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岁韩国免费观看 娇妻被生人粗大猛烈进出高潮

话虽如此,可她手下的力道却是越来越重,奚南思的脸上很快被划出一道血痕。

林贵人的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她的手指一寸寸用力,看样子是要彻底毁了奚南思的脸。

“住手!”恰在这时,有人喊停了这一幕。

熟悉的声音让殿内所有人都是一怔,林贵人一顿,忙松开奚南思,跪在地上。

奚南思眼角撇到林贵人瑟瑟发抖的身体,嘴角满是讥讽,这就害怕了?

当初不分青红皂白污蔑她的时候怎么不害怕呢?

皇上大跨步走来,看着奚南思脸上那一道鲜明的红痕,登时怒火中烧,顾念着林贵人肚子里还怀着孩子,他只能踹向一旁的宫女:“她胡闹,你们也跟着她一起胡闹是吗?”

“皇上,是这个贱……女人故意撞臣妾,还好臣妾躲了过去,不然您可能就见不到孩子了。”

林贵人委屈巴巴地扯了扯皇上的衣袖,以往她这样,皇上都会偏爱她一点儿,指责她两句也就过去了。

奈何她这次算是碰到了硬茬,奚南思是皇上的恩人,皇上岂会允许有人欺负自己的救命恩人。

只见皇上冷冷地将自己的袖子从她的手中抽出:“林贵人,你进宫都有七年了,一开始朕能当你年少无知饶恕你,可你入宫这么久,怎么还是不懂规矩呢?”

“皇上……”

林贵人显然没想到皇上会斥责自己,眼角挂着的泪珠让她显得很是楚楚可怜。

可这些都勾不起皇上的一点儿怜悯之心,他是帝王,既是多情的,又是无情的。

奚南思被皇上身边的吴公公扶起来,她客气地道了谢,惊得吴公公连连摆手。

“这可使不得啊奚小姐,您是陛下的救命恩人,杂家可担不起你的谢。”

“吴公公哪里的话,我并不想以这救命之恩居功自傲。”奚南思笑着和吴公公闲谈。

前世这个老人家就算是在皇上咽气的最后一刻,也忠心耿耿地服侍在他左右,这么衷心的一个人,她敬佩还来不及呢。

吴公公看着面前淡然的小丫头,眸中盛满了笑意,怪不得就连皇上都对她赞不绝口呢,丞相大人可真是有福气,生了这么一个有灵气的丫头,真真是羡慕死他这个老头子了。

这边的气氛和乐融融,林贵人那边却犹如万丈寒冰,走一下都会将人冻僵。

几人离得近,奚南思和吴公公的话林贵人自然也听得一清二楚,她睁大眼睛看着自己眼前这个言笑晏晏的少女,怎么也想不到她会是那个救了皇上的女子。

宫里的人不是说她中了毒,一直都在养伤么,怎么好端端的她就跑出来了。

直到这一刻,她才隐隐意识到自己好像犯了大错。

皇上冷哼一声,撇过头不去看她,要不是这个女人怀了自己的孩子,他还真想直接将人打入冷宫。

他的目光扫过奚南思那张受了伤的小脸,一阵头疼,这要是那个爱女如命的奚何君还有柳氏看到了,不得找他要个说法吗。

他本意是想让奚南思在这里好好养伤,等待三日后的宴会结束后再回家。

如今伤没养好,这脸又受了伤,他一想到奚何君那个臭脾气,就一阵头疼。

“丫头,她欺负你,你怎么没报上自己的家门呢?”皇上也纳闷了,按理说她来头不小,只要自报家门,还有谁敢欺负她。

奚南思委屈地撇了撇嘴:“臣女是想说啊,可林贵人根本没给臣女机会说,就让人将臣女绑起来了,臣女念在她怀着龙种,也就不敢抵抗,怕伤了她肚子里的孩子。”

得,这位也是个不肯吃亏的主儿。

皇上这下子可头疼了,这件事儿怎么看都是林贵人的错,可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

吴公公看着奚南思狡黠的样子,忍不住嘴角上扬。

他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古灵精怪的小丫头,能一句话就把皇上堵的无话可说。

几人僵持之际,皇后姗姗来迟,她一进来,就看到林贵人坐在地上,眸子中划过一抹厌恶,这个林贵人惯会惹事,现在碰到硬茬了,就想让皇上帮忙解决,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吴公公眼尖,看到皇后,赶忙尖着嗓子通报:“皇后娘娘驾到!”

