挑拨离间的人,你也要留心,莫随便相信他人。”

顺带教教孩子,以后读书还得遇上不少人和事。

叶九昭却是重重的点头,像是下承诺似的,应道:“娘,我会记住的,以后我不会再这样了。”

瞧着这儿子还是挺听话的,至少今天护在了自己的面前,就算对母亲有恨意,也不忘保护母亲,这母子之情,没这么好拆散。

“记住你娘的话就好。”

许谡的话从厨房门口传进来,随着这话,许谡也来到了母子身边。

叶九昭看到父亲,立即起了身,脸上明显的露出喜意,池小悦朝他看去一眼,心头仍旧很乱,但她承认这人的声音真是好听,清雅又威严。

“昭儿以后记住了,好生对待你娘,她养育你不容易,要听你娘的话,何况如今你爹我并没有死,你娘也没法再改嫁,她以后都不可能抛弃你。”

许谡伸手摸了摸孩子的额发。

池小悦却是郁闷的看向许谡,这是什么话,她不是已经解释了么,改嫁迫不得已,再说她早已经拒婚了,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抛弃这孩子。

然而叶九昭却是将这话听进去了,还上前小心翼翼的抱着自家父亲,许谡看着胸前个头小小的孩子,他颇有些感概。

虽说孩子不是他的,但跟他仍旧是有血源关系的。

这会儿许谡坐到了灶台前,竟然帮着添柴。

揉面的池小悦偷偷地瞥了他一眼,心头还是有些震撼,这人怎么看都不像泥腿子,可做起事来却并不生疏,看来自己也看不准人。

不过眼下看着孩子坐在他腿上,他添着柴,自己揉着面,还真像一家子,也让这个单薄脆弱的小家忽然有了生机。

的确有个男人在家撑门户,心头都安实多了。

油渣炒面条,野葱炒腌猪肉,还有煮好的稀粥,吃食不多,却是精细,柴火做出来的饭菜,味道本就好,再加上池小悦的手艺,更是没得说。

许谡竟是一口气吃了五大碗,来了吴家村后,算是真正吃好了一顿饭,要不是眼前的池氏是昭儿的母亲,还得照顾昭儿,他倒是生了想带她在身边做个厨娘的心思。

吃饱了,也各自洗洗准备入睡,可池小悦却犯了难,与她一样犯难的还有许谡。

许谡朝西屋看了一眼,想到如狼似虎朝自己扑来的池氏,他就打了个寒颤,正要说话,没想池小悦试探的开了口:“家里还有一床旧点儿的褥子,正好正屋没有人住,要不你先在那儿歇几日。”

“毕竟咱们十二年未见,多少还是有些不太自在,等过几日我适应过来就好。”

缓兵之计,但愿他不会拒绝,听说在外当兵,可是没有女子随军的,所以这男人寡了十二年。

一想到这个可能,池小悦就担心起来,要是他敢不答应,那只能靠演技,跟他闹一场,然后借势分居,再想办法与他和离……

长得这么俊,跟他和离么?

就在池小悦胡思乱想之时,许谡应了声好,还明显的松了口气,可把池小悦高兴坏了。

要是两人能一直这么分居,其实也可以不和离的,毕竟有个男人在家镇宅子,村里人都不敢欺负,何况这男人这么能耐,一人能对付数十人,真是顶顶厉害。

池小悦欢喜的将旧被褥搬到正屋,母子两人勤快的将床榻擦拭干净,铺上褥子,这才离开。

从小生长在国公府,便是去了军营,也是有长随伺候,就算是行军打仗,过得再苦,也不可能让主帅盖上这种破旧不成样的褥子。

可见这对母子真是过得艰辛,许谡根本无法入睡,原本想着明个儿就走的心思又犹豫起来。

这妇人的厨艺似乎还不错,自己的伤也还没有完全养好,他要不要多留几日,改善一下这个家,让他们衣食无忧再走,或者教孩子功夫,有了保护母亲的能力再走。

这么想了一夜,许谡终于在天亮时眯了一会儿,也做下了决定,就多留几日吧。

大清早的,池小悦清扫院子时,眼神时不时的朝正屋瞥,这人还睡起懒觉来了,这是要几时起来呢?

倒是她家儿子叶九昭,大清早就去井边挑水,都已经将水缸挑满。

看着满头是汗的叶九昭,池小悦忍不住拿出手帕给孩子抹汗,心想着丈夫回来了,也不见他帮家里做事儿呢。

念头才起,院门便打开,只见许谡提着两只四五斤重的野兔回来,旁边还提着一个小竹篮,里头竟然还有三只野兔崽。

母子两人看到野兔崽便露出笑容,池小悦看着一脸欢喜的叶九昭,就知道养兔子,都是小孩子的爱好,其实她也喜欢这种毛绒绒的小可爱,养大了还能做一顿美食。

“昭儿,我们将它们关院子后头,那儿正好有个鸡笼,咱们家没养鸡,先给兔子用。”

池小悦提议。

叶九昭立即点头。

许谡看着母子两人欢喜的将兔子提去了院子后头,心情也极好,不过是抓只小兔子,他们就开心了,真是容易满足,这村中的小日子也似乎没有想像中的无聊。

将小兔子安置好,池小悦这才回来处理打回来的大兔子,就见某人已经将兔子洗净放在了灶台上。

倒不用她再动手,也好,不然她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处理好,不过弄好的兔子肉,要不做红烧吧,这样做起来简单,味道也不错呢。

他们家大清早的就吃肉,香喷喷的菜香传出院外,隔壁几户都闻到了,有人看到许谡提着两只兔子下山的,便感叹道:“果然叶大郎回来就不一样的,人家当兵操练出来了,上山打猎不成问题。”

便有妇人羡慕道:“那池氏家里出了个猎户,以后想吃什么都有吃的了,而且猎物的皮子还能卖高价呢,池氏这是要过好日子了。”

丈夫回来了,儿子的心也收了回去,池氏这是要开始享福了,村里人羡慕的多,尤其是女子。

都说叶大郎长得真俊,出征十二年,竟然还如此白净,难怪那叶九昭的相貌好,细看下,瞧着这孩子与叶大郎还有些像呢。

只是吴大力家中,赵氏出厨房就闻到了隔壁院的肉香,心头不是滋味,自家丈夫躺在床上,请了大夫过来瞧了,却查不出伤情,可人却是四肢无力,起不了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