殿内的人跪在地上,垂着头不敢说话,奚南思强忍着好奇瞟了一眼,入目的是一个典型的古典美人,明眸善目,一举一动中都透露着端庄大气。

“你就是奚何君的那个女儿吧,长的可真是俊俏。”皇后忽视了眼巴巴望着自己的皇上,亲自将奚南思扶了起来。

“多谢娘娘夸奖。”奚南思脸颊微红。

前世今生她见了皇后很多次,可这么近还真是第一次。

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多少痕迹,沉淀的岁月只是让她的气质更加端庄。

皇后轻轻拍了拍她的手:“我方才听闻林贵人求见皇上,只以为又是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没想到这一疏忽让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

“不妨事的,是我不小心撞到了林贵人,幸好她人没事,不然我的罪过可就大了。”奚南思很是大度地说道。

“真是个好孩子。”皇后松开握着她的手,眼神一寸寸冷下,走到林贵人面前。

在她的地盘上还敢这么嚣张,就算是怀了龙种,她也有的是办法整治她。

后宫里不听话的女人多了去了,可最后不也是被她治的服服帖帖的吗。

林贵人有些害怕地缩了缩脖子,她将目光投向坐在后方的皇上,希望他能救自己。

“别看皇上了,这后宫归本宫管,陛下想要插手,还要问问本宫乐不乐意。”皇后压根就不给她一丝喘息的机会。

她一早就想收拾这个女人了,既然是她自己撞上来的,那就别怪她手下不留情了。

皇上偏过头不去看林贵人,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做法让吴公公很是无奈,这么多年,也就皇后娘娘能治得住皇上了,旁人可没有皇后这份魄力。

这殿内皇后一人的气压便足以吓死林贵人,试问这后宫谁人不知陛下真正放在心尖尖上宠爱的人是皇后呢。

不光给了她尊贵的身份,就连这后宫的一应事务,也给了她最大的权利。

林贵人自知惹上了大事,她悄悄给身后的一个小宫女递去眼神,示意她去通知自己的家人来救自己。

“怎么,想去给林家的人通风报信吗?”皇后冷声喝住了那个宫女。

在她眼皮子底下都有这样的小动作,真是活腻了!

奚南思看着皇后霸气侧漏的一面,不禁暗暗佩服,这份霸气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就的,她要多多学习才行。

皇后一甩衣袖,冷声道:“林贵人冤枉陛下的救命恩人,从今日起禁足自己殿内,待生下孩子,打入冷宫。”

“娘娘,臣妾罪不至此啊,还请娘娘开恩。”林贵人哭着抱住皇后的腿。

她不过是想像往常一样教训一下自己看不惯的人而已,怎么就会落到如今这般田地了。

她见皇后态度强硬,又将目光投向奚南思,哭着想要扑到她身上:“奚小姐,我真的知错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了我吧。”

她被送入后宫的唯一用途就是争宠,要是她连地位都没有了,林家的人断然不会再支持她了。

只要一想到进入冷宫后会是如何的凄惨,她就悔不当初,早知如此,她今日说什么也不会出门。

奚南思轻轻掰开林贵人抓着自己的手,轻柔地道:“林贵人,不是我不想帮你,皇后娘娘都下命令了,我也不好违抗啊,我就算权利再大,也不可能越过皇后娘娘不是?快起来吧,地上凉,别伤着肚子里的孩子。”

“啪!”

林贵人狠狠拍开奚南思的手,眼中充斥着猩红。

“你们都不肯放过我,还在这里装好人,这宫里当真是一点儿人情味都没有!”

“放肆!”皇上冷声呵斥,他方才一直不说话,是想让她自己认识到错误,向皇后还有奚南思请罪,谁成想这个女人到最后还是执迷不悟,执着地认为是旁人在故意陷害她。

她本来拥有美好的前途,怀着龙种,只要孩子一出生,她的妃位必然会提升,可惜她自己看不真切,毁了自己拥有的一切。

林贵人痴痴地笑了,她现在已经没有盼头了,还需要尊敬谁,她轻轻摸着自己的肚子,眼神凄凉:“孩子,是娘对不起你,让你出生就没了娘。”

说这话时,她的身下渐渐被殷红的血染湿。

皇后平淡地看着这一幕,她有条不紊地吩咐宫女去叫太医,又让力气大一些的嬷嬷将人抬到偏殿。

整个过程,奚南思都看在眼里,她对这位皇后充满了敬畏,能在后位上稳坐这么多年,可不光是皇上一个人的功劳,这其中也不缺她自己的努力。

“陛下不打算去看看林贵人吗?”皇后处理完一切后歪头瞥了皇上一眼。

她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叫人看不出喜怒。

皇上小心翼翼地笑了笑,讨好地说道:“朕去干嘛,她犯了错,自己好好反省去吧。”

吴公公看着自家主子这么没出息的样子,心中很是无奈,这皇上在皇后面前,完全是一点儿架子都没有。

他看了眼站在一旁的奚南思,发现她很是识趣地低下了头,心中很是满意。

这丫头不光聪慧,还比旁人识时务。

皇上也注意到奚南思,他咳嗽一声,尴尬地挥了挥手:“奚丫头你先回去吧,好好休息。”

“臣女告退。”奚南思福了福身子,她知道接下来皇上怕是要哄皇后了,也就不讨人嫌地站在这里了。

再出来时,看着眼前这座繁华的宫殿,她也没了转一转的兴致,招呼上陪自己出来的宫女一起离开了。

林贵人将青春都奉献在了这里,最后连皇上的一丝怜爱都勾不起。

前世她不也是这样,纵使付出了全部,千疏吟也不会多分她一点目光。

她的手附在自己的心脏上,那里的疼早已让她麻木,再疼也比不过他亲口说出真相时那刻骨铭心的痛苦。

宫女见她的心情不佳,识趣地不敢开口。

她们默默地穿过偌大的御花园,眼看着就要回去了,千疏吟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

“奚小姐,好巧啊,竟然会在这里遇到你。”千疏吟笑着向奚南思问好。

他那温润公子的样子倒让奚南思身后的宫女动了心,小宫女红着脸低头不敢看千疏吟。

奚南思心中冷笑,前世她不就是被千疏吟这副模样给迷惑了么,所以才会那么义无反顾地嫁给他。

“二皇子殿下。”她福了福身子,心中暗道倒霉,刚解决完林贵人那个麻烦,就遇到了千疏吟这个更大的麻烦。

千疏吟看着奚南思的小脸,倏地眸光一变,担忧地看着她的脸:“你的脸怎么受伤了?是谁划的?”

“不劳二皇子费心了,皇上已经替臣女解决了此事。”

奚南思后退几步,千疏吟离她这么近,她怕自己会忍不住杀了他。

“那就好,本皇子这里有一瓶药膏,你拿去涂吧,脸上绝不会留下疤痕。”千疏吟说着就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

果然,这人怕是一早就在这里等着她来了吧。

心中虽不屑,但她还是接下了瓷瓶,面上更是做出一副感激的样子:“多谢二皇子殿下,臣女真是不知该如何感谢您了。”

“举手之劳而已,奚小姐不必感谢。”千疏吟看奚南思这般模样,眸中划过一道光。

他在这里等了这么久,就是为了等到她,现在看她这么感激自己,也不枉费他这么用心良苦了。

要是奚南思能听到他心里的话,只怕早就吐了。

她忍着内心的恶心,和千疏吟闲聊了一会儿,之后佯装身子不适借故离开了。

回到寝殿,宫女说要为她涂抹药膏,也被她赶了出去,而那瓶药膏,自始至终都放在桌子上,她甚至连看都懒得再多看一眼。

日子一晃眼就来到了三天后,因为出了林贵人这一档子事,后宫里几乎人人皆知不可招惹奚南思,故而她这几日过的很是舒坦。

没有人打扰,好好休息,就连面色看着都红润了许多。

奚何君和柳氏怕宫女伺候的不周到,特意向皇上请命,让司琴入宫为她梳妆打扮。

好几日没有见到自己的主子,当司琴再一次看到时,还有一瞬间的怔愣。

“你这丫头,莫不是傻了?怎么看着我不说话?”奚南思笑着点了点司琴的额头。

这丫头在她心中的分量和家人没有什么区别,早在她进入丞相府的那一刻起,她就真心将这丫头当做自己的妹妹看待了。

司琴看着奚南思忽然痴痴地笑了起来:“还好小姐你没事儿,不然奴婢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傻丫头,我这不是没事儿么,你啊,每天就会多想。”奚南思轻轻搂了搂司琴的肩膀。

“是是是,小姐没事就是最好的事情了。”司琴抹掉自己眼角的泪珠。

她的手穿过奚南思如绸缎一般的长发,动作极为快速地为其挽好一个发髻。

铜镜中的美人朱唇轻点,精致的妆容将她的美完美地表现出来。

屋内的众人忽的都安静了下来,她们一早就知道奚南思很美,可是今日这么一盛装打扮,更是叫人移不开眼睛。

“时辰到了,奚小姐,请移步到御花园。”老嬷嬷适时出声提醒。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向御花园走去,皇上为了这次的宴会,可是废了不少的心思,亲自督促礼部来举办这场宴会。

她们到达时,已经有许多夫人小姐们坐在那里闲聊了,她们眼带笑意,只是那笑却不达眼底。

陈雨柔眼尖,一眼就看到了奚南思,她从人群中挤出,硬是挤到了奚南思的面前。

“思思,前段时间你受伤了,我心中担忧,奈何身份低微,不能进宫看你,你不会怪我吧?”陈雨柔的确很会做戏,单看她那欲落不落的泪就知道平时没少干这种事情。

司琴“哼”了一声,扭头不去看她。

这个女人素来会用这副柔弱的面孔来博取同情,总是拿她身份低微来说事情,这让外人听了,不得以为是他们丞相府苛待了她?

奚南思神色淡淡地“恩”了一声,她现在还要装着和陈雨柔闹脾气。

陈雨柔见她面色不善,哭的更伤心了,她的手紧紧捏着帕子,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让不少夫人小姐看的都同情不已。

“小姐,你可不能被她这假惺惺的样子给骗了,这次她能丢下你就离开,下次可能就推你出来当替罪羊了。”司琴在她耳边轻声提醒。

她比谁都看得真切,陈雨柔根本就没有哭,她的眼中连一点儿泪水都没有,怎么可能会哭呢。

“放心吧,我知道分寸的。”奚南思摸了摸司琴的小手,面上却还是带着受伤:“雨柔,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为何那一日在京郊你会抛下我独自离开呢?”

此言一出,众人看着陈雨柔的脸色都变了,她们本以为是奚南思在和陈雨柔闹别扭,没想到竟是因为京郊一事啊。

皇上遇刺那可是全京城都知道的事情,就算当时场面十分混乱,可是抛下自己最好的朋友独自逃跑总归是不对的。

陈雨柔小脸霎时间白了几分,她后退几步,连连摇头:“我不是,思思,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

“雨柔,当时那么多人在场,就连皇上都看在眼里,你要是觉得我冤枉了你,不如一会儿等陛下来了,我们问问他。”

奚南思装出一副气愤的模样,她说罢还转头扑进了司琴的怀里,肩膀一抖一抖的,看样子是真的被伤着了。

司琴伸手轻轻拍着她的背,轻声安抚她,只是没有人比她看得更真切,她家小姐哪里有半点儿伤心,那肩膀之所以会抖,完全是小姐在偷着乐呢。

局势一下子扭转,众人都面带愤怒地看着陈雨柔。

他们都顾及这里是皇宫,若是再宫外,只怕陈雨柔都能被旁人的吐沫星子给淹死了吧。

她茫然地看着周围的一众人,心中很是无助,以往她抹几滴眼泪,奚南思必定会原谅她的,可是为何今天却不行呢,莫不是她发现了什么?

她低垂着头,心中思索着对策,不论如何,今日她一定要让奚南思原谅自己,不然二皇子那边怕是交代不了。

“思思,都是我的错,那天我太害怕了,就自己先跑了,我跑了之后发现你没有跟上来,想要回去找你时,你已经受伤昏迷了,我当时想要靠近的,奈何我身份低微,没有人会听我的啊。”

说着,她又不自觉地抹起了眼泪。

司琴在一旁看的只觉得恶心至极,那日是什么情况大家都很清楚,她根本就没有返回去看过小姐。

她这么撒谎,还真不怕被人戳穿。

奚南思听到这一番解释,捂着嘴,做出很是不敢置信的样子。

“雨柔,你真的回去找过我吗?是我误会你了吗?”

“思思,我说的千真万确啊,你一定要相信我。”陈雨柔忙不迭地点头。

为今之计她也只能这么说了,只要没有人站出来说她说的是谎言,那她必定能取得奚南思的原谅。

“陈小姐还真是说谎不打草稿啊。”

忽的,人群中传出一道讥讽的笑意。

陈雨柔的眼中划过一丝愤怒,眼看着就要成功了,到底是谁在坏她的好事。

扭头欲要呵斥,待看到说话之人的面貌时,她的声音又顿时卡在了喉咙中。

“昭阳公主。”奚南思对着来者欠了欠身子。

“起来吧,对我不必客气。”昭阳公主亲自将她搀扶起来。

随后又将目光转向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陈雨柔:“我倒不知陈小姐说你那日回去看过奚小姐,难道是吴公公年纪大了,眼神都不好了,告错我了?”

她眸光锐利地飘向陈雨柔,一字一句都让她的谎言溃不成军